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余波

    第八章余波(本章免费)

    家里,张才等人已经收拾干净,大家都坐在椅子上等他们,就连躺在病床上的老太太也都起来了。www.FEISUZW.COM 飞郭素菲赶紧让张小龙给外婆说话,讲明胳膊没大问题,老太太这才放心的回屋休息了。

    张才看张小龙胳膊包扎好的进了屋,知道没什么大碍,心里就放松了。这才感觉自己满身的疼痛,而且身体乏得要命。于是赶紧让郭素菲给两个姑娘安排住的地方。这倒是给郭素菲出了个难题,家里的屋子本就不多,张小龙他们三兄弟还是挤在一个屋里呢。看到郭素菲为难的样子,刘倩感觉说:“大娘,我们两个随便对付一晚上就可以啦,您别为难。”郭素菲想了想,就把自己的屋子腾出来,让两个姑娘跟自己住,把张才赶到张小龙他们那个小屋,张小花则跟外婆一起睡,还好,总算都有个地方。

    看着两个姑娘进屋睡去了,张才把温海给的伤'药'拿出来,给张小龙三兄弟服了,又给张小虎和张小花抹了外用的伤'药',这才让张小龙三兄弟去睡了。

    等孩子回屋了,郭素菲这才拉着张才问情况。等张才把白天发生情况一五一十跟郭素菲说完,郭素菲吓得是面如土'色'。身体都有点哆嗦了,小声的哭泣,连声说;“孩子他爹啊,差点就见不到你们了啊,过个年出去赶集都让咱们碰到这个事情。”

    张才哄着她说:“没事啦,孩子他娘,不是都过去了吗?你赶紧把这个牌子跟银票都收好了。等天明了,送两个姑娘回去,也分她们一半。“郭素菲说:“银子这么多,咱们这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要不还是还给人家的好。”

    张才正脸说:“咱们不知道他们是谁,而且,恩人说的也好,如果我们贸然送还,人家说不定还要我们的命呢,我们农家人的命不值钱啊。到时候,他们要是来拿,给他们就是了。”郭素菲也就点头答应了。

    老两口说完话,张才这才把内服的'药'给吃了,让郭素菲给他涂了外用的伤'药',自己睡在了张小花的地方。郭素菲等张才躺下,又去看看小龙三兄弟,也都睡着了,这才回屋。

    屋里的两个姑娘经过一天的惊吓,早就乏了,头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郭素菲进来的时候,她们并不知道。郭素菲看着两个姑娘安静的脸庞,慈祥的笑了,然后好像有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起来。

    话说下午,温海下午把伤'药'给张才等人留下后,和师妹施展轻功走了一阵,眼看就到大路,两人停下了步伐。温海说:“师妹,马上就到大路了,不能再用轻功,你看咱们下午就忙着救人,把马都落在了镇上,接下来的路该如何是好?”

    他的师妹细声说:“但凭师兄安排。”声音依然的好听,可也透着冷漠。

    温海苦笑着,捏捏鼻子说:“师妹啊,看你平常对人对事不闻不问,透着对万事的冷漠,怎么下午就非赶着我去救人啊。还把自己的信物留下来,要是那几个农家人用它做一些坏事,可如何是好?你也没办法向师傅交代啊。”

    他师妹说:“下午的事情还要多谢师兄出手了,令牌的事情,我会向师傅禀明的,相信师傅会理解我。”

    温海说:“算了,我们回去一起跟师傅说吧,下午的事情,我也应该出手,锄强扶弱是我辈习武人的职责,还不是因为我们有任务在身,否则,我早就出手了,也不会让张才他们一家受伤。”

    师妹笑了说:“我就知道师兄是善心人,不会不管的。”

    温海说:“你这小丫头,从小就'性'子冷心肠热,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不过,现在时辰尚早,据昨天酒楼的那个小二所说,这里离那里尚有不少的路程,我们也不能再耽搁,还是去把马牵来,骑马前去吧。”

    师妹依旧是那句话:“但凭师兄安排。”

    温海思索了一下,说:“师妹你带着面纱,比较引人注意,就在此等待,我去镇上的客栈找马吧。”说完,也不等师妹说话,举步向鲁镇走去。师妹的那句“但凭师兄安排”倒是没说出口。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就听到大路那边有马蹄声传来,师妹抬头一看,果然是温海骑着马儿过来了。待到温海的马到了身边,师妹接过他扔过来的缰绳,脚踏马镫翻身骑上,一抖缰绳,就箭般冲了出去,沿着大路绝尘而去,温海摇摇头,笑笑,也是一抖缰绳拍马追了上去。

