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回帮

    第十八章回帮(本章免费)

    温海很疲惫,手的马鞭机械地抽打着马屁股,希望它能跑的更快。www.FEISUZW.com 飞身旁的薛青,脸上又罩上了面纱,看不清她的脸'色',她也一样的催动着自己骑的那匹马。

    温海偶尔回头看薛青一眼,有时也鼓励一下:“师妹,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咱们的势力范围了,到时候我们再休息啊。”

    薛青回话:“我知道,师兄,还是快走吧。”

    两人从石人峰下来后,刚开始并没有太在意,任务已经完成,就是把东西带回门派即可,甚至还沉浸在得了'药'物的喜悦之,等骑上马,看到这两匹在门派数一数二的马时,两人才意识到师傅让他们骑这么神俊的马的含义,同时温海也想起了师傅那不太起眼的嘱咐“要快点赶回来。”,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先不说其它的三方势力是否有别的企图,就算是普通的江湖门派得到一点风声,或者是发现他们身上带的东西,那些可是在江湖人眼的无价宝物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两人可就'性'命难保。两人不禁心一凛,对视一眼,翻身就上马,不再停留片刻,挥鞭疾驰。

    两个人就这么不眠不休地在马上疾驰了一天一夜。好在是练武之人,身体打熬的好,平常人早就把身子架弄散了。

    这日近午,两人正赶路,远远的,看到路边有个茶铺,这种茶铺大都是在大路旁边搭起的简单帐篷或者茅草的屋顶,四面是透风的,提供简单的茶水和酒食,供来往的路人休憩。

    快到茶铺时,薛青忍不住对温海说:“师兄,要不咱们休息一下吧,再有一顿饭的功夫就进入咱们缥缈派的势力范围了,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吧。”

    温海也有些心动,放慢了度,渐渐走近了茶铺。

    但是,温海心思一转,笑着对薛青说:“师妹,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嘛,很快就到了,我们都赶路这么久,也不必再在乎这一点点路了,还是紧赶一段吧,到了咱们的地盘,再休息如何?”

    薛青说:“好的,师兄,前功尽弃的事情我们是不做的,我们快走吧。”

    说完,两人重新打点精神,加快度,从茶铺前面一溜烟的疾驰而过,全不顾身下的马儿满身的汗珠和已经哆嗦的腿。

    此时的茶铺倒也没几个人,坐在靠近路边的小桌上坐着两个劲装的汉子,一个脸膛发白,五缕长髯随风而动,手拿着一把剑,另一个皮肤焦黑,身形粗壮,大手大脚,并没拿武器。两人正悠然的品着桌上粗糙茶碗的茶,当温海两人的马匹从茶铺前稍微放缓,并重新提,他们都看在眼里。

    温海的马过后,望着大路上扬起的灰尘,那个拿剑的汉子看了对面的黑皮肤的汉子一眼,笑着说:“老六,别喝了,咱们也走吧,想不到阿海这孩子还真谨慎,连这个茶铺都不进,老三收的好徒弟啊。”

    那个老六说:“是啊,四哥,咱们的这几个弟子,都没阿海这份谨慎小心,可惜他天资有限,武功上难有寸进,否则也是不可限量的啊。唉,只是可惜了这两匹好马啊。”

    说完,二人扔下茶钱,牵来自己的马,也是上马追去。

    不过,他们却不知道,身后的一个打扮平常的过路人,眼却是精光一闪,心嘀咕:“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竟然让缥缈六虎的两个人来接应?”

    等两人牵马走后,自己也随即结了帐,悄悄的跟在后面。

    却说温海打马前行,又奔了一顿饭的功夫,眼见着人烟已经渐多,大路上沿途摆放的小摊子也多了,平阳城遥然见望。突然,就听得身下的马儿“稀溜溜~”一阵哀鸣,四条腿一软,就向地上瘫了下去,温海感觉到身体下沉,立刻就手拍马背,身体借力从马上跃了下来。薛青见状,赶紧紧收缰绳,慢慢的把自己的马停了下来。就见那匹马儿,软软的卧在地上,口吐白沫儿,眼睛也慢慢的闭了,竟是被活活的累死了。薛青也赶紧看自己的马,自己的马儿也好不到哪里去,四腿不停的在哆嗦,马的嘴里也微微的泛出一些白'色'的沫子,看来是不能再骑了。

    温海站在路边,看着路边倒卧的马,还有周围惊慌四散的路人,思索了一下,从怀取出一支响箭,对着天上,“嗖”的一声'射'了上去,就听响箭飞上半空,发出凌厉的一声响,在空旷的天空,传出很远。

