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一章 病情

    第三十一章病情

    过了半晌,刘倩这才止住眼泪。 飞

    她指着小溪对张小花说:“小花,你看这河水,从它的发源地开始,它只是一缕细细的水,顺着河床流淌,有更多的水流汇集过来,它就越长越大,慢慢的,它会变成大河,大江,最后流入大海,跟人一样,也是它的生长的过程,大海就是它的终点。如果,小河不流动了,那它会变成什么呢?池塘,臭水沟,小河不流动了,就失去了生存的意义,它就会死去。人也一样啊,必须经过出生,成长,死亡的过程,这才是完整的人生。那些能长生不死的人,我们不知道,但凡是像我们这样的平常人,生老病死是生命的必须,是生命歌曲的一些音符。”

    张小花奇怪道:“为什么我们不能长生不死呢?”

    刘倩说:“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才能长生不死啊。”

    然后她又接着说:“像外婆,她老人家八十多,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自己从牙牙学语,到长大成人,到遇到你外公,组成了家庭,然后有了你娘亲,又含辛茹苦辛苦度日,抚养你娘亲成人,又看到你娘亲跟你爹爹成亲,生活在一起,还看着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伴儿溘然而逝,现在又眼看你们这些外孙儿,出生,长大,她的一生已经很圆满了,她没有太多的缺憾,你应该为外婆这完整的一生感到高兴,八十多年的一生,能有几个人拥有啊。”

    张小花抬头问:“那我该怎么做呢?”

    刘倩抚'摸'小花的脑袋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收拾自己的心情,好好的陪着外婆,让外婆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能时时看着自己心爱的外孙儿,不留下任何的不开心,安心的离去。”

    张小花心的阴郁这时才刚刚的散去,有些开心的小脸也绽出一丝笑颜,说:“刘姐姐,你懂得真多,说得我也明白,这些话我要是跟娘亲讲,她肯定会打我,说我不往好处想。”

    刘倩说:“每个人都有自己表达思想的方法,你娘亲那样对你也是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你,不要多想,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告诉你罢了。如果我这样的方法你能听懂,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来跟我说好了。”

    张小花调皮的说:“那是当然,以后少不了要跟姐姐好好说得。”

    刘倩说:“调皮的小鬼头,还是赶快去挑水吧,太阳都升老高了。一会儿你娘亲又要说你了。”

    张小花吐吐舌头说:“那我们还是赶快去吧,不过,跟姐姐出来,娘亲肯定不会怪我回去晚的。”

    话是这么说,但张小花还是急忙去打水了,因为外婆似乎也很喜欢喝这山泉水的。

    接下来的数日,外婆的境况愈发的糟糕了,竟然咳出了血丝,真的如张小花所言,外婆得的不是普通的病。这下,郭素菲真的着急了,她也顾不得埋怨兽医老陈,也顾不得照顾几个受伤的家人,赶紧找了辆驴车,要拉着外婆去镇上看病。张小花死活要跟着去,但还是被娘亲留在了家,张家的当家人张才是要去的,虽然他的腿伤还没有完全好,也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大夫看看,驴车的空间有限,也只有让这个外婆最疼爱的外孙留在了家。

    驴车载着一行人是早上就出发的,张小花帮着刘倩照顾两个受伤的哥哥,搭把手做着家务,可惜他的心思还是惦记外婆,不时的偷眼往外边看。虽然刘倩极想跟他说外婆回来得到天黑了,可是看到张小花以及张小龙、张小虎三个兄弟心不在焉的样子和焦虑的神情,还是忍住了,她只是很体贴的做着家里的琐事,并没有说任何安慰的话。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终于,在张小花的眼看到了姗姗来迟的驴车。张小花立马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也没招呼两个哥哥,就从屋里冲了出去,慌忙间,脚竟绊上门边的一个小凳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也不顾的被他踢在一边的小凳子,就出了门。

    等他跑出小栅栏门时,驴车也近了,就见赶车的人,从驴车上跳下,牵着小'毛'驴的缰绳往前再走几步,就到了张小花的跟前,然后拽住了缰绳,将车停在张家小院的门前。

    车后面坐的穿着厚厚衣服的三个人,暮'色'也看不清脸'色'。还没等驴车停稳,张小花就听得其一个人沉重的咳嗽声,他心疼的走到驴车前,乖巧的叫:“外婆~”,可惜外婆正在艰难的咳嗽,没有办法答应自己外孙的招呼。

