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打井

    第二章打井(本章免费)

    午后的山间依然凄冷,张小花也依然热情高涨。www.FEISUZW.com 飞但下午的开垦进度却没有上午来的顺利了。荒地上的山石不少,很多都是埋在地里的,要挖开地,撬起大的石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夕阳西下,暮'色'来临的时候,张小花也仅仅挪了几块山石而已,他的手倒是先受了伤,虎口都崩裂了,在冷风吹着,感到一阵的生疼。

    毕竟还是少年郎啊。

    回头望了望自己忙碌了一天的荒地,虽然有点不舍,但张小花还是扛了锄头,拎着水罐,往回走了。天'色'已晚,再不走,爹爹和哥哥就会来找了,外婆也会担心的。

    荒地离家是有段距离的,要不午也不用娘亲过来送饭的。走在回家的崎岖山路上,张小花虽然没了体力,心情却是奇好,开荒的进度不快,也是爹爹早就提醒过的,如果几天就能规整好了,村里的人早就满山坡的开田了。这也仅仅是开头,以后还要细细的耕种,还要播种,浇水等等,麻烦事多着呢。突然,小花想到一点,浇水!!!是啊,山坡这么高,离村里的河那么远,水该这么弄啊,周围也没有泉眼啊?早就怎么没想到呢?这……这该如何是好?想到这一点,张小花禁不住加快脚步,往家跑去。

    走进村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尽黑了,村间还有不少的顽童嬉笑玩耍,看到小花扛着锄头,一些相熟的村民还拦住小花问问他开荒的事情,小花也都一一回答。看来在山坡上开荒地,对没有足够口粮的村民来说,也是很关心的事情啊。不过,小花也是很心不在焉,大伙以为他累了,就没细细的询问,小花这才奔到家。

    张小花的家在村子的南头,用风水的角度来看就是下风下水的地方。不过,面积倒也不小,在张才的努力下,竟然也有了个小院。小院的围墙不高,使用黄泥堆砌的,从外边可以看到里面。远远的透过篱笆门,张小花就看到了外婆拄着拐杖的身影,因为眼睛看不到,外婆不怎么出门,这会儿扶着篱笆门,想来是挂记自己最小的外孙了。听到渐近的脚步声,外婆的脸'露'出了笑容,“小花,回来了~,今天累不累啊?”张小花紧跑几步,进了门,把锄头和水罐放下,扶住外婆的胳膊,赶紧回答:“不累啊,外婆,以前也不是没干过农活。”外婆欣慰的握住张小花的手,说“我们的小花已经是大人了,外婆都忘记了!”外婆的手正好碰到张小花的虎口崩裂的地方,张小花疼的吸了口冷气,虽然没叫出声,但是外婆已经听到了,大声说:“小才啊,赶紧过来看看孩子。”张小花的爹其实也刚回来,正在院子里清洗,听到岳母大人的声音,感觉过来,仔细看看,说:

    “没关系,娘,小花干活太用劲,手裂了,过几天就好的。”

    外婆说:“要不去村头的老陈那里给孩子弄点'药'抹抹?”

    正说间,郭素菲从屋里拿着东西出来了,随口对张小花的外婆说:“不用了,娘,上次小虎不是用过吗,还剩一些,等晚上小花睡的时候,给涂上一点,估计明天会好一些的。娘,您感觉回屋吧,天冷,风起来了,一会我把饭给您送过去。小花,快扶你外婆回屋。”

    张小花小心的把外婆送回屋,自己关于浇水的焦虑也放到了脑后。

    吃完饭,父母都在豆大的油灯下编篮子,张小花兄弟三个也在旁边搭把手。张才这才问起张小花关于开荒的情况。张小花也都一一道来,张才说:

    “你一个人确实慢,等小虎帮小龙把河那边的地忙的差不到了,就过去给你帮忙。”

    张小龙也说:“别着急,小花,忙完了,我跟爹也过去帮忙,会在入冬前整完的。”

    张小花说:“我怎么着急了,爹不是说过,开荒要仔细的嘛,慢就慢点,开的细点,回头种了庄稼,会长的好啊。”讲到这里,他才想到了浇水的事情,赶紧问他爹:“爹,刚才走到半道我想起来了,山坡那么高,附近也没有泉眼,以后庄稼怎么浇水啊?”

    张才停下手的活,说:“难为你想到这里了,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张小花有点求助的看看两个哥哥说:“俺们的地都跳水浇的,山坡这么远,也高,挑水不行吧?”

    张才笑着说:“小花,俺们的坡地的后面是什么?”

    张小花想了想说:“后面不就是很深的一个坑吗?”

