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 亲情

    第三十章亲情

    欧鹏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摇头,说:“这两个活宝,很真不好办。www.FeiSuZW.com 飞”

    胡老大笑着说:“由他们去吧。”

    说完,众人也跟着他们两人,走出了大厅。

    再次步入议事堂,依然是掌灯时分,欧鹏等人心诧异,这典籍的记载果然没错,一日一夜,但此时非彼时,一日的功夫,几人的武功天差地别,这机遇两字高深莫测啊。

    待得众人落座,张成岳上前施礼,将这段时间帮内的情况向欧鹏简单的禀报一遍,欧鹏听了,点头满意,然后张成岳侍立一旁。

    欧鹏也没多问,只是接着对众人说以后的十日他要闭关练功,帮的事务暂时交张成岳打理,就让众人散去了。

    等帮的其他人都走了,缥缈五虎才又开始商量事情。

    欧鹏对诸位师兄弟说:“诸位兄弟,这密地里的丹'药'我们已经服食完毕,今日回去后,最好闭关休息十日,多运功稳定境界。待得十日之后,我们再一起商量缥缈的发展大计,你们看如何?”

    众人皆无异议,起身离开议事堂,各自回家不提。

    夜'色'的缥缈派同平时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在晚饭后,从某个内宅走出一个婢女,不慌不忙的走出了缥缈山庄,来到庄子外围的一个杂货店,买了一些胭脂水粉,随后就回来了,而杂货店的老板过了一顿饭的工夫,就从店子的后门出发,驾着马车去平阳城进货,不多时就到了平阳城的一个大型的杂货店,他进了一些杂货后,就匆匆的回了缥缈山庄。

    平阳城的杂货店的账房先生过了一会儿,算完了帐,就从店里回家了,当他路过一个漆黑的小巷时,感觉内急,就闪身走进去了,不过他进去之后,并没有小解,而是匆匆走到一个黑暗的角落,那里有个小门,他有节奏的敲了几下,门“吱啦”一声就开了,里面的人探头,看看是谁就让他进了院子,不多时,账房先生就从院子出来,在巷子里小解一下,懒洋洋的走了出来,随后就回了家,就在他走出巷子的时候,从小院的一个小房子里,飞出两个信鸽,一前一后,向平阳城外飞去。

    夜幕下的平阳城,虽然喧嚣,但跟夜幕下的缥缈山庄一样,与平时没有任何的区别,似乎并没有因为鸽子的飞翔而改变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只是这看似平静的夜里,谁又知道隐藏了什么不平常的事情呢?

    黎明很快就到来了,阳光似利剑刺穿夜幕,所有人都开始起身开始自己忙碌的一天。

    张小花也睁开了眼睛,同样的,眼的闪烁一闪即逝,谁也没有觉察。

    张小花醒来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外婆的咳嗽。张小花不用心想就知道这已经是连续的第八天了,而且,张小花隐隐感到外婆这个不是简单的咳嗽,他能感觉到外婆嗓子眼和体内的那种粘稠的'液'体,就是那种堵了呼吸堵了生命的'液'体,外婆的生命似乎就在这个粘稠逐渐的化去,渐渐的流逝,张小花甚至能够感觉到外婆的消瘦,这个消瘦不是身体的消瘦,是一种精气神的消瘦。张小花很害怕,他不敢跟娘亲说,因为外婆除了咳嗽,身体倒也没有别的什么'毛'病,每天吃的东西也不少,村头的兽医老陈也说这个只是天冷,体寒,外婆年纪大不适应,等开了春,就会好的。

    不过,张小花不敢相信。

    外婆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腰都弯了下去,很痛苦,张小花赶紧起床,给外婆捶捶背,又从桌子上的茶壶倒出一点水,试了水温,送到外婆的嘴边。外婆喝了水,这才长出一口气,慈祥的说:“小花,怎么醒的这么早?不多睡会儿啊,是不是外婆吵着你了?”

    张小花说:“不是的,外婆,不知道这么回事,最近我都是天一亮就会醒过来,再也睡不着的。”

    外婆说:“唉,小花长大了,都懂事了,外婆也不想吵你睡觉,昨天夜里都忍了好久了,这天一亮,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咳嗽的,明天外婆到院子里去。就不会吵你了。”

    张小花说:“外婆,真的,我没说谎,这一段时间夜里睡的很好,我根本没听到您咳嗽,早上醒了是真的睡不着了,您可千万不要到院子里去,外边太冷了。”

