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魔医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二章 给小爷我等着

    业界良心的老白每天更两章,跟其他人三章的字数是一样的,可谓看在老白如此实在的份上收藏、推荐票、打赏的干活吧!

    今天一大堆记者来堵艾乐自然是因为余沧海,昨天在烧烤一条街艾乐跟高进坏了占志鹏的好事,被占志鹏请来忽悠林冰茹的余沧海自然也拿不到报酬了,并且还被没素质只会挥舞拳头的高进吓得够呛,周围围观的人那么多,堂堂名医余沧海被吓成那个德行,最后狠话都不敢放了,这面子丢得实在是有些大。

    余沧海不认识艾乐跟高进,本打算忍了,可偏偏挨千刀的高进为了拍艾乐的马屁泄漏了他的姓名跟工作单位。

    这可给了余沧海机会,他晚上一回到酒店立刻打开电脑、泡上一杯香茗、点燃一根烟,喝口茶、抽口烟,在想想刚才憋屈的一幕余沧海脑海中的灵感泉涌一般,他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舞动着,一篇名为“小小校医、不知天高地厚、妄言能医绝症,妄人、妄人!”的文章就新鲜出炉了。

    这篇文章余沧海先是发表在自己的**上,随即又跑去各大网站发布,如果余沧海就是个普通医生这文章还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可他名声摆在那,算是华夏肾脏方面的一哥,是名医也是社会名人。

    如此一来于老师、于专家、余教授这文章发表没多久立刻在网上掀起了滔天巨浪,无数的网站纷纷转载,无数的网民纷纷在**上力挺余沧海大骂艾乐不知道天高地厚,就知道吹牛皮。

    反响这么大一方面是因为余沧海的名气,另一方面就是文章的内容,在文章中余沧海把自己写成淳淳教诲后学末进艾乐的医疗前辈。

    而林冰茹则是苦命、孝顺的孩子,为了救母亲前来求他出手,余沧海悬壶济世、悲天悯人,那能不管这事?

    可就在余沧海答应要给林冰茹母亲治病的时候,眼高手低的艾乐出现,大言不惭的说他能治好林冰茹母亲的尿毒症。

    当时余沧海并没因为他年轻而视于他,还以为他真有什么本事,本着医生严谨、认真的态度,余沧海考究了一下艾乐。

    可这一问才知道艾乐不学无术,分明是个江湖骗子,十有**是贪图林冰茹的美色,这才出来搅局。

    余沧海本着劝人向善的原则,苦口婆心的劝艾乐浪子回头,并且明确表示艾乐如果真的想学医术、当医生的话,他可以收他为徒。

    可艾乐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但大骂余沧海,还扬言他一定能治好林冰茹母亲的尿毒症。

    悲天悯人的余沧海不想看到艾乐害死患者,继续苦口婆心的劝他,可谁想竖子艾乐根本不听,竟然要暴起伤人,幸好几个好心的路人过来阻拦,不然余沧海就要遭了他的毒手,艾乐侧趁乱劫跑了林冰茹。

    余沧海气不过,这才发了这篇文章,希望有识之士一同劝艾乐不要草菅人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如果他能回头,余沧海还是想收他为徒,带他走上治病救人的医者之路。

    这篇文章写得绝妙,把余沧海写成了医者仁心、悲天悯人的大医生,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在看艾乐,直接被写成了一个贪图美色、不知天高地厚、眼高手低、大发厥词、不识好人心的混混。

    艾乐一个小小校医敢大言不惭的说能治愈尿毒症,这绝对是个天大的笑话,这话就跟日本人说他是人一样没人信。

    文章在网上发酵一个小时后今天一早各路记者就跑到了八中,打算好好报道一下艾乐这个妄人。

    艾乐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那见过这场面?记者们七嘴八舌一问他就麻爪了,呆愣愣的看着“长枪短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刚才那个差点把话筒塞到艾乐嘴里的女记者用出一记靠山蹦,竟然硬生生把一个个子比她高、块头比较她大的男记者挤到了一边去,由此可见这女记者功力有多深厚了。

    “艾大夫请您回答我的问题,您一个小小的校医凭什么说自己能治愈尿毒症?要知道这种病几乎等于绝症,哪怕是有合适的**做了肾脏移植手术也不一定能让患者痊愈,术后患者还要挺过排异放应才行。

    据我所知您刚实习结束,你一个小小实习生恐怕连手术都没上过,现在竟然说能治愈尿毒症,你这口气也太大了点吧?”

