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 归家

    第七章归家(本章免费)

    等温海给每个人都搭脉查询一番,笑着说:“诸位身体没有大碍,体内有些少少的淤血,外伤有些严重,我这里有些常用的伤'药',倒是治疗跌打的好'药',你们回去外敷内服,多休息就好了。www.FEISUZW.COM 飞”说完,从怀拿出一些小瓶子,递给了张才,又说:“这位兄台的胳膊是骨折了,我无能为力,这里有些银子,你们拿去看大夫,应该问题不大。”说完从怀又掏出一些散碎的银子递了过来,张才连忙摆手,连道:“不敢。”

    这时,眼角乌青的张小虎说:“拿着吧,爹,咱受了恩公这么多,也不在乎这么一点了,也是恩公的一点心意,您就拿着吧。”

    张才回头怪罪儿子说:“刚才已经拿了那些人赔的银子了,怎么能再受恩公的恩惠?”说完,从怀拿出刚才递给的银票,仔细一数,倒是吓了一跳,十两一张的银票,居然有四五十张,估计是矮胖子着急害怕也没敢细数就掏了出来。

    这时,温海把银子就递给了张小虎,说:“这小子倒是豪爽的'性'子,甚合我意,拿着,那是别人赔你的,这是我给你们的。”

    张才看张小虎拿着银子,也没有怪他,把银票的事情跟温海说了,毕竟是一笔巨款,张才不敢私自处理,况且也怕那些人回头再找麻烦,银子是小事,身家'性'命可是大事。温海看着这笔巨款,心里也是苦笑,依他的心思,让矮胖子赔十几两银子就是了,却不知道师妹这一胡闹,给这家人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他也不敢擅自做主,于是走到旁边跟师妹商量。

    张小花陪着受伤的大哥,心情并没有丝毫的平静,脸颊和嘴角还是火辣辣的疼,被恶霸欺负险些丧命对他的影响,远远没有看到温海从天而降,不费吹灰之力收拾那些恶狗的情景对他的影响深刻,他还没从震惊和伤害走出来,他的眼睛盯着温海手的剑,心那颗种子似乎在悄悄的发芽。

    两个村姑站在张才的身后,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来表达谢意,本想到紫衣女子身边道谢,但看着她生人勿近的样子,也不敢近前,只远远的看着。

    温海跟师妹商量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他的师妹从随身的锦囊掏出一个小小的令牌递给他,温海没接,又说了两句,但好似没有说服她,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令牌,回身走到张才身前,说:“大叔,这笔巨款你还自己拿着吧,即使是我们拿走了,如果他们追来你反倒没有办法还给他们了,这是我们门派的信物,是我师妹给你们的,如果他们找来索回银两,你们就把这些银票还他们也就是了,我给的散碎银子足够你们疗伤的。但是如果他们有其它的想法,你就带这个信物到莲花镖局在镇里的驻点,找他们主事的,就说令牌的主人让你找他们的,有什么事情尽管跟他们说。”

    说完,把手的令牌递给了张才,张才小心地接住这个保命的牌子,仔细观看,这是个三寸大小的黑'色'牌子,入手甚重,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铸就的,表面是两个绘制奇妙的字,张才并不认识,字的旁边绘满了奇异的花纹,牌子的背面倒是一个张才认识的字“青”,想是温海师妹的标记了。张才谨慎的把牌子揣在怀,又不放心的捏了捏,确认了牌子的存在,心这才松了口气。

    温海待张才收好令牌,这才抱拳说:“诸位,我们还有要紧的事情,就不护送你们回村了,以后有机会到平阳城可来找我,后会有期。”说完,不等张才等人说话,回身跟紫衣女子起身离开,看他们的身形,看似平常实际很快,一转眼间就消失在张才他们的视野了。

    从鲁镇出来,自始至终,那紫衣女子也未同他们讲一句话,也未将面罩打开,所以张才一家连她的姓名,长的什么相貌也都一无所知,只知道说话甚是好听。

    等两个人走远了,张才等人这才收回眼光,张小花喃喃地说:“这么两人跑的这么快啊。”

    张小虎说:“不懂了吧,小花,这是传说的轻功。”

    张小花问:“你见过?”

    张小虎说:“没见过,猜的,你没看他们没有跑,却比跑的都快,还拿着剑,估计就是轻功了。”张小花眨眨眼,没再问了。

    两个村姑走过来,给张才施礼拜谢:“多谢大叔的救命之恩,如果没有大叔,我们……”两人说着,眼泪可就在眼睛里打转了,为刚才的事情后怕不已。张才挥挥手,说:“都是农家人,相互帮忙是应该的。先不说那么多,咱们先离开这里吧,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人过来。你们是哪个村的?”

