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魔医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六章 骂街的熊孩子

    艾乐愁眉苦脸的冲里边挥挥手,程紫怡跟牛头立刻抻着脖子往里边看,就见一个粉嫩嫩、穿着红肚兜的五六岁孩子光着倆小脚丫跑了出来。

    艾乐伸手一指这孩子道:“你们看他是谁?”

    牛头伸出牛蹄子抓抓后脑勺道:“俺不认识这娃娃啊。”说到他对那孩子道:“唉,你这娃娃是谁家的?”

    程紫怡到是很喜欢这粉嫩嫩的小娃娃,蹲下来伸出手柔声笑道:“来,让姨姨抱抱?”

    艾乐听到这话呢喃道:“姨姨是什么鬼?”

    不等程紫怡发作小娃娃给了她一个不屑的眼神,奶声奶气道:“小狐妖你是谁姨姨?告诉你少占你药爷爷我的便宜。”

    一听这话牛头明白眼前这小子是谁了,只见他一蹦三尺高,随即祭出拘魂索大呵道:“药童子这是地藏王的宅邸,你可不能胡来。”

    牛头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混货是怕了药童子,或者说是怕了他那往生炉,前两天他在里边差点成了烤全牛。

    程紫怡也站出来祭出宝剑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警惕的看着药童子。

    药童子一挺小肚瓜,红肚兜有些短,露出里边白嫩嫩的小象,他伸出一根白嫩嫩的小手指指着牛头跟程紫怡骂道:“瘟牛你特么的拿着个破铁链吓唬谁?你是蝙蝠上插鸡毛——你算个鸟?

    我草,还有你这小狐妖,拿着个破剑指着你药爷爷我,药爷爷我就怕你了呗?看你那狐媚样,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水性杨花说你都是轻的,我看你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

    药童子骂街实在是难听,什么歇后语,什么下流诗词全整出来了,直接骂牛头算个鸟,程紫怡更悲剧,成了半掩门的窑姐。

    牛头气得脸都绿了,程紫怡是红了脸酥胸极具起伏眼看着就要气晕过去。

    艾乐来气了,站起来一巴掌拍在药童子的脑门上骂道:“特么的小爷我让你说话了吗?让你说话了吗……”艾乐一边重复最后一句一边抽着药童子的脑袋。

    说来也怪,无法无天的药童子被艾乐把脑袋当皮球抽竟然不恼,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委屈的站在那任由艾乐抽打,那委屈的小摸样真是我见犹怜。

    这要是艾乐在凡间的大街上这么打可爱到爆棚的药童子,十有**会被正义感爆棚的人先暴打一顿,然后以人贩子的罪名送派出所去不可。

    艾乐打累了,伸手点着药童子的鼻子尖道:“以后在敢说脏话,小心我扒掉你的皮、打断你的狗腿,小小年纪不学好,跟谁学的?”

    艾乐这语气、动作跟他爹艾福禄当年听到艾乐骂人教训他一样、一样的,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

    药童子不敢在说脏话,怨毒的看了一眼牛头跟程紫怡后转身跑了进去。

    牛头收起拘魂索跑过来道:“艾神医这啥状况?药童子怎么成了这个德行?”

    当初的药童子面色苍白如死人,一双眼睛里满是阴狠之色,可现在这小子整个脱胎换骨了,不但肤色粉嫩,眼神也没了当初的阴狠,一时间没让牛头跟程紫怡认出他来。

    艾乐苦笑道:“还不是因为我用了分魂术封印了他的缘故,听地藏王说这小子吸收了我魂魄中的阳气,于是就变成这样了。

    唉,当初我是想让这小子灰飞烟灭的,可一看他变成这幅模样我实在是下不去手,愁啊。”

    程紫怡刚被药童子骂成了半掩门的窑姐,现在可还没消气,一听艾乐这话立刻道:“一个孽障而已,有什么下不去手的,你下不去手,我来。”说完仓啷啷一声拔出了宝剑。

    药童子根本就没走远,就躲在一边偷听他们说话,一听程紫怡的话他探出小脑袋大骂道:“小贱人就凭你也想杀我?我呸,也不撒泡尿照自己的德行,我看你还是去青楼卖身吧,杀男人你不行,伺候男人我看你一准行,小荡妇!”

    程紫怡那听过这么下流的话,此时气得脸都是一阵青一阵紫的,从银牙中挤出几个字:“小贼,今天姑奶奶不宰了你我誓不为人。”说完提剑就上。

    药童子现在没了往生炉,可不是程紫怡的对手,看她杀了过来立刻调头就跑,一边跑一边骂道:“小贱人你追得上药爷爷我吗?追不上赶紧滚回青楼去。”

    艾乐扭头看看一大一小远去的身影叹口气道:“老牛啊,你说我把那小兔崽子带回去他会不会没事就给我找麻烦?”

