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二章 难题

    第五十二章难题

    “缥缈”这两个字写的是古'色'古香,飘逸的韵味十足,张小花这一气呵成,竟让围观的众人呆住了。www.FEISUZW.com 飞大厅的刘先生听的外面喧哗一片,突然寂静异常,也从大厅出来,等他看到青石板上的两个字,也不说话,细细的品味,竟也痴了。

    说起“缥缈”这两个字,本就是令牌上的字,当日张小花请人认出后,就在心不止一次的模拟,品味,练习如何写,其它的字,比如:张小花,张小龙等字,他无论如何是写不出的,而这两个字已经如镌刻一样深深地印入他的心,自然是信手拈来,当然,就凭他没有入学的水平,写'毛'笔字肯定是被人耻笑的,而用拖把这玩意儿写,自然就不必介意手法之类的东西,这突然一写出来果真让人震惊啊。

    当然也有不识货的人,那刘屠夫就第一个说话了:“怎么都不说话了,是好是坏倒是给个话儿呀?”

    这话一下就把当场的人都惊醒了,大家都是拍手鼓掌,一起称赞:“好字啊,好字,意随笔风,古韵悠长,难得难得。”

    内几个心怀鬼胎的人也不得不随声称赞,内心还嘀咕:“这个刘先生,人家小弟的水平都这么厉害,当哥哥的就更别说了,还说是泥腿子出身,也太低调了吧,这个水平还泥腿子,那我们的水平是什么呀?”

    刘先生的目光也从青石板移到张小花的身上,张小龙的水平他自然是知道的,可这张小花刚刚这个年纪,居然有如此水平,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自己以前把他当做小孩看待,看来是有眼不识泰山啊,以后要多多挖掘。

    其实张小龙也是很诧异的,只是现在不是诧异的时候,他还要迎接伴娘提出的第二个问题。

    果然,第二道题依旧是题:作一首诗。

    张小龙、张小花、刘倩以及刘先生那个冷汗冒啊,谁这么无耻?刘月月也很无辜,大大的眼睛说:“都是那帮失意者的报复,姐姐,要怪还是怪你的魅力吧。”

    张小花这次又要上前,不过,被张小龙拉住了,说:“小花,这次看大哥的。”

    张小龙低头沉思,不停地来回踱步,不多时,他抬起头,对着众人说:“诸位,我就是一个在田间种庄稼的汉子,跟诸位比不得,不过,我一向认为天地间每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作用,人有人的用处,农人有农人的用处,缺了谁都不可,今日我也附庸风雅,勉强做首诗,不当之处,请诸位指正。”

    说完,他扬声道:“我本天上谪仙,流落尘世数十年,只待风云际会,潜龙便飞天。”

    这次众人又是一愣,按说这诗极不押韵,字数似乎也不对,不过内含的意境很是悠远,气势无穷,众人也不知如何评价。这时,刘先生接口了,说:“贤侄这诗意境很好,气势扑面而来,愿贤侄以后要勤加学习,更上一层楼。”

    大家一听,不由得都说:“刘先生,到了现在还叫贤侄啊,是不是该改口了?”

    众人一片喧哗,各说各的,这第二条就是过了,这头儿,张小花比了一个大拇指给张小龙,张小龙笑了笑,用手在额头抹了抹,似乎已经流汗。

    等张小龙再次走到刘倩的闺房门口,这第三个问题又出来了:如果把新娘比作一个物品,你希望是什么?

    这个问题倒是刁钻,每个人的回答都会不同,而不管如何回答也都可以说是很好的答案,也是这种看着容易的问题,反倒是不容易回答。

    人群的众人有很多都在内心思考,如果是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该怎么说。不过,这个问题对于张小龙来说,似乎是太过简单了,他想都没想,立刻就接口了:“我希望倩倩是上天赐给我的一面镜子,当我犯错误时,她能提醒我,纠正我;我希望倩倩是上天赐给我的并蒂莲和和睦睦,相敬相爱到永远;我希望倩倩是上天赐给我的拐杖,等我们都老了,可以相互扶持,白头偕老。”张小龙回答的是那么的朴实,那么的直指本心,众人不由都心暗叹,刘倩这确实是独具慧眼,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而本来还有些人心存不满,这会儿也感觉到了张小龙对刘倩的真心,不由也都鼓掌喝彩,而里屋听着的刘月月也满眼的小星星,笑着对满脸通红,眼神闪烁的刘倩说:“姐姐,人家都是酸秀才酸秀才,这准姐夫,也没读过几天的书,怎么就这么酸?难不成姐姐在张家的几天就能把这个张小龙熏陶的如此酸溜溜,那是怎样的距离啊?”

