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交接

    第四十章交接

    两人的交锋不能说是电光火石,但也是仅仅的几个呼吸而已,就分出了胜负,这个让恶虎帮的人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飞反观万剑峰的六个人,面'色'如常,想来在他们看来这最正常不过的。

    邢堂主面如土'色'的坐在椅子上,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撼醒来。司徒亮等也没有上前安慰他什么。他们的脑袋也在急的转动,本来觉得万剑峰派人来接手恶虎帮,自己不得不从,但看到来人是年轻人,自然是想给他一点下马威,让他不能小看了恶虎帮,间接的在过后在帮主权力分配时,能占到有利的位置。所以在邢堂主提出异议时,大家并没有阻止,而是选择了在一边观望。可是结果却太出乎意料了,仅仅三招,邢堂主就败了,再细细的回想曲向风的那三招,出招的时间很巧妙,每招都是邢堂主不得不硬头皮接下来的,出招的方位也不是很刁钻,甚至是大开大合,但最关键的是出招的力气,大剑内含的功力,都是邢堂主不可比拟的,大巧不工啊,换成恶虎帮的任何人上前,也都是这个结局。

    怪不得恶虎帮只派了七个人,这区区的七人顶的上多半个恶虎帮啊。

    看到恶虎帮的众人脸'色'阴晴不定的样子,曲向风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思考时间,他把大剑拿在手,扬声说:“诸位,还有哪位对我们还有异议,请站出来说话。”

    司徒亮等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褚长老站了起来,说:“曲少侠,请把剑收起来吧,我等没有异议。”

    曲向风见褚长老说话,也就依然把大剑重新背在肩上。但并没有回到座位,而是望着恶虎帮的众人,再次确认说:“诸位对我万剑峰暂时接管恶虎帮没有异议?”

    司徒亮等齐声说:“是的,我们遵从帮主命令,听从万剑峰曲少侠吩咐。”

    然后,司徒亮请曲向风上座,说:“请曲帮主上座,我等听从曲帮主号令。”

    曲向风也不客气,走到大厅前面的一个椅子上,坐下,并对恶虎帮众人说:“诸位也请坐。”

    于是大家重新落座。

    曲向风说:“诸位不要心有顾忌,我奉我家剑主吩咐,只是暂时接管恶虎帮,所有事务在司徒帮主回来后一定都交还给她,而且,在司徒帮主没有回来前,帮的事务还是照旧由褚长老、司徒堂主等人负责,我等不加干涉,只是请司徒堂主在做任何事情之前给我等说明一下即可。”

    司徒亮等人心很是纳闷,这算什么?占了帮主的位置,不出帮主的力,帮的事务一切不管,邢堂主甚至看着自己震裂的虎口在懊悔,早知如此,自己干嘛还要跟人家比试,白白损了自己的面皮。不过随后众人也有了自己的解释,恶虎帮在自己眼是自己的整个世界,不容侵犯,但在人家眼不过是个鸡肋罢了,这曲向风估计也是不想来的,只是碍于师傅的命令,所以到了这里,就干脆不加干涉,任其自己发展。

    想到这些,大家都'露'出释然的神'色'。

    曲向风见大家明白自己的意思,就不愿在大厅久呆,说:“那恶虎帮以后的事务就请诸位多多费心了,我等暂时就住在下午安排的地方吧,没有事情不要来打扰我们练功。”说完,向恶虎帮众人拱手道别。一行人又都回到了住处。

    等回到住处,曲向风让众人都进到自己的屋子,并留下一人在门外看守,看着屋里的五人,曲向风很满意的说:“今天恶虎帮的事情已经完毕,今后的日子我们就守着这里,等候剑主的下一步指令,两位王师弟,你们今天晚上好好的休息,明天一早就去鲁镇,好好的看着那里,有什么江湖人物出现,立刻通知我们。”其的两人抱拳答应下来。

    然后,曲向风对其余的几人吩咐道:“剩下的人还按照咱们在万剑峰的生活习惯,照旧练习武功,不得懈怠。”

    大家都接口答应,散了不提、

    司徒亮等人在大厅,沉默半响,褚长老开口了,问:“小亮,曲少侠等人安排住在什么地方?”他并没有称呼为曲帮主。

    司徒亮说:“就安排在东一到东七房间了。”

    褚长老说:“还是让他们住贵宾房吧。”

    司徒亮回答说:“好的,我马上安排下人去办理,当时就是看了书信,心里'乱'伦方寸,这才安排的不妥。”

    褚长老又说:“这样吧,今天大家也都累了,先行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上午再一同商议,如何?”