    外婆笑笑,没有说话。

    张小花起身出屋,外边的天空,初升的朝阳挂在那里,看上去并不刺眼,像鸭蛋黄似地可爱,张小花调皮的张开嘴,冲那朝阳吃了一口,不成想竟然真的感觉有股热热的东西顺着喉咙流入身体。

    张小花不由得骇然,极度怀疑自己的感觉,摇摇头,去洗脸了。

    院子里一如既往,娘亲和刘倩早就起床,娘亲忙活家里喂养的家禽,刘倩在忙活一家人的早饭。张小花很高兴地看着这些,似乎刘倩并不是刘姐姐,而是大嫂。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决定了,自己的疑'惑'也许不能跟娘亲讲,但可以跟这个未来的大嫂讲啊,她读了那么多书,知道那么多的事情,也许能给自己解'惑'呢。

    农家人的早饭是很简陋的,匆匆的就吃完了。不过,近一段跟以前不同的是,早饭后,张小花是要去坡上的井打水回来的。自从上次晚上喝茶大家集体失眠后,似乎都'迷'恋上了这个东西,每天都要喝的,而且,感觉这个井水比平常吃的河水都要甜,于是家里吃饭等用水也都用井水了。不过,张才盘算着细水长流,也就每天让张小花早晚挑两次水,嘱咐儿子先不要告诉村里别的人。

    张小花吃完早饭就要去挑水了。

    出门前跟刘倩说:“刘姐姐,今天想不想跟我去山上转转呢?”

    郭素菲听了,也很高兴说:“是啊,刘倩,你出去走走吧,这几天都累着你了。”

    张家其他人也都叫好,刘倩想了想,放下正在收拾的碗筷,说:“那麻烦婶子收拾了,我出去走走。”

    然后刘倩就跟在张小花的后面,来到了小河边。

    张小花走到小河边就没再往前走,刘倩追了上来,问他:“小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啊?”

    张小花勉强笑了笑说:“刘姐姐,你真聪明,一猜就知道我找你有事情。”

    刘倩说:“你这小鬼头,有什么事情说吧,姐姐给你参考。”

    张小花沉静了一会儿,看着流淌的河水说:“刘姐姐,你说,这世间的人能不能永远不死?”

    刘倩皱了皱眉头说:“这个我可不好回答你,有的书上讲,世间没有不死的人,坟墓说任何人的终点;而有些书上则讲,平常的人是会死的,而有部分人是不会死的?”

    张小花奇道:“哪些人?”

    刘倩说:“据一些野史记载,有些修炼的人,不食人间的烟火,能长生。不过,这只是书上写的,谁也没见过,谁知道是否是真的还是假的,反倒是死亡随处可见,无一例外的。”

    张小花又问:“那一个快死的人,如何才能救活呢?”

    刘倩皱着眉头说:“如果是病快死,当然是找个好医师,把病治好,如果是毒要死,紧要的是解毒,就不会死了,如果是老迈了将要死了,那...对了,可以给他服用‘延寿丸’,我小时候看过一个很破旧的书,上面说世间有奇'药',叫‘延寿丸’人吃了可以延长寿命二十年。不过,这个多半是假的,从没有听过有人服食过这个丹'药'。”

    张小花听到这里,出神的望着奔流的小溪,嘴里嘟囔:“到哪里能找到延寿丸呢?”

    刘倩听了,甚是奇怪,说:“小花,今天怎么突然问这么多古怪的问题?还要找延寿丸?”

    张小花抬起头,嘴扁扁的,像是要哭出来似地,声音都有点嘶哑了,说:“刘姐姐,我感觉到外婆要离开我了,她快要死了。”

    刘倩心里一跳,赶紧走上前,抱住小花的头说:“小花,乖孩子,别哭,也别想那么多,外婆只是普通的咳嗽,这是老年人在冬天很容易的'毛'病,大夫不是说了吗?等开了春,天气暖和了,外婆就会好了。”

    张小花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说:“可老陈是个兽医,他不怎么懂给人看病的啊。”

    刘倩赶紧安慰张小花说:“那等过几天,咱们带外婆到镇上找有名的大夫看病,好不好?外婆一定没事的。”

    张小花摇摇头,接着哭,边哭边说:“刘姐姐,你别骗我了,我也不小了,我自己都能种地了。我知道外婆是好不了的了,我能感觉到外婆身体内有粘稠的东西让她不能很好的出气,才咳嗽的。而且,我也能感觉到外婆的身体内有东西每天都在往外面跑,外婆越来越瘦了。”

    刘倩听了,也是伤心,无法再静心安慰张小花,真是懂事的好孩子,只有浓浓的亲情,源于血缘的爱才能感触到这种生命的流逝,刘倩抱住张小花的头,泪水也不禁流了下来。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