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六章 噩耗

    第五十六章噩耗

    张小龙忙不迭手的把这个救了自家一干人'性'命的东西小心的踹在怀里。 飞卢月明不等张小龙说话,就吩咐道:“你们四人骑原来的马快走吧,这些贼人的东西你们不要动,尸首和马匹都留在原地,西翠山听说有三个当家的,看来都被我杀了,估计以后西翠山也是树倒猢狲散的,你们不用担心他们的报复。另外,我救你们的事情,也不用隐瞒,但是记住不要说出我的名字,也不要说出缥缈派的名头,明白吗?”

    张小龙不太明白,但也深深的点点头。然后,他们四人共乘一匹马,打马前行。

    卢月明也是跃身上马,就要走,可是看看路边的狼藉,皱起眉头想了想,还是跳下马来,将七具尸体分别放到留下的七匹马上,松开缰绳让马儿自己跑了,这才重新上马疾奔而去,这大路才又重新恢复了寂静。

    又过了一顿饭的工夫,躲在附近的人偷偷的溜过来,看看路边没了歹人,这才各自收拾花轿和其它东西,以为新娘和新郎等人已经遭了毒手,边替他们惋惜边侥幸自己的幸运,慢慢的返回郭庄。

    话说郭庄张家小院自张小龙带领迎娶的队伍出门,家里的人就不停的忙碌着,不仅迎接村的近邻,招呼他们就坐,还要根据乡间的准备当日成婚仪式上所需的一应物品,张才跟郭素菲几乎脚不沾地的跑出跑进,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眼睛瞧瞧这里,看看那里,唯恐遗漏了什么。

    等到日上三竿了,夫妻两人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有些疲惫的坐了下来,这贫困人家娶个媳'妇'儿还累成这样,大户人家还不把人累死?只不过他们倒是忘记了,人家有专门的佣人使用,哪能自己动手?家里的东西都准备的齐全,该有的仪式也都交代了村熟识的人,估计不会有什么差错,看看天'色'尚早,两人这才到做饭的大师傅那里弄了口吃的,匆匆果腹。

    休息不多时,估'摸'着迎娶的队伍也近了,张才和郭素菲这才到了外婆的小屋,外婆也起的很早,郭素菲早在前几天就给自己的娘亲做了一套簇新的衣服,今日方穿着身上,外婆听到有人进来,就问:“素菲吗?小龙他们回来了吧。”

    郭素菲笑容满面说:“娘亲,还没呢,不过估'摸'着也快了,您跟我们到堂屋那里等着吧。”

    外婆也是极高兴,连声说好。

    夫妻两人小心搀扶着外婆来到堂屋,在当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外婆的身体如今已是极差,平日都是躺在床上的,张小龙的成婚日需要叩拜父母和长辈,外婆今日可是强打精神,就是为了等着外孙和外孙媳'妇'儿的这一拜,这一辈子的愿望可都是圆满了。

    可是,众人坐了许久,并没有听到村口的鞭炮和乐器声,眼看着时辰已到,这乡间成婚是很有讲究的,错过了时辰就意味着夫妻生活不顺,总是不美的,不禁张才和郭素菲脸上泛起了焦虑,就连外婆似乎也撑不住了。

    就在大家心猜测的时候,突然,有人喊:“快看,那是吹唢呐的刘二,他怎么跑回来了?”

    果然,越过张家大院那低矮的院墙,打老远就看到一个人步履蹒跚的跑向这里,不正是迎娶队伍的人吗!

    张才不由的心里一紧,暗道不好,立马从堂屋冲了出来,还没有到院子里,就听到那刘二嘶哑的喊声传来:“不好了,小龙跟他媳'妇'儿遇到西翠山的山贼了!”

    这句话就像一勺水滴进了油锅,张家小院立马就炸了锅,有些胆小的人儿,马上就拍屁股一溜烟儿的跑了,好似那马贼就在眼前,而大多数人则相互说着什么,有些脸上明显的幸灾乐祸,有些则是惋惜,不知道是惋惜张小龙还是惋惜刘倩,更多的则是同情。

    张才还没冲到院门口,就听到后面一声哭喊:“娘亲~”

    张才心里“咯噔”一声,又赶紧回身跑回堂屋,果然,只见外婆脸'色'铁青,瘫在地上,已经晕死过去,郭素菲正一边哭喊一边手忙脚'乱'的在外婆的胸前不停摩挲,想帮外婆把堵在嗓子眼的浓痰顺出来,张才一看也赶紧上前,在外婆的后背不停的敲击,好在一会儿,外婆喉咙一阵蠕动,张开嘴一口浓痰吐了出来,随后就是一口鲜血,外婆出了声:“小龙啊~”,已经是气若游丝。

    这时的郭素菲那里还顾得上考虑张小龙,哭着跟张才和张小虎将娘亲抬到小屋的床上,夫妻两人这才有时间相互看了一眼,真是闹不明白,这喜事怎么一转眼就要成了丧事?

