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二章 报信

    第十二章报信(本章免费)

    石人峰的第一缕阳光'射'向酸枣林的时候,张小花也同时睁开了眼睛,乌黑的眼眸闪烁着某些东西,一闪即逝。www.FeiSuZW.com

    张小花没有像平常一样马上起身,而是躺在炕上,重新闭上了眼睛。被人打的肿起来的脸颊,已经没有昨晚那样火辣辣的疼了,被打裂的嘴角不刻意去牵动的话,几乎也不疼了,身上的伤是慢慢的好,可心的伤呢?

    张小花的脑海走马灯地回想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爹爹拉住大哥,不让大哥上前的决定没有错,爹爹说的也很对,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是不能管的,热血的冲动招来的也许就是杀身之祸。大哥上前阻止,也是没有错的,刘姑娘虽然跟咱们有一面之缘,但毕竟相互帮过忙,即使是陌生的姑娘,眼见着被丑恶的人拉走糟蹋,如果当时不出手,这件事也许就会成为一根扎在心的刺,一辈子都休想拔得掉。

    想想周围围观的,如此多的人,那一张张麻木、猎喜、同情的脸,他们是不是不想上前阻止?

    再想想两个矮胖子,一群恶狗一样的家丁,嚣张、跋扈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再想想爹爹、两个哥哥被人踩在脚下,拳脚相加的惨状,也许是那些个恶仆并没有想到要他们的命,只是以此为乐,拿他们的**做取乐的工具,让他们的鲜血点燃他们的兴奋,可是,如果,那些恶仆想要他们的命呢?他们能躲得过去吗?

    再想想,温海和他的师妹从天而降,易如翻掌地击倒那群恶仆,两个人甚至连姓名都没有告诉那个赵万胜,仅仅几招武功,一个牌子,就让趾高气扬的两个恶霸束手就擒,乖乖地赔罪。

    一个念头闪电般的划过他的脑海,武功!

    我需要力量,我需要武功。

    这次是因为碰到了温海师兄妹,人家是仗义相救,如果,他们不出手,那自己的亲人轻则就是一顿暴打,重则'性'命难保。靠谁都不靠谱,要靠自己,只有自己有力量了,才有能力保护自己,保护亲人,才有余力帮助别人。

    张小花的胸怀一下子就放开了,自从昨日就郁结的心胸,刹那间开阔了,正如开垦荒地一样,有了目标,什么都好办,自己缺的不是毅力,不是怕吃苦的劲头,而是方向,有方向就有可能尽力去完成。

    想好奋斗方向的张小花再也不想在床上呆着了,他利索的从炕上起身,迎着阳光走出了外婆的小屋。

    兴奋的张小花却不知道,武功,又怎么可能是那么简单就能练成的啊。传承、天赋、毅力、机遇等等,缺了哪一项都是不成的,但哪一个少年郎又没有自己的梦想?哪一个少年郎又不是青春年少,挥斥方遒啊。不管是成功的,不成功的人,年轻时候的冲动又岂能不同?只不过每人的路不同,只有走了,才知道对与错。

    我们的张小花也一样!

    张小花走出小屋,看到正坐在门口的外婆,走近说:“外婆,天'色'还早,外边的风凉啊,先进屋吧,等快午,您再出来晒太阳吧。”

    外婆听着自己外孙的声音,慈爱的说:“小花啊,外婆想多呼吸一下外面的气息,外婆是过一天算一天的,不想每天都呆在小屋啊。倒是你啊,身上还疼吗?应该多在床上睡会儿了。”

    张小花欢快的说:“外婆,我早就没事了,您'摸''摸'我的脸都不肿了。”

    张小花拿着外婆粗糙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外婆小心的'摸'了'摸',笑着说:“好,好,好了就行。”说完,用袖子沾沾自己湿润的眼睛,看来还是很心疼自己这个最小的外孙啊。

    院子里,郭素菲在屋外那个搭着简易棚子的灶台忙乎着,刘倩和刘月月,也在旁边帮忙,两个人很高兴的样子,不过,刘倩好像还有点害羞,对啊,张小花擦擦眼睛仔细看了,果然,刘倩的脸上还带着红晕呢。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小花却怎么也不知道,刘倩和刘月月在天亮之前就醒了,因为不是住自己家不是很习惯,就再也睡不着了,两人怕打扰郭素菲睡觉,凑在一起小声的说着话,谈着昨天的事情,为自己的逃脱大难而庆幸不已。刘倩的心里特别的感激张小龙,如果不是他及时的冲上去阻止,被那两个恶霸拖入小巷那就惨了,更况且张小龙手无寸铁,用自己的身躯保护两个弱女子,虽然受了很重的伤,却依然满脸坚毅的神情,深深的印刻在她的心上。

