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六章 劝说

    第四十六章劝说

    张小龙胳膊上的夹板已经去掉,但依旧用衣带等物固定着,放在胸前,另外一只手则自然地垂在身边,他就站在刘倩身后的不远处,看着刘先生父女相见的感人场面,自己跟爹爹和娘亲的感情很好,却没有经历过分离,自然不知道其的滋味,现在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如此的举动,心里也是为她感觉欣慰,也知道这次自己的决定应该是正确的。www.FeiSuZW.com

    张小虎则站在张小龙的身边,手里还是提着那瓶水,眼睛却在院子里瞧来瞧去,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刘先生慈爱地抚'摸'女儿的头发,眼神也越过刘倩的头顶,投向了张小龙和张小虎,冲他们微笑着点点头,那只手也从女儿的头上挪开,朝他们略微的挥挥,表示歉意。张小龙和张小虎自然也是点头示意,一边等待。

    刘屠夫看到刘倩回来,有刘先生迎了上去,自己就没起身,接着喝自己的小酒,等把酒喝了,这才看到门口站着的兄弟二人,于是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我说是谁送倩倩回来的,原来是我们的两位大英雄啊。来,快进来,陪大叔喝上两杯。”

    张小龙和张小虎笑了,朝屋檐下的方桌走去。

    而正跟爹爹腻味着的刘倩,听到了喝酒这两个字,抬起头,冲刘屠夫说:“二叔,小龙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暂时还不能喝,要喝就找小虎吧。”

    刘屠夫大声说:“你这个丫头,现在就胳膊肘向外拐了啊。”

    刘倩娇声说:“二叔~”

    刘屠夫说:“好啦,不要叫了,知道啦,平日里也没见你叫过我几声二叔的。”

    刘先生则耐人寻味的看着走向自己的这个农家小伙儿。依旧的其貌不扬,青春年少的脸上充满活力,看起来并没有像其他农家人身上的唯唯诺诺,也没有张才身上的那种小心,似乎眼睛很亮,身上的衣衫很破旧,但是浆洗的很干净,穿在他的身上,很是合身,脚步也是很稳健,一步一个脚印儿,让人看了很踏实。刘先生自然知道刘倩带张小龙回来的意图,虽然他极是不赞同这门亲事,但他对于张小龙这个人,确实颇为欣赏的。

    这时,张小龙和张小虎也走到了刘先生的身前,很敬重地向刘先生施礼,刘先生这次也没怎么客气,简单的示意,说:“你们远来辛苦了,看这天'色'已经渐晚,今天回郭庄已经不太可能,就在我这里留宿吧,你们先过去陪我二弟,我跟倩倩说完话就过去。”

    兄弟二人答应后,就走到屋檐下,各自捡了凳子坐下,陪着刘屠夫说闲话。刘先生则对刘倩说:“倩倩,咱们到书房去说话。”

    刘倩松开了抱着爹爹的胳膊,说:“爹爹,你先去,我去给你泡茶水。这是我跟小龙特地从郭庄带来的,您是不是想喝了啊?”

    刘先生也没说话,无奈的摇摇头,笑着先回了书房。

    刘倩走到屋檐下,从张小虎的身边拿了那瓶水,看来张小龙一眼,说:“你们先陪二叔说话,我去厨房烧水,顺便给你们弄点小菜和点心,走了一个下午,想必也是饿了吧。”

    刘倩到了厨房,把那井水放在火上烧开,等水开的空闲,看看空空的厨房,拣现成的东西做了简单的两个菜,点心是做不成了,只有几个剩的饼,跟着小菜拿了出来,给兄弟二人充饥,刘屠夫则开心的就了小菜,喝着小酒,还不时给张小虎倒上一杯,还真没拉着张小龙喝。

    不多时,水就开了,刘倩细心的泡了茶,端着茶具和水,就走向书房,进书房前,回头还看了张小龙一眼,两人四目相对,刘倩点点头,眼神充满了肯定,这才回头走进书房。

    书房里的刘先生正心不在焉的看着一本闲书,看刘倩走了进来,就把书放了下来,抽抽鼻子说:“这郭庄的水就是与众不同,泡了茶就香气四溢,难得啊。”

    刘倩把茶杯放到爹爹的面前,看着爹爹嗅着茶香,一口一口的品着茶水,然后闭着眼睛回味,并不开口说话。

    待刘先生喝了一阵,她才说:“爹爹,这茶水如何?”

    刘先生说:“唉,这茶水自然是比平日喝的好许多,但还是没有上次在郭庄喝的醇厚,应该是放置的时间过长吧,没有新鲜的水好。”

    然后,刘倩也不再问什么,刘先生也只专心的品茶,并不开口。

    两人对坐一阵,刘先生想了想,笑着先开口了:“倩倩,这次匆匆忙忙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爹爹说?”

