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道谢

    第十七章道谢(本章免费)

    刘倩的爹爹和哥哥来到张家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www.FEISUZW.COM

    刘屠夫正在跟张才在小院晒着太阳,闲谈着,张家小院的围墙也忒矮,刘屠夫打老远就看到了被村人带着过来的刘先生和刘凯。只见两人都是一身簇新的打扮,刘凯跟着爹爹的后面,手里还捧了几个硕大的礼盒。

    刘屠夫赶紧起身,招呼了一下张才,就出门迎接自己的哥哥去了。张才冲屋里喊:“孩子他娘,刘倩的爹爹来啦。”

    刘倩听得这个喊声,并没有像刘月月一样扔到针线活儿,一溜小跑从里屋冲出,而是小心的把自己做了一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等郭素菲前面先走,自己随后才出来。

    待刘倩走到院子时,刘屠夫和刘月月已经簇拥着自己的爹爹和哥哥到了篱笆门前,那里张才拄着拐杖正在迎接,见面自是一番介绍和寒暄,刘倩这才走到爹爹和哥哥的面前施礼,刘先生拉住女儿的手,仔细看着女儿的神'色',只见熟悉的脸庞上并没有因为前天的事情留下的痕迹,眼神也没有惊慌和害怕,只是眼圈微红,刘先生不由心内疚,都是自己考虑不周啊,他拍拍女儿的肩说:“苦了你啊,孩子。”

    刘倩抹了抹眼睛,笑着说:“女儿没事,多亏了小龙哥哥一家人鼎力相助,我们这才脱离虎口。”

    刘先生示意刘凯把礼盒递了过来,对张才和郭素菲说:“大恩不言谢,这些薄礼不成敬意,聊表寸心。还望恩人收下。”

    张才赶紧把礼盒推了回去,客气的说:“我们也是恰逢其会,并没有出什么力,最后就他们和我们的也还另有其人啊。”

    刘先生执意递过去,说:“还是多亏了你们,要不是你们相帮,我家的孩子早遭了劫难,那两位少侠未必就能看到见啊。”

    刘屠夫见两人推来推去,不由的着急了,伸手接过,说:“你们就不必客气了,张老哥,我大哥一番心意,你就不用推辞了。”说完,抱着礼盒就进了堂屋。

    刘先生笑着对张才说:“我这二弟就这火爆的脾气,还请张老哥不要介意才好。”

    张才也笑着说:“不妨,令弟是'性'情人,我们倒是矫形了,请,到屋里说话。”

    张才把刘先生让进堂屋,张家的堂屋甚小,没有几把椅子,也就无所谓分宾主了,大家随意而坐。

    刘先生坐定后,再次就张家的恩情表示了感谢,并从怀掏出一些散碎的银子,放到屋里的小桌子上,说:“张老哥,你们一家人的伤势,是为救小女而被恶霸伤害的,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负责的,这些银子您拿去好求医看病,我们家底薄,只能拿这么多,还请老哥多多谅解。”

    这次,张才可就是坚决不收了,他说:“事情的经过小花已经给你们讲了吧,当时恶霸已经赔付了银子,但是我们怕他们再来索取,不敢使用,那救我们的温少侠已经给了不少的银子,足够看伤势,买'药',这个银子我们是万万不能拿了。”刘凯在旁边说:“张老伯,一码归一码,我们这个银子是应该给的,总不能你们为救我妹子们受了伤,我们袖手旁观不出任何的医'药'费用,哪有这样的道理啊?”刘屠夫也挠挠头说:“张老哥你还是拿了吧,等过几天,我也给你拿点银子,扛点肉过来。”

    张才说:“两位老弟,千万使不得,我们救人也不是为了银子,况且,我们已经有银子治伤,这些是万万不能收的。”

    于是,这些人是你让我,我让你的,纠缠不清,说了半晌,张才是死活不要。

    这时,刘倩开口了,对着刘先生说:“爹爹,既然张老伯不收这个银子,您就先拿回去吧,我有个主意,您听听看如何?”

    刘先生说:“好啊,你从小就聪慧异常,这次又有什么好主意?”

    刘倩说:“张老伯一家人为救我们受伤,我们两个就留在这里照顾张老伯他们,直到他们的伤势完全好了为止,一则张老伯家三人受伤,还有老人要照顾,郭伯母一人忙不开,我们在这里搭把手,家才能正常,二则张老伯三人行动不便,也要人伺候的,是我们应该做的。您看如何?”

