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三章 选择

    第三十三章选择

    这个晚上,张家的人过得很热闹,自过年以来都没有的热闹。www.FEISUZW.COM

    大家压在心头的石头暂时的被丢掉,晚饭时,张才甚至自斟自饮了几杯,为儿子的复原而庆祝。饭后,大家在油灯下忙活一些农活,还兴高采烈的谈论开春后地里的庄稼如何的耕种,坡上新开的田地如何施肥,张小龙、张小虎和张小龙三个兄弟的分工等事情,似乎明日即是春耕一般,展望着满眼的希望。

    摇曳的灯焰下,谁都没有注意到刘倩满脸的寂寥神情。

    还有,张小花若有所思的眼神。

    第二天早晨天亮,刘倩极不情愿的起床,昨夜患得患失的她竟然失眠,天蒙蒙亮才睡去,起床后发现眼睛有点红,脸'色'也不好,郭素菲还关切地问她是不是病了。

    吃完早饭,大家都各忙各的了,如今已经进入二月,天气暖和,张才等人也都检查农具,看有没有坏的,需要修理的,还有地窖的种子,也要拿出来稍微的晒晒,眼见着河里的冰都化了,田里的地应该也解冻能耕种了,春天就要来了。

    正当刘倩帮着郭素菲把庄稼种子摊在太阳下晾晒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她:“倩倩~”

    多么熟悉的声音,她忙抬头,目光越过张家那依旧低矮的围墙,她看到了已经走到门前的爹爹、叔叔刘屠夫和堂妹刘月月。

    她惊喜的叫了出来:“爹爹~”,然后像小燕子一样,飞到门口,拉住爹爹的手,快半个月没见自己的家人,如何不想?如此乍一见到,眼睛都红红的,鼻子也酸了。

    刘月月在旁边说:“姐,还有我呢,没看到我吗?”

    刘倩也拉了她的手,说:“看到了,怎么会没看到呢,我就这么个貌若天仙的妹妹,怎么会看不到?”

    刘月月格格的笑了,说:“姐,看你,不就几天没见到爹爹,眼圈都红了,以后可别再说我哭鼻子,你也好不到哪里。哎呀,你的脸'色'这么差,不会是在他们这里吃苦了吧,不过,不对啊,你的皮肤似乎比以前细腻啊,也白了不少,也比以前胖了一点点,怎么就十来天不见,你的美丽居然要追上我了啊?”

    刘倩嗔怪道:“你这小丫头,净拿好听的话来唬我。”

    刘月月急了,说:“真的,姐,我没瞎说,你不信照镜子看看呀。”

    刘倩心一动,不再接话。

    刘先生和刘屠夫如何能注意到这些?只当是两个孩子在嬉笑罢了。

    这时,张才也带着家人出来迎接。

    刘先生赶紧上前施礼,问张才:“老哥,多日不见,身体可是大好?”

    张才也还礼说:“托老弟的福啊,现如今已经是好啦,你看,我把拐杖都丢掉了。”

    然后让张小龙、张小虎和张小花依次上来见礼。

    刘先生上次来的时候,见过众人的,不过,当时两兄弟是躺在病床上,这次相见,看着这两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不由得在心赞叹:“这两个孩子,长相虽然普通,难得神采内敛,没有读过书,居然有如此的气质,孺子可教呀。”他赶紧把三人扶起,笑呵呵的说:“两位贤侄伤势看来也是大好,可喜可贺啊,不过,小龙贤侄伤了筋骨,还是要多注意的好,休息百十来天才能干活,可不要为了眼前的农活,伤了自己的身体呀。哎,对了,怎么才十来天的功夫就拆了夹板?”

    张小龙活动了一下胳膊,说:“叔叔说的话,我会注意的,你看,我这胳膊已经没有大碍了,虽然不能干重活,估计再过得几日,普通的农活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刘屠夫接话了:“贤侄这身体还不是一般的壮啊,我们村的王二上山砍柴,摔了屁股,都要在床上躺上半年的,你小子这才几天,就好了?让我来看看。”

    说着就要上去抓张小龙的胳膊,刘倩在旁边急了,赶紧挡了叔叔的手,怪道:“叔叔,你那手惯了拿百十斤的肥猪,小龙的胳膊刚好,你这般抓住小龙的手,莫要把胳膊再弄坏了。”

    刘屠夫尴尬的把手收回来,自嘲的笑道:“那就不看,不看。”

    刘月月在旁边似乎看出些什么,用胳膊肘捅捅刘倩,冲她眨巴眨巴眼睛,调皮的一笑。

    刘倩脸一热,手脚不自在起来。

    好在这时,刘先生又看到了张小花,极喜欢的'摸''摸'他的头说:“小花,几天不见,你竟又长高不少啊,我看到今年年底就能赶上你的两个哥哥啦,而且,看你的眼睛,神采四溢,感觉懂事了很多啊。”

