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魔医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五章 因祸得福

    满地打滚求收藏、推荐票、打赏,不给我不起来了!

    看到艾乐快要魂飞魄散了牛头吓得冷汗刷刷往下掉,也顾不得药童子那去了,挥舞着拘魂索就要把艾乐的魂魄捆绑住预防魂飞魄散。

    就在这时候一声低呵声传来:“你这牛头休得胡来。”

    此时艾乐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他费力的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圆脸和尚骑着个特大的狮子狗过来了,艾乐最后一句话是:“特么的怎么有这么大的狮子狗?”说完就人事不省了。

    牛头侧头看是地藏王立刻跪下高喊道:“求菩萨救艾神医。”说完就磕头。

    而此时艾乐的灵体开始消散,化作点点星光向空中飘散。

    地藏王祭出左手的宝珠,念一法决艾乐四散的魂魄立刻被宝珠吸入其中。

    地藏王看了看宝珠中的魂魄呼了一声佛语后道:“你这牛头好不晓事,他一凡人你如何敢大胆带他魂魄来地府?要不是我来的及时,恐怕此时他已经魂飞魄散了,这小子胆子忒也大了。”

    牛头听不出来地藏王最后一句话是说艾乐,他还以为说自己,赶紧磕头道:“菩萨有所不知,非是俺老牛硬拽艾神医来地府,是他非要俺带他来啊,您老也知道俺患有隐疾……”

    地藏王一挥手打断他道:“谛听已经告知于我,不必多言,跟我走。”说完一挥手又把往生炉给收了起来。

    牛头跟程紫怡从地上爬起来跟着地藏王走,不多时来到地藏的庙宇,地藏王没让牛头跟程紫怡进,让他们守在外边。谛听也没进去,懒洋洋的趴在外边打盹。

    牛头跟程紫怡等了好久也不见地藏王出来,牛头是等不急了,来到谛听跟前拍拍他毛茸茸的大头道:“兄弟醒醒!”看谛听睁开眼牛头立刻搓搓倆牛蹄子讪讪笑道:“谛听大兄弟你帮俺进去问问菩萨,问他能不能救艾神医,他可不能死,不然俺老牛就完蛋了。”

    谛听懒洋洋的翻了个白眼趴下继续睡,明显没有要帮牛头忙的意思。

    牛头此时到也不敢得罪于他,只能耐着性子说好话,希望谛听帮忙打探一下,可谁想谛听根本就不搭理他。

    这可把牛头弄急眼了,他使劲一拍谛听的大头喊道:“你这谛听忒也不够意思,以前你要吃骨头,俺老牛那次出去办差不给你带些回来?现在求你点事你竟然爱搭不理的,你个瘪犊子玩意。”

    谛听一听这话急了,大嘴一张呵斥道:“你这蠢牛呱噪什么?菩萨自会救他,耐心等候就是,在呱噪我就把你赶出去。”

    牛头大怒,伸手指着谛听的鼻子尖道:“特么的,你个忘恩负义的瘪犊子,就这么跟你哥哥我说话是不?”

    谛听正要反唇相讥,地藏王的声音从里边传来:“牛头、狐族的小丫头进来吧。”

    牛头瞪了一眼谛听意思是你给俺等着,随即迈开两条牛腿走了进去,程紫怡也担心艾乐的生死赶紧跟了进去。

    两个人一进去就看到艾乐浑身散发着金光闭着眼漂浮在半空中,他身下便是那往生炉。

    牛头几步上前呼喊道:“艾神医您老醒醒啊,不要吓俺,俺胆子小。”

    地藏王冷哼一声道:“你这蠢牛胆子还小吗?私带未死之人的魂魄下到地府,这人还是神魔医院的院长,漫天神佛、遍地妖魔未来都要仰他鼻息,三界浩劫也靠他力挽狂澜,你这蠢牛竟然让他置身于死地,你该当何罪?”

    牛头这二愣子别看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牛样,可实际上他第一怕自己的顶头上司阎王爷,随即就是地藏王,第三就是艾乐了。

    现在地藏王一责难于他牛头也不敢顶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俺该死,求菩萨发发慈悲救救艾神医吧。”

    地藏王呼出一口气道:“我自然要救他,这小子胆子还真大,竟然打开了华佗的神念,利用痛苦摆脱药童子三枚本名血符的魅惑。”

    牛头惊呼道:“什么?艾神医打开了华神医的神念?他不要命了?太狠了,比俺狠多了。”

    程紫怡在一旁不解道:“什么神念?”

