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勇为

    第五章勇为(本章免费)

    这鲁镇的集市,张小花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毕竟是每年最热闹的时候,也是方圆几十里最热闹的地方,自打记事起他每年都是来一趟的。www.FEISUZW.com 飞可是以前来的时候,记忆里都是那些糖人,面点等吃食,没有了其它的内容,也就从没有想到过拥挤,或者以前在拥挤穿梭是一种游戏,让年幼的他好玩。这次来,当他站在街道的北口,望着拥挤的人群,看着街边卖着各式货件、玩意儿、吃食的店铺、小摊,张小花只有恨不多生几只眼睛的感觉。

    张才一家人随着人流,从街道北口,慢慢的向街道深处走去。每走过一个店铺,他们都要挤进去看看,不管是卖的丝绸,还是卖的古玩,甚至有处'药'房,他们也驻足片刻。张小花兄弟三人不光是看着卖着的东西,也注意着周围的人群,平日在小山村几时看得这么多人,特别是打扮漂亮,花枝招展的姑娘,就更吸引着少年的眼光了。只可惜三人长相平常,穿着简朴,一看就是山村生活的人,姑娘们的眼光也就从他们身上溜过,远不像他们那样盯人看,偶尔有姑娘感觉他们灼热的目光,自然害羞的快步离开,也有些个反过来看他们,反倒弄得三人面红耳赤极不自然。张小花看的只是比幼年多的新鲜,张小龙、张小虎兄弟两人看的更多是未来的日子,或许他们想遇到合意的姑娘,找到自己的幸福,可看到姑娘们大多不太注意他们的眼神,就不知道小兄弟二人是如何的想法了。

    街道的央有个很大的门面,竖着一个牌子“钱家布艺”。张才看见了,眼睛一亮,招呼了张小龙兄弟三个,当先走了进去。店铺的门口站着伙计,看到张才走进来,赶紧迎了上去,招呼着:“客官,请进,您想看看什么?”似乎并没有注意张才的局促和他身上并不崭新的衣衫。

    张才走进布艺店后,并没有直接走到柜台上,而是站在门的旁边,局促的看着店铺内众多的男女顾客和奔走的伙计,不知道该这么办,听到伙计的招呼这才回过神,讪讪的说:“这个,给孩子们扯点衣服,再给孩子的娘,也买块布。”说话间,张小龙兄弟三人也进来了,毕竟是很少进这样的大店铺,刚才看看也就罢了,如今是要自己买东西了,反倒不知道怎么说话了,都有点缩手缩脚的。这个伙计反倒是见怪不顾的,笑脸依然送上,迎着他们说:“那请几位到这边瞧瞧,看是否有合适的面料。”

    说着,带他们到柜台的一角,给他们看摆在上面的布料。柜台的这一角明显的人少,先来的有两拨人,一拨是年轻的两个姑娘,正低头挑着颜'色',另一拨是一家三口,带着幼儿,也挑好了布料,正在有伙计给包裹。柜台除了这一角的其余地方,都摆着的都是五颜六'色'的鲜艳绸缎等上好的布料,周围也都围了不少衣冠鲜亮的人们在评论,挑拣。看来店铺的伙计也是有良好的训练,知道顾客的需要,看了张才一家人的穿着就知道他们需要的是耐看耐用的,而不是花里胡哨的表面。

    虽然伙计已经很贴心了,带张才他们来了正确的地方,但张才还是面带难'色',因为以前来这种买布的地方,一向都是孩子他娘做主的,买什么样子,买什么颜'色'都用不着张才'操'心的,这次因为在家陪孩子的外婆,这才让张才来买布的,张才也没想那么多,到了店里,反倒不知道买什么的好了。看着伙计有些难看的脸'色',张小龙急生智,赶紧走上前,对伙计说:“俺们先看看再说,您先招呼其他的客人吧。”

    伙计走开之后,张才这才忍不住后悔的说:“你看我这个脑子,走的时候也没有问你娘买什么样子的布,这下好了,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儿,要空手回去了。”

    说来也巧,刚才在挑选布料的那两个姑娘一个个子稍高的,正好走到张小龙的身后,拿起柜台上一块藏青'色'的布料,听到了张才的话,就走回同伴的旁边,眼神又看看张小龙,似乎是商量了一下,这才走了过来,对张才说:

    “这位大叔,跟您商量件事。”

    张才纳闷的说:“有什么事情啊?姑娘”

    高个子姑娘说:“大叔,我正想给我的哥哥挑一件衣服,但是他没过来,我看跟这位大哥的身材差不多,不知能否请他帮忙试试?我听您说,没布料没人参考,作为回报,我跟我妹妹也给你参考一下如何?”

