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九章 切磋

    第三十九章切磋

    当司徒亮走进大厅,里面正有三人在交头接耳说着什么,赵堂主则默不作声的坐在原来的位置,喝着茶水,似乎从司徒亮出去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动过。www.FeiSuZw.CoM

    司徒亮的脚步声让三人的交谈嘎然而止,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那头发花白的老年人坐在椅子上并没有起身,另外两人都站起身来,一个是身材等,看起来很精干的汉子,另外一个是身材稍微高点,面貌白净,大约四五十岁的有点富态的年人,走到大厅的间来迎接司徒亮,三人相互见礼,司徒亮问:“张堂主,邢堂主,这个年在家过的可好?”

    富态的年人说:“还好,有家人陪伴的新年,过起来自然是有味道的,比之司徒堂主独自守在帮,邢某有点不安啊。”

    司徒亮摆手说:“我孤家寡人一个,去哪里过不都是一样?难不成还让妻妾成群的张兄也陪着我?听说张兄年前还刚找一个年轻的小妾呀。”

    精干的汉子脸上有些红晕,急忙说:“司徒堂主冤枉我了,张某只是凡人一个,这七情六欲是断不掉的,比不得司徒堂主已经得了仙人真传,斩断凡缘,跳出红尘啊。”

    司徒亮听了,脸'色'古怪的说:“张兄啊,你以为我是和尚?我还准备找人传宗接代呢。”

    两人一听,都说:“甚好啊,我们都等那一天呢。”

    这边三人站着闲扯,那边的褚长老可就不耐了,轻声咳嗽一下,司徒亮听了,赶紧走过去行礼,褚长老皱着眉头,点点头,示意司徒亮坐下。

    司徒亮这才走到褚长老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还没等他坐稳,褚长老就迫不及待的问:“小亮啊,平儿可有消息?”

    这褚长老是帮的老人,基本上是看着司徒平和司徒亮长大的,平日在大厅也都是帮主,堂主的称呼他们,这会儿突然直呼两人的小名,想来是很担心司徒平了。

    司徒亮心一热,赶紧说:“褚长老,我堂姐她没什么事,现在只暂时不能回帮罢了。”

    邢堂主也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帮主行事一向稳重,这次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吧,刚才问老赵,他死活不说,要等你来,你就赶紧说吧,别卖关子了。”

    司徒亮点点头,从怀里取出那封信,站起身递给褚长老。

    褚长老抽出里面的信纸,仔细的读了起来,眉头却是越皱越深。随后,邢、张两位堂主也都仔细的读了那封信。

    待大家都读完信,大厅陷入一片的死静。

    褚长老先开口了,问:“小亮,这封信是真的吧。”

    司徒亮点点头,说:“这确实是堂姐的笔迹,而且时间也都是吻合的,应该没有假。”

    张堂主接口了:“可这就奇怪了,万剑峰为何要收帮主做弟子呢?帮主可是早就过了练武的最佳时机,这会儿投到万剑峰的门下,如何能出头?”

    邢堂主也说:“最可疑的是,帮主居然让万剑峰的弟子在她离开的时间里暂时代为管理帮的事务?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司徒亮也说:“若是帮主投入万剑峰门下,咱们自然就是万剑峰的旁支,这对于咱们恶虎帮来说,也算是喜从天降,咱们平日求也求不来的。不过,帮主不能立刻回来,难不成要修炼高深的武功?”

    褚长老皱着眉头说:“我们这点势力对于万剑峰来讲,就是苍蝇身上的那点肉,他们怎么会看上眼?还让几个弟子来接手?未免太过重视了吧。”

    赵堂主沉默许久,也说话了:“这件事有太多的疑点,总也得让帮主回来一趟,仔细交代吧,就这么找几个人,一封信,就让我们把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给别人,不成了儿戏?”

    司徒亮苦笑着说:“那咱们该怎么办?不忍着能行吗?”这个“忍”字似乎咬得特别的清楚。

    其余众人也都不说话啦,是啊,还能做什么?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

    可是……

    看大家都沉寂了,褚长老问:“万剑峰的弟子呢?”

    司徒亮说:“都安排休息了,这会儿应该吃完晚饭了吧。”

    褚长老说:“那就让他们过来给大家见见面,详细的谈谈吧。”

    司徒亮点点头,让人去请曲向风等人。

    不多时,万剑峰的七人就一同来到了大厅。

    恶虎帮的众人上前相迎,相互见礼后,分别入座。

    褚长老温和的说:“曲少侠,我们这里穷山僻壤,东西比较短缺,不知几位可否习惯?”