    郭素菲先下了车,招呼这时已经赶过来的张小虎把张才先搀扶下来,这才跟刘倩和张小花,小心翼翼的把刚咳嗽完的外婆搀扶下来。

    张才跟赶车的人结了钱,那驴车径直走了,扔下张家一行人站在暮'色'里。

    刘倩和张小花搀扶着外婆,一路咳嗽着去外婆的小屋,听着那咳嗽,张小花的心都有些碎了。可是走了一半,外婆艰难的说:“先去堂屋吧,跟你们多呆会儿。”

    两人依言扶着外婆进了堂屋。

    郭素菲神不守舍地跟着进来,然后是张小虎扶着还一瘸一拐、脸上神情黯淡的张才,最后进屋的是胳膊还吊在胸前的张小龙。

    堂屋本就不大,人都进来,不说话的坐在那里,屋里的空气也似凝固了。

    这时,外婆又开始咳嗽,刘倩赶紧过去,给外婆倒了杯温水喝了,这才渐渐的止住了咳嗽。

    刘倩想说话,打破这个寂静,却不知如何开口。

    终于,外婆说话了:“这镇上的大夫还真不是一般的贵啊,素菲啊,下次咱们可不去了,看一次病就要一钱的银子,那要咱们一家人花多长时间啊。”

    郭素菲强笑说:“娘亲,看您说的,有病就得去看,家里就算是穷,可也不能耽搁这个病啊。”

    外婆又说:“我这病我自己心里有谱的,不是医生能看好的,我就说不去不去吧,你还偏要白花这一钱的银子。”

    郭素菲眼睛这时有些红了,说:“娘亲,您就不要担心我们啦,张才不是也要看病嘛,您去不过是顺路罢了。”

    外婆叹口气,不再说话。又喝了一点水,咳嗽似乎轻了,这才让小花扶着回屋休息了。

    张小花把外婆送到炕上,给她盖上被子,外婆似乎累了,很快就睡着了。张小花这才蹑手蹑脚的从小屋出来。

    回到堂屋,屋里的娘亲正低声的抽泣,不停的抹眼泪。爹爹阴沉着脸闷头抽着旱烟,大哥和二哥以及刘倩也都脸'色'不很好看。

    张小花知道外婆的情况不好,并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就没心思问具体的病情,只是默默找个小板凳,坐在墙边的阴影里。

    过了半晌,郭素菲才稍稍恢复一点儿平静,停止了抽泣,似乎这时才看到小花回来,她轻声的问:“小花,你外婆睡了?”

    张小花点头说:“是的,娘亲,外婆估计是累了,趟在炕上没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郭素菲又转头来,问张才:“孩子他爹,你说咱到底该怎么办呢?是不是再去大点的城里找更好的大夫呢?”

    张才深深吸了口烟,吐了出来,眯着眼睛说:“唉,你没听大夫说,娘亲这个病不是一般的咳嗽,是因为年纪大了,身体支撑不住了,才咳嗽的,是没有办法治好的。再说了,娘亲的身体这样,她能去大点的城镇吗?离咱们最近的平阳城听说快马不停的跑也要一天一夜呢,娘亲怕是吃不消的啊。”

    郭素菲又有点悲伤了,声音有点着哭腔:“那就这么看着娘亲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垮掉?听着娘亲每天咳嗽的这么厉害?”

    张才苦笑着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那大夫不是也说了么,像娘亲这么大年纪的人,他还是很少见的,而且,对于八十多岁的人,娘亲的身体算是好的了,我想应该听大夫的话,让娘亲好好的将养,休息好,吃好,让她顺心的过好这段时间。”

    郭素菲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她知道娘亲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但她还是心存侥幸,久病'乱'投医,试图想抓住点什么,只是,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人的一点希翼能有多少价值?

    郭素菲无力的注视着油灯上摇曳的火苗,似乎在沉思,突然,她问张才:“对了,孩子他爹,大夫说娘亲吃的那个什么东西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听了这句话,张才也抬起头,疑'惑'的看着郭素菲。

    众人不约而同的问:“什么东西?”

    张才磕了磕旱烟说:“当时在医馆里,大夫刚开始诊断说你外婆已经油尽灯枯,没什么好诊断的,而且这咳嗽也只是表面的一种病情,身体里面已经'乱'成一团糟了。可是,后来你娘亲苦苦哀求,他才仔细的诊断一番,这才发现虽然你外婆的身体已经糟的到了极点,可是体内却有股精气温养着,不过,这股精气太少,不足以维系你外婆的生命,大夫说想必是最近你外婆吃什么人参之类好东西的缘故?”

    大家都楞了,人参?家里怎么会有钱买那个东西呀。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