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章 午后

    第二十三章午后

    刘倩红着脸躲在小屋里,心也是有一丝的甜蜜也有一丝的恼怒。www.FEISUZW.com 飞甜蜜的是自己的心事被别人猜了,想必心的情郎也是知道的。恼怒的是自己这才来家里几天呀,就这么说话,未免也太看轻自己了。

    刘倩虽然脸上发烧,心里丝丝的恼怒,却也有些'迷''惑',外婆这人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是很明事理的一个人,怎么也不会如此当面让自己难堪的,不过也不一定的,老人年纪都大了,心里难免'迷'糊,自己倒是能谅解的,可是这会儿怎么让自己出去见他们啊。

    外边的众人也是如此,看着咪咪笑的外婆,张小龙很是无语的。没办法,自己这时也不适合进去的,郭素菲想了想,用手拧了张小花的耳朵说:“都是你闹得,去,你去把刘倩给叫出来吧。”

    张小花'揉''揉'耳朵挠挠头,嘟囔着说:“关我什么事啊?”

    郭素菲笑着推他一把,说:“要不是你跟你外婆说你大哥跟刘倩的事,你外婆怎么会知道?”

    张小花说:“原来你们知道啊。”说完,只好起身,向屋里走去,边走边想怎么办。

    刘倩正在屋里脸发烧,看张小花进来了,张小花欢快的跑到刘倩的跟前,拉着刘倩的手说:“刘姐姐,在家呆着闷,跟我去看看我的那块耕地和我们打的那口井。”

    刘倩说:“好的,我早就听你大哥说你自己开的那块地了,一直都想去看看,走,我们今天就去。”

    说完,刘倩拉了张小花的手,走出了小屋。

    张小花跟在刘倩的后面,一出屋子就喊着:“爹娘,我带刘姐姐去看看我山坡上的那块地。一会儿就回来。”

    郭素菲说:“那你们早去早回,赶着时间回来吃饭啊,小花保护好你姐姐啊。”

    张小花笑嘻嘻地说:“没问题,娘亲。”

    刘倩走到郭素菲面前也低声说:“婶子,那我出去了。”

    郭素菲笑着说:“早去早回啊。”

    于是,刘倩就与张小花走出了张家小院。

    走在郭庄的小路上,不时有熟悉的村民来打招呼,村子本就不大,谁家有个芝麻大的事情,立刻就都知道了,更何况一向低调的张家突然多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先前跟张小花去八里沟的邻居已经被张才嘱咐过了,没有把刘倩的事情说出来,就只说是亲戚家的孩子来住一段时间,照顾生病和受伤的一家,当然张才就是病了的,小龙和小虎就是淘气的受伤,虽然年龄过了淘气的季节,不过山里人受伤也是经常的事情,大家伙儿倒也不疑心有别的东西。

    也难怪张才小心,隔壁村的教训就是一个例子,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

    虽然说是亲戚是合理的解释,但在村里人看来就很耐人寻味了,一个比村里所有的花季姑娘都漂亮的女孩子来伺候张小龙,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说明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只是大家都不说出口,看着刘倩,跟刘倩打招呼的神态都透着“暧昧”,本来刘倩就是为了逃避尴尬出来的,结果,村庄的小路,尴尬更多。

    好在路不是太长,很快就到了小桥,刘倩是很喜欢小溪的,她喜欢小溪的流水无忧虑的越流越远,就问张小花:“小花,你去我们八里沟的时候见我们村里的小河了吗?”

    张小花挠挠头,说:“没注意啊,那时正想着怎么找到你家,没心思看别的。”

    刘倩笑笑,说:“八里沟的河水比你们的这个大不少呢,河边的地也多,连我们家在河边都分了块不大不小的地,可惜我们家没人耕种,租给了别人。”

    张小花说:“是可惜啊,要是我们家再有这块地,就不用在坡上开荒了。”

    说话间就过了桥,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往坡上。也不是一个真正的路,正所谓走的人多,就在坡上的平缓地上出现了这条路,刘倩轻巧的走在这小路上,那风采极像一个跳动的音符,张小花忍不住称赞道:“刘姐姐,你走路真漂亮。”

    刘倩浅笑兮,回答:“你这小鬼,还不快走。”

    冬日下,山坡间弥散了难得的温暖,两人一路行来,也并不感觉寒冷和萧瑟,竟有春天的味道。山坡上那块刚开的农田,孤零零的躺在那里,他的主人已经好久没来看它了,还是老样子。

    刘倩看了看,惊讶地说:“小花,这是你一个人开的吗?很大的一块地哟。”

    张小花扬起小脑袋,骄傲的说:“是啊,刘姐姐,都是我弄的,大哥和二哥也忙了一点忙。”

    刘倩表扬他:“你还真不是一般的不简单啊,厉害的孩子。”

    然后她很自然就看到大树下,那巨大的像床一样的石头,惊讶地问:“这样的石头倒是少见,整齐的很,居然这么大,我们那边的山上也很少见的。”

    张小花问刘倩:“刘姐姐,你猜猜这块石头哪里来的?”

