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开荒

    第一章开荒(本章免费)

    一片无名的大陆,某日,晴空万里,无云无风,天上一轮烈日,投'射'了无穷的光芒。www.feiSuzw.coM

    蓦然,从天空突然闪现出一个圆环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就那么突兀的出现,似乎是刚刚穿过时空,带着极高的度,向下方的山峰疾'射'了过去,还带着怪异的“呜呜”声。

    平日,若是从天外飞来的事物,莫不是带了浓烟的尾巴,呼啸而至,声响极大,能让整个世界都看到。

    而此物却是只有短暂的瞬间发出的声响,随后就“噗嗤”一声长响,深深的钻入山峰的石间,不见踪影。

    这时间是极短,竟没有引起任何生物的反应,连左近的山鸟都没来得及飞起来。

    随后,那些惊起的鸟儿,在空稍微盘了几个圈,就扑闪的落下,自顾自的营生,并不知晓这大陆上,就这么多了一件神秘的东西。

    而不知多少年后,桑田沧海,物是人非,那山峰也是下陷,竟变成了山坡,很多的地方也都变成了平地,渐渐的也有了人烟,甚至还有些人在这山坡周围生活下来,而这神秘的圆环,又能带来什么精彩的故事呢?张小花很幸福,一脸的幸福表情。

    他的眼神**辣的盯着眼前的这一片荒地,仿佛这地就是一块香喷喷的五花肉。

    其实,与其说是荒地,还不如说是一块山地,因为这块地就是在一座山坡的半腰的位置,只不过,这个坡度比较缓,能开出了大概四分的地而已。但就是这块地,也是张小花他爹辛辛苦苦找族长磨了近两个月才得到的结果。而且张小花也知道,村子里的荒山很多,但能种出庄稼的地,却是很少,所以大家都想在原有的土地之外再找能生产口粮的地方。

    村里的其他人大都找离河边近的荒地,而他们家是因为没有没钱打点族长,才放远了眼光,找别人不要的地方,东找西找,就找到了这么块土地。

    张小花住的村子,叫郭庄。方圆大概也就四来里地,两面环山,这个山倒也不高,称作丘陵比较合适。一条大河从村头流过,河上一条小桥,连接了邻庄的小路。郭庄里面住了大概四十多户的人家,有一半的人姓郭,是一个小小的家族,住在村子的间,其他的人就零零散散住在村子的四周。农村的人很朴实,但也市侩,郭庄的事情大多由郭家的族长主持,虽说是住在一个村子,但毕竟姓氏有别,族长处理事情的时候,难免会偏向族内的一方。村内好住宅位置,村外好的庄稼地也大多都把持在郭姓村民的手。不过,毕竟是乡里乡亲的,虽然鸡'毛'小事不断,大的纠纷却也从没在这个小小的郭庄出现过,郭庄的人都觉得是过着桃花源的恬然生活。

    张小花的娘郭素菲是郭庄人氏,算是郭家族内的偏支,也曾经“辉煌”过,可是到了他娘这代,除了郭素菲,家就再无男丁,而且张小花的外公郭山也是老来得女,将女儿养到该出嫁的时候,也是老两口年暮之时,为了赡养老人,张小花他爹,张才,这才入赘郭家。

    话说农村家境的富裕程度,多半跟家的劳力有关,而郭山没有儿子,在生养郭素菲之前一直想过继亲戚的男孩过来,却因种种问题没有实现,家就由郭山一人支撑,家境的贫寒由此可知。而张才倒也争气,到了郭家后,在农作方面是个好手,在增加家庭劳动力方面更是远超岳父郭山,新婚后一年,郭素菲即怀孕生子,为郭山添了个外孙,起名张小龙。郭山老两口看到外孙的出生,很是欣慰。正当全家展望未来美好的前景时,郭山却积劳成疾,一病不起......