    这话倒也不假,刘先生头次见张小花时,他刚刚被恶霸殴打过,也为爹爹和哥哥的伤势担心,自然神情黯淡,无精打采,如今家人的伤势大好,心情自然不错,而且还有不为人知的缘由,他看起来自然与众不同。

    那张小花倒也乖巧,仰着头说:“叔叔,这都是刘姐姐的功劳,她不仅照看大哥,帮我们娘亲做家务,还给我讲很多的道理,教我认很多的字,有了她的熏陶,我自然就懂事啦。”

    这席话说的刘先生心大乐,哈哈大笑,说:“好孩子,好孩子,老哥啊,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几个孩子。”

    张才谦虚的说:“我们疏于管教,他们也少读书识字,老弟你见笑了。”

    刘先生却不以为然:“非也非也,这是先天的气质,非后天可以培养的,你纵然家有万贯,却难得有如此好儿郎。”

    刘屠夫怪道:“你两个不要再互相拍马屁了,都是熟人,走了一个上午,我嗓子眼都渴得要冒烟了,赶紧进去喝点水吧。”

    张才跟刘先生一听,都哈哈大笑,张才赶紧把众人让到堂屋。

    众人坐下说话,郭素菲和刘倩去烧水沏茶,刘月月也跟了过去。

    趁着水尚未烧开,郭素菲去屋里取茶叶的光景,刘月月悄声问刘倩:“姐,你是不是对那个张小龙有点意思?”

    刘倩脸红了,说:“什么有点意思,我哪有?”

    刘月月嘲笑她说:“看你满脸含羞,眼带桃花的样子,就知道你思春了,还不老实招来?”

    刘倩说:“你这丫头片子,怎么这么多的花言巧语?你来难不成不是来看张小虎的?”

    刘月月听了这话,也一本正经的说:“姐,你这话就差了,你难道忘了我们以前说过的话?张小龙和张小虎虽然是好人,救了我们,可是,我们的理想可是嫁一个学富五车,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读书人,他两人是做农活的,一辈子可就在庄稼地里刨食了,难不成我们也做一辈子的农'妇'?当时,我是挺感激张小虎的,对他确实有好感,现在我也不否认,但我后来仔细的想了,我可不想跳进这个火坑。姐,你也要想明白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选错了,后悔都来不及的。”

    刘倩这时也收起笑脸,严肃的说:“是啊,月月,我也正是如此,才特别的犹豫,虽然我希望我的夫君是个读书人,可这么多年遇到那么多的读书人,都没有张小龙这个庄稼汉给我的印象深刻,他的身上有大多数人没有的气质和勇气,我跟他认识也就短短的一个月的功夫吧,这短短的时间比很多人几十年的感觉都深刻,我没法跟你讲我心的感受,这是用言语无法描述的。其实,你的选择没有错,我的选择也没有错,人人都有自己的自由,都要选择自己的选择。”

    刘月月苦笑说:“姐,但愿你的选择没有错,以后……”

    刘倩打断她的话,说:“现在说这个为时过早,我还没有最后选择。”

    刘月月也不再追问,两人都沉默了。

    不多时,郭素菲把茶叶拿了出来,水也烧开,刘倩把茶水沏好,三人一起回到堂屋。

    堂屋里的众人正在欢声笑语,谈'性'正浓。

    刘倩把茶水倒给众人,不吭声的坐了下来,想自己的心事。

    张家的人喝惯了这茶水,并没在意,刘屠夫更是牛饮般,没品尝出味道,刘月月呢,也似乎有点心事,心不在焉的喝了口,就放下了,甚至没注意到张小虎装作不经意瞥过来的眼神。

    只有刘先生,先是不经意的喝了一口,然后脸'色'巨变,不相信的又喝了第二口,深深地皱起了眉头,随后,闻闻茶杯飘起的茶香,又是喝了第三口,这才惊讶起来,正待说话。

    张才看到了刘先生喝的这三口茶,急忙问道:“老弟,这茶有问题吗?是不是不好喝?”

    刘先生说:“非也,不是不好喝,是太好喝了。老哥啊,这是什么茶?”

    张才尴尬的说:“老第,我也不知道,我们家以前从来不喝茶的,这是刘倩从你们家带来的茶。”

    刘先生转头问刘倩:“倩倩,这个是从家里带来的茶叶吗?”

    刘倩正想自己的心事,听到爹爹问自己,连忙说:“什么啊,爹爹,您问我什么呢?”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