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四章 变故

    第五十四章变故

    西翠山的众人看到迎娶的队伍四散而逃,也并不追赶,知道这些村民胆小,一时半刻不会回来,自己不伤他们'性'命,他们是不会反抗的,等他们有了胆量回过来时,自己早就回西翠山逍遥自在了。www.FEISUZW.com

    花轿里的刘倩,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听到刘月月出去后,张小龙说的话,知道有人过来,然后就是张小龙一声惨叫,心一疼,就想从花轿出来,但乡间的习俗是新娘子在进洞房前是不能揭下红盖头的,所以心里有些犹豫,而后,张小龙没了声响,又听到张小花的惨叫,后来就是西翠山众人的高喊,心里立刻就知道不妙,心里一横,扯下红盖头,掀开轿帘走了出来。

    迎面看到的就是刘月月颤抖的双肩和西翠山老大'色''迷''迷'的、内含后悔的双眼。此时的刘倩,经过张家井水的滋润,已经跟刘月月不在一个档次,皮肤如玉般润泽,柳眉含春,杏眼含俏,如果说几个月前在鲁镇恶少的眼还是不甚漂亮的她,这会儿她可是美人儿一个啦,特别是那正在蜕变的气质,更是让人痴'迷',似是仙子落人间。这老大不由得一阵后悔,这朵鲜花是让老三给摘了,估计老三也不会放手了,自己难得有便宜可占,可惜啊。

    刘倩没有搭理西翠山老大,也没用安慰刘月月,而是跑过去看晕了过去的张小龙,这时,张小花也站起身,忍着身上火辣辣的疼,紧咬着牙关,不让眼泪落下,一步一步走向大哥。

    这时的张小花已经没有别的想法,心那颗酝酿已久的种子已经开花结果,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过这种被人鱼肉的生活,倘若今日留得'性'命,过后的自己只会选择一条路,那就是习武。

    用绝对的武力来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保护世间需要保护的人。

    再也不能让人任意的践踏自己的尊严,践踏自己家人的幸福。

    这一刻,我们的小花蜕变了,成熟了,找到了人生的目标。

    不过,危机并没有过去,但,张小花已经不考虑这些,他知道,无论结局如何悲惨,这时间总是流逝,这结局总会到来,他会勇敢面对,即使失去生命。

    西翠山的众人自是不知他们添柴加火推动了江湖的发展,这时的他们正嚣张的打马回来,准备掠走到嘴的肥肉

    刘倩跑到张小龙跟前,跪了下来,心疼的看着他被鲜血染红的前胸,小心的抱起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前,用指甲用力的掐张小龙的人,刘倩也没有哭,她知道自己的处境,任何无力的举动只会让恶人更加的嚣张,也许自己的命运已经注定,她也要跟自己的爱人道别。

    当张小花步履蹒跚的走到张小龙跟前时,张小龙已经微微的睁开双眼,他无力的看着自己的新娘,心万分的愤慨,虽然对方没有搭话就打伤了自己,已经苏醒的他,自然是知道对方的企图,可是,他能有什么反抗?

    他艰难的四处看看,道边,地里留下的只有东西,没有一个人影儿,暗叹了口气,伤势刚好的那只手,肩膀的地方又被人踹的脱了臼,无法动弹,他用另一只手握住刚才还在掐自己人的那只手,没有说话,两人的眼睛对视,只有浓浓的爱意和无尽的幽怨。

    张小花看着自己敬爱的大哥,还有自己喜欢的大嫂,如此的情景,心里揪心般的痛。

    花轿边的刘月月看到张小龙醒来,也赶紧跑了过来,似乎这里更加安全点,那西翠山的老大并没有阻止,也缓缓驱马过来。

    另外的众人也都赶着马儿,缓缓包围过来。

    西翠山的老三用手挥舞着马鞭,眼睛盯着身穿喜服的刘倩,心里无比的爽快,这趟真是值得,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到这么俊俏的女人,今后'性'福无限啊。西翠山的老二眼睛盯着刘倩,心满是醋意,暗也是后悔这么让老三得了先手,不过,再看看刘月月惨白的脸'色',心里略有安慰,他又偷眼看看老大馋嘴的样子,不由又是一阵侥幸,这新娘子如此漂亮等回山后,还不知道是谁的,自己还是不要掺乎的好。

    刘月月看到众人都围上来,不由得双手抱肩,哆嗦的问:“你…你们要干什么?”

    西翠山老二'淫'笑着说:“不想干什么,只是看这位小兄弟今日做新郎,咱们的心里也痒痒,想做个新郎官试试滋味,怎样?看你这个姐妹做新娘子,是不是也想尝尝滋味?今晚我们就一起入洞房?”