    高个子的村姑说:“我们住八里沟,我叫刘倩,她是我堂妹刘月月。”

    张才沉思片刻说:“八里沟在鲁镇的西面,要是回去得穿过镇子,这个情形还是不要到镇里的好,如果,从镇外绕的话,这会儿天'色'要晚,天黑之前估计是到不了家的。姑娘,我们住郭庄,在镇子的北面,不如你们先到我们家暂住一晚,明天再送你们回去如何?”

    刘倩看看天'色',说:“那就麻烦大叔了。”

    大家于是起身,趁着时辰尚早,拖着受伤的身体赶紧赶路,争取早点回到家里。

    三十里地对于没有受伤的张才他们也不是很近的路,况且这会儿又要从鲁镇的东边绕着走。一路的艰难自是不必说了,等他们回到郭庄的时候,天都已经黑透了,张才原本是想从村子旁边的小竹林穿过去,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这会儿看看天'色',倒是不必了。

    黑暗的郭庄跟以前没什么两样,村的小路少有人影,偶尔有人经过也不会太过注意他们的。这倒让一直担心让人看到自己一家人满身狼狈的张才松了不少的气,直到走到自己小院的篱笆门前,看到孩子***在灯下的身影,他才彻底的放下了心。

    当一行人推开篱笆门,鱼贯走进屋内,眼前的情景让听到门声起身来迎的郭素菲大吃一惊,她感觉上前扶住张才,着急的说:“当家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把张才扶到椅子上坐好,又赶紧过来看孩子,“儿啊,没什么大事吧?”

    最后,才看到居然有两个不认识的姑娘,没敢问,疑'惑'的眼光看向张才。张才苦笑着说:“孩子他娘,没什么大事,一时说不清楚,这个孩子叫刘倩,那个叫刘月月,是八里沟的。你先跟小花把小龙带到老陈那里去看看胳膊,回来再说吧。对了,先让小龙和小花把脸洗干净,就说是从树上摔下来弄的。“

    郭素菲疑'惑'着,赶快从外面弄了热水过来,让两兄弟洗干净,还要给张才他们打水,被张才拦住了,催促她先给孩子看伤。刘倩也想跟过去,也被张才拦住了。

    老陈是郭庄的老兽医,在郭庄呆了一辈子了,医术还不错,平日里不仅仅是给牲口看病,很多人有个头疼脑热的,也都来找他。这会儿,老陈呆在自己的小屋,让孩子他娘给自己烫了壶酒,刚开始自斟自饮,就听到有人着急的拍打着自己的大门,声音很大的叫自己,估计又是村里的谁病了,只好放下自己手的酒杯,起身开门。老陈开了门,看到是郭素菲母子三人,笑着说:“大妹子,这么晚了来拍门,是不是小家伙吃多了拉肚子?”

    郭素菲小心的扶着张小龙进了门,尴尬地说:“孩儿他叔,今儿晚上小龙他们在东坡玩,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胳膊都骨折了,这会儿才回来,我就赶紧过来了,打搅你休息了。”

    老陈一听张小龙胳膊骨折了,脸'色'立刻一正,说:“说什么呢,大妹子,孩子这么大的事,就是再晚我也得起来啊。赶紧进屋,让我看看。“说完,老陈把他们带到专门给病人用的一间干净小屋。这时,老陈家的也进来了,老陈让她把油灯都点着,然后让张小龙把受伤那个胳膊的衣袖脱了下来,自己仔细的看了看,用手在这里那里捏了捏,问了问张小龙的感觉,然后,明显地松了口气。对郭素菲说:“大妹子,放心吧,没什么大事,就是骨折,平常那些个牛啊,马啊骨折的比这个严重,我都能弄好,小龙这个包在我身上了。”

    老陈家的不放心的说:“老头子,你刚喝酒了,没关系吧?”

    老陈拍拍胸脯:“我看病看了大半辈子,这点酒算个啥?况且,我还没开喝呢,不信,你去看看我的酒壶。”

    其实,郭素菲早就闻到老陈身上的酒味,不过村里也就这么一个医生,只能靠他了,这会儿又听他说可以看酒壶,就晓得也没多喝的,这才放心。老陈找了几个削得很平整的木片过来,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瓷坛,揭开封口,立刻从里面散发出刺鼻的辛辣'药'味。老陈先是用手认真的帮小龙把胳膊弄折的骨头对正,然后从坛子掏了'药'膏出来,均匀的涂在小龙的胳膊上,用白布包扎好,最后再用木板固定了。整个过程疼的小龙紧咬牙关,流下了满头大汗,郭素菲心疼的用'毛'巾擦了又擦。

    弄完这一切,老陈洗了手,对郭素菲说:“大妹子,带孩子回去休息吧,半个月后过来换'药',伤筋动骨一百天啊,得好长时间动不得锄头啦。”

    郭素菲千恩万谢,并留下了一些铜钱,这才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家里。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