    疾病对于贫困的家庭,无疑是灭顶之灾,张才为了给岳父治病,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但是,依然不能挽回郭山风吹残烛般的生命,在张小龙两岁多的时候,溘然而逝,令郭山能瞑目的是,他的第二个外孙或外孙女也快要临世了,为此,郭山于临死前给孩子起了名字,男的叫张小虎,女的叫张小花。郭山过世后,张才的岳母身体也是每况愈下,好在张小虎的出生,稍稍淡化了老人家的悲哀,这才保住了全家的平淡日子。

    农家人的生活,无在乎下地干活,回家吃饭。命根子就土地,以前老郭家人丁不旺,土地尽跟得上使用,随着张小龙,张小虎的长大,张才就一直为耕种土地发愁,最开始的时候,他跟老婆郭素菲,拉着张小龙,抱着张小虎到族长家磕头请安,许是看着郭山的面子,给了河边的一小块耕田,算是解了张山的“燃眉之急”。

    张小花的出生是在他大哥七岁的时候,那是家已经有两个半的劳动力了,家庭贫困的情况稍稍得到缓解。说到张小花的出生,也颇有点神奇'色'彩,本来干旱了两个多月的天气,在小花出世的那天晚上,突然下起了暴雨,山雨量剧增,村外的小河都没过了小桥,情景甚是吓人。而郭素菲也在生小花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漫天的飞花。所以,张才对于小花的期待,可谓很高。甚至在起名的时候,还请邻村的教书先生参考,起了诸多如张震,张宇,张学友等名字,可是挑来挑去,可就花了眼,不知道哪个好了。最后,想到了漫天的花雨,想到了离世的父亲,郭素菲力排众议给张小花起了这么个脍炙人口的名字,虽然,张小花是个标准的男孩子。

    这时的小花已经十二岁了,农家的孩子总是早熟,早在几年前,小花就已经跟着爹和两个哥哥忙乎田的事务了。张才也不是没想过让孩子们去学堂读书认字,长大能识断字,谋求个功名,但郭村是个小村子,族也没有什么读书人,无力支持一个小小的学堂,邻村的学堂是属于另一个大的家族,对于郭村的孩子收费也高,小龙和小虎是不要想了,当时家里贫苦,张才也是有心无力。小花小的时候也送去过几日,但据教书先生的说法,小花的资质在学堂是等的,尽全力也就是个识断字的水平,要想舞弄墨谋取功名,应该是水月的。张才掂量了一下腰包,再看看小花的浓眉大眼,也就放弃了黄粱般的期望,带孩子回了郭庄,安守农人的主业。倒是小花的娘似乎还记得小花出生的吉兆,时不时请村子识字的年轻人教小花学一些东西。虽然小花喜欢跟在哥哥后面'操'持农活,但娘亲的'逼'迫倒也让他学了不少的字,能读一些东西,算是家的识字人,但凡跟字有关的事情也都由张小花'操'持。

    今天是张小花独立耕田的第一天,他爹昨天已经跟他说了,这块地就是给他的,是属于他的一个饭碗了。虽然现在还是一块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表明是耕田的土地,可是小花记得村里的一个书生说过的,有了目标就可以开始,有了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有了成功,那离你的希望就不远了,而,小花的希望,就是美美的吃一块五花肉~

    十一月的天已经是冬日的开始了,太阳在头上投撒着惨淡的光和热,山风从坡间刮过,带起的树梢呜呜作响。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无言的凄冷。

    不过,张小花可没有功夫去注意这些。他拿着锄头,只一味的在这个四分地上,努力的开垦。按照张小花的计划,先是在山坡央的这块地的四周挖起一个椭圆形的或四边形的边界,再将这块地里的山石挪走,清理一下细小的石块,然后,处理一下杂草,等渐成规模时,再精耕细作,将整个田细细的耕一边,为种种子打好基础。农活总是耗费时间啊,当小花清理完四周,准备将这地里的大的石头挪走时,天已经正午了。小花停下了耕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走到地头,拿了娘亲给准备的一瓦罐的水,咕咕咚咚的灌下半罐的水,长长的深了个懒腰,捶了捶一直没有伸直的腰,感觉一阵的舒服。也是,以前虽然跟着爹爹和哥哥们干活,可毕竟因为是最小的,大家都不让他多干,自己也没感觉太累,现在自己一肩挑了,才知道其的艰辛啊。不过,想想外婆,想想娘亲,还有自己的家,自己的未来,心感觉也是很值得的。