    牛头惊呼道:“啥玩意?您要把他带回去?他可是药童子啊,您就不怕他害了您?”

    艾乐苦笑道:“地藏王已经帮我炼化了往生炉,现在就在我的魂魄中,药童子就是往生炉的炉灵,受我控制,我死他便死,他害谁也不会害我,只是这小子是个惹事精,我怕把他带回去他给我惹麻烦。”

    牛头一听这话立刻大喜道:“恭喜艾神医获得至宝,这往生炉可是天庭一等一的宝贝,当年要不是用来镇压药童子,太上老君才不会炼制这至宝。”

    艾乐抓抓头道:“太上老君傻了不成?当年药童子触犯天条,直接杀了他就是,干嘛用往生炉把他镇压在往生路?”

    牛头一屁股坐到艾乐身边道:“艾神医有所不知,这药童子本是八卦炉的炉灵,千万年来一直陪伴老君,老君早已跟他有了感情,不忍杀他,这才镇压在往生路上,想不到今天被艾神医收服,有了他还有往生炉在,日后您想炼制什么丹药都会事半功倍。”

    后边的话地藏王也跟艾乐说过,不过他仔细查了一下华佗传授给他的炼药方法,又详细的问了下药童子炼丹的事,最后他发现太上老君的炼丹跟炼药有着很大的区别,而药童子最熟悉的就是炼丹,让他炼药就差得多了,还得艾乐指挥着他亲力亲为。

    在一个往生炉中的火是往生业火,怨气太重,根本就不适合炼药,炼制一些邪门法宝到是在适合不过。

    这样一来往生炉就有些鸡肋了,但艾乐还必须得要,谁让他当初脑门一热把自己的一魂逼入往生炉中,这一魂中可包含了很多华佗传授给他的医术还有法门,把什么仍了这些东西也不能仍,在说了往生炉是鸡肋,可也是个宝贝,仍了也太败家了。

    牛头跟地藏王都是炼丹、炼药的门外汉,自然不清楚这里边的事,所以才告诉艾乐有了往生炉跟药童子在炼制丹药上会事半功倍。

    艾乐是自家苦自己知道,他也懒的跟牛头解释,叹口气道:“只希望药童子这熊孩子到了凡间别给我闯祸吧。”

    这时谛听走了出来对艾乐跟牛头喊道:“艾神医、牛头菩萨有请。”

    艾乐跟牛头走了进去给地藏王行了一礼,地藏王看看艾乐笑道:“艾乐此间事以了,你是未死之人不能留在地府,牛头送他回去吧。”

    艾乐来地府就是求阎王爷改下生死簿,这事可还没办好,他那能回去赶紧道:“菩萨,我来地府还有事要办,我得见阎王爷。”

    地藏王有谛听在自然知道艾乐来地府所为何事,但他偏偏装作不知道:“你找阎王有何事?”

    艾乐赶紧把自己此行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地藏王听后道:“艾乐你肩负使命重大,那能为救一个凡人便用那逆天改命的法子自损五十年阳寿?此事休要再提,牛头,送他回去。”

    艾乐急道:“菩萨凡人的命也是命,我一定要救,求菩萨发发慈悲,就让我去见见阎王。”

    地藏王呵斥道:“糊涂,你难道不知道你的生死事关三界存亡吗?”

    艾乐皱着脸道:“菩萨你别吓我,我胆子小,我就是个小大夫,三界存亡这么大的事你别往我肩膀上放啊,小的肩膀一向扛不住事,您老还是另请他人来抗这重担吧。”

    地藏王听后大怒道:“你这小子怎么如此没有担当?平白丢了你的身份。”

    艾乐一撇嘴道:“我有啥身份,一穷二白,没房、没车、没存款、没老婆的超级diao丝而已。”

    艾乐滑不溜秋,他当神魔医院的院长是想给自己谋好处、谋前程,可地藏王竟然说他的生死关系到三界存亡,这担子太重,艾乐不想挑,生怕压断他的小肩膀,更怕一个不小心把小命丢掉。

    他这还没给更多的神佛、妖魔治病那,就为了救梁玉便差点把小命丢掉,由此艾乐知道神魔医院院长可不是那么好干的。为了小命他宁可不干这劳什子的院长!

    金钱诚可贵,美女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

    地藏王怒哼一声道:“无知小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你真实的身份。”

    谛听一听这话大惊道:“菩萨不可啊,他现在还没觉醒前世记忆,若是贸然告知他的身份,这有违天道啊,万万不可。”

    艾乐听到这些话抓抓头道:“菩萨我到底什么身份?难不成我也是大罗金仙转世不成?”说到这艾乐想起他悲催前九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就没见那个大罗金仙转世能倒霉成我这样的!”

    大家猜猜艾乐是什么身份?猜对有奖励!!对了别忘记收藏扔推荐票!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