    刘倩笑着说:“这个我哪里猜的来?不会是你开荒的时候,挖出来的吧,那不成你还从河边背过来的?”

    刘倩走到大石头前,坐了下来,手扶着石头,这才发现,这石头竟不像她的想象,还是有些温和,要不是那石头'露'出的丑陋颜'色',她也许就认为是一大块玉石呢。她心里暗道:“蹊跷。”

    张小花并没有注意这石头的细节,当时弄上来的时候,累得像死狗,满身的汗,谁知道它是否温润?况且,一直也就扔在哪里,似乎也再没注意,就算是坐在上面,也只当是太阳晒得缘由。

    张小花笑着说:“既然姐姐猜不到,那我带你看样东西。”

    然后,他领着刘倩下了山坡,走到了坡脚的井旁边,刘倩看了那个硕大的井口,哑然失笑,看来那块石头就是从这里挖出来的,还真没见过谁家的井打那么大的井眼的。

    张小花说:“姐姐,那个石头就是从这口井里挖出来的,当时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这井差点就没挖成。”

    然后,他用井旁的工具,从井里打了点水上来,递给刘倩,说:“姐姐尝尝,水还真好喝,比河里的水都甜。”

    刘倩接过,抿了一小口,眉头上挑,小花说得没错,这水真的甘甜,比自己以前从山坡上挑的甘泉水都好喝许多,如果用来泡茶,爹爹肯定喜欢,想到这里心暗笑,如果爹爹知道了,一定会赖在张家不走的,天天打新鲜的泉水泡茶喝,最不济,也要弄几桶回家的。

    刘倩又问:“你们这里的泉水都这么好喝吗?”

    张小花摇摇头,说:“不是的啊,山上的泉水没这么甜的。”

    刘倩说:“难道是因为从山底打井的问题?”

    张小花又摇摇头,说:“隔壁村庄在南坡也打了井,不知道好不好喝,只不过也没人关心这个了。“

    刘倩奇怪的说:“为什么?”

    张小花就把发生在邻村吴先生家的事情说了一遍,刘倩听的也是神情黯然。

    过了半响,刘倩望着山坡上已经西下的落日,说:“小花,你打点水,我们今晚回去泡茶喝。”

    张小花高兴地说:“是不是我在你们家喝的那个?喝起来不是很苦的?村东头老郭家的那个我尝过,太苦了。”

    刘倩说:“你喝的茶,我没见到,不过,应该就是了,我这次带来一点,一直没拿出来,今天尝尝。”

    张小花干劲十足的从井里打了一桶水,拎着跟在刘倩后面上了山坡,这就往家走了。

    一边走,刘倩问:“小花,你说,你们邻村的吴先生这么好的运气,为什么会变成坏事呢?”

    张小花想了想说:“得到了好东西,被坏人知道了,自己没本事抱住吧。”

    刘倩认真的对张小花说:“是的,小花,你要记住,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张小花不解的说:“姐姐,这个是什么意思?”

    刘倩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本来生活的好好的,如果怀有美玉,有好东西,就会招来灾祸。小花,你还小,也许不懂,其实世界上最难测的是人'性',你很难保证谁能看了你的美玉不眼馋的,吴先生的错误就是,他虽然挖出了财宝,但是被人知道了,眼馋的人就会来抢夺,如果他挖出的时候没人看到,别人就不知道他有财宝,自然不会来抢了。”

    接着,刘倩开玩笑的说:“以后,小花要是有什么稀奇的宝贝,也要保守好秘密哟,不要让人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是你自己的宝贝。”

    张小花笑笑说:“我会的,姐姐,以后我有了宝贝,谁都不说,就告诉你一个人好不好?”

    刘倩说:“不好,秘密这个东西,你跟我说了,觉得就我一个知道没关系,而我也许不经意就告诉了另外一个人,我也觉得告诉一个人没关系,而另外一个人如果也这么认为,你想,是不是很多人都会知道啊?”

    张小花点头说:“嗯,姐姐说得对,人传人,就都知道了。”

    张小花又说:“那,姐姐,如果挖到财宝的是温大侠呢?是不是就没事了?”

    刘倩说:“那情况又会有所不同的。”

    张小花奇怪的问:“那有什么不同呢?”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