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五章 杀人

    第五十五章杀人

    那西翠山老大见托词不得,就媚笑着说:“没问题,卢少侠,在下这就给您拿出来。 飞”说完,在怀'摸'索片刻,把那个令牌掏了出来,小心的递给了卢月明。

    卢月明盯着西翠山老大的举动,也不再言语,见把令牌递了过来,这才伸手接了,可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了,那西翠山老大把令牌交给卢月明后,手并没有往回缩,而是蓦然加,再次向前递了过去,只不过这时手已经不是令牌,而是一把小匕首,那匕首的尖上在阳光的映'射'下,发出蓝汪汪的光,不用说就知道这是用剧毒淬炼过的。这匕首所取的部位不是卢月明的喉咙或是胸膛等要害部位,反倒是他刚刚拿到令牌的手,看来西翠山老大对于匕首上的毒很有信心,只希望能在卢月明手上划出伤口即可。

    期望是美好的,目标也是很接近的,但缥缈派出来的弟子又岂能是西翠山这等荒山野岭的武人能比的,就见卢月明手腕一转,那令牌在他手就变了方向,令牌的边缘自上而下划过西翠山老大的脉门,西翠山老大只觉手腕一麻,匕首就从手掉落,而卢月明并不停手,还是用令牌的正面朝着匕首的手柄处一挥,那剧毒的匕首就似脱弓的箭,飞'射'向西翠山老大的面门,两人的距离本来就近,匕首的度又是飞快,西翠山老大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匕首就“啵”的一声'插'入他的额头,他不可思议的看了卢月明一眼,翻身跌落尘埃,那额头处的黑'色'用肉眼可见的度迅布满他的脸部,并向颈部及全身蔓延,只是这时的西翠山老大身体已经逐渐冰冷,早就没了意识。

    卢月明看到那匕首上的毒'性'如此猛烈,心里不禁也是一凛,随即抬眼看向其余众人,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看不看令牌也都没什么意义了。

    其实早在西翠山老大伸手从怀里掏令牌的时候,其余二狼也趁机从马背上取下了他们的武器,都是一把朴刀,如今见老大被杀,都是大怒,冲身旁的四个护卫招呼一下,大吼一声,闪身扑了上来,卢月明面带两人的攻击并不慌张,好整以暇的施展身法游斗起来,眼神不时瞥向另外正在犹豫是否动手的四人,那四人本是老大的贴身护卫,一向都只听老大的号令,如今见老大身亡,而且对手如此强大,自然早有退意,只是山寨的二、三头目依然活着,也招呼他们动手,于是便犹豫起来。

    卢月明见四个护卫暂时没有上前的意思,心大喜,以他的武功以一抵七虽说没有太大困难,可如果有人在忙'乱'突然使用刚才的毒'药',他也是甚为害怕,所以他这时的身形不再游走,而是抽出随身宝剑,剑尖一指施展出苦练的绝技缥缈七剑,力争短时间内解决面前的对手,缥缈派的绝技果然不同凡响,几招之间就把西翠山二狼'逼'的毫无还手之力,西翠山二狼看没有帮手,疲于应付,立刻恶声喊道:“你们还不快出手?否则回山寨家规伺候。”

    那四个护卫听到家规伺候,不得不拿了武器上前助阵。这时听到卢月明一声长笑,说:“这时再来,已经晚了。”说完,剑势一紧,剑尖挑起西翠山老二的刀锋,长剑顺势前冲,剑尖直指他的咽喉要害,待得他醒悟,感觉闪身时,已经太晚,只见卢月明剑尖在西翠山老二的咽喉处一点随即收回,只留下一点殷红在那里,那西翠山老二却说目瞪口呆的样子,身形颓然倒地。

    西翠山老三见卢月明剑法精湛至斯,不由心里一寒,也不再向前,抽身就跑,卢月明岂能让他逃脱,缥缈步施展出来,如影随形般赶到他的背后,举手就朝后心一剑,剑身刺入也不是很深,正好'插'入心脏,然后收回,那老三也应声倒地,卢月明看看剑身上的鲜血,摇摇头,似乎不喜。

    其余的四个护卫,本就不想介入,见西翠山三狼皆被卢月明杀死,立刻就扔到手武器,跪在地上,磕头不止,口喊:“好汉,饶命。”

    卢月明看着跪着的四人,并不理会他们,而是走到张小龙他们身前,盯着他们看来一阵,这才从怀取出那个令牌,仔细的看了看,眉头皱了起来。随后向张小龙问道:“你们谁是薛师妹的亲属?”