    “对,就那里,是三个山坡挤在一起的一个小山窝,可以在那里打井啊,然后,俺们再从井到地里整个小道,既能喝水,也能浇田啊。”张才胸有成竹的说。

    “看来你早就有打算啊。”郭素菲笑着夸自己的男人。

    “那,爹,俺们什么时候打井啊?”张小花迫不及待的问。

    “等把地平整的差不到吧,入冬之前,趁土地还没有冻上,俺们请邻村会打井的人帮忙,俺们就动手!”张才说完,开始手的活了。

    得到满意的答案,张小花终于放了心,一家人忙乎手的活。做了一会儿,张小花明显的累坏了,眼睛都'迷'糊了。郭素菲心疼的让他先去睡觉,张小花答应着,木然走到兄弟三人的炕上,把自己扔到破旧的棉被里,死死的睡去,甚至连晚上娘亲给自己手上涂'药'都不晓得。

    忙碌的一天就这么匆忙的过去了。

    随后的几天,张小花倒也耐得住'性'子,只是一心一意的平整自己的土地,没再'操'心浇水的问题了。这天晚间,张小花清理完杂草,将大的土疙瘩敲烂,准备收工回家,路上张小花再也忍不住了,心里不禁暗自琢磨,眼见的自己的坡地变成平整的农田,就差细细的犁耕就能播下种子了,这井倒是几时方能开打呀。

    当他刚转过山坡,迎着面就看到坡下的深凹处耸立出几个木头架子。张小花紧跑过去,探头一看,果不其然,在坑底平整出一个圆形的平台,上面放着环形的木板,木板的四周则是搭着六个长长的木棍,底部深深的'插'入土,上面搭成塔形。张小花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一溜小跑冲下山坡,来到木架下面。这会儿倒是没人,估计搭完架子去休息了,张小花拍拍这里'摸''摸'那里,很是奇怪,凭这个几个架子就能打出深井?正在张小花奇怪的时候,有人在上面叫他:

    “小花,你在哪里?”听声音是二哥小虎。小花赶紧回答:

    “我在这里,二哥,快来看,咱们准备打井了。”

    张小虎也从坡上溜了下来,拉住张小花说,“好了,我知道,午后是我跟大哥一起帮忙把这些东西弄过来的,大哥说给你个惊喜,也就没告诉你。这会儿,爹娘正等你回去呢。咱们快走吧。”

    兄弟两个一路小跑的回到家。

    家的小屋已经摆上了饭桌,桌子旁边坐着爹爹、大哥,却没有看到其他不认识的人,张小花不禁问:“爹,打井的人呢?”张才笑着说,“他们都回去了,咱们家没太多的钱,跟他们说好的就是只管午饭,晚上是不管了,而且,咱们家人也是要帮忙的,这样给的工钱才能少。”张小花应了一声,就出去帮娘亲张罗晚饭了。

    晚上吃完饭,张才给家的人都分配了任务,张小花三兄弟,当然是在现场帮忙了,小花的娘亲负责做饭和送饭,张才要买材料,找人帮忙等等。总之,除了小花的外婆,全家人都要动手。当然,外婆要看家,喂鸡也是忙的。

    次日一大早,张小花就早早的起床,赶着一个炕上的两个哥哥,一起去打井。张小花的娘亲却非要他们吃点东西再走,说是张小花的爹已经先去了,况且是跟人家说好的时辰,去得早了,也没人,三个人也不会打井,去了也白搭。张小花只好陪着他们吃完早饭,出来到山坡之时,日头已经升了上来。

    看到山窝里,已经有几个人在忙乎了,张才忙招呼他们过来帮忙,把挖出的一些石头,土块等搬到旁边,于是大家就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就这样忙了几天,张小花才发现这个打井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就是弄一个地方,拉开架子往下挖就是了,不过,找好位置和保证挖过的地方不倒塌倒是必须有经验才能做,比如就是这个木头架子,就是必须的,否则人越挖越深,土怎么从地下运上来,人又怎么上来呢?不过,说起位置,也是张才运气好,家里自己商量的地方,就是为了离田地近,没想到能否打出水。挖井的师傅倒是满山遍野的找了,最后也就定在这个地方了。说下面可能有个泉眼,挖挖试试,如果挖出来是甜甜的山泉了,用来浇地反倒是不如自己吃用合适了。张才听了这话,就当是耳边风了,离家这么远,怎么挑水啊,难不成每天从这里挑上几桶回家做饭?

    打井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井是越打越深,但困难也是越来越多了,进度明显慢了下来。因为是从几个山坡的低洼处挖的,不时就会从里面挖出不少的石块,好在都不是太大,而且,也没碰到所谓的大面积的石头,否则,这个井还没有开挖,就要放弃了。

    又过了几日,也许是张才的运气到头了,打井终于遇到了大的麻烦。

    这天午,张小花下到井里抡起锄头,开始挖土,谁知道第一下,就碰到了好像是坚硬的石头,把张小花的手都震麻了,按照以前的经验,张小花又选了离刚才比较远的地方,又是一锄,“当~~”的一声,明显又是那块石头,张小花不禁有点心慌,沿着井的四周又锄了好几下,没有例外,都是石头!张小花拉了拉绑在腰间的绳子,让人把他拉了上去,沉着脸把事情跟他爹说了。张才和打井的人也都下去看了,上来之后沉默不语。打井的人跟张才商量,让其他的人先到旁边休息,吃过午饭再来帮忙,最后确认是否就是一个很大的石头或者是一层石头。

    见到大家都散开了,在地上坐着休息,只有张小花望着这口没有打好的井,心忐忑不安,真的害怕是一层石头,无法再往下挖,多日的辛苦白费了,也许还打不了井了。张小花让张小龙把他再一次放到井底,不死心的再次挖了起来。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