    刘倩笑着骂道:“你这丫头,净往歪处想,我也没想都这小龙居然有这般的采和素养,这些都不是我教的,我以前也只是觉得他有这方面的潜质罢了,如此看来,我倒是没有走眼,嘻嘻,月月,还不快开门?”说完,自己把红盖头披在头上。

    刘月月说道:“得令,新娘子。”说完,就把房门大开。

    屋外的众人看房门开了,知道新娘那边是通过了,自然是一阵欢呼,然后,张小龙步入房,在伴娘刘月月的陪伴下,将披了盖头的刘倩小心的带了出来,一起走进刘家的大厅,大厅的当,刘先生已经坐在那里了,张小龙跟刘倩走到刘先生的跟前,一起跪下给老人家磕了三个响头,等他们施礼完毕,刘先生赶紧站起来,将他们搀扶起来,这时的刘倩已经泣不成声,感觉到了离家的悲痛,也是以前去别的地方,终究是要回这个自己的家,不管在哪里心总是有这个根在这里,从今日起,这里就不再是自己的家了,也不必再惦记着回来,心难免有怅然若失的感觉,想想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再想想娘亲不能看到这个情景,怎么还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刘先生走到张小龙的面前,小龙赶紧口称岳父,刘先生看着张小龙的眼睛,把刘倩的手交到他手,说:“小龙,倩倩我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记住你之前跟我说过的话,要好好的对待她,不要辜负了她。”

    张小龙接过刘倩的手,严肃的说:“岳父,我是真心的对待倩倩,以后您就看着我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然后,刘先生又走到刘倩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说:“倩倩,以后你就是张家的人了,一定要好好的伺候公婆,跟小龙好好的过日子,别的话我都不想说了,只是希望你们能白头偕老,一生幸福。”

    刘倩哭泣的说:“我知道,爹爹,我们会做到的。”

    然后,刘先生说:“好吧,你们赶紧回去吧,那边一定还等着呢。”

    说完这些,张小龙这才拉着刘倩的手,将刘倩送到门口早已等待多时的花轿上,然后才起身上马,让张小花牵着马儿,刘月月陪在花轿边,带着花轿,敲敲打打,缓缓地从刘家大门口,走向村口。

    刘先生远远地看着迎娶的人群越走越远,禁不住有些老泪纵横,自己养了这么长时间的女儿转眼就要被人娶走,纵然过不久还会跟自己生活在一起,那时的她可不是现在的她了,那时的她首先是张家的媳'妇'儿啊,想到这些,刘先生不禁想到了自己的亡妻,可惜她去的早,不能看到女儿出嫁的一幕,但愿她天上有灵,保佑女儿安康幸福。

    这时,刘凯也过来了,搀扶着爹爹安慰他:“爹爹,小龙是个很好的孩子,张家的人也都很明事理,妹妹嫁过去想必不会受什么委屈的,况且,您不是过段时间就搬过去跟他们一起住嘛,有什么事情,您还不是第一个知道,跟妹妹现在在家跟您一起生活也没太大的区别。”

    刘先生叹了口气,点点头,又摇摇头,这才转身回屋。

    且说张小龙等人带着花轿走出八里沟的村口,看看那天'色'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他对张小花跟刘月月说:“看着时辰已经不早,我们得尽量快点赶路了,小花,你跟我一起骑马吧,月月,你也坐在轿子里吧,伴娘坐轿子本来就是应该的。”两人也都按照张小龙的安排一个骑马一个坐轿,迎娶的队伍这才加快了脚步,准备赶在午时之前到达郭庄。

    迎娶队伍的其他人,在张小龙和张小花对付娘家人的时候,早就被安排着吃喝完毕,就连张小龙骑得马也都好好的喂过了,从八里沟出来就不再敲敲打打的奏乐了,这时都是憋足了劲儿准备赶路。

    回来依旧是走的大路,这时的人已经多了,大家对娶亲还是很感兴趣的,一路上有不少的人都对着迎娶的队伍指指点点,不时对作为新郎的张小龙进行评价,而且也都猜测新娘的品貌,可惜花轿的窗帘是盖着的,否则大家的眼睛都会往那里看,希望瞧瞧新娘的美貌。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