    不多时,郭素菲也醒了,她侧耳听着两个姑娘说话,并没有打扰,看看天'色'要亮了,咳嗽几声,坐了起来,两个姑娘也赶紧起身。昨天夜间,郭素菲着急家人的伤势,而且光线也不好,她并没有细看二个姑娘,这会儿,天'色'已亮,家人的伤势也稳定了,这才有机会端详两个人。两个姑娘长得都很漂亮,身材也不错,虽然高矮不同,但梅兰竹菊各有千秋,不过也是的,如果没有几分的姿'色',又怎能被人当街调戏啊。接着,张小龙的娘亲就开始问东问西的打探起两个姑娘的情况了。这才知道,刘倩的家只有三口,爹爹和哥哥,娘亲早在前几年得病去世了,刘倩的爹爹是个教书的先生,哥哥也是弱书生,家里没有几分田地,只靠教书维持生计,在村里也算德高望重。刘月月是刘倩的堂妹,爹爹是个屠夫,跟刘倩他爹是亲弟兄,住在一个村子,刘月月父母皆在,家只有她一个女儿。昨日刘倩家有客来访,爹爹和哥哥陪客人,而刘月月的爹正忙活自己的生意,没有人陪两姊妹来赶集,才出现昨天的状况。三个女人说了不少的体己话,郭素菲甚至还问了两个姑娘是否有婚约,两个人都回答没有。刘月月倒没觉得有什么,刘倩却弄的满脸通红。郭素菲看着刘倩娇羞的神情,心里乐不可支啊。

    天亮了,郭素菲起来忙活早饭,两个小女子也来搭把手,忙了一阵,刘倩的红晕依旧没有褪得干净,才被张小花看出一点端倪。

    张小花走到灶台前,说:“两位姐姐早啊。”

    本就是很平常的问候,却被刘倩听到敏感的“姐姐”,感觉自己的心思被这个小弟知道似的,红晕又上眉梢,刘月月开心的应道:“早啊,小弟弟。”

    张小花问起爹爹和哥哥,郭素菲说已经去看过了,没什么变化,外面的伤势都轻了,还没养好精神,估计一会儿就会起来。

    正说话间,张才从屋里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做拐杖,一瘸一拐的,好似右腿不太舒服。郭素菲跟张小花迎了上去,张小花给爹爹拿了个椅子放在院子,让张才坐上去。伸了个懒腰,腰疼得直龇牙。

    刘倩和刘月月上前见礼,张才连说不必。然后说:“两位姑娘昨夜未回,家一定担心,我们几个男的都受伤,小花一个人也不能护送你们回去,我看,让小花跟村的人给你们家带信过去,让他们来接,你们看行不行啊?”

    刘倩和刘月月相互看看,都点头同意了。

    随后,张才就跟张小花到村找了个成年的汉子,两人一同去八里沟,给刘倩和刘月月家带信。

    八里沟在郭庄的西南边,离得颇为不近,等张小花他们到八里沟的时候,眼见就是午了。八里沟是建在两个大山间的村落,从外表看规模很大,有郭庄的四五个大。村里的人也很多,比较热闹,张小花走到村口,早有人看到,问他找谁,张小花说找教书的刘先生,那人一脸的警惕,不过,看看张小花比自己还不如的打扮和后面跟着的忠厚的庄稼汉,还是问道:“你们哪里来的?找刘先生怎么回事?”

    张小花说:“我们是郭庄的,给刘先生带来刘倩姐姐和刘月月姐姐的消息。”

    那人一听大喜,说:“这样啊,好,你们快跟我来。”

    说完,带着张小花他们一路小跑的走到一个整洁的小院前面。还没走到门口,就听他大声喊:“刘先生,刘屠夫,你们姑娘的消息来了。”

    就听到院子里一个响亮的嗓子响起:“啊,劫匪来信了,我倒看看是哪个兔崽子干的好事?”随着声音出来的是一个比张小花高两头的五大三粗的壮汉,从院子里跳了出来,一把就揪住张小花的脖子,说:“你们是哪里的劫匪?说,说。”张小花被揪的呼气都不顺畅,脸都憋的通红,又怎么能说出话来?跟张小花同来的汉子跟带路的人正要劝阻,有人又从院子出来,说:“二弟啊,你就不能不冒失,你看看这小家伙,这神态,这衣衫,像是劫匪吗?就算是劫匪,你也得让人说话啊。”

    那个壮汉笑了笑,松开手,说:“大哥,我这不是着急闺女的安危吗?你难道就不知道着急?”

    张小花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脸'色'才慢慢的回复,看着两个人,知道,后面那个不紧不慢的人是刘倩的爹爹,刘先生,刚才对揪自己的应该就是刘月月的爹爹,刘屠夫了。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