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盒子

    第二十章盒子(本章免费)

    在等待'药'剂堂的同时,欧鹏又很无奈的拿起了最后的那个看似很平常的小盒子,心更是期待呀,这短短的一盏茶的时间,自己就见到了前半生都没有见过的宝贝,不知道这个盒子里又是什么宝贝啊,能比延寿丸更神奇的东西吗?

    这个盒子入手清凉,感觉很是沉重,欧鹏放到眼前仔细的观看,整个盒子浑然一体,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似乎也没有盖子的痕迹,不晓得从哪里打开。www.FEISUZW.com 飞欧鹏试了试四边,往上扳,向下按,都不管用。总不能用牙咬吧?欧鹏暗暗嘲笑自己,就把盒子放回了桌子上,然后招呼众人上前来看。

    众人围着看了半晌儿,老四和老六也上前试了几种方法,也没凑效。张成岳皱着眉头说:“师傅,难不成是要用钥匙之类的东西?”

    老六白了他一眼说:“师侄啊,要用钥匙也得有个锁眼才对啊,这个盒子不见锁头,更没有暗锁之类的能看到?怎么用?”

    张成岳有些脸红,讪讪的站着并没反驳。

    温海和薛青之前在密地是见过这个盒子,温海还曾尝试着打开过的,这时看师傅和师叔都没能打开,就没敢提出新的思路,倒是薛青望着这个自己用剪刀石头布赢过来的盒子倍感兴趣,甚至还拿到耳边晃了晃,想听听里面是否有声响,只可惜也没有效果。

    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药'剂堂的堂主白侗和长老何云圃到了议事堂,施礼见过帮主和众人之后,张成岳把他们带到了放'药'物的方桌前。这两人的反应更是出乎众人的想象,并不是说出乎众人意料的不惊奇,而是惊奇的太为过分。就见两人从看到包裹的东西开始,眼珠子似乎就没有转动过,脚步似乎长在地上,丝毫不能挪到半步,手指着'药'材,手臂都打哆嗦,嘴巴里的哈喇子那个流呀,都快到地上了。

    等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两人才回过神,并没在意在旁边欣赏两人窘态的众人那嬉笑神情,自顾自的说:“这是六百多年的人参,这是六百多年的田七,这是四百年的田精,这是?七百年的金线草?没错,跟《草典》记载的一模一样,这个呢?我没有眼花吧,千年的斩龙草?怎么可能?可是,‘根多数呈细索状,弯曲。茎直立,单生或丛生,有纵细纹,无'毛'或于先端稍有白'色'细'毛',上部多分枝。叶上面深绿'色',下面'色'较淡;基部叶有柄,卵状椭圆形,边缘具圆钝或尖锐锯齿,百年生有银齿,千年生有金齿’,这……这金'色'的边齿,天哪,我没有做梦吧。”白堂主边说边往自己的脸上打了使劲的一巴掌。然后,自个儿疼的只吸溜嘴。

    而另一个何云圃何长老同样也嘴里嘟囔着众人听不懂的'药'名,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状,最后,他拿起一个手掌一样的'药'材说:“这是什么?仙人掌吗?”白堂主说:“净瞎说,《草典》上记载,仙人掌有刺,它扎你手了吗?那是鱼手草。”

    何长老也不高兴了,说:“《草典》上说鱼手草是三个手指的形状,这个明明有四个。”

    白堂主仔细看看,也摇头,说:“不晓得了,不晓得了,还有这剩余的四五品'药'材,似乎都没有见过的啊。只不知道《草典》是否有记载呢?”

    何长老也眯着眼睛仔细的想,点头同意:“不知晓啊,所学太少,所学太少啊。”

    欧鹏这是及时'插'嘴说:“白堂主、何长老!”

    这句话惊醒了两人,两人这才发现是在议事堂,并不是他们平日讨论学问的'药'剂堂,赶紧向大家拱手:“见到这么多好的'药'材,心窃喜啊,不能自已,请帮主和各位见谅啊。”

    众人皆还礼说无妨。

    欧鹏说:“两位先生,这些'药'物,价值功用如何?”

    何长老说:“帮主不知从何得到这些个稀奇的'药'物?这人参、田七、田精、何首乌等物,品种倒也寻常,只是这些'药'材的年限确实着实的骇人,百年生的已经极其罕见,这些居然最差的也是三百年生。而金线草、蛇胆草等物则是治外伤的良'药',这蛇含草、珊瑚草、石风'药'则是治疗内伤的圣'药'啊,其它的都是罕见的'药'材,再佐以其它'药'材,以君臣之道,阴阳之理配制成'药',必是难道一见的好东西啊。”

    这时白堂主清醒过来,急忙说:“帮主,发现这些东西的地方要严加保密啊,这其的斩龙草、孔雀草可是能炼制类似益气丹之类增长功力'药'物的主'药'啊,咱们缥缈的典籍可是有记载的。”这句话说的众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欧鹏说:“那典籍记载如何炼制益气丹了吗?”