    刘先生略一思索说:“是我欠考虑的,倩儿的想法很好,你看呢?二弟。”

    刘屠夫拍拍胸脯说:“很好,很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刘月月也点头同意。

    事情就先这么定了下来。

    然后,刘先生和刘凯到里屋,张小龙和张小虎还是在床上躺着,刚才听到刘屠夫喊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想起来的,不过,被郭素菲她们几个阻止了,这会儿看有人进来,知道是刘倩的爹爹和哥哥,赶紧起身,这次刘倩没有上来搀扶张小龙,郭素菲小心的把儿子扶坐在炕上。

    刘先生这才细心的打量这个有勇气的年轻人,张小龙是个很阳刚的年轻人,年纪跟刘凯差不多,长得很平凡,跟张才一样的浓眉大眼,不过这会儿眼睛是青的,嘴角也被打的裂开着,但是仅从眼神的坚毅就能看出是个踏实的人,他身上的衣服也不是新的,打了一些补丁,但浆洗的很干净,穿在身上让人看着很舒服。张小龙的胳膊还上着夹板,不能随便的动,手就放在胸前,看着这双略显粗糙的手,就知道是个农田里的一把好手。

    刘先生望着这个年纪,身高跟自己儿子差不多,气质却迥异的年轻人,不由的暗暗点头,也只有这么出'色'的孩子才能在别人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的。

    张小龙看刘先生盯着他看,不由的心惴惴焉,有点不知所措。刘先生看了会儿,这才说话,感谢他的救女之恩,希望他好好的养伤,然后又说了会儿话,这才离开小屋。边走边对张才说:“张老哥有好儿子啊,有福气。”

    张才笑的合不拢嘴,拄着拐杖也不忘记谦虚:“彼此彼此,令公子也极好极好的。”

    眼见就是午了,张才吩咐郭素菲安排酒食招待刘先生一行人。张家的家境比之刘先生差了不止一筹,这饭食当然也是一般的很,张才深表歉意,刘先生和刘屠夫也都是豪爽之人,言谈之间并不介意,觥筹交错也吃了不少。只有张小花是最高兴的,连接两日都有肉吃,巴不得这样的日子多来几次。

    饭后,刘先生他们稍稍跟张才闲谈一会儿,就趁着时辰尚早,带着两个姑娘赶路回了八里沟。

    张家就剩下一家的伤员躺在床上。

    好在现在是严冬,平日这个时节也都是猫在家里取暖的,不用耕田锄草忙乎农事。但今天这个下午大家都觉得缺点什么,等天渐渐的黑了,郭素菲准备做饭的时候才发现,今天家里少了两个姑娘的帮忙,饭也要少做一些,不由的心里有些怅然。这家里的人气说也奇怪,家里原本就六个人,过了这么多的年,也没感觉到什么,这么几天,平白多了两个姑娘,家里居然多了以前没有的热闹,这几天一过,人走了,热闹当然就没了,这才发现有热闹真的好,居然想念那几天多几个外人的生活。

    草草的做了饭,张小花跟娘亲服侍两个哥哥吃完饭,大家坐在油灯下,郭素菲开口了:“也不知道刘倩她们吃饭没?”

    张才说:“看着天'色',她们也就是刚到家吧,自己做饭是来不及了,估计要在刘屠夫那里吃了。”

    张小花说:“肯定是的,晚上说不定还有五花肉呢。”

    郭素菲说:“对了,小花,你去过她们家,她们家是个什么样子?”

    张小花根据自己的认识,将刘倩和刘月月家的情况说了一下。

    其实郭素菲一直都想问问刘倩的家里情况,可是不好从刘倩那里开口的,昨日见了刘屠夫,也未曾有机会问,而今日看到刘先生和刘凯的举止和气度,心里很是有个疙瘩的,这会儿听了张小花的话,心里更是打了结,眉头也皱上了,忧心的对张才说:“老头子,你说刘倩能看上咱们家小龙吗?”

    众人也都没有'插'嘴,张小龙的脸也有些暗了。张才说:“这个要靠缘分的,我们说了也是没有用,听天意吧。”

    张小虎说话了:“娘,我感觉刘倩心很细,应该读过不少书,知书达理是不必说了,还能做很多的家务,真的很好,比风风火火的刘月月强了很多的。看他对大哥的照顾来看,有一点的意思啊。”

    张小花说:“二哥,这个媳'妇'儿是要一个一个娶的,你别太着急啊,你不提刘月月,娘亲也会给你考虑的。”

    张小虎脸上有些挂不住,用脚踢了张小花一下,说:“在说大哥的事呢,别打岔儿,我跟刘月月没啥的。”

    张才却说:“老二啊,就算你跟她有啥,也得先想着你大哥,看我们家的境况,娶一个媳'妇'已经很难了,你那个估计的再等等啊。”

    郭素菲'插'口说:“老头子,不是还有那些银票……”

    张才打断了她的话,瞪了她一眼:“别提那个,那是要还别人的。”

    随后,大家也都感到索然,不多时,就吹熄了油灯,各自睡觉。

    张小龙一夜都在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不晓得是身上的伤痛还是心的思虑,不过他的翻腾并没有丝毫的影响张小花依旧闪烁的梦境。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