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彩礼

    第四十八章彩礼

    刘先生打开门,正是刘倩,外面的晚饭已经准备停当。 飞

    今夜的晚饭虽然有些匆忙,但也不失丰盛,大部分都是刘月月家已经做好的,刘倩做的一些菜和点心也是锦上添花,让好长时间没吃她手艺的众人,很是大开胃口,席间宾主尽欢,说了很多的闲话,刘屠夫一家知道了刘先生的意思,也是很替刘倩高兴,也说了不少祝福的话,只是与张家还没有正式的订亲,所以说起话来还是很含蓄。

    众人都是很高兴,只有张小虎不时用眼角瞥向刘月月,可惜,刘月月的注意力并不在他,让他难免失望。

    饭后,又稍微说了会儿话,走了一下午路的刘倩早就呵欠连天,于是刘凯就安排张小龙兄弟二人,留宿休息,刘屠夫一家也回家歇息。

    次日一大早,张小龙兄弟二人就要辞行回郭庄,刘倩则考虑到自己许久没有回家,想多住几天,而且,张小龙这次回去要跟爹娘商量订亲的事情,自己跟着着实的害羞,就没有跟着回去。刘先生则特意的嘱咐张小龙,让他回去要跟张才好好解释自己的心意,不要对先前的拒绝心里有疙瘩,还要张小龙挑个良辰吉日过来把亲事订下来。

    张小龙自然是满口答应,于是在刘倩恋恋不舍的目光,两人这才上路。

    来时的一路是充满甜蜜的一路,回去的一路则是充满欣喜的一路。

    回到郭庄,大老远就能通过张家那低矮的围墙,看到一家人站在小院里,不时的往村口张望,估计昨晚,除了张小花,其他诸人都是没有好好的休息。看到张小龙和张小虎两人出现在视野里,张小花第一个就跳了起来,快地跑了出来,跑到张小龙的跟前,欢快的问:“大哥,情况如何?我们大家可都盼望的好消息呢?咦~~倩倩姐怎么没有跟着回来?是不是……”

    张小花有些不敢问下去了。

    张小龙还没开口,张小虎没好气的说:“你没看大哥面带桃花,正高兴地合不拢嘴,你还是先接了我手的瓶子吧,我这都拎了一路。”

    张小花这才高兴起来,并没接张小虎手的瓶子,而是转身飞跑回家,向爹娘报信去了。

    接到好消息的张才跟郭素菲也是万分的高兴,跑到院子门口来迎接自己的儿子。张小龙和张小虎像英雄一样被簇拥进张家小院,等张小龙在椅子上坐定,接过张小花递过的开水,大口的喝了几口,这才开始讲在八里沟的情形,把张才和郭素菲两人听的是眉飞'色'舞,心暗暗地放下一块大石头,当张小龙骄傲的说道刘先生道歉的话和让张家挑个良辰吉日去订亲的消息时,这两人听的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刘先生还是一个可以深交的好友,当然以后就是亲家了,是一个可以放心的好亲家,忧的是,这订亲该有彩礼之类的,自己家的家境这般,这方面可是个难题,给的少了,自己的脸面无所谓,刘先生家的脸面可是挂不住的,而给的多了,自己也确实负担不起的,平白给张小龙和刘倩以后的生活添困难。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要考虑的,现在关键的是可以稍稍庆祝,先订下日子再说啦。郭素菲也喜气洋洋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已经卧床不起的外婆,把外婆也高兴地脸'色'红润了很多。

    稍后的几日,张家都沉浸在欢乐,当春回大地的时候,张小龙的春天也到来了,张才跟郭素菲在忙着订亲的事情,张小龙等兄弟三人则忙着田里春耕春种的事情,这天是一天比一天的暖和,田里的土地早已开冻,和煦的春风吹在脸上正是提醒人们春耕不嫌早。

    订亲的习俗说起来也是很简单的,就是男方的爹爹和娘亲带着各'色'的礼物,并备上男方的生辰八字,到女方的家,女方接受了礼物,把女方的生辰八字交给男方,就算是订亲完成,当然,也有当时就把亲事的时间定下来的,更多的就是以后再来次议婚,再订时间。其实本来彩礼就是一些各'色'的礼物而已,但人本来就有攀比的心理,这礼物是各家比各家,到了这时,很多的时候就直接送银子了,有时候也叫彩金。

