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缘分

    第三十四章缘分

    刘先生关切地问:“倩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刘倩笑着说:“爹爹,没事儿,我就是有点走神罢了。www.FEISUZW.com 飞您刚才问我什么?”

    刘先生说:“这个茶是你从家里带来的吗?”

    刘倩明白爹爹的意思了,说:“是的,爹爹,就是您常喝的那种,我上次来的时候,顺手带来自己喝的。您是不是觉得这茶水特别的好喝?”

    刘先生又品尝了一口说:“是啊,一点都没有我在家喝的那个味道,这个茶香实在是诱人。”

    这刘先生生平也没什么嗜好,就是喜欢品茶,各种茶喝不少,家也备了不少,要不这刘倩也不会喜欢喝茶。不过,他今日喝的茶水于以往喝的迥异,喝在嘴里说不出的香,这茶叶是自己日常所用,想必就是泡茶的水不同了。刘先生心诧异,这郭庄离八里沟虽然远,可也不过半日路程,水质怎么就如此的差异?

    刘先生问:“倩倩,这郭庄的水怎么比咱们八里沟的水好喝这么多啊?”

    刘倩冲刘先生眨巴眨巴眼睛说:“是啊,爹爹,这里的水确实清澈喜人。”

    刘倩知道自己这个叔叔可是有名的心直口快,嘴里藏不了话,如果什么事情被他知道了,就等于所有八里沟的村民知道了,自己在鲁镇的遭遇已经叮嘱他不要外传,谁知道这会儿八里沟的人是否已经都知道了啊。这井水的事情,可是万万不能让他外泄的。

    刘先生看刘倩冲他眨眼,也默契的不再追问。

    倒是刘屠夫听到了,'插'嘴说:“那还不简单,每天让张小龙这小子给你送过去一桶就是了。”

    刘先生乐了,说:“二弟啊,且不说从郭庄到八里沟这半日的路程,就算是能送到了,这水冲茶也未必能这般好喝了。”

    看刘屠夫不明白的样子,继续说:“这冲茶的水最好是现从河里打来的才好,放久了就没了水里的活气,茶香就没了。”

    刘屠夫满脸的不屑,说:“就你们读书人讲究多,我怎么就没这个感觉?你说是不,张老哥?”说完,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那边的张才也呵呵笑笑,没说话,也把杯的茶水喝了。

    刘倩上前给众人又倒了一杯。

    刘先生拿起新倒得一杯茶,放在鼻子边,细细的闻着,然后用嘴小口抿着,也是细细的品尝,说不出的惬意。

    刘屠夫嘲笑说:“这淡的出鸟的水有什么好喝,不如喝酒来得过瘾。”

    刘先生撇撇嘴,说:“我的喜悦你怎么能知道?兴趣不同,不多言啊,可惜,今日喝了这茶水,以后还叫我如何品茶?”

    刘屠夫乐了,说:“这还不简单,你也搬到郭庄来住不就行了。我听说郭庄没有教书的先生,你来了,他们欢迎还来不及呢。”

    刘先生眼睛一亮,说:“你这粗人,也能想到好点子,这话不错,古人有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难得我有缘遇到这好水好茶,能为这好茶,来做郭庄人,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刘先生这句“难得有缘”,一句话惊醒梦人,好似一道闪电劈到刘倩的心,劈开了她心纠结多日的心结,是啊,难得有缘人,前几日自己不是还觉得跟张小龙有缘,如今又走入了死胡同,竟然又怀疑这个缘分。现在自己再细细想来,从自己遇到张小龙,他为救自己而受伤,自己为报恩来照顾他的伤势,再到发现珍贵的井水,再到如今爹爹这个愿意来郭庄的念头,完全打消了自己最后一层,为了照顾爹爹,不愿远嫁的顾忌,她自己清楚,这个井水只有张家才有,郭庄别的地方是喝不到的,再想想井水的神奇妙用,她更是砰然心动,这可是爹爹身体健康的保证啊。这一切的一切不都说明,自己跟张小龙有缘?这个缘分是上天注定的,还不够自己臭屁?

    一念通万事通,刘倩心的大石头被上天搬走了。

    这时,她才注意到爹爹说完话后众人的反应。看众人不懂,刘倩解释道:“这荔枝是传说一种很好吃的水果,只有在岭南这个地方生长,古人吃了这个荔枝后,念念不忘,感慨说如果能每天都吃得荔枝,他情愿搬到岭南去。”

    众人这才恍然。

    张才惊喜的说:“刘先生如想移居我们郭庄,我们一定欢迎,回头我就禀告郭庄的郭氏族长,给老弟安排地方。”

    刘先生连忙说:“老哥,这事不急不急,以后再说,留待有缘,哈哈。”

    然后,刘先生又品了口茶,说出了这次来张家的真正目的,他看着张才说:“老哥,我们这次来,主要的目的是想接倩倩回家一阵。这孩子在这里已经呆了一段时间,想必是想家了,我们家那边也需要她回去好好的收拾收拾,这月月呢,本来是早就应该过来的,上次没跟倩倩过来是因为家里那边也需要一个女孩子照顾的,这次让她过来跟倩倩调换一下,您看如何?”

