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婚事

    第五十章婚事

    刘月月格格笑着说:“运气再好也比不过你的缘分啊,那可是上天给的,你就等着慢慢的享受你的幸福吧,我也只是想执着一下我的梦想而已,让他给我读我喜欢的诗,让他给我填属于我的词,闲时看看小桥流水,夜了我给他《绿'色'xiao说》。www.FeiSuZw.CoM 飞”

    刘倩则说:“月月,其实(兔兔塔 www.tututa.com)是甜蜜的,生活则是现实的,我跟你有一样的梦想,可惜上天给我安排的是张小龙,我只能选择我的村'妇'生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我希望我们都会有自己幸福的生活。”

    刘月月说:“姐姐,我也相信我们一定会幸福的。不过,姐姐啊,你真的就这么决定了,我还是有点想最后一次的问你,你已经决定就这么匆忙的嫁给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庄稼汉子?几十年后,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你难道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刘倩听了这话,拉着刘月月的说:“月月,有些事情不是理智能决定的,虽千万人吾往矣,也许今日的决定会造就一个不同生活的我,也许几十年后的我会后悔今日的决定,但,今时今刻我是不后悔的,当你畏首畏尾不知进退时,就是失去了选择的权利,生活就是许多选择的结合,不同的选择就是选择不同的生活,倘若我和你都有相同的选择,那生活岂不是没有了差异的乐趣?小龙虽说是个庄稼汉子,但并不是大字不识,更不是朽木不可雕的,我想两人的生活也是一个相互影响,相互改变的过程吧,他也许不会给我填词作诗,但我可以给他读书,教他写字,我们没了小桥流水,或许能有男耕女织,虽然我不能给他《绿'色'xiao说》,但闺房zhile又岂止画眉?可以让他给我磨墨呀。总之,我们会渐渐的改变,让我们的生活更幸福的。”

    刘月月也笑着说:“姐姐,从小你的功课都比我的好,大了读的书也比我多,我是说不过你的,但我总觉得你嫁到张家会很吃苦的,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刘倩却说:“月月,你还是有些执着,幸福二字对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贫穷人的幸福跟富贵人的幸福没有两样的,断不会因为你有钱,你的幸福就比别人的幸福好,所以我选择贫穷或者富贵,都是在选择幸福的。吃苦有吃苦的幸福,享受有享受的幸福,只要是自己觉得幸福,又何惧吃苦?即便是别人眼的疾苦,你有何知其的甘甜?正所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而这世上的幸福就那么多,你的幸福多了,别人的幸福就少,如果你每天都感觉不幸福,那别人每天的幸福就会多一点,与其让别人更多的分享你的幸福,为何不自己每天都幸福的度过?”

    刘月月听了,眉头有些紧皱,心略有所悟,不过,立刻就放开了说:“姐姐,我这是来劝说你的,反倒被你说的心有所思。不过,就算你说的很对,我对那个张小虎也是没有丝毫的心动。”

    刘倩说:“你这丫头,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跟你说说罢了,可没有丝毫强作红娘的准备。”

    却不说两个姐妹在房说闹,大厅的两家准亲家已经把具体的细节都谈妥了,这时的天'色'已经不早,倘若赶回郭庄,就必要走夜路了,刘先生自然是不会让他们这么走,晚饭是在刘先生家吃的,经过定亲,已经算是一家人了,这餐饭吃得自然是酣畅淋漓,宾主皆欢。

    次日一大早,天还朦朦亮,张才跟郭素菲就辞别了刘先生,匆匆的赶回郭庄,这离月底没有几天,还是要赶快回去'操'持婚事,任务很是艰巨的。

    当两位老人赶回郭庄,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焦急等待的张小龙时,旁边等待的张小虎和张小花,高兴的差点就蹦了起来,他们对这个未来大嫂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没想到再过几天就能真正的看到这个大嫂了,确实出乎意料,而外婆听到刘倩力排众议,把日子订到几天以后,更是不断的唠叨:“好孩子,好媳'妇'儿啊。”要是有牌位,她早就要烧上几炷高香,感谢祖宗有灵,找了这么好的孙媳'妇'儿。

    张才和郭素菲一家人在郭庄的口碑是很好的,而且家一向没有什么红白大事,这次给大儿子娶媳'妇'儿,村的人自然是鼎力相助了,很多人也都见过刘倩,虽然张家以前没承认刘倩跟张家的关系,但大家背后也都没少说闲话,这次能名正言顺的把刘倩给娶过门,倒也是大家意料的事情,只是没想到时间竟如此的急促,甚至有些人竟向歪处考虑,可有心人一提到外婆,就马上恍然大悟了,不禁为这个刘倩竖起了大拇指。