    这不,张才老两口正在为彩金而烦恼。

    张才认为,刘倩是个好媳'妇',应该给更多的彩金,表示张家娶这个媳'妇'很珍贵,而且刘先生也很有面子,郭素菲则认为,固然是应该有所表示,但自己家的条件有限,不能太过贵重,否则媳'妇'没有娶过来,这日子就先没法过了。

    这个情况张才其实也是知道的,先前也这么想,但临到事情的跟前儿,这才犹豫。毕竟家里不是还有那好几百两的银票藏着呢?有了这个可能,自己的心里当然想把事情做的更好。当张才说起银票的事情,郭素菲也是有些犹豫,先前跟刘倩说的时候,也曾下决心用了这银票,但被刘倩阻止,这会儿,既然有银票,干嘛不用?况且,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也不见有人来家生事,想必人家真的把这个钱当真赔偿了呢,如此,这钱就是自家的,拿来用又何妨?

    夫妻两人的分歧似乎要消失了,都趋向于动用这个银票。于是,郭素菲把藏在箱底的银票跟那个令牌拿了出来。然后把张小龙叫进里屋。

    张小龙的伤势飞的愈合,这几天的功夫已经不用再把胳膊固定了,只是受伤的胳膊还不能提重物而已。张小龙进了里屋,问:“爹爹,娘亲,有什么事情吗?我正准备下地去松土呢。”

    郭素菲疼爱的说:“你的胳膊还没有痊愈,还是少干点活儿吧,让小虎和小花多干点儿。”

    张小龙笑着说:“我这一个月在床上呆的时间够久了,这个骨头都感觉要生锈了,现在活动活动还真是很舒服的事情啊。况且,小花还小,正长身体,又怎能让他多干活?”

    张才说:“知道你现在心气儿旺,我们也没打算阻止你,但是以后的日子还长,你得多注意身体。”

    张小龙应道:“知道了,爹爹,到底有什么事情?不会就简单的让我休息吧。”

    郭素菲说:“哦,是这样的,你爹爹和我准备这几天就去八里沟把你跟倩倩的亲事订下来,不过呢,咱们家拿不出太好的彩礼,我们打算把上次那些银票拿出来去兑换一点。”

    说完,就把两张银票和令牌放到张小龙的面前,指着令牌说:“这个东西你也先拿着,万一兑换的时候出事,拿这个东西出来,兴许管用。”

    张小龙看着爹爹和娘亲殷切的脸神,还有面前的银票和令牌,叹了口气,并没有拿起,他说:“爹爹,娘亲,这个银票当日咱们不是说再不动用的吗?”

    张才苦笑着说:“是啊,当时是这么说的,但形势比人强啊,我们没有像样的彩礼拿出来,刘倩她们家岂不是很没有面子的?”

    张小龙说:“爹爹,若是讲家境的好坏,这十里八乡比咱们强的多了去了,去刘家提亲的人也更是海了去,又岂是咱们能比的?人家刘倩愿意嫁到咱们家,并不是看咱们的家境,前日在刘家,刘先生跟我说了很多,他很清楚咱们家的情况,并没有提什么彩礼的事情,我想咱们大可不必打肿脸充胖子吧。”

    郭素菲说:“小龙啊,人家不提,并不能说明人家不在乎啊,礼多人不怪嘛,咱们还是做好准备吧。”

    张小龙说:“不行,娘亲,我不能因为娶个媳'妇',就把家都给毁了,这个银票是个祸根,我们千万不能动用的。”

    郭素菲说:“这个我跟你爹爹也合计过的,这么久都没有找上门,应该是没事的,况且还有这个令牌嘛,他们未必就敢怎么对咱们的。”

    张小龙苦笑着说:“娘亲,这个令牌是人家徐女侠给咱们保命的,只是说明如果有恶霸来找事,用它来证明是有她来保咱们,而且温大侠不是也说了吗?不要动这些银票,等恶霸上门了,就赶紧还了,要是以后人家找上门,咱们没有银票给人家,咱们怎么办?”

    张才跟郭素菲被说的无言以对,其实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关心则'乱',关乎自己儿子的事情,难免会有糊涂。

    张小龙又说:“刘家欣赏咱们的本就不是钱财之类的东西,况且,咱家不是有比钱财更珍贵的东西吗?以后有机会多多给刘先生就是了?”

    张才苦笑说:“咱们家有什么比钱财更好的?我怎么不知道?”

    张小龙神秘一笑,说出来下面这番话。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