    张才喜出望外,说道:“甚好,甚好。”

    于是张小龙就当了会衣服架子,帮两位姑娘试了好几件衣服,这才买到满意的。而张才的愿望就跟更好满足了,两位姑娘帮他们挑的布料和颜'色',都让张才一家很满意,就连店铺的伙计也觉得姑娘的眼光很好。唯一让张小龙不满的是,等伙计帮他们包裹好布料出来时,那俩位姑娘已远去,还没有打探到她们的名字。

    张小龙郁闷的拿着布料,跟着张才往前走,正准备看一看路边店铺的农具时,突然听到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张小花一听,兴奋的说:

    “爹,快,大戏要开始了,我们先去看戏吧。”

    就在张小花喊张才的同时,赶集的人群也都听到了这阵锣声,大家都向那边拥去,张才也赶紧招呼小龙和小虎,随着人流快步走了过去。

    鲁镇的新年有个习俗,在集市的一隅会摆上一个大的戏台,每天都会有一个戏班在上面表演,直至集市结束。这对于没有娱乐的农家人来说,也是新年的一个重头戏。也难怪小花如此的高兴。

    当张才一家赶到戏台的时候,戏台上的大戏已经开始了,这里已经围了里外三层的人,好在戏台够高,前面的人并不挡住他们的视线。看戏的人虽然多,但都屏息凝气认真的听,并不像刚才在店铺时的喧嚣吵闹。

    戏台上演的是民间一段脍炙人口的故事,大家都津津有味的看着,张小龙也渐渐忘记了刚才的懊悔。

    正当大家看的热闹的时候,在戏台的另外一侧,突然出现了吵闹的声音,而且愈发的大声了,只不过隔了好多的人,并不能听的真切。不过,张小花却听的出来,有个说话的姑娘声音很熟悉,难道是自己村子认识的人?正好旁边不远处有棵树,张小花麻溜的爬了上去,打眼一看,哎哟,还真认识,他大声对张小龙说:“大哥,是刚才给咱们挑衣服的姐姐!她有麻烦了。”

    张小龙一听,也没顾得上跟张才说,赶紧推开旁边的人,使劲挤开人群,向戏台的另一侧走过去,张才也赶快拉着张小虎,喊着从树上下来的张小花,跟在后面

    当张小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过人群,来到戏台的另外一边时,眼前的一切不禁让他气血上涌。

    戏台是倚着一堵高高的围墙搭建的,这时在那高高的围墙下面是两个孤苦伶仃的小小女子,相互依抱着,满面的通红,身边是扔着的两个小包裹,从里面散落出一些衣角,想必是刚才在布店买的衣物。她们前面站着两个身材矮矮的,胖胖的拿着折扇的男人,衣着鲜亮,一边嘴里嘟囔着,一边对着两个姑娘动手动脚,'逼'着两个姑娘在高墙下闪来闪去。在两个胖子的四周,站着七八个身穿粗布衣服,身材高大的家丁,把看戏的人群隔了开来。这几个相貌凶恶的家丁,有几个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公子的丑恶行径,有几个则回头盯着这边看戏的人群,时不时给个威胁的眼神,防止有人闯入。虽然很有一些人想抱打不平帮助两个受欺负的村姑,但都被这些恶仆的阵势吓住,只能用不甘的眼神望着那边。

    张小龙冲过来后,看到这些阵势,正想思考如何应对,却看到那个高个子村姑可怜求助的眼神望向这面,虽然并不是看得他,他却忍不住就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这时,张小龙被后面的人拉住了,他回头看时,正是自己的家人跟了上来,张才拽住了他的胳膊。张小龙急了,说:“爹……”。

    张才低声说:“小龙,别冲动,我们几个打不过他们的。”

    张小龙说:“可是,如果我们不帮忙,那两个姑娘就要被欺负了啊。”

    张小花也说:“是啊,爹,刚才那个姐姐还帮我们了呢。”

    张才说:“帮忙当然可以,但是不能帮不了忙,反倒把自己也给陷进去啊。你们看那边那个穿黑'色'衣服拿把大刀的人。”

    张家三兄弟顺着爹爹的目光看去,果然在家丁那边,还站着一个穿黑'色'劲装的大汉,左手拿着把大刀,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斜倚着站着一棵树边,眯着眼睛,仿佛睡着了,看来应该是那两个流氓的保镖了。

    看来很多人不敢上前,很大一部分缘由就是这个保镖手的刀了。

    这可如何是好啊,张小龙也有点着急了。

    就在张小龙犹豫的时候,高墙那边的情势更加恶劣了,两个矮胖的公子已经把两个村姑拽开了,正在使劲往高墙拐弯处的小巷拖。张小龙再也忍不住了,他用力甩开张才的手,快步跑了过去,而那群恶仆也以为旁边的人群已经被他们吓住了,看到“好戏”要开演,都往小巷那边靠拢,根本没想到有人这时候会冲过来。张小龙冲到两个村姑的旁边,先是伸手拉住两个姑娘的胳膊,往自己身边拉,两个矮胖公子的力气岂能给整日在田间劳作的他比,一下子就被他拉了过来,趁着他们一愣的功夫,张小龙大声说:

    “你们要干什么?”

