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 密林

    第十章密林(本章免费)

    黑夜的山里是很寂静的,没有多少鸟儿和虫儿的叫声,偶尔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狼嚎划破黑暗,更显出山野的危险。www.FeiSuZw.CoM 飞今夜是个阴天,月亮早就躲到云后面睡觉了,看天上乌黑的云朵,不晓得嫩嫩的月牙几时才能'露'出头。也亏了司徒平和马公子是习武之人,眼光犀利,这才在漆黑的夜行走如飞。

    当他们来到五爪峰前面时,眼前是一片的死寂,只能听到风声吹过。五爪峰拇指山是一个矮胖的小山峰,黑夜里也看不清到底有多高,山峰的东面是一片方圆四五分的平地,地势很平整,满地的落叶和枯草,脚踩在上面,“沙沙”作响。马公子看了看,对司徒平说:“是这里了,我们在这里候着吧。”然后,穿过平地的枯草,走到平地上突出的一块大如卧牛的石头旁,飞身而上,盘膝坐了下来,再不说话,似乎入定一般。司徒平也跟着他走到石头旁,不过她没有跃上石头,而是倚着石头站着,手握着腰间的宝剑,眼睛四处巡视,观察着这个熟悉的地方,陌生的夜。

    风声就这样呼呼地吹着,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动静,就这样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突然,马公子睁开了眼睛,向北面树林方向看去,司徒平感觉到马公子的动作,也随着转身看向树林,并侧耳细听,却没发现什么,正在诧异,就听到人正施展轻功从北面的树林向这里极奔过来,司徒平不由得心又是一阵感慨:“不愧是名门之徒啊。”

    不一会儿,夜行的人就来到了眼前,正是温海和他的师妹,看他们的样子也是把马匹弃在了山下,徒步奔上来的,温海在树上并没有着急跃下,先是居高临下的看看场的情形,才招呼师妹跳下树梢,并没有跟场内的人打招呼,而是跟马公子一样,盘膝坐在树下,闭目入定。他的师妹倒没有站着,从背包拿出一个坐垫,放在地上,自己坐在坐垫上,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在休憩。

    马公子也重新闭上了眼睛,好似没有看到人来,司徒平也只好依然无声的站在那里。

    又过一会儿,几个人同时睁开眼睛,向山峰对面的小路看去,从小路的那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只有风声的旷野,这平常的脚步声竟然显得有些诡异。脚步声不疾不徐的传来,由远到近,却还看不到人影,四个人都很期待,想看看这个在山间走道的人,到底是谁?

    人走近了,看清楚了,大家更诧异了,竟然是两个人,迈着相同的步伐,并肩走了过来,一样的身形一样的动作,夜也看不清是否是一样的衣衫还有是否是一样的面貌。不过,看着他们两个跨的一步比常人多一半的步伐,其实,大家心都已经知道了答案,不约而同的想:“原来,另外一家是他们啊。”

    两个人走到场边,看看场内的两拨人,也没有出声,也没有再走进场,就这样笔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场内的四个人,看两人站在那里不动,也就跟刚才一样,闭目养神,看来还有人没来啊。

    又过了盏茶时间,就在大家都有点着急的时候,蓦然有声音从天而降:“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场子的间,在场的六个人一起睁眼,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是如何出来的,但又都不约而同的叫出声来:“雁鸣居士?”

    只见场刚来的这位,身材硕长,身着衣衫和头上方巾的颜'色'并不能看清,但消瘦的脸型和颌下几缕长须,正是江湖人熟识的样子。大家这时也都不迟疑,上前口称:“雁鸣居士,晚辈有礼了。”

    雁鸣居士用右手拂过自己的长须,微笑着说:“老朽倒是来晚了,让几位久候,诸位彼此还都不熟悉吧,就先相互认识一下,等会儿的任务还要大家相互扶持的。”

    先来的锦衣马公子冲大家抱拳说:“在下万剑锋马向阳。这位是恶虎帮司徒平帮主。”然后又怕大家误会,接着说:“恶虎帮就在本地,她是我的属下,来给我们做向导。”

    雁鸣居士笑着说:“马少侠考虑的真周到,那就偏劳司徒帮主了。”

    司徒平赶紧施礼道:“能为诸位效劳,三生有幸。”

    接着温海也抱拳施礼:“在下缥缈派温海,这是在下师妹薛青。”薛青这时才把脸上的面纱去掉,'露'出宜嗔宜喜的真实面目,不过在黑夜任谁也不能看的清楚,她并没有说话,也只是冲大家抱抱拳。

    雁鸣居士说:“久闻缥缈温少侠和薛女侠的大名,如见相见,名副其实啊,我心甚慰。”