    夫妻两人看着面如淡金的外婆,心如刀绞,张小龙那里生死未卜,家里的娘亲就要远去,这可如何是好?

    张才留下郭素菲照看着外婆,自己和张小虎这才来到堂屋,院子里的人已经走了一部分,有很多人也进了堂屋,正听那刘二细说。看到张才进来,刘二又从头开始讲,这刘二的嘴也是利索,居然把张小龙和张小花从'射'箭到解答难题说的是活灵活现,张小龙做的那首“诗”记得也居然一字不差,众人听得是一边称赞张才有两个好儿郎,一边又是惋惜不已,这两个好孩子现在估计已经'性'命难保。张才听得更是心疼,他着急知道遇到山贼的情况,可是那刘二描述的又是那么详细,他恨不得撕开他的嘴,把最后的话掏出来。

    等刘二说到:“四个凶神恶煞般的山贼拿着武器,就把我们赶跑了。”就住嘴不说了,大家愣了,说:“然后呢?”

    刘二无辜的说:“没有了,他们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过我惦记着张老哥,赶快过来报信。”

    张才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问:“那,就是你没看到山贼怎么对付小龙他们啦?”

    刘二说:“没有,山贼就把我们给赶跑了,小龙跟小花,还有轿子里的两个姑娘留了下来。”

    张才心存侥幸的说:“小龙他们也许还没有死。”

    大家也都点头称是,只是他们跟张才心里想的都是一样,山贼独独把他们留下,能活下来的可能'性'真的不大,就算是他们能活下来,那娇滴滴的新娘和伴娘估计也是进了狼口,不管怎么说,这张家今日的婚事是无论如何没有了,唉,好人没好报,这张家平日积善成德,到了最后也没有什么好报,真是造化弄人啊。

    张小虎听了这些,顿时就坐不住,他说:“爹爹,我现在去看看,到底大哥和三弟他们怎么样了?”说完,拔腿就要出去,张才还没有发话,众人立刻就拉着了他,说:“老二啊,现在家里就你一个男丁,不能出什么漏子,你自己断不能去,稍等一会儿,咱们组织村的壮丁,拿了武器再去不迟。”

    于是,院的众人赶快出去,动员郭庄的年青劳力,手里拿了锄头等家伙儿,准备一起到出事的地方看看究竟。

    可就当一群松散的人刚走出郭庄的村口,就看到迎面一匹马儿,托着四人远远的奔了过来。

    有眼尖的人当即就认了出来,大声的喊叫出来:“是张小龙,张小花,啊,他们回来了,他们还活着~”

    众人一起欢呼,呼喊着冲了过去,那张小虎冲在人群的最前面。

    等众人接到张小龙他们,这才看到兄弟二人身上破烂的衣服,和身上的鲜血,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把张小龙抬了下来,而张小虎也把张小花从马上抱了下来,心疼的看着他肩上被抽的痕迹,刘倩和刘月月没有下马,她们现在依旧惊魂未定,腿还是软的,不能走路,有人牵着马儿缓步前行,还有腿快的,早已跑了回去,给张家报信。

    还没等人群走到村子央,得到消息的张才和郭素菲已经飞步跑了过来,看到儿子们和儿媳'妇'好端端的活着,眼泪都禁不住的流了下来,只是用手小心的抚'摸'儿子的伤口,一个劲儿的说:“好,好。“直到一起走到张家小院的门口,郭素菲才如梦初醒,感觉说:“小龙,倩倩,快过来,见见你外婆。”

    这时也顾不上刘倩是否能走路,上前扶她下马,搀扶着走进外婆的小屋,外婆这时本来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刚才乍听到外孙活着回来,不由的精神一振,脸上竟显出一阵的'潮'红,灰暗的眼睛似乎能看到自己心爱的外孙和外孙媳'妇',嘴里嘟囔着:“拜堂,拜堂。”

    听到娘亲的话,郭素菲也是醒悟,这乡间的规矩是,喜事遇到长辈的丧事,那是需要退后的,外婆这是不想因为自己的离去而耽搁张小龙的婚礼。

    于是,郭素菲也咬咬牙,赶紧让张才准备成婚仪式,而外婆这时也是有了精神,非要到堂屋去,在堂屋接受新媳'妇'和外孙的跪拜。

    郭素菲和张才无奈,只能架着娘亲来到堂屋。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