    曲向风赶紧说:“褚长老客气了,我辈行走江湖,风餐'露'宿也是经常的事情,在贵帮没有不适应的。”

    褚长老捻着胡子说:“如此甚好。”

    然后又问:“曲少侠能否详细讲下,敝帮司徒帮主的情况?”

    曲向风笑着说:“司徒师姐好福气,机遇巧合被我万剑峰长老云峰看,收为弟子,如今正在万剑峰闭关修炼,云长老是我派有名的高手,想必司徒师姐武功必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步入江湖高手的行列。其详细的情况,曲某也不是太清楚,一切还等司徒师姐回帮,再详细询问吧。”

    一席话说的滴水不漏,众人没有问出丝毫的端倪。

    曲向风看众人都没再说话,就笑着说:“曲某这次来就是奉师命,暂时接管贵帮的事务,却不知诸位商议的如何了?”

    这话虽然是对着众人说,曲向风的眼睛却是望着坐在上首的褚长老。

    褚长老看到曲向风的眼光,正待说话,有人先开口了。

    “曲少侠单凭一封信就让咱们听你指挥,如何能让我等心服?”

    曲向风转头看去,却是邢堂主。

    曲向风问:“那邢堂主说如何办才好呢?”

    邢堂主说:“怎么着也得先过了邢某这关,让邢某见识一下万剑峰的剑法。”

    褚长老赶紧阻止说:“邢堂主,不得如此无礼。”

    曲向风说:“无妨,如此简单的让贵帮听我们的号令确实有些不妥,那我就跟邢堂主切磋一下,比划几招,好让邢堂主心服口服。”

    司徒亮赶紧说:“曲少侠,邢堂主,咱们都是自己人,就不去演武场了,在这大厅切磋一下,点到即止,不要伤了和气,可好?”

    两人都点头答应。

    邢堂主对外面一声喊:“取我的兵器过来。”

    不多时,有人从外面送来一根丈八的镔铁枪,正是邢堂主的成名兵器。

    邢堂主单手接过,有力一抖,枪尖划了几个弧线,长长的枪身发出“呜呜”的声响,恶虎帮的众人不禁心里都想:“这邢堂主身材虽然富态了,武功却是没有放下啊,几日不见竟又有精进。”

    反观万剑峰的几人,似乎没有注意一般,都是面无表情。

    曲向风从身后拔出背着的大剑,也是单手拎着,走到了大厅的间。

    邢堂主看着曲向风,心里就开始嘀咕了,这江湖使剑的多如牛'毛',但用这么宽的大剑,倒是少见,而且看来这剑的重量不轻,曲向风单手就拎着,看来臂力不小啊。

    正想间,曲向风说话了:“邢堂主,请。”

    邢堂主也不客气,说:“好的,曲少侠,看枪。”

    说完,两手持枪,跃身向前,枪尖向着曲向风的心窝就扎了过去,曲向风也不着急,等到枪尖近身了,这才两脚一错步,腰身一旋,还是用单手拿剑,照着枪尖,向上一撩,邢堂主就感觉从枪击处传来一阵巨力,身形不禁向旁边一歪,于是,感觉一跺脚,施展轻功稳住了身形,正待换口气重新发力,就见曲向风借着上撩的剑势,身形也向空跃起,到了极高点,两手一握剑柄,顺势用力砍向邢堂主,邢堂主一惊,平时只知道用剑刺、劈,却不想竟有人拿来当刀用,生生砍了下来,感觉双手抓住枪的头尾,举火烧天式,迎了上来。

    一转眼,剑就和枪碰到一起,就听得“咣当”一声巨响,曲向风的大剑从镔铁枪的枪杆上弹了起来,而邢堂主则腾腾的后退三步,刚刚拿桩站定,就见曲向风又抡着大剑,借着弹起的剑势又砍了过来,邢堂主一阵嘴苦,来不及变招,只能再一次举火烧天迎上去,又是“咣当”一声,大剑弹了起来,不过曲向风这次并没有再继续进招,而是悠然的站着那里,剑尖朝地,看着前方。对面的邢堂主则腾腾腾后退四步,这次居然没有办法拿桩站稳,腿一软,倒在地上,而手的镔铁枪再也拿不住了,丢在一旁,等邢堂主站起身来,这才发现自己双手的虎口已经震裂,心不禁一阵的后怕:“这消瘦的身体里,不知蕴藏多大的力气,真是神力啊,好在是切磋,否则人家再砍一剑,自己'性'命不保呀。”

    看着邢堂主面如土'色'的神情,曲向风抱抱拳,说:“承认。”

    邢堂主回礼说:“佩服,佩服啊。”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