    最后,静静站立的两个人同时抱拳对大家说:“谭家,谭。”“谭武。”粗粗的嗓音一前一后,配上高大的身材,倒也威武。

    雁鸣居士听大家彼此介绍完毕,收起了脸上的微笑,说:“好,我也自己介绍一下,我是雁鸣山庄的庄主雁鸣居士。从现在起,大家都彼此认识了,也知道今夜参与此事的四方势力都是谁了,我们的行动现在开始。”

    “来到的时候,你们门派的长辈也都给你们吩咐了吧,今天晚上一切都听我的,我跟你们的门派也都达成了协议,具体的内容我们边走边说,现在把你们的信物都拿出来。”

    说完,雁鸣居士从怀里掏出一块一尺见方的皮子,马向阳、温海和谭也都从怀里掏出了相同的事物。雁鸣居士把自己手的那块递给马向阳,说:“你把它们拼起来。”其余几人也都把皮子递给了马向阳,雁鸣居士又从怀掏出一个夜明珠递给司徒平,说:“有劳司徒帮主看看这个图形。”

    于是司徒平接过夜明珠,马向阳在夜明珠的光芒下迅的拼好了四块皮子,在夜明珠微弱的光芒下,大家看出在皮子上绘着一幅地图,形似五个手指,在无名指的手指间还画了个圆圈。司徒平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地图,和马向阳对视了一眼,就对大家说:“没错,这个图画的就是五爪峰,这五个爪子的长度对比都一致,你们看,这个拇指比食指长,无名指是最长的。”

    大家听了都看向雁鸣居士,雁鸣居士说:“如此甚好,大家拿回各自的东西。”马向阳依言将手的四块皮子又物归原主,司徒平也把夜明珠还给了雁鸣居士,雁鸣居士接过夜明珠,说:“司徒帮主,是否知道那个画圆圈的地方应该是什么地方?”

    司徒平说:“那是一片酸枣林,我以前去过,曾放过一条狼狗进去,但再没见从里面出来。”

    雁鸣居士说:“如此甚好,那就烦劳司徒帮主头前带路吧。”

    司徒平说:“好的,那请诸位随我前去。”说完,施展轻功前行而去。

    雁鸣居士的眼神依次看向马向阳,温海和谭,他们会意的点头,也按照这个顺序依次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最后,雁鸣居士仔细看了四周,没发现什么异常,就起身电'射'般尾随他们而去。只剩下,那块孤寂的卧牛石依然在那里,风儿吹过,吹起落叶和枯草,不一会儿就把所有的痕迹都覆盖了,似乎从没有人在如此的夜来过如此偏僻的地方。

    话说一行七人施展轻功由司徒平带着,如疾风闪电般掠过漆黑的夜,大概两柱香的时间,就赶到了先前所说的酸枣林。这时月亮已经西下,厚厚的黑云依然笼罩天空,天也许不久就要亮了,而这时正是整夜间最黑暗的时间。

    黑暗的酸枣林是看不清楚地,就像一头庞大的怪兽盘踞在山腰,司徒平看着曾经来过的这个地方,竟然感觉到一丝的陌生,原来白天和黑夜竟然有如此的差异啊,却不知这个神秘地酸枣林藏着什么秘密,竟然让四派的人,彻夜前来,如此合作。

    司徒平停下了脚步,等大家都到了,就对大家说:“诸位,这就是地图的那个圆圈所标注的酸枣林,按照高度对比,就是这里了。”

    雁鸣居士说:“应该是没错的。”说完,也不近前查看,而是席地而坐,看着大家不明白的样子,笑着说:“离我们动手的时辰还有一段时间,大家休息一下,我给你们也讲一下,否则你们还是满头雾水的,敢保进去不出事情。”

    于是另外的六人都席地而坐,呈半圆型围坐在雁鸣居士的面前。

    雁鸣居士整理了一下思路,看着坐在四周的晚辈,说:“你们知道三百年前的独臂剑神吗?”大家都摇了摇头。

    雁鸣居士接着说:“在去年二月二之前,我不知道,你们的师傅也不知道。”

    “去年二月二龙抬头的时候,我跟我家娘子去禹城的龙神寺烧香。在龙神寺居然见到了你们万剑锋的万成久万剑主和他的家眷,还有你们缥缈派的欧鹏欧大掌门,谭家的家主谭夜枫,我们四个人是神交已久,竟然从未见过面,好不容易碰到一起,就不约而同的弃了家人,一同找个地方切磋武功,比拼酒量了。”

    “我们带了剑和酒找了禹城旁边的梧桐山,准备畅快的过上几日,却不料,刚到山顶,就碰到了一桩怪事。”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