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二章 井水

    第三十二章井水

    张才说:“肯定不是人参,那个玩意儿我只是在年轻的时候,在人家医馆见过,自从我到了郭庄,就再也没机会见了。www.FEISUZW.com 飞”

    大家就愈发的奇怪了,能有什么呢?平日大家都在一个锅里吃饭,吃的也都是农家饭,没任何的特别啊。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眼见时辰已晚,张才和郭素菲忙碌了一天,身心疲惫,早就累坏了,大家这才散去。

    张小花蹑手蹑脚走回外婆的小屋,外婆已经熟睡,虽然还不时轻声的咳嗽,但毕竟是累了,还是睡得很沉,没有觉察到小花进屋的动静。张小花钻进自己的被窝,侧耳听着外婆压抑的咳嗽和断断续续的呼吸,心里很是酸楚,不由就想到了外婆对自己的好,从自己记事起的点点滴滴不断的在脑海闪现,平日没事时,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对外婆有多深的感情,到了这会儿,居然发现自己的脑海深深的铭刻了对外婆的记忆,是那么的多,那么的细,一丝一毫都不能忘却啊。

    想着想着,张小花就流了泪,眼泪流过脸,滑落在枕头上,渐渐的,他就睡着了,张小花那闪烁的梦如期而至。

    梦里的张小花就像生活在一个有呼吸般,有规律的闪烁世界,他的呼吸,他的身体,他的一切也都跟着这种闪烁,不自觉地闪动着,渐渐的跟这个世界溶为一体。

    第二天的早晨,依然是当第一缕的阳光照进外婆的小屋,张小花准时睁开眼睛,同样的两眼的闪烁一闪而逝。

    张小花睁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侧耳听外婆的声音。但是,却没有咳嗽和呼吸,他赶紧起身,却发现外婆并没有在屋里,等他起床走到屋外,才看到外婆正坐在院里的椅子上,早晨的风还是很冷的,吹起外婆的白发在阳光下飞舞,张小花的眼睛有模糊了。

    他赶紧跑过去,跟外婆说:“外婆,您快回屋吧,这早晨的风是很冷的,您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以后早上千万不要出来了。”

    外婆的手'摸'索着找到张小花的脑袋,慈爱的抚'摸'着说:“小花,外婆年纪大,瞌睡少,早就睡不着了,出来透透气,这就回去,好不?”

    张小花也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外婆搀回温暖的小屋。

    从小屋出来,张小花依旧看看天边那朝阳,突然想起前几天的事情,于是同样做一个咬太阳的动作,果不其然,这次依旧感觉有股热流进入自己的喉咙,张小花愣了,难道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眼珠滴溜溜的转了几圈,难道这个就是“天狗食日”,难不成自己成了天狗?琢磨一阵,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就甩甩头,不再深思,只是准备每天早晨都这么吃一口,看最后是什么状况。

    吃完简单的早饭,张小花照例是要去坡上挑泉水。

    张小花刚要出门,收拾碗筷的刘倩叫道:“我知道外婆吃什么东西了。”

    众人均是一愣,张才纳闷地问:“什么外婆吃什么东西?”

    刘倩笑着说:“就是昨天啊,大夫不是说外婆吃人参的事情吗?”

    张才这才恍然大悟,张小龙着急的说:“你快说啊,外婆到底是吃什么东西了?”张小花也停住了脚步。

    刘倩神秘的说:“应该说,外婆是喝什么东西了。”

    “喝?”张小龙听到这个“喝”字,眼睛就看向了张小花,似乎明白了什么。

    张小虎还没有吃完饭,呆呆的看着手碗里的稀粥,愣愣的说:“就这个?是人参?不太可能吧。”

    刘倩看众人都纳闷,就解释道:“大家看啊,昨晚咱们不是想了好久,也没想到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吗?不过呢,大夫说是最近才吃的,这坡上的井水以前也就是偶尔喝一点的。自我来后,这井水才是大量食用的,特别是外婆,也是最近才喜欢喝井水泡的茶水啊,我们吃饭用的井水也是最近才开始啊!从时间上来看,也只有这个井水符合这个条件啊。”

    郭素菲拍拍自己的脑袋,说:“还真是啊,昨天净想着吃了,没想着这个喝,刘倩说的实在是太对了。”

    张才却说:“说人参能给娘亲补身体,我倒是相信,这个水,再好,也不过是水啊,它能当补'药'吃吗?”,他疑'惑'的问刘倩。

    刘倩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说:“大叔,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不,咱们打一壶水送到镇上的医馆,让他们看看?”

