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探伤

    第十六章探伤(本章免费)

    众人从酸枣林走出来,天'色'已经渐晚,回来的这一路倒是无惊无险,当走出密林的一刹那,不管是雁鸣居士还是余下的诸位晚辈都长长的松了口气,这趟“和谐”的寻宝之旅总算是圆满结束啊。www.FEISUZW.COM 飞小命留住了,任务完成了,宝物也到手了,这个宝物当然是归自己的宝物,一想到这个大伙儿的心里就热乎乎的,像有个猫在自己的心里挠痒痒。

    雁鸣居士笑眯眯的看着众人,说:“诸位少侠,还是要稍安勿躁,等我们到拇指峰再详细说话。”然后,带着众人又回到早前的拇指峰下。

    大家围坐在那块卧牛石前,雁鸣居士开口说:“诸位少侠,本次行动圆满完成,接下来,请诸位将此次成果带回各门各派,另外也带回雁某人的问候,请诸位少侠的师长于二月二龙抬头,再会与老地方,我们把酒言欢。”

    说完,似乎不想久呆的样子,不等众人开口,拱拱手,施展轻功,往山下当前离去。

    余下的众人,相互看看,彼此点点头,谭氏兄弟当先以他们特有的方式步行离开,接着是温海和薛青,对马向阳和司徒平拱拱手,转身就要走,突然,温海想起什么似的,停了下来,对司徒平说:“司徒帮主,前日来此路过鲁镇,伸手管了一件闲事,救下一帮农家人,恐有得罪之处,还望帮主海涵。”司徒平也是机灵人,赶紧回礼:“本帮属下有失礼之处,也请温少侠担待,以后若还有此等事情,望少侠还要出手,帮在下维护帮清誉。”温海笑着说:“一定一定,后会有期。”说完,与师妹两人按原路飞离去了。

    转眼间,卧牛石就剩下了两个人。这时的司徒平心就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好在这时马向阳说话了:“司徒帮主,其它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既然你知道此事,而且也参与了,请司徒帮主跟在下到万剑锋做客一段时间,一切都请我家剑主定夺,如何?”

    司徒平点头:“但凭少侠吩咐。”然后,尾随马向阳也按原路返回。

    一时间,卧牛石旁又是一片冷清。

    暮'色'已起,就在几位江湖人拍马疾驰的时候,张小花与刘屠夫也赶回了郭庄。

    刘倩和刘月月本是坐在张家的小屋闲谈,同时也帮助郭素菲做一些女红的,刘屠夫走近时,刘月月刚巧抬头向外观望,目光越过张家小院那矮矮的围墙,当看到盼了一天,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门外才看到的粗壮的身形,刘月月再也忍不住了,“哇~”地哭出声来,飞奔出去,一下子就扑到刘屠夫的怀:“爹~~”。眼泪似珍珠落玉盘一般,噼啪的落下,刘屠夫抱着女儿,心疼得拍着她的肩膀,自个儿的眼圈也红了。本以为过新年让孩子出去开心的玩,却不料出了这档子事,看来孩子是吓坏了。随后走出的刘倩也是满脸的泪花,出事这么久终于看到亲人了,也控制不住情绪。

    张才也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把刘屠夫让进屋里。这么多人进来,狭小的堂屋显得愈发的拥挤了,还好,同村的人略微寒暄就先回家了,张才把人送到门口,道谢不已。

    张小花也回到小屋看望两个哥哥。张小龙和张小虎的伤势比较严重,当时他们也都为了爹爹,把张才挡在里面,那群恶仆的拳脚有八成是落在了他们的身上,不过,小虎好在没有骨折,这会儿躺在炕上,正没精神的跟大哥说话呢,小龙的伤势跟小虎差不多,但是毕竟胳膊骨折,昨晚又被兽医老陈一顿折腾,夜里就被疼醒了,一个白天也都'迷''迷'糊糊的,这会儿掩饰不住的没精神劲儿。看张小花进来,张小虎问:“刘倩她们的家人来啦?”

    张小花说:“是啊,刚进屋。”

    张小虎又问:“没别人嘛?”

    小花奇道:“还有什么人?”

    小虎说:“媒人啊!”

    张小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张小龙旁边笑着说:“别听老二瞎说。”

    张小花转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接着打趣说:“快了,今天不会来的,怎么也得明日了,备个聘礼之类的也要费时间,怎么说也要感谢咱们这个见义勇为的大哥啊,想想,二三十个恶棍,大哥你一怒为红颜,刘倩姐姐早就感动了,再不以身相许这天地就为情而老了?”

    这回轮到张小虎奇怪了:“为什么是天地为情而老?”