    两个矮胖的公子看到到手的猎物被人夺走,脸'色'很是恼怒,两人眼神对了一下,其一个穿橙'色'衣服的人说:“我们不干什么。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

    张小龙楞了一下,接着说:“我是她们的堂哥,你为何要拉扯她们?小心我们去告官。”

    另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人说:“告官,好,那我们就一起去吧,在鲁镇,你老爷我就是官。你堂妹刚才踩我的鞋上了,我要她赔我的鞋,我倒要看看官是向你还是向我。”

    这时候,张才他们也赶了过来,张才赶紧向两个人作揖行礼,陪着笑说:“两位大爷消消火,我这两个妮子不懂事,您看踩了您的鞋子,我们赔,今天是赶集的好日子,您大人大量,抬抬手,今年会有好报的。”

    橙'色'衣服的人'奸'笑着说:“好说,看你这个老头倒是知趣,老爷我就行行好,赔我的鞋子好了。

    张才心里一惊,小心地说:“那请问大爷应该陪您多少铜钱?”

    橙'色'衣服的人伸出一个巴掌。张才松了口气,说:“原来是五钱啊,我这就给您。”

    张才从怀掏出五个铜钱递了过去,橙'色'衣服的人看也不看伸在眼前的五个铜钱,一巴掌就打掉在地上,恶狠狠地说:“你这个乡巴佬,你以为是你穿的那个草鞋,你大爷我的鞋子就值五个铜钱啊,你听清楚了,五两银子!”

    张才心想坏了,马上赔笑说:“老爷您在说笑吧,俺家一年的口粮也不过才三两银子。您这鞋子值这么多吗?”

    黑'色'衣服的人说:“你这小老儿,难道在怀疑我们的诚信值?”

    这时,张小龙后面的村姑已经缓过劲来,从张小龙身后探出头来说:“大叔,他们冤枉我们,我们根本就没有踩到他们,我们刚来看戏,还没到跟前,就被他们围在这里了。”

    张小龙也怒声说:“爹,他们这明显就是讹诈咱们,咱们还是赶快带着这位姑娘去官府告他们吧。”

    黑衣服的人哈哈大笑,扬声说:“你们这群泥腿子,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连你赵大爷都不认识,还讲什么告官。小的们,过来告诉他们什么是官。”

    这位赵老爷大手一挥,原本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家丁,立即就擦拳磨掌地围上来,张才看事不妙,对张小花说:“你跟这两个姑娘找机会跑出去,我们几个护着你们。”说完就带着张小龙和张小虎跟围过来的家丁打在一起,而张小花也拉着两个姑娘往看戏的人群跑去。

    张才、张小龙和张小虎,虽然是农村的壮劳力,有些力气,一对一倒是略胜那些个家丁,但好汉架不住人多,几个回合下来,就被几个恶仆掀翻在地,那些家丁的拳头和脚,雨点般的打下来,眼见着爷三个的身上,脸上就受了伤,张小花跟两个村姑,刚开始倒也机灵,躲过几个家丁,就要冲入人群,却不料被那个劲装的保镖挡在了前面,几番的转折都逃不脱保镖的身形,那个保镖倒也不动手,就是挡住不让他们前行,等着有家丁追了过来,就闪身立在一旁,眼瞧着张小花和两个村姑又被堵回了张才等人的旁边。张小花看到爹和哥哥被按在地上打,着急的扑上去,要救人,却被人一脚揣在胸部,仰面摔在地上,满身都是泥土,正待要挣扎了坐起来,又有两个家丁过来,把按在墙边,噼里啪啦打了几个耳光,鲜血顺着嘴角就流了出来,这两个家丁看张小花年纪还小,也就不再动手,只是按住他的身体,不让他动弹。

    张小花不管如何的挣扎,都不能挣脱两个壮汉的手掌,看着爹爹和哥哥们在恶仆的拳脚下,缩着身体挨打,心疼的要命,眼泪就瞬间流了下来。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