    郭素菲说:“嗯,好的,要不就让小虎一会儿带一壶,跑趟镇上,让大夫看看。”

    张小虎兴奋地说:“好的,我马上把饭吃了准备一下,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跑一趟没问题。”

    张小花也说:“我马上去打水,我也想跟二哥去镇上。”

    说完,就准备跑着去坡上。

    就在这时,张才发话了,他说:“不行,千万不要去!”

    大家又楞了,郭素菲说:“当家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干嘛不让小虎他们去?”

    张才见大家都很奇怪,苦笑着说:“你们难道忘记了邻村的吴先生?”

    顿时,刘倩和张小花恍然大悟,而其他人还是'迷'茫,张小虎奇道:“爹爹,吴先生的事情我们当然知道了,就是因为挖成宝贝,被山贼杀了啊。”

    张才说:“那我们的井水是不是宝贝啊?”

    张小虎说:“就是不知道,才让镇上的大夫看看呀?”

    张才紧接着说:“如果是呢?”

    张小虎哑口无言,也不知道怎么接口了。

    刘倩见大家依然有些'迷''惑',就解释说:“大叔的意思是这样的,如果这井水是宝贝,被镇上的大夫知道了,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满井的人参啊,这可是比吴先生那箱珠宝珍贵的多,被山贼知道了,那还不来杀人抢水?而且这个井水不在咱们的院子了,远在山坡上,咱们也不能就说是咱们的,被人知道了,都来打水,咱们是让人打呢还是不让人打呢?被人都打光了,外婆喝什么?最怕的就是被有权势的人霸占了,谁都打不到?”

    大家这才明白。

    张小龙又问:“如果不让大夫看,我们也不知道这个井水是否对外婆有用啊?”

    刘倩笑着说:“暂且不说咱们拿着这个水去医馆,人家大夫给咱们看不看,或者大夫是否能看出来。就算是这井水没有用,我们不知道这水是否对外婆的身体有用,对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啊,我们不还是要喝这水,用这水做饭吗?”

    然后,刘倩严肃的说:“如果,这个水有用,那,我们以后就可能喝不到这个水了,外婆也喝不到了,甚至有杀身之祸。”

    郭素菲赶紧说:“刘倩说的没错,我们不能去镇上找大夫。而且,井水的事情大家一定要保密,千万千万不要说出去。”

    大家一起点头。

    张小花一边去挑水,一边大摇其头,心里暗自嘀咕:“这个世道,人心不古啊。做什么事情都要先保护自己,做人真难。”

    自打这日起,张小花每天都多从坡上打一趟水,家的所有用水,吃的、喝的、洗的等等等都用井水替代,不再使用村边的河水。

    似乎,大家都期待奇迹能在外婆身上发生。

    外婆的身体依旧虚弱,咳嗽也似乎并没有减轻。

    但,张才,张小龙和张小虎的伤势却日复一日飞好了起来。特别是张小龙,他第一次去兽医老陈那里换'药'的时候,老陈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最后在事实面前,才不得不相信,张小龙真的已经好了一多半,那断了的骨骼即将痊愈,他全然不顾郭素菲满脸喜悦的千恩万谢,急匆匆的把她们打发走,就跑进自己的'药'房,把他配制好的,只给张小龙用过一次的伤'药'小心的保存起来,心里还暗自得意,谁说自己只能做兽医?这第一次配伤'药'就有这个效果,难不成自己还有神医的潜质?看来,改天得换个职业,到鲁镇的热闹地段开了神医医馆,有了这个神奇的伤'药',岂不大发其财?

    且不说兽医老陈的胡思'乱'想,张家的一家大小,看到张小龙伤势好的这么快,心里都是高兴,也愈发知道那是井水的功劳了,外婆得知外孙子的胳膊已经痊愈,心情也是格外的好,脸上也笑得像朵菊花,咳嗽也轻了,一家人欢声笑语甚是喜庆。

    而刘倩呢,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刚看到张小龙没打夹板的回来,自是万分的惊喜,跟着大家一起高兴,可没过一会儿,就是一阵的失落,她极力想避免这种情绪,不承认自己的这种念头,但她知道,她真的是喜欢这个家庭,喜欢张小龙这个人了。她不愿意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家,自己的家不好吗?她问自己,答案是否定的,她也喜欢自己的家,但好像自己家的感觉跟这里的感觉是不同的,具体不同在哪里?

    也许,就是张小龙这个人了吧。

    可是,张小龙的伤势好了,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在这里停留?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