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心事

    第二十四章心事

    刘倩接着解释:“吴先生拿到财宝,他手无缚鸡之力,没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它,那种情况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www.feiSuzw.coM 飞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俯首就擒。而温大侠武功高强,有余力保护自己的财宝,这自然还要看对手的本领了,如果比温大侠强,温大侠的东西就要被人抢走,但温大侠未必就会把命给搭上。如果比温大侠弱,当然就不能抢走东西的。另外这还要看宝物的价值了,毕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宝物的价值太大,总会有克制你的人来抢夺的。”

    张小花兴奋地说:“姐姐,那就是说,如果会武功总比不会武功的强,会有保护自己东西的能力,而且武功越强越能保护更珍贵的东西啦。”

    刘倩笑着说:“是啊。小花说得没错。”

    张小花接着说:“要是我会武功,上次赶集的时候,爹爹和大哥、二哥就不会受伤啦,姐姐也不会受欺负的。”

    刘倩听了,神情有些黯然,说:“但是武功又如何那般容易的练成?”

    张小花乐观的说:“放心,姐姐,我一定会练成武功来保护你们的。”

    刘倩也乐了,说:“好啊,那以后就要靠张大侠保护了。”

    然后接着说:“有时,武功也要像宝物一样,不能把秘密全都告诉别人,留一点放到最后保命,也是必须的。”

    张小花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姐姐真厉害,怎么懂得这么多啊。”

    刘倩说:“这些都是书上写的,读的多了,自然就懂了,小花以后可以多多的读书,知道的也会多的。况且,懂得多,有什么用?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任何东西都是纸糊的啊。”

    刘倩也许不在意,将自己在书读的东西结合自己这段的见闻,说了给张小花听,张小花也并没有在意,仅仅听听,但这些观点却深深的影响了以后的张小花。

    说话间,两人已经回到了张家小院的门前,这时的夕阳已经落山,最后的一抹余晖挣扎着也被黑暗吞没,冷风起,目光越过围墙,家人早就回屋了吧,张小花心里暗笑,下午的任务终于完成啦,嘴里说:“姐姐,你看了那么多的书,以后的日子要多给我讲啊,也要教我大哥看书和写字,否则你们都会没话说的。”

    刘倩随口答应说:“好的,都包在我身上了。”

    然后才觉得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这小花,也有些心眼啊。不过,又接着想:“这围墙也太矮了点,院里有什么动静,外边一览无遗,有时间得把它弄高点。”自己却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有了主'妇'的觉悟。

    家里的小屋依然的温馨,张才跟张小龙、张小虎在炕上说话,自打刘倩来了之后,这爷仨儿就挤在一起了。郭素菲已经在忙活晚上的饭食,张小花把装了水的桶拎进院子,就被灶台前的娘亲看到了,她问小花:“怎么把井边的桶拿回来了?”

    张小花说:“娘亲,这里装的是井水,刘姐姐说,她带来了家里的茶叶,用这个井水泡了喝。”

    郭素菲说:“茶叶有什么好喝的,苦不拉几的,没白水好喝。”

    张小花笑了说:“娘亲,那是你没喝过好茶,你以为所有的茶都跟村口老郭家的茶一样的滋味啊。我上次在刘姐姐家喝的可是很好喝的。”

    刘倩也跟着说:“婶子,您尝尝就知道了。”

    郭素菲见刘倩说了,也笑着说:“好,倩倩说好,那我们就跟着沾光,尝尝如何。”

    然后,刘倩就用壶装了井水放在火上烧。

    里屋的三个人听张小花说了,也都起身出来,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很快水就烧开了,张家没有茶壶,刘倩只好把少许的茶叶放到吃饭的碗里,用开水冲。

    张才等人看着冲好的,有着浅浅绿'色'的茶水,闻着飘起淡淡的茶香,不由都疑'惑'了:“这还是茶水吗?怎么这么香?”

    大家忍着烫,品着茶,不几口就喝光了一碗的茶水,都要再喝,刘倩说:“这茶水喝多了,晚上会睡不好觉,如果想喝,等饭后再喝一点吧。”

    众人自然是听专家的。

    刘倩还很细心的给外婆也端了一小碗茶水过去,让外婆稍微尝尝。

    晚饭依然是粗茶淡饭,嗯,错了,今天的茶倒是好茶,张家众人喝得很高兴。夜里除了外婆,刘倩和张小花,其他人都集体失眠。外婆和刘倩是没怎么喝,张小花虽然喝的最多,但他子时之前跟众人一样,数绵羊,过了子时立刻翻身入睡,满梦境的闪烁。

    而饭后,郭素菲收拾完碗筷,又烧了井水给家人泡茶喝,自己则捧了一个小碗的茶水来到了外婆住的小屋。

    她一进屋,外婆就听到了,问:“素菲吗?”