    牛头解释道:“就是蕴含了华神医毕生所学的神念,里边的东西太多,当初华神医说得一点点打开,慢慢学,要是一下子打开就会让艾神医变成傻子、白痴、二百五。”

    程紫怡听后也是面色巨变,她很清楚凡人贸然打开一个蕴含大罗金仙毕生所学的神念会有什么后果,轻则变成白痴,重则灰飞魄散、永世不可超生。

    实在是神念中包含的内容太多,贸然打开神魂是承受不了的。

    程紫怡没想到艾乐这好色小人竟然这么狠,拼命下竟然不顾自己生死打开了华佗的神念,这是她认识的艾乐吗?

    地藏王宝相庄严道:“你们以为他单单就打开了华佗的神念吗?没有,他还动用神念中的分魂之法分出一魂把他魂魄承受不住的神念强行封印到往生炉中,在分出三魄硬生生的把药童子也给封印了,此子大胆至极,这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听到地藏王的话牛头跟程紫怡脸色再次巨变,艾乐这不是拼命,而是在找死,他一个凡人强行使用分魂之法下场只有一个——魂飞魄散,这样的神通按理说一个凡人是不敢用也用不出来的,但艾乐却硬生生的用了出来。

    不但封印了他魂魄承受不住的神念,还把药童子一块封印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并且手段十分很辣,一旦他魂飞魄散,往生炉、药童子都得给他陪葬。

    牛头竖起牛蹄道:“艾神医太特么的狠了,太特么的牛了,厉害,厉害!”

    程紫怡呆愣愣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艾乐,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好色的小小凡人,在生死关头竟然会如此决绝、很辣,这跟她认识的艾乐有着太大的区别,大到她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一切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地藏王看看艾乐道:“要不是我来得快,这会他早已经胡飞魄散了,经此一劫他也算是因祸得福,往生炉现在只有他能使用,至于药童子那孽障?哼!算了,既然是这小子收服的,那就任凭他发落吧,是教他魂飞魄散,还是让他当炉灵随他的意。”

    程紫怡这时候不解道:“菩萨小女子有一事不解,艾乐只是个凡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法力,他怎么可能用得出来分魂之法?就算他用出了分魂之法也应该制不住法力高强的药童子啊?”

    地藏微微一笑没回答前边的问题,避重就轻道:“是这小子运气好,药童子那孽障为了逃出往生路,先是制住了你二人,随即又动用了三枚本命血符,他法力早已经消耗一空,如何还能抵挡分魂之法?”

    程紫怡听后是苦笑连连,心里感叹艾乐运气之好,这要是药童子还有一丝法力,恐怕死就的是艾乐了。

    想到这程紫怡感觉到不对劲,地藏王根本就没说艾乐这小小凡人为什么会用分魂之法这事。

    她刚要问,地藏却道:“你们二人出去吧,他的魂魄修复还需要三天,三天后你们在来。”说完地藏王闭上了眼,显然是不想在说什么了。

    程紫怡看地藏王这样,也只能揣着一肚子的疑问跟牛头出去了!

    他们前脚走,谛听后脚就来了,他看看艾乐的神魂道:“菩萨您耗费**力修复一个凡人的魂魄值得吗?”

    地藏王瞪了一眼谛听道:“你这畜生现在是好吃懒做,什么正事都不干了,他是普通的凡人吗?他是艾乐,三界中唯一能给神佛、妖魔做手术治病的人,他死了,神佛、妖魔怎么办?在说此人还有另一个身份,冲这身份我也必须救他!”

    谛听自打三界出事后确实懒了不少,没事就惦记去那弄点好吃的,他是一点不关心三界的事,如此一来他自然不知道艾乐这新官上任的神魔医院院长。

    谛听又看看艾乐道:“他这么年轻医术行吗?别跟华佗老儿似的治死了一堆的神佛、妖魔,现在这些神佛、妖魔的亲朋好友正到处找他麻烦那,菩萨他到底是谁?”

    地藏王道:“华佗那老儿就是个二把刀,被打死也是活该,你附耳过来。”

    地藏王在谛听耳边说了几句话后,谛听大惊道:“什么?是他?”

    地藏王宝相庄严道:“就是他,好了不许声张,出去吧。”说到这地藏王闭上了眼睛。

    谛听不敢再说趴在了地上继续打盹。

    三天后牛头跟程紫怡按时过来,她们一到就看到艾乐愁眉苦脸的坐在台阶上发呆。

    牛头一看艾乐没事了心中大喜,几步过去便道:“艾神医您没事可太好了,您不知道这三天俺老牛都愁死了。”

    艾乐抬起头有气无力道:“我比你还愁,老牛啊这事你说咋办那?”

    程紫怡看看艾乐笑道:“你因祸得福刚得了至宝,现在你能有什么为难的事?”

    艾乐仰起头以四十五度角望着地府的天空道:“问哥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程紫怡一听这话脸就红了,怒斥道:“你这家伙怎么满嘴胡言乱语?在当着姑奶奶的面说这些话小心我切了你的舌头,快说你有什么烦心事!”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