    张小花跟着年轻的书生认字,虽然不认真,也经常听他们说些很玄乎的未来啦,生活啦,(兔兔塔 www.tututa.com)啦,之类的阳春语言,倒也有些印象,平日干活,没事的时候,偶然也会想着自己的生活,但很快就会被现实所击毁,低头面对土地了。这会儿想起这些,估计也是白日梦,忙的偷闲了。

    正当张小花胡思'乱'想的时候,肚子咕噜噜的一直鸣叫,看来该吃饭了。以前吃饭都是跟娘亲回家吃,这会儿是独立门户,开田种地了,早上出来时,娘亲就说午给送到地头的,看看时辰,也该来了。

    果不其然,有声音从坡下传来“小花~来帮娘一把。”,从坡下上有一段较陡的坡路,很是湿滑,上次来看地的时候,张才就摔了一跤。张小花赶紧回了声“娘,等会儿,我马上下去,你自己先别上来。”当张小花走下山坡的时候,就看到娘亲,拎着一个竹篮,正站在路边等他呢。张小花接过竹篮,小心的扶着娘亲走上山坡,让娘亲坐在地头的石头上,这才掀开篮子上的布,里面是一碗的五花肉,还有几块的糙面馒头。小花懂事的问娘亲是否吃过,娘亲的回答也没出乎他的意料,已经吃过了。看着小花狼吞虎咽的样子,郭素菲有点心疼,对小花说

    “慢点吃,别噎着,快喝点水。”

    “娘,怎么突然做五花肉了呢?”“小花问。

    “今天是你自己头天干活,你爹昨天就交代了,给你做五花肉犒劳啊。”小花娘慈爱的看着自己这个最小的儿子说。“也难为你了,小花,今年你才十二岁,看人家邻村跟你这么大的孩子,还都在学堂念书呢,你就一人在田里干活了。“

    “娘,看你说的,我大哥不也十岁就跟爹分开干活了吗,我这算啥啊。况且这地是我的,我二哥还跟大哥一块地呢。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小花看娘亲开始唠叨,感觉接着说“外婆呢,她吃五花肉了吗?”

    “你外婆八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能吃这个啊,我给她熬的小米粥。”小花他娘说,“吃到现在才想起你外婆,亏了你外婆整个上午还惦记着你呢”

    小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似乎还真的没想那么多啊。

    说到小花的外婆,郭素菲面带愁云。家里的日子随着几个孩子的长大,逐渐的好转,但是小花的外婆的身体是越来越糟了,虽然说八十多岁对于农村的人来讲,已经是少有的高寿了,但是谁不希望自己的长辈多陪自己一段路啊。最近小花的外婆更是眼睛看不见了,郭素菲跟张才商量想让大夫看看,可是小花的外婆却死活不同意,说年纪如此的大了,眼睛看不见是正常的,不想再为此花钱。两口子捱不过老人家,也就同意了。如今老人每天都家里'操'劳,'摸'着黑给喂个鸡,喂个猪之类的能干的活。

    看着小花吃完饭,喝过水,郭素菲说“小花,下午少干点,早点回家,外婆想你呢。我还要去给你爹和哥送饭呢”,小花这下愣住了,“娘,那,那个五花肉被我吃光了,爹和哥吃什么?”“没关系,还有别的菜呢。记住下午少干点,不要着凉啊”郭素菲慈爱的抚'摸'小花的头,看着着急的脸红的小儿子,仿佛他还是自己膝前撒娇的小不点儿。

    当张小花扶着娘亲下了坡路,看着娘亲远去的背影,心很是愧疚,唉,我怎么把五花肉都给吃光了啊。

    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