    张小龙望着卢月明艰难的说:“抱歉,卢少侠,我们谁都不是薛女侠的亲属。”

    卢月明的眉头皱的更深,寒声问:“那你们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令牌?”

    张小花见大哥说话艰难,刘倩跟刘月月惊魂未定,于是接口说:“卢大侠,事情是这样的。”接着就把新年在鲁镇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卢月明听完,这才'露'出笑容,问:“那你们见过薛师妹了?”

    张小花说:“薛女侠我们是见过,不过她带着面纱,我们并没有见过真面目,也不知道她是姓薛。”

    卢月明听完更是点头,温海和薛青当日的鲁镇一行他是知道的,但跟张小龙等人的这个'插'曲却是不知,不过根据张小花的描述,应该是真实可信的,缥缈派的令牌一向管理严格,薛青能将令牌留下当然是存了周全之意。自己能赶巧遇到这番事情,以后回去跟青师妹说起也有个交代,说不定还能得到她的青睐,想到这里不由嘴角含笑。

    想到这里,卢月明走上前,细细查看张小龙的伤势,先是把他脱臼的胳膊接上,然后又是从怀拿出一些丹'药',让张小龙吞服,可怜的张小龙上次救刘倩就是惹来一身的伤病,这次还没把刘倩娶到家就又光荣的负伤,一次比一次严重,这次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不过,那借着马力的一脚却是让他受了严重的内伤,不将息半年是无法痊愈的,当然,井水的事情卢月明是不知道的,他只能嘱咐张小龙半年之内要好好的休息。

    忙完张小龙的事情,卢月明转头望向正跪在旁边的四个护卫,似乎在思考如何处置他们,那四人看卢月明看他们知道是决定他们命运的时刻,立刻又使劲磕起头来,有些人的额头都渗出了血,张小花在旁边看得十分不忍。

    卢月明似乎看到了张小花眼神的不忍,笑着问:“小花,你觉得如何处理他们?”

    张小花见卢大侠问他,神情有些不安,小声的说:“他们既然没伤害我们,也没有伤害其他人,我看不如就放了吧。”

    卢月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你是不是看他们磕头可怜了?”

    张小花红着脸说:“是啊,看他们跪在那里不停的磕头,真的是很可怜的。”

    卢月明收起了笑容,说:“小花啊,你记住,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刚才他们不是不愿意伤人,一则是他们的寨主没有下命令杀人,二则这是大道,杀人会有大麻烦,他们估计招惹不起。倘若,现在被杀的不是他们的寨主,而是我,你以为他们还会那么可怜吗?你以为他们会饶了你们的'性'命吗?”

    张小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卢月明又说:“知道什么叫除恶务尽吗?就是说铲除邪恶就要根除,不要留一丝的余孽。如果今天我放了他们,保不齐他们明日就去找你们的麻烦,到时候那就欲哭无泪了。”

    四人听卢月明这般教育张小花,都抬起头来,相互看了一眼,立刻四散逃走,哪有刚才的狼狈之象?卢月明看着张小花愕然的神情,轻轻一笑,似乎早有准备,先是拾起西翠山二狼的朴刀一手一个,左右开弓,那刀似长虹贯日般,只奔两人后背,“噗嗤”'插'入,余势不减,前冲一下,生硬硬的钉入地下,而卢月明在扔出朴刀的瞬间,立刻就施展轻功追向其一个,只眨眼间就到那人背后,卢月明探手就是一剑,深入后心,抽出宝剑后并不查看立时斜身追向另外一个,那死去的护卫又前行几步方倒在地上。最后那个护卫似乎轻功不错,等卢月明追时已经奔出数十丈远,卢月明深吸一口气,加快了脚步,身形像是飞起来一样,飞飘向那人,不多时已是追到身后,只见那人似乎感觉到卢月明追到,反手就是一把暗器'射'了过来,卢月明不敢接,单脚用力一个跟头翻上空,避过'射'来的暗器,然后在空身形一展,宝剑自上而下'插'入那人的头顶。

    此处离张小龙等人已是很远,但张小花依然很清楚的看到剑锋'插'入那个护卫头顶的瞬间。

    卢月明杀了最后一个护卫,也不停留,返身就又回到原地,看着张小花目瞪口呆的样子,摇摇头,把滴血的宝剑用死人身上的衣服擦拭干净,反手'插'入剑鞘。

    卢月明走到同样也是目瞪口呆的张小龙等人面前,把缥缈派的令牌又递了过去,说:“这个令牌你们还是收好吧,难保以后会有用处。”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