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一章 往事

    第十一章往事(本章免费)

    “什么怪事?”薛青和司徒平不约而同地问道。www.FeiSuZw.CoM

    雁鸣居士接着说:“我们四个拿着酒食和酒登到山顶的时候,正是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我们走到山顶唯一的一棵大松树下时,发现早就有人占了那个地方。”

    “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乞丐,脸'色'红润,仙风道骨的样子,斜斜的歪躺在树下的石板上,初升的太阳照着他身上,好像神仙一般。”雁鸣居士眯着眼睛,慢慢地讲着,似乎在追忆着往事。

    “只是他身上的衣衫褴褛,一看就是个乞丐,我们本以为他会是丐帮的长老,可是他确没有背着布袋。那个老乞丐看到我们走过来,就问,你们会武功?我们都点头说是,然后,他就又问,你们有酒有肉?我们又点头说是。他就说,把酒肉拿来。当时酒肉是我拿着的,我神使鬼差的就听了他的话,把酒肉都递给了他,老乞丐看到酒肉眼睛都放光了,丝毫不亚于照在他身上的阳光。”

    “老乞丐接过我们的酒肉,也不客气,狼吞虎咽地就吃喝起来,说来也奇怪,我们四个就这么看着他吃啊,喝啊的,一直到他把酒肉都给吃完了,然后他抹抹嘴,说,好酒好肉啊,不负这一世啊。接着对我说,你,不错,又对其他三人说,你们,也不错。”

    “接着,那个老乞丐从怀掏出一张皮子,赤手撕成四瓣,随手给我们一个抛过来一份。我接着我那一份后,正要展开观看,老乞丐又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丢手扔了过来。做完这些,他就重新躺在石头上闭着眼睛不理睬我们了。我们几个弄的是满头的雾水,打开手的皮子,仔细查看,也就是你们现在手拿的那些,可也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又翻开了那本小册子,里面的内容让我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兴奋,大家看我惊喜的样子也知道自己遇到了好事,等我看完,你们的师傅们也都看了一遍,我们这才知道,我们捡到宝了。”

    “根据小册子里面说,这张皮子上绘制的是三百年前一个叫曲大的剑客留下的藏宝图,藏宝的地方也就是我们面前的这片酸枣林,曲大就是得到了这个藏宝图,并在这里找到剑谱和'药'物,后又在此隐居练剑十余载,才成就一代江湖大侠。曲大武功大成后,并没有把剑谱和'药'物都带走,就留在这里,期待后世有缘人。小册子里面还讲了皮子的使用方法和进入藏宝地的时间。说实话,当时我们四个就立刻热血沸腾,想马上找到这个地方来取宝,可是看了时间才知道,只有每年的正月十五,才有机会进入,我们这才平静下来。”

    雁鸣居士看了一眼黑暗渐去的天'色',接着说:“说实话,看到掉到我们头上的这块巨大馅饼,我们起初都晕了,等我们清醒,才感觉太不可思议了,不过,那个老乞丐还躺在石头上,我们满肚子的疑问候着,等他醒来。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那个老乞丐不是睡着了,而是根本就没有呼吸。我们四个人都近前查过了,他确实是去世了。于是我们把他厚葬之后,就商量取宝的事情,不过由于离正月十五还尚早,我们就先各自回派内,落实这个宝物的真实'性',再者也好好地筹划一下取宝的细节,并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各自拿出了自己搜集的资料,原来在三百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个独臂剑客,名字很平常,叫曲大,武功高绝,为人耿直,那时的江湖时常传出关于他除暴安良,行侠仗义的事迹,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大家多费尽心机打听他的师门和来历,都一无所获。这个曲大从不跟人比试,因为据他所说,他的剑招都是杀招,一动手就是见血的,不能用于切磋,而且他也并不好名,虽然武功很高,但大家也没有办法拿他跟江湖上前几名做比较,不过据当时武功第一的青茂道长说,他看了曲大的剑法,认为自己比不上他那种义无反顾、杀人于一瞬的剑意,听了这个说法,整个江湖一片哗然,愈发没人敢招惹曲大了。”

    “不过,也想出名的人缠住曲大,要求比试,都被曲大躲了,直到有次,曲大正碰到魔道第二高手血洗一个村庄,义愤出手,将之斩落剑下,从此他的耳边清静了,真的是没人再来送死了。曲大所住的云州,也就是平阳城三百年前的称呼,江湖宵小没人敢胡作非为。”