    刘倩红了脸,说:“爹爹这是明知故问嘛,我要是不回来,爹爹过几日不是还要去接我吗?”

    刘先生叹了口气,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说:“倩倩,从小到大爹爹都是由了你的'性'子,不怎么干涉你的。这次,爹爹没有听你的,你应该知道爹爹的苦心吧。”

    刘倩想了想说:“我猜爹爹的意图是怕我在张家吃苦,天天干农活儿吧,而且也怕张小龙是个粗野的农村汉子,怕我以后的生活没有在家时的滋味?”

    刘先生点点头,说:“这个过日子,不是一人的问题,是两人的生活,如果一人喜欢读书,一人希望务农,那生活的方向就岔道了,日子自然就乏味,过的不长久。而且,张家很是贫寒,你去这段时间也应该知道,没在八里沟过得舒坦吧。”

    刘倩也点头说:“爹爹,您说的都没错,这些我都考虑过,甚至我还跟张小龙的娘亲说过,她跟您说的差不多,也是希望我能好好的考虑。”

    刘先生奇道:“她真的是这么说的?”

    刘倩说:“当然是的,我也没想到婶子就一个农村的'妇'女,并不识太多的字,居然如此的通情达理。”

    刘先生叹道:“如此,当真是难得,怪不得能养成如此大气的孩子。”

    接着,刘先生又说:“其实这些都是你不能体会的,只是我们这些过来人给你的经验,以你的'性'格,说了也未必管用,只有你自己碰了壁,才知道爹爹的苦心。可是你娘亲的事情虽然过去许久,但我还是历历在目的,如果我有能力,就不会让你娘亲吃苦受罪,早早的离开我们,所以,我不想你娘亲的悲剧在你身上再次发生。”

    刘倩自是胸有成竹,接着说:“爹爹,这点也许是你执着了,如果你有能力,那还是现在的你吗?娘亲跟你在一起能幸福吗?如果是不幸福了,就是生活一辈子,那有什么价值?而娘亲敬你,爱你,跟你就那么短短的十几年,但她得到的幸福是其他人一辈子都不能得到的,你说,哪个才是她的选择?”

    刘倩接着说:“爹爹,其实我一直都是认为人生的命运都是已经安排好的,你悲伤也罢,幸福也罢,都是一种生活,人的生命就是一种轨迹,各种轨迹交织在一起就是整个的生活。娘亲的轨迹注定了有你的参与,而你的轨迹也注定了你跟娘亲的幸福,你一直都把娘亲的去世归咎于你的能力,你不能很好的照顾她,其实不然,从娘亲遇到你的一刹那,我们这家人的生活就已经产生,娘亲的幸福和结局早就注定。任何的改变都是徒劳,如果当日爹爹热衷官场,自然就会忽视娘亲,娘亲固然不会早早的离开我们,但她会开心的生活吗?”

    看刘先生陷入沉思,刘倩接着说:“其实,我也一直都在考虑我跟张小龙的相遇,我先前也跟月月讲过,自从我在布艺店遇到张小龙的一刹那,我们的轨迹就交织在一起的。期间发生的事情,爹爹想必都知道的,我也不必细说了,我只能用缘分两个字来形容我跟小龙的事情。而且,还有一个很关键的事情,也许爹爹并不知道的。”

    刘先生一愣,说:“那是什么事情?”

    刘倩神秘的说:“爹爹是不是觉得这郭庄的水特别的好喝?”

    刘先生说:“是啊,那又如何?”

    然后,刘倩就把外婆得病,到鲁镇看病的事情跟刘先生说了,刘先生明显地很吃惊,问:“你们能确认就是这个井水的作用?”

    刘倩说:“那是当然,你看看张小龙的胳膊就知道了,你看过谁的胳膊骨头都断了,能再短短的一个月里好的如此快?而且,月月上次去看我,也说我的皮肤明显比以前好很多的,这个我自己现在也有感觉啊。”

    刘先生皱着眉头,不再追问,刘倩则接着说:“爹爹,你想啊,这个井水可是无价之宝,您的身体一直都是很弱的,自从娘亲走了后,一直都没有好过,能让您身体健康,可是我一直的心愿呀,而现在有了这个井水,长命百岁也不是什么奢望啊,这井水可是张家打井挖出来的,是张家的东西,那您觉得这个是不是又是上天给我跟小龙的机会?”

    “而且,大哥一直没有成家,未来的大嫂也不知道是否贤惠,如果我到了张家,您也搬到郭庄,一方面我能伺候爹爹,一方面爹爹也能享受上天的恩赐,岂不是两全其美?把我心的所有事情都解决了?”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