    众人也都散了。

    司徒亮还是不紧不慢的回到自己的小屋,屋里并没点上油灯,一片的黑暗,他熟悉的步入黑暗,随手把门紧紧的关上。他走到自己书桌前,就这么站着,望着窗外被乌云遮住的月亮,久久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似乎理顺了思路,这才点上油灯,豆大的灯焰把光线迅撒满小屋,司徒平拿起了纸笔,小心的用很小的字迹写了一封信,然后,又很小心的卷成一个小纸棍,放入一个金属的环,接着,又拿出两个空的金属环,放入两卷空白的小纸棍,并把这个三个金属环放入怀,这才又吹熄了油灯,走出了小屋。

    司徒亮走出小屋后,并没有远去,而是走进紧挨着他屋子的另一件稍微大点的屋子。他一打开这个屋子,就能听到里面“咕噜噜,咕噜噜”鸽子的叫声,原来这个是养信鸽的地方。

    他熟悉的走到最里面的一个角落,从一堆鸽子笼,找出三个稍微小点的,并一一打开,把怀的金属环拿了出来,很熟练的分别给三个鸽子扣在脚腕上。最后拿着这三个笼子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先打开一个笼子,把一个鸽子放了出去,那鸽子飞在空,稍微盘旋了一下,又都落在了窗台上,似乎并不想飞出去,可是司徒亮抓住了鸽子,再次把它抛向空,这次鸽子稍微盘旋了一下,向一个方向扑闪着飞了出去。

    司徒亮并没有立刻放第二个鸽子,他静静的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又放了第二只,等第二只飞走之后,他又放飞了第三只。

    那三只信鸽都是飞向同一个地方,在漆黑的夜里,带着某种神秘的使命。

    曲向风等人住的房间离司徒亮的房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分别在大厅的不同方向,所以,他们并没有觉察到这边的动静,而恶虎帮的众人对鸽子的飞出已经习以为常,所以这三只鸽子飞出的声响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司徒亮做完这一切,这才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小屋,这次他并没有再点灯,而是直接走到炕边,和衣睡下。

    恶虎帮所有的一切都在月夜里静寂下来,只偶尔有值更的帮众,睁着朦胧的睡眼,步履蹒跚的走过。

    众人都睡眠了,各怀心思。

    郭庄的张家小院,大家也都在安睡,只有,从外婆的小屋传出阵阵压抑的咳嗽声。

    外婆躺在炕上,用被子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耳朵侧着,却不时向张小花那边听听,虽然窗外的月光皎洁,但屋里还是很黑暗,张小花那边也没什么动静,可外婆却着实担心把自己心爱的外孙吵醒,打扰了他甜蜜的美梦,可她不争气的身体,感觉胸很是气闷,抑制不住的咳嗽,她不能走出小屋,也不想打扰外孙,她能做什么?

    令她欣慰的是,张小花睡的很安稳,她想,也许明天要跟孩子他娘亲说说,让自己去亲戚的柴房住,这样才能让自己心安。这时,张小花好像翻了个身,外婆赶紧闭上嘴,把已经靠近嗓子的咳嗽压了压,可这咳嗽如何能压住?外婆的嗓子痒痒的,脸都感觉憋红了,耳朵听到张小花不再动弹了,这才小心的咳嗽出来,可是由于压抑了一阵,这咳嗽就剧烈很多,甚至外婆都感觉有'液'体咳在了被子上。

    大半夜外婆都没有睡着,等外边的鸡叫几遍,感觉已经天亮了,外婆赶紧起身,'摸'索着走了出去。小院还是很宁静,外婆没有听到其它声音,想必郭素菲和刘倩也都没起床。外婆也就没往院子间走,就斜倚在屋外的墙上,用'毛'巾捂了依旧的咳嗽。

    有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外婆听见堂屋的门“吱啦”一声,打开。有人从里面出来,接着就听见郭素菲的说话声:“娘亲,你怎么起这么早?外边冷啊。”

    郭素菲走过来,要搀扶着外婆回屋,可是外婆死活不回去,说:“我老是咳嗽,怕把小花吵醒了。”

    郭素菲的眼圈立刻就红了,说:“那,娘亲,你先来堂屋吧。”

    她搀着外婆走向堂屋,这时,刘倩也起来了,她看到郭素菲搀着外婆也很诧异,赶紧把堂屋的门大开,让两人进来。

    听着外婆依旧不断的咳嗽,她不禁心里想:“这泉水不知道是否真的管用,外婆的病情可是愈发的严重了。”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