    再说恶虎帮的赵全胜带着两个矮胖子,还有一群家丁垂头丧气的往回走,一路上不知有多少人远远的看到他们,都赶紧回避,也有很多人看到今天他们不比往日的嚣张,感到疑'惑'不已。这两个人是鲁镇富商之子,平日里欺男霸女坏事做了不少,今日两家大人请鲁镇上有头有脸的人来家赴宴,里面就有恶虎帮的人,这才让两人有空偷跑出来逍遥自在。这会儿宴会早已结束,只剩下恶虎帮的头目跟富商在花园闲坐,看到他们高兴而去扫兴而归,甚是奇怪,少不得叫来询问。赵全胜见两个胖子唯唯诺诺不敢说,就上得前来,一一禀告。当赵全胜说到两人调戏两个村姑时,富商瞪了两个胖子几眼,没说话,等到说到有几个农家人居然出来反抗,富商皱着眉头说:“哪里来的几个泥腿子,居然敢生事?”

    赵全胜没有接他的话,继续往下说,待到说有两个江湖人出来了,富商的脸'色'才变,脸上的肥肉哆嗦了一下,看向恶虎帮的那个头目,这个头目是他的亲戚,所以走得向来很近,那个头目这才皱了眉头,也没说话,还拿起茶杯喝了口茶。不过,等赵全胜说完,并说出那个白衣书生掏出的令牌,他的手停住了,紧张地问:“上面写的什么?”

    赵全胜依旧惊恐的神情,回答道:“缥缈!”

    “咣当~”一声,那个头目的茶杯失手掉在地上,碎成几瓣。富商本不是太在意,但是看到自己这个一向很镇静的亲戚怕成这个样子,不由也是心里一惊,赶紧问:“赵三哥,缥缈是什么?”

    赵三哥没回答他的话,站起身来,走到两个矮胖子面前,抬手就打,“噼里啪啦”接连几个耳光,两人的脸立刻就肿了,有血丝从嘴边流出。两人吓得想走也不敢走,只是喊着“三伯”求饶。赵三哥恼怒的说:“你们这两个败家的东西,平日里没少做欺男霸女的坏事,你爹都给你们添置了四房的侍妾了,你们怎么就还不满足?那个村姑很漂亮吗?”

    见两个人不敢说话,就'逼'着问:“说,漂亮吗?”

    两人说:“不是很漂亮,就是看着清秀,心里痒痒~”

    赵三哥怒极而笑,说:“不漂亮就要调戏啊,还手痒痒,真该把你们的手剁掉,你知道你们闯了多大的祸吗?”

    这时那个富商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赶紧上前,问:“三哥,祸事很大吗?”

    赵三哥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眯着眼,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奇怪地说:“你们两人这么好端端的回来了啊?”这句话问题很突兀,两个矮胖子不知道如何回答。

    赵全胜把话接了过来,说:“堂主,是这样的。”然后把随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那个赵三哥重新又坐到椅子上,闭着眼睛不再说话,仿佛在考虑事情。刚挨了打的一个胖子没心没肺的嘀咕:“说是给二百两银子,我也没怎么数就给了,整整给了五百两的银票,等明天闲了,得让人找找是哪个泥腿子出的头,非得让他们把这些银子退回来。”

    赵三哥这时睁开眼睛,气的一拍桌子,大声说:“混账,你敢去!以后不准想把这个银子拿回来,那是你们的买命钱。”

    富商凑了过来说:“三哥啊,你打什么哑谜嘛,把小弟都搞得糊涂了。五百两银子也不多,不过您也得让我知道缘由吧。”

    赵三哥苦笑着说:“老弟啊,你知道吴剑庄吧?”

    富商纳闷的说:“知道啊,不就是三哥你们恶虎帮的大靠山嘛,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

    赵三哥接着说:“那你知道莲花镖局吧。”

    富商点头说声知道。

    “莲花镖局跟吴剑庄,谁更厉害?”赵三哥问。

    富商笑着说:“大家势力相同,不分伯仲啦。”

    赵三哥苦笑着说:“老弟高抬我们了,吴剑庄比莲花镖局逊了不止一筹,这个江湖人都是知道的,你也不必给我们脸上贴金了。”

    “可是,这个莲花镖局跟缥缈,又什么关系?”富商有些奇怪。

    “莲花镖局只是缥缈派外堂的一个分支而已!”赵三哥这句话像一个巨大的棒子打在了众人的头上,两个矮胖子惊呆了,这么也没想到,自己在这个小小的鲁镇上调戏两个并不漂亮的村姑,居然惹下了如此如此大的麻烦!也亏了刚才赵全胜让他们赔银子时,自己虽然心里极其不乐意,但也乖乖的照办了,否则,两个胖子不敢往下想了。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