    农家人办喜事也是简单,就在小院竖起了大棚,里面摆上桌子,找好厨师,肉了菜了的准备着,到时村里的人来贺喜,就在大棚里招待,新房是要准备的,暂时就用兄弟三人住的屋子,张小虎就被赶到跟张小花挤一个炕,小院里的房子也是要稍稍修葺的,好在众人拾柴火焰高,在村人的帮助下,一切都在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临到迎娶的那天,整个张家小院一片簇新,整个喜气洋洋的气氛。

    天还没有亮,张家小院就开始人声鼎沸,许多人就来了,各忙各的,有村的'妇'人过来,帮忙收拾桌椅,帮忙收拾菜蔬,厨师也烧起了大火,开始准备饭食,张小龙也早早的被叫了起来,收拾停当,准备骑着大马,带着花轿和乐队去八里沟迎娶刘倩。

    迎娶走的路线自然不是他们常走的小道,花费的时间比平日要长,而且还要赶在午之前回来,当然要披星戴月的启程。众人收拾好了,眼见就要出发,郭素菲这才发现当伴郎的张小花没见身影,赶紧问张小虎,他也很奇怪,自己半夜就听到院子有人,早早就起来帮忙了,起来的时候也叫张小花了,看来他是没有起来?张小虎赶紧回屋去看,果不其然,张小花还在炕上睡的呼呼香,任张小虎怎么喊都是不醒的,最后,张小虎狠心用水浇,他都翻翻身接着睡,让大家伙儿都一筹莫展,不过,这伴郎的事宜昨日都交代给他了,临时也找不到其他人,好在还有个花轿,而且外婆也知道张小花一觉都是睡到太阳出来的,大家就把张小花抬到花轿,接着让他睡,这倒好,大嫂的花轿,她自己都还没坐呢,倒让自己的弟弟先睡上一遭。

    迎娶的队伍就这样抬着睡在花轿的张小花'摸'黑前往八里沟,等队伍走了大半儿的路程,天'色'这才鱼肚白,等太阳从天际探出一丝脑袋,那头缕阳光掠过花轿,张小花这才睁开眼睛,'揉''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惊奇的撩开花轿的帘子,才恍然大悟,赶紧跟抬轿的人打招呼,停下花轿,张小花从轿子里下来,跑到张小龙的马前,忙不迭声的跟大哥道歉,张小龙拉着他让他也骑在马上,抱着他说:“小花啊,没关系,你正贪睡长身体的,也没耽搁事情,道什么歉?不过,这次我倒是开眼了,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睡啊,用水都泼不醒?”

    张小花红着脸也不好意思,说:“我也不知道啊,也许以前也是这么睡的,只是从来没有起的那么早罢了。”

    张小龙想了想,感觉也是,自己跟弟弟一直都睡在一起的,以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而且也从来没起过这么早,或许小花一直都是这么能睡吧,反正也不是什么'毛'病,以后也不用起这么早的,也就没再问什么。

    剩下的路程没多远,在兄弟二人的闲谈和张小龙激动的心情,很快就走完了。

    大老远就能看到八里沟的村口了,张小龙这才打马停了下来,让迎娶的队伍稍稍的休息一会儿,然后有专门的司仪安排人放起了炮仗,并让乐队奏起了乐曲,敲敲打打走向村,张小花也赶紧乖巧的从马上跳下来,从大哥的手里接过马的缰绳,走到前面,牵着马儿缓缓前行。

    刘家的人自然早早就在村口等着,待看到迎娶的队伍,就有人赶紧回去禀告刘先生,而迎娶的乐队也打破了凌晨的安宁,八里沟的村民都早早的被这个喜庆的声音叫了起来,不等迎娶的队伍进村,就有不少的小孩和村民拦住索要糖果等物,张家自然早有准备,有人把备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撒向人群,众人捡了糖果,也都一哄而散,放迎娶的队伍前行,短短的从村口到刘家,迎娶的队伍数次被拦住,但大家都很高兴,并不因此恼怒,乡间的习俗,一家有了喜事大家都是要沾喜气的,沾的喜气越多那家的喜事就越大,迎娶的队伍巴不得被拦的越多越好。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