    白堂主说:“没有,益气丹的配方早就失传,典籍记载的只是一些类似的丹'药',功效有限,而且所需'药'物及其罕见。”

    欧鹏说:“白堂主,这些'药'材你先拿到'药'剂堂研究一下,各有什么功效,还有,再详细看看类似益气丹的那些丹'药'的配方,你做好准备,也许……”

    欧鹏的话并没有说完,白堂主已经心领神会了,马上说:“谨遵帮主吩咐。”

    然后会同何长老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个包裹,出了议事堂。欧鹏又吩咐张成岳多多的调配人手到'药'剂堂,做好保护。

    白堂主和何长老走后,欧鹏坐回椅子。

    眼神又落到桌子上的那个用尽办法都打不开的小盒子。想了想,还是吩咐张成岳叫神机堂的时雨堃时堂主,这神机堂是缥缈派炼制兵器、暗器的地方,时堂主则是平阳城这一带铸造兵器的大师。

    不多时,时雨堃就来到了议事堂,他对这个小盒子观察半响,用了多种手段,同样的一筹莫展。

    不过他倒是犹豫了一下,试探的口气问欧鹏:“帮主,我看,要不让石牛过来试试?”

    这石牛是缥缈派练大力金刚手的一个莽汉,功夫不怎么样,力气倒是一流的,再加上主攻大力金刚手,单从力气来说,倒是帮第一的。

    时雨堃的一句话点醒梦人,盒子只是保存东西的容器,为了取得盒子的东西,能保持盒子完整固然好,如果不能保住盒子,技巧'性'的打开它,那就只有暴力破解啦。最后能取到东西才是王道啊。

    石牛也来到了议事堂,这是个身材颇长的壮汉,站着比堂的众人都高一头,满身的健壮肌肉,看他忠厚的单纯的笑脸,欧鹏也没多说什么,就是把小盒子递给他,给个命令:“打开。”

    石牛接到盒子,也不多话,两手用力就要从盒子间掰了起来,盒子纹丝不动。紧接着,石牛把盒子放在地上,深吸一口气,气运丹田,两只胳膊蓦然粗壮了不少,两手的手指也比刚才粗大,然后,石牛一声大喝,双眼紧盯着盒子,双手用力向盒子拍去,只听“噗”地一声闷响,那一双蒲扇似的手就拍在盒子上,那盒子并没有像众人想象被拍成碎片,而是平平的被石牛拍进议事堂地下的石板。

    石牛将拍进石板的盒子拿出来,看着完好无损的盒子,挠挠头,看看帮主,一脸无辜的样子,很郁闷。心想:“这是个什么东西呀、”

    把石牛打发走,欧鹏自己也郁闷了,该怎么处理这个盒子?

    突然他眼睛一亮,从腰间抽出了悬挂的宝剑,但随即又'插'了回去。议事堂余下的众人也是眼睛亮亮的,知道帮主想到了打开盒子的好办法。张成岳更是不等欧鹏吩咐,对时雨堃说:“时堂主的堂不是还有把‘断水’吗?何不拿来一试?”

    时雨堃看了欧鹏一眼,看帮主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就说:“请帮主和诸位稍等,我去去就来。”

    不多时,时雨堃捧着一个带着古朴刀鞘的刀回来了,他对欧鹏说:“帮主,我先试试。”

    欧鹏点头应允。

    时雨堃从刀鞘抽出刀来,只见这把刀并不像其它刀那般锃亮,反倒是黝黑的刀面,偶尔有光线从刀面反'射'过来,竟然有些刺眼,像黑'色'的闪电。

    时雨堃举起刀,先试探的在盒子的一角,砍了一下,盒子并没有反应,然后,他就深吸一口气,再次举起“断水”,照着盒子的一角,运全力砍了下去。

    然而,并没有众人想象的咔嚓声,甚至,没有任何的声响,就好似这刀砍在棉花上一般,那盒子依然放在那里,丝毫无损。

    欧鹏看了一眼准备要再砍一刀的时雨堃说:“把刀给我。”

    欧鹏接过时雨堃递过来的刀,把地上的盒子放在刚才石牛拍出来的小槽,然后,气运丹田,脸上的'色'彩不停的变幻,直到变幻到第六次,这才停下来,旁边的老四和老六一脸羡慕的眼光,他们心都在说:“掌门师兄这缥缈神功这般深厚啊,都练至第六层了。”

    欧鹏举起“断水”,将体内真气注入刀身,整个刀也不复以往黝黑的刀面了,在缥缈神功的注入下,竟也有些'色'彩的变幻了,接着,欧鹏大喝一声,向盒子砍去。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