    她答应道:“是的,娘亲,我给您端一碗刘倩带来的茶水。”

    外婆说:“吃饭前不是喝过了吗?倩倩说这个东西晚上不能多喝的。”

    郭素菲说:“我知道的,娘亲,我过来还有点别的事情。”

    外婆奇怪:“有什么事情,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郭素菲说:“娘亲,您觉得刘倩这个孩子如何?您下午怎么当面说得那么直白啊。”

    外婆说:“哎,素菲啊,我就是觉得刘倩这孩子太好了,'操'持家务是把好手,知书达理的,听小花说长的也很好,家里的条件也好,咱们家小龙配不上人家。”

    郭素菲叹口气说:“是啊,娘亲,我也是这么看的,不过,感觉她对小龙还是很满意的,只是我还没有找到机会仔细的问问,您下午就这么说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再开口的好。”

    外婆说:“倩倩这里是一方面,还得看她家人的意思,听小花说,他们家是读书人,不擅长农活,他的叔叔也是屠夫,看来跟我们农家人很难有沟通,况且他们家境殷实,不比我们的贫寒,倒真的难说啊。”

    郭素菲悄悄的说:“我就是觉得她家那边不好说,才想让倩倩跟小龙多在一起,等时间长了,有了感情,或许对我们有好处。”

    外婆静默一段时间,深深叹了口气,说:“素菲啊,我不是不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近段感觉身体越来越差了,好多次夜里都梦到你爹爹来找我,让我下去陪他,我觉得时日无多啊,所以我下午才这么说的,我真的想看到自己的外孙子能成家,甚至能看到咱们四世同堂。”

    话音未落,郭素菲的眼泪“刷”就流了出来,她有点泣不成声了,抹着眼泪说:“娘亲,您不要多想,估'摸'着是您想爹爹了,才做的梦,您的身子骨没问题,肯定能看到重外孙的。”

    外婆抚'摸'郭素菲的头发,慈声说:“素菲啊,娘的身体,娘自己知道,娘活了这么久,看着你长大,看着你嫁人,生子,又看着小龙,小虎和小花出生长大,已经很满足了,下午的话,也是一时心血来'潮',人家姑娘刚来几天,提这事儿确实不妥,你们好好的待人家,没准儿会跟我们的小龙成的,那就是小龙的福气啊,也是咱们家的福气。”

    郭素菲又跟外婆说了一些话,这才起身出门,端了已经冰冷的茶水,用嘴试了试,已经不能喝了,无奈的泼洒在院子里,回头又看看黑暗小屋娘亲的影子,心苦涩万分,眼泪又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流下。她自己心里很清楚,自从有了孩子之后,自己的全部的身心都放在张才和几个孩子身上,很少有关心和考虑过自己这个娘亲的,总觉得自己就在娘亲这个大树下,有娘亲可以依靠,如今乍一听娘亲的话,这才知道,自己忽略的太多,给娘亲的太少,任何东西都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往往自己身旁平常的东西才是应该倍加珍惜的。

    如今,后悔也好,失望也罢,总觉得心空落落的,一些东西正在破碎,自己用手去怎么也抓不住。

    郭素菲失神的走进堂屋,刘倩在灯下做着女红,抬头看郭素菲神情有异,赶紧起身,接过她手的空碗,问:“婶子,有什么事情吗?”

    郭素菲强颜欢笑,说:“没事,有些累了。”然后,到张才他们的小屋看了一眼。刘倩见她不说,又坐了下来,一边做活,一边看着郭素菲。

    小屋里的几个男人,边喝茶,边做农活,还有个躺着养伤的。郭素菲也没多说,只是说:“忙完了,早点睡,小花晚上多照看你外婆。”

    众人都应声说:“好。”并没有抬头。

    郭素菲也未在意,低头径直回了自己的屋,并没有在堂屋做女红。

    刘倩愈发的诧异了,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既然郭素菲不说,她也不能强问。

    待得夜深了,众人都收拾了上炕睡下,刘倩这才回屋,小屋的灯还亮着,郭素菲已经睡下,刘倩吹熄了油灯,也躺了下来。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