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四章 密地

    第十四章密地(本章免费)

    待大家顺着司徒平惊恐地目光望去,果然,右手方大概四五丈远处有个白森森的骨架斜倚在一棵酸枣树上,黑乎乎的骷髅眼窝正瞪向这边,大家立马就寒'毛'倒竖,握着武器的手也是紧了再紧。www.feiSuzw.coM

    按说司徒平也算是江湖儿女,见过不少的流血场面,杀人放火的勾当也没少干,岂能被这小小的骷髅吓住?不过,这酸枣林的凶名,这望不到边的'迷'雾,这凄冷的天气。还有众人提到嗓子眼的心,促使她忍不住叫了出来,雁鸣居士等人停了脚步,静候片刻,也不见那骷髅有何动静,大家这才重新起步,司徒平有些汗颜,不过其余众人也未责怪她什么,这种未知的环境,任谁都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大家心有戚戚焉。

    随着一行人的深入,遇到的白骨也渐渐地增多,甚至在行走的路线上也多次出现,大家也不敢避让,直接从上面跨越。人的骨架很多,各种各样动物的骨架就更多了,想是这么多年来误入密林的动物,无辜地闯入这个陌生而神秘的地方,就'迷'失在这里,再也出不去,转来转去耗尽体力,最后躺在酸枣树下,哀嚎着离开人世。想到这些,一行人就更加的谨慎,本来还有些探探密林威力的心思彻底被打消了,这些人本就是长辈选定的行事缜密,心'性'坚毅之人,自不会为心的点点好奇枉送了'性'命。

    这密林似乎是无穷尽的,走了半晌儿,依旧是相同的景象,要不是不同白骨的出现,大家都以为是已经'迷'路了,所幸一路行来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大家也就稳了心神,只想继续前行,好早日走出这个密林。

    闷头走得时间长了,作为地头蛇的司徒平的心思可就有些活络了,静极思动也许就是这样意思,不知道别的人是如何想的,司徒平的心思确实动了。恶虎帮本就是以鲁镇为基地的,这个石人峰也是恶虎帮的势力范围之内,以前虽知道这里的五爪峰有此险地,却不知道进来的法门,白白守着这个地方不能进入,如今知道了方法,以后这里不就是自己的后花园?只是这另外的四个势力却是比自己大了不少,他们准备如何处理这个密地?或者自己没有了用处之后,就被人当做弃子?'性'命也许就要堪忧了。

    就在司徒平患得患失,思前想后之时,她的脚下突然绊住了树根身体斜着向右边倒去,说来也巧,这时他们正走的很靠近两棵树的边缘,司徒平一感觉身体失去平衡,立刻就收捏心思,在空一个踢腿,身体就轻巧的竖了起来,稳稳地落在地上。不过,落得位置已经偏离了两个树间的范围,站在了一颗酸枣树的旁边,蓦然出现这样的变故,其余众人都停下了脚步,雁鸣居士、马向阳和温海也都回身望向司徒平,马向阳看了看地上那个树根,眼若有所思。大家等着司徒平从树下过来再一同前行,可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司徒平转身四顾,目光从大家身上掠过,似乎没有看见,司徒平的脸上显现出惊慌的神情,又是四周寻找,举步欲行但又放下脚步,没敢有异常的行动。司徒平的口型在变化,似乎在呼喊大家,但是诸人却听不到声音,雁鸣居士见状,赶紧用传音入密对司徒平说:“听的到吗?听到了点点头。”这时的司徒平脸上显出狂喜,小鸡吃米般不停点头,雁鸣居士又说:“向左转,听我的吩咐,让你停你就停。”司徒平又是点头,按照雁鸣居士的指示面向众人,然后举步向众人走来,说来也是奇怪,司徒平也就是走了四五步的样子,就到了众人所在的两棵树见得地方,司徒平的眼神立刻一亮,眼见是看到了众人。

    雁鸣居士并没有问司徒平跌倒的缘由,只是问:“刚才你看到的是什么样子?”司徒平心有余悸的说:“我站起来的时候,周围还是跟这里一样的酸枣树,没什么区别,但是,就是看不到你们,高声喊也没人回应,要不是您跟我说话,我就准备再四处找了。”

    雁鸣居士皱着眉头思索,马向阳笑眯眯的对司徒平说:“司徒帮主走路一定要注意了,不小心可就送了'性'命,鲁镇大好的基业就是别人的了,要保重哟。”司徒平低头说:“马公子,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接下来的路,大家愈发的小心,知道这个密林不是表面看起来的平静,一旦有闪失,身陷其,'性'命可就送在这里了。司徒平不晓得,刚才的诸位可是知道的,大声喊是没有用的,只能用传音入密,这门深奥的武功可不是每个人都会的,而且把希望寄托给他人,还不如小心一点的好。