    张小花得意的说:“天若有情天亦老嘛,大哥的感情还不感天动地啊。”

    张小虎反驳说:“卖弄什么书呆子啊,还聘礼呢,那叫嫁妆,再说刘倩的爹爹是教书的先生,这未来的大嫂也是读遍万卷书的,回头大哥一被熏陶,还不比你更书生?”

    张小龙脸上挂不住了,不由的呵斥张小花:“你这个屁孩知道什么啊,别跟着老二瞎说,咱们弟兄说着玩别把人家刘倩扯进来,被人听到了多不好?”

    正说间,有人从堂屋过来,一个脆脆的,稍微沙哑的声音说:“谁说我姐呢?怎么扯了,我就偏听见了。”

    兄弟三个抬头,原来是刘月月带着刘屠夫来看他们了。

    就见刘屠夫眼睛带着笑,看着他们,刘月月也是调笑般的神情,后面的刘倩红晕满脸,低头并不说话,作为主人的张才反倒是拄着拐杖落在了后面,没仔细听得他们的话语。

    张小花见他们进来,就啰嗦的从炕上跳下来,刚想把炕上清理一下,请刘屠夫坐下,那刘倩和刘月月抢在他前面利索的收拾了一下,扶着刘屠夫粗壮的身体坐下,看来,张小花不在的这一天,两个姑娘是不止一次在这屋整理啊,张小花咕噜咕噜眼珠甚至想到:“今天,老大老二的饭是不是就是二个姐姐喂吃的啊?”

    看到一群人突然闯进来,张小虎什么感觉,张小龙的脸可就红了,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张小虎翻身坐起,正要下炕,刘屠夫则按住了他,亲切的说:“贤侄还在养伤,就不要动弹了。”张小虎挣扎了一下,居然没挣脱,只好乖乖的躺下,张小花看着那张脸上挤出的“亲切”,心腹诽不已。而张小龙也是想起身,不过他一只手不方便,尝试了一下,没起来,刘倩迟疑了一下,过去搀了他的肩膀,扶他起来,两人的目光对视一下,触电般分开,脸就更红了。

    刘屠夫也看到了,脸上笑的像朵花,他对张小龙说:“贤侄真是大义啊,能在恶霸面前挺身而出,救我女儿及侄女,老刘我给你施礼了。”说着,就从炕上下来,对张小龙深深施礼,张小龙赶紧伸手说:“别这样,大叔,我应该做的。您这么做不是折我寿吗?小花,还不快扶下大叔。”张小虎这时也趁机起身,张小花则赶紧拉住刘屠夫,可是他哪有刘屠夫的劲大啊,这个礼到底是施完了。这下又弄的张小龙不知所措,转头看看刘倩,求助般,刘倩也没敢搭话,刘月月亦然。

    张才说话了:“孩子他叔,别跟他们客气了,年轻人就是热血的很,咱们年轻的时候不也是这样?不必太多礼啦。孩子的伤势没有大碍,养养就好了,咱俩还是去外面整两个小酒喝吧。”

    刘屠夫停了这话,眉开眼笑,说:“英雄还是出少年啊,我们都老了,好啦,你们小年轻好好聊,我不打搅你们了,我们老的去喝酒。”

    说完,独自转身回了堂屋,张才也跟着走了,留下刘倩和刘月月在张氏兄弟的这个小屋里。

    张小花看刘倩面如桃花的样子,还有刘月月眼睛骨碌骨碌的'乱'转,感觉到了屋里有些尴尬的气氛,立时说:“刘倩姐姐,你今天真漂亮啊,你们说话,我出去玩了。”说完,闪身就跑了,留下孤男寡女两对人。

    说来这男女情愫也甚是奇怪,张小龙跟刘倩在布店相见一面,仅此而已,倘若不遇到鲁镇那帮恶霸,这两人估计今世也未必能见得第二面。鲁镇的祸事倒凸显了张小龙热血的一面,给了刘倩优秀的印象,如今短短的几个时辰的相处,在某些人刻意的烘托之下,刘倩倒真的有点依恋的感觉了,想到有这么个人一生一世的呵护自己,也许就是上天给安排的一段缘,再看张小龙也算俊俏的脸庞,虽说风吹日晒的黑,却有自己哥哥没有的阳刚之气,自己的心里就愈发的有小九九啰。

    刘屠夫在张家留宿一宿,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起来,张才陪着刘屠夫说话,谈论农事和桑种,郭素菲则陪着刘倩和刘月月在张小花他们的屋里照料受伤的兄弟二人。这时的郭素菲是越看刘倩越喜欢,不管是长相,线条,还有做家务的水平,那都是没得挑啊,人家姑娘居然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持家之道啊,这不,一大早,刘倩就帮她弄了几个盆子的植物放到堂屋,给小龙他们屋里也放了几盆的花,整个屋子立马就显得亮堂,顺眼了。

    真是一个好儿媳……的候选人啊~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