    其实已经知道是什么结局,这时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刘月月无言了,只是害怕的说:“你…你…”

    刘倩同样也是脸如白纸,吓得不轻,只是手攥着爱人的手,这才没有哆嗦,张小龙无力的说:“众位好汉,这鲁镇美女无数,小人媳'妇'这姿'色'如何入好汉的眼?若今日能放过我们夫妻,来日定倾家'荡'产把全部家产送到西翠山上。”

    西翠山老三哈哈大笑,说:“你这媳'妇'的姿'色'很是入得咱们的眼,看得上她是你们的福气,若你等识相乖乖让她跟咱们走,还能留得你们'性'命,否则全部嘁哩喀喳砍下脑袋,想再娶媳'妇'也是不能。”

    西翠山老二也是笑道:“看你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子弟,能有什么金银珠宝让我等动心?还是乖乖的送人吧。”

    正在这时,从大道的远方又有一个人骑着马,匆匆奔了过来,西翠山的众人远远听到马蹄声,都抬头看了看,见是一个人,也就不在意了,只有老大皱眉头说:“跟他们啰嗦什么?抢人就走,这大道上不时有人经过,别碰上大队的人马。他们不放,就砍了脑袋。”

    老二和老三听了这话儿,神情也是一凛,立刻答应下来,跳下马来,各自奔向刘月月和刘倩。

    看着坏人奔向大嫂,张小花立刻挡在前面,西翠山老三伸手闪电般抓住张小花的脖子,抖手就是扔在路边,然后伸手拉住刘倩的手,就往马上拽。

    张小龙用力拉住刘倩的手,却怎么也拉不过西翠山老三,眼睁睁地看着刘倩的手从自己的手脱离,自己的手无力的落在胸前,碰到胸前一个硬硬的东西。突然,张小龙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什么,他大叫道:“众位好汉,我家有缥缈派的亲戚,我这里有令牌为证,大家都是江湖人,是否能给个面子?”

    “缥缈派?”西翠山的众人都愣住了,老二和老三都放开了手,刘倩和刘月月又赶快回到张小龙的身边,而大道上那个骑马的人,这时正好路过他们,本来他正专心的赶路,并没有注意路边的动静,听到“缥缈派”,不禁耳朵一动,随即放缓了马,只是西翠山的众人把注意力都集到了张小龙那里,并没有注意到。

    西翠山老大从马上跳下来,走到张小龙面前说:“令牌在哪里?让我看看”

    张小龙赶紧用那只完好的手,艰难的从怀掏出那个无意放在怀的令牌,递了过去,西翠山老大小心的接住,正反面都仔细的看了看,脸'色'有些阴沉,随手又递给了老二和老三,这两人也是十分认真的查看,随后同样阴沉着脸'色'把令牌递给了老大,三人对视一眼,眼'露'出凶狠,没再说话,随后,老大把令牌揣进怀里,'奸'笑着说:“这是什么狗屁令牌,从柴火堆捡到的木柴也敢称令牌?你们知道什么是缥缈派?还敢说有亲戚在,算了,本来还想留你们一条'性'命,这下大爷们就行行好,给你们家里省点粮食,送你们到地府休息吧。”

    这时,张小花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大哥的跟前,咬着牙说:“你们,你们竟然想杀人灭口?”

    西翠山老三狞笑着说:“缥缈派远在天边,把你等杀了,谁知道是咱们下的手?你还是托梦给他们吧。”

    说完,手一挥,和西翠山老二又把刘倩跟刘月月拽了过来,其他四人各持武器,就要行凶。

    正在这关键时刻,有声音从背后传来:“谁说缥缈派远在天边了?有句古诗说的好,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嘛”

    西翠山众人回头一看,正是刚才打马从远处过来的那人,本以为已经走远,却不料还停留在道边。

    只见那人硕长的身材,面容英俊,灰'色'的衣衫,腰间也是悬了把宝剑。西翠山老大见来人打马过来,也赶紧上前施礼,说:“在下西翠山三狼,在此办点事情,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那人含笑回礼说:“在下缥缈派卢月明,有礼了。听说有我派亲属在此,特来看看,令牌在哪里?还请让在下一观。”

    西翠山老大说:“卢少侠搞错了,这人怎么会是贵派的亲属?刚才拿了一个假令牌欲冒充,被我收起来了。少侠就不必看了吧。”

    卢月明还是微笑说:“是真是假,还是我缥缈派说了算,还请给在下一观,在下保证,只要不是缥缈令牌,在下立刻拍马就走。”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