    响箭的声音刚刚过去,就听得后面有人招呼:“阿海~”温海和薛青回头一看,不禁喜上眉梢。

    正是刚才茶铺休息的两个劲装大汉。

    等两人骑马到了跟前,温海和薛青上前施礼:“给四师叔,六师叔请安。”

    两人甩镫下马,笑呵呵的说:“两位师侄不必多礼,我们奉掌门师兄之命在此迎接,稍等片刻,他们就会过来的。”

    温海和薛青都点头称是,于是站在两位师叔的旁边,静静等待。

    这时,两人心紧绷的弦才彻底的放松了。

    果然,不多时,一彪人马从远处疾驰而来,当先是个头戴方巾的书生,年纪有四十来岁,面白无须,身上穿着白'色'的衣衫,看上去很年轻,像是正在读书的人,后面紧跟着是一个眉目之间散发成熟气息的美'妇',打扮也很朴素,两人都骑了白'色'的马,后面则是十来个劲装打扮的人,每个人都配着刀剑,眼的精光四'射',有些人的太阳'穴'还高高的鼓起,打眼一看就知道是武林的高手,这些人边催马边眼神四处转悠,警惕的看着四周。

    等两人到了跟前,翻身下马,温海和薛青上前施礼,说:“参见师傅。”

    这书生竟然是缥缈派的掌门人欧鹏!

    这般的不起眼。

    两人又向美'妇'施礼:“参见师母。”

    那美'妇'笑盈盈的看着他们,没有说话,欧鹏说:“好了,阿海,青儿,你们辛苦了,不用多礼,你们也知道你师母甚少理睬帮事务,今日也算是郊游了。”

    温海后面的两人也上前施礼:“见过掌门师兄,嫂子。”

    欧鹏伸手扶起,说:“你们也辛苦了。”

    那老四起身说:“不辛苦,我们就是品茶而已,你这弟子居然连茶铺都不入,谨慎的紧啊。”

    温海这才明白。赶紧说:“弟子这不是不知道师叔在吗,否则早就跟师叔一起走了。”

    然后向师傅说:“弟子幸不辱命,跟师妹全身而退,可是这马儿……”

    欧鹏哈哈大笑,说:“无妨,马儿再神俊也比不过你们重要,只要你们平安回来,比什么都好。”

    然后对身后的人说:“你们留匹马给青儿,然后处理一下这里。”

    说完,带着温海和薛青等四人,打马而回,只留下两人处理死去的马儿,竟然对温海身上的东西只字不提。

    尾随他们而来的那个平常过客目睹了整个过程,心里更是惊讶,也没有多思考,翻身上马,向另外一个方向疾驰而去。想必是要赶回帮禀报此事,值得欧鹏出马迎接的事情,肯定是不小的。

    温海等随着大队人马奔向平阳城,到了平阳城,他们并没有进城,而绕过城门向另一方向而去,过了盏茶的功夫,来到城外的一个山庄。

    这个山庄依山而建,山庄的前面是零散的住户,高高低低的房子错落有致,有很多人在忙碌自己的事务,见到大队人马过来,都早早的让开大道,同时也向马上的欧鹏施礼致敬。

    再往里是一条笔直的大路,旁边栽种着身躯巨大的树木。过完了大路,迎面是一个华丽的大牌楼,牌楼上硕大的两字“缥缈”,与薛青给张家的那个令牌上的字是一样的,只是这两字更显得说不出的飘逸。

    过了牌楼就见一个高台,十数阶台阶上面是空开的大门了,早有数十个帮弟子样子的人,恭候在门前和台阶上下,众人前面是一个面容白皙,气质温尔雅,年纪跟温海差不到大的年轻人,正是派的大师兄张成岳,等欧鹏等人到了台阶前下马,张成岳带领众人齐声说:“恭迎帮主。”

    欧鹏等下马,有人将他们手的缰绳接过,欧鹏说:“好,大家辛苦了,都各自散了吧,参加进阶比试的弟子,赶紧抓紧练功,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众弟子说:“是,遵从帮主教导。”

    然后张成岳跟着欧鹏等人跨门而入,其他人等都各自忙活了,这些弟子自前些日子被帮主命令召集在一起,日夜警戒,以为会发生重大事件,却不料今日,帮主出去一趟,就宣布取消了这个虎头蛇尾的警戒,让众弟子不由的'迷''惑'不已,不过,这个都是帮主的事务,关系自己前程的进阶比试还是重要的,如果自己能进阶了,在帮的地位和待遇也就不同了,说不定还能学到更高深的武功,这才是自己的事情。其它的,这些弟子也不会多问。

    欧鹏带众人到了议事堂,欧鹏的夫人见他们有帮派的事情,就先行告退了,其他人则跟着欧鹏进入议事堂。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