    张才没敢表态,赶紧回头看看郭素菲。

    郭素菲看看刘先生和刘屠夫诚恳的表情,还有刘月月面无表情的神情,心已经有数,她笑着对刘先生和刘屠夫说:“两位老弟的心意,我们领了,倩倩在这里呆的这段时间,着实帮了我们很多的忙,这小龙和小虎,以及我们当家的,伤势都已经大好,基本行动无碍了,倩倩留在这里也不用再照顾小龙他们,刘先生如果想让倩倩回去,我这就给孩子收拾东西,等午后跟你们一起回去就是了,月月就更没有必要留下的。”

    听到郭素菲这番话,刘月月明显地浮现出一阵喜'色',而刘倩抬头不经意间看到张小虎眉头间的失望,心不禁“咯噔”一声,心里暗道:“这张小虎平日不声不响,也没听他打听过月月,这会儿看这番神情,倒是有些麻烦,有时间得跟张小虎提醒一下,我这妹妹的心思明显不在这里啊。”

    刘屠夫则不甚乐意,说:“老嫂子,看你说的,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月月也应尽份力的,如今到了跟前,岂能让她偷闲?”

    郭素菲笑道:“刘老弟,我知道你是爽快之人,我们若有难处岂能瞒你?你看这两个孩子跟你张老哥,都是红光满面的,行动方便,真的是不需要你家姑娘留下来的。”

    刘先生这时也笑了,阻止了刘屠夫的一再坚持,说:“既然老嫂子这么说了,想必是真的不需要孩子留下来,二弟,也不用再坚持什么。至于倩倩一会儿是否跟我们回去,还是先问问她的意思吧。”

    刘倩思索了一下说:“这样吧,爹爹,这次我先不跟你们回家了,家有月月照顾,应该问题不大,我出来才不到一个月的功夫,虽然也想家,倒也不至于非要回家看看,而且,小龙的伤势到了最后一个阶段,我也不能虎头蛇尾,还是等他完全好了,我再回去吧。”

    这番话刚落地,刘屠夫忍不住站立起来,说:“你刚才不会是跟你爹爹商量好了吧,怎么说话跟你爹爹这般的相像?”

    刘倩奇道:“二叔,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屠夫还没开口,刘月月说话了:“姐,刚才来的路上,两个老人家打赌来着,你爹爹说你肯定不会回家,我爹爹说你会回家的。我爹爹问为什么,你爹爹说,倩倩从小就不喜欢做虎头蛇尾的事情,她到郭庄刚不到一个月,想必张小龙的伤势还没有好,这种情况下她肯定不会回家的。这不,你说的跟你爹爹说的极为相像,我爹爹当然很是气愤,以为你们串通好了呢。”

    这刘月月伶牙俐齿的,一句你爹爹,一句我爹爹,说得大家都乐了。

    刘倩对刘屠夫说:“二叔是看着我长大的,怎么不知道我的脾气?”

    刘屠夫无奈的说:“我只记得你还是流鼻涕的小丫头,谁知道几年你就和月月长成大姑娘了,我怎么记得你什么脾气呀,以为你没离开过家,怎么也会想家的,却还是不如你自己的亲爹呀。”

    说话间,郭素菲见时辰不早,就出去张罗午饭,刘倩和刘月月自然也出去帮忙,只留下一众男人,在屋里聊天。

    张家的饭食依旧简单,不多时就准备停当,张小花也从村子外买了酒回来,刘屠夫自然是乐得眉开眼笑。

    午饭吃过,天上的太阳已然西斜,刘先生一行三人告辞回村,刘先生邀请张才说:“老哥,明天就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八里沟那边有个庙会,不如明日到我那里小聚一下?”

    张才想了想,拒绝了:“如今这伤势虽然大好,但毕竟还是没有完全的恢复,走的远了难免会有'毛'病,而且,家里的老人正在病,还是不要远离的好。等以后有时间,一定登门拜访。”

    刘先生知道也是实情,就没再坚持,众人在村口分别,刘倩带着张小花又顺着路送了一程。

    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看着亲人渐渐远去。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