    又走了大约四五柱香的功夫,路上的白骨渐渐的少了,'迷'雾也薄了,眼见就是走到密林的边缘。果然,不多时就见得远处有光亮,雁鸣居士还是带着众人按照口诀迂回的前进,更加的小心。意外并没有发生,一行人按照口诀走过最后一棵树就安全的走出了密林,迎接他们的是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一片天地。

    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温暖如春的密地,这片土地的面积不是很大,正当是一个大湖,湖面上升腾着白雾,湖边有个石头砌成的小屋,在小屋的四周则是几块田地,种着植物,远远的并不能看的真切。

    大家在雁鸣居士的带领下,步入这块几百年都没有人涉足的地方。

    雁鸣居士对大家说:“根据小册子所说,进入密地就没有什么危险了,大家可以放心的走动,但是,为了安全,我建议大家还是一起行动,跟着我。”接着,就当前走向湖边。

    等大家走到湖边,一阵热气扑面而来,就见湖水咕噜噜地往上冒着小泡,雁鸣居士蹲下身,先找根树枝放入水,见没什么异常,思索着如何知道湖水的热度,谭武走上前来,从怀取出一个鸡蛋,讪讪的说道:“俺喜欢喝生鸡蛋,昨日还剩几个没吃。这会儿正好试试水的热度。”然后找布包了放入湖水,不多时把鸡蛋拿出来,果然,已经熟了。这下,把大家想入水一探的念头都给打消了。

    看来这方天地间温度与外边迥异,应该是与这湖水有关了。

    大家沿着湖边前行,向唯一的那间石屋走去,想必大家期待的宝物,应该就在里面。沿湖走了半圈,并不见任何的动物,也没遇到危险,大家的心这才放下,看来主人的遗书是没有骗人的。

    石屋的周围是几方的'药'田,里面种的'药'材,大部分都不认识,毕竟不是专门门派的'药'剂师,就算是见识渊博的雁鸣居士也仅仅认识里面的几种,如田七、人参、白术、金葵花等,而这些在外边很平凡的'药'材,到了这里就显得异常的珍贵了,无它尔,任何'药'物长在那里三百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都会是异常的珍贵。更别说其它的不知名的'药'物,应该是这些年已经失传了的东西。先不说石屋有什么,就算是这'药'圃的'药'物,对于各门各派来说就是无价之宝了。

    于是大家都眼巴巴的看着这些个珍贵的东西,寻思着怎么往回带。雁鸣居士则皱着眉头对大家说:“没想到这里居然种植着如此珍贵的'药'材,出乎我们的意料啊。倒是不知道如何带出去了,我们先去石屋吧,等出来时再想办法,反正这些'药'材是没长脚的,跑不了,大家不用眼馋。”大家皆是展颜欢笑,跟随雁鸣居士走向石屋。

    这是个很简陋的石屋,简单到没有门。雁鸣居士走到空空的门前,竟然不敢进去,虽说书上写的很明白,这里再没有任何的机关,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他想了想,从地上捡了石块,扔了进去,侧耳一听,只有石块落地的声音,其它动静皆无,雁鸣居士这才手握匕首走进石屋,其他人等也都跟了进来。

    石屋从外面看着小,到了里面众人才发现,面积还相当的大,是一个大厅的样子,不是众人想象的居室。而大厅也并没有因为许久没人前来,地上就积满厚厚的灰尘,反倒是因为没有门,通风好,屋子里没有灰尘的味道。

    大厅的正对面是面光滑的墙壁,上面是空空的,感觉以前上面应该是挂着画像或者供奉什么东西的,墙壁的下面是一条长几和一个方桌,长几上还有个香炉,离香炉很远,有个方方的扁扁的小盒子,而在长几下方的桌子上,则随意的摆着四个方形的锦盒,古'色'古香的样子,花纹也是现今没有的。方桌的两旁有三把椅子,都随意的摆着,椅子上还各放有蒲团。众人左手的墙壁没有东西,上面开着一个洞,估计是窗口了,右手的墙上则挂着三幅画,一副上画着锦衣的汉子,手拿刀,纵马前行;一副上画着白衣的书生,腰间悬剑,信步而行;最后一幅则画着一个女子,脸上蒙了白纱,身姿婀娜,手拿着一把长鞭,站立在一座小桥的旁边。

    三幅画经过岁月的侵蚀,已经看得不是很清楚了,而且三幅画没有任何的字迹,也让人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大家也不能判断出里面是否有独臂剑客。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