    “其实,最令我们眼馋的还不在他的武功,剑谱嘛,只有万剑锋的人才真正眼馋。”雁鸣居士笑着对马向阳说。“我们发现这个曲大居然活到了一百二十岁。”

    “啊~”听故事的六个年轻人都惊讶的叫出声了。

    江湖人比不得普通人,他们一辈子都在刀口上过活,难免身上会有内伤和外伤,年轻的时候也许没大碍,到了晚年就会出来发威,除非练有深奥内功的人,很少有人活过八十的。所以这个曲大能活到一百二十岁,真得就是奇迹了。

    这时,几个年轻人的眼也放出光芒了,都在寻思是否能在密林找到延年益寿的'药'物,其实呢,对于秘籍的态度大家多半都是相同的,本门的武功还都练不完呢,哪有时间去练别派的东西?再说了,就算是绝顶的武功,那还不是要靠时间和汗水去积累?在座的诸位年纪也都不小,经脉也都定型,再去练肯定是事倍功半的,哪有傻子去做这样的事情?倒不如能得点个人实惠的好,能多活10年,那就是多享受了十年啊,武功也能多练十年,岂不是比什么绝顶的武功强很多。当然如果有什么绝顶的剑法,能带回去给本门本派增砖添瓦,也算是给门派的发展出力,到时候派的典籍记载上一笔,也能名垂千古啊。想着想着,仿佛大家都看到了对方的哈喇子。

    雁鸣居士看到这些晚辈的神情,了然一笑,接着说:“于是我们四个就接着商量探宝和取宝的事宜。并且根据各自的势力,分派不同的人手搜寻类似的地形。苍天不负有心人啊,早在两个月前我们终于发现了这个石人峰。最后,根据我们事前的商量,为了不引起其他门派的注意,他们几个人都坐镇本门派,只是派出本派的二代优秀弟子出来,甚至连掌门大弟子等有可能吸引别人目光的人都不派,由我这个没有开山立派的庄主带着各派的人来取宝。”

    “当然,你们都是派的可靠人选,是本派掌门的心腹,来之前我们都商量过了,如果在藏宝地你们自己有什么奇遇,都归你们所有。”立刻,大家立刻都神'色'飞扬,终于知道为什么师傅派自己来了,而不是别人。雁鸣居士接着说:“现在要说说最重要的,宝物的分配方法。”大家一听,立刻神'色'一凛,仔细聆听。“如果宝物能平均分配,那就平均分配,如果有差异,先分配能平均分配的,剩下的,你们觉得如何分才好?”

    大家一愣,甚觉诧异,这个雁鸣居士倒也诙谐,到了这会儿,居然还想着考究晚辈,真是个妙人啊,怪不得师傅们能让他独自前来带领一群的晚辈。温海'摸''摸'鼻子说:“居士,江湖人自有江湖人的规矩,我们还是用拳脚武功来决定吧。”剩下的几个也都附议了。雁鸣居士高深莫测的说:“你们几个师傅也都这么说,刚开始说是比剑,可是除了万剑锋,其他人都不同意,又说比拳法,除了缥缈派其他人也都不同意,腿法依然如此,于是他们又说要比三场,三场两胜制,点到为止,可是你我江湖人比武又怎能把握的这么好的,他们又担心自己弟子的安慰,毕竟你们都是他们的直系弟子或亲人,唉,吵得不亦乐乎,最后被我出了个主意,一句话就解决了。你们猜是什么方法?”

    大家都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死活都猜不出,雁鸣居士倒在旁边鼓动,最后,薛青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前…前辈,难不成是剪刀石头布?”说完,脸红的都快滴出血了。雁鸣居士惊讶的说:“薛女侠玲珑心窍,居然猜得一丝不差。”大家一片哗然,却只有温海满脸的古怪神情。

    大家“崇敬”地望着眼前这位脸型消瘦,貌似老学究似的前辈高人,不由心生亲切之意,都在心里嘀咕:“人比人怎么诧异就这么大啊,自己的师傅每天都板着脸,哪有这样的风范啊。”

    就在大家都腹诽自己师傅的时候,只见雁鸣居士看了一眼天边的朝霞,一拍额头,说;“快,到树林边去,别误了时辰。”

    说完,当先跑到树林的边缘。

    这时,恰巧东升的朝阳从山的那边探出,一道阴影电闪般的从树林那边掠了过来,正好掠过树林边缘的两个树间,急向石人峰退去。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