    女记者言辞犀利,并且来前肯定做过功课查了一下尿毒症的治疗方式。

    艾乐不是傻子,现在已经猜到这些记者之所以来找自己肯定是余沧海那老王八背地里使坏,现在被这女记者如此奚落、轻视,艾乐不由心头火气,驴脾气一上来、脑袋一热便道:“我说能治好,就一定能治好,让开,没功夫跟你们闲扯。”

    艾乐话音一落所有记者竟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子真是死鸭子嘴硬,一个刚实习完的小校医能治愈尿毒症?开什么玩笑,你怎么不说你能治愈癌症那?

    艾乐面对记者们的讥笑恼羞成怒了,他粗暴的分开这些记者跑回了校医室,把门一锁立刻大骂道:“妈的,瞧不起我?我还非得治愈尿毒症不可,余沧海你个老王八你给小爷等着。”

    艾乐刚才脑袋一热说能治好尿毒症到也不是为了面子吹牛皮,他毕竟是神魔医院的院长,有这身份在,他在豁出去了,还真可能借助鬼神之力治好梁玉的病。

    只不过现在艾乐想保住梁玉的病麻烦不少,狐姬那牺牲下色相逆天聚魂阵应该能搞到手,可阎王爷那怎么弄?跟他一点交情没有,他能为了自己违抗天条私自篡改生死簿吗?

    艾乐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耳中听着记者们砸门的声音他是越发烦躁了,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他立刻开始后悔了,伸出手啪啪的抽自己的嘴,真特么的是嘴贱,昨天说能治好梁玉的病干嘛?现在好,麻烦大了,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艾乐躲在校医室里足足两个小时记者们才散去,艾乐今天要跟牛头去找狐姬,自然不能待在校医室里浪费时间,他把门打开一道缝贼眉鼠眼的往外看看,确认记者们都走了后这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刚要迈步离开这里,他的后脖领子就被拎住了。

    “艾神医您这要是去那啊?”伊雪琪清脆的声音传来。

    艾乐一扭头看到伊雪琪一脸玩味的笑容,他赶紧换上笑脸讪讪道:“伊老师啊,那个我家里有点事,我先走了。”说完艾乐就要跑。

    伊雪琪手上一用力就把艾乐给拽了回来,手上一用力把他按在墙上亮晶晶的大眼睛死死的盯住艾乐的眼睛,不善道:“艾乐前天的账我还没跟你算那。”

    艾乐一下想到了前天中午摸了不该摸的地方的事,他可不想被伊雪琪这暴力女在打一顿,赶紧讨好道:“伊老师您听我说,前天那事都是误会,误会啊。”

    伊雪琪咬牙切齿道:“误会你妹。”

    艾乐一听这话心里呢喃道:“完了、完了,今天这顿揍是跑不了了。”他哭丧个脸道:“你要打就打,但别打脸。”艾乐就靠这张脸去讨得狐姬欢心学到逆天聚魂阵,这要是被打破了相,一切可都完了。

    伊雪琪瞪了一眼艾乐到没动手,松开他道:“打你姑奶奶都嫌脏了手了。”说到这伊雪琪掏出手机丢给艾乐道:“这新闻是怎么回事?”

    艾乐狐疑的看看伊雪琪,看她确实没有要打自己的意思,这才看了看手机,一看不要紧只见艾乐面色狰狞、咬牙切齿道:“余沧海你个老王八,小爷我跟你没完,你给我等着!”仍下这句话,艾乐把手机往伊雪琪身上一仍,大喊道:“让开。”

    艾乐王八之气全开,到是把伊雪琪给震住了,乖乖的给他让了路,眼睁睁的看着艾乐气势汹汹的走了。

    当艾乐的身影消失在伊雪琪的视线中时,伊雪琪才回过神来,一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给他让路,她立刻是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的喊道:“艾乐你给我等着。”

    艾乐气呼呼的回了家,一进去就喊道:“蠢牛、蠢牛出来,咱们出发了。”

    艾乐喊完后等了一会没见牛头出来,他嘴里骂骂咧咧的进了牛头的房间,一进去就看这货正站在那。

    艾乐没好气道:“你这蠢牛聋了不成?喊你怎么不答应?”艾乐心头别着火,倒霉的牛头成了他的出气筒。

    牛头嘿嘿笑道:“艾神医现在是白天,我不能出去啊,我怕光。”

    艾乐这才想到牛头这货是阴司的人,是灵体,灵体最怕的就是光。

    他叹口气道:“那咱们天黑了在走,对了,你跟马面说说,先别拘梁玉的魂魄,给我点时间。”

    牛头为难道:“这不行啊,正所谓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啊。”

    艾乐一听这话急了:“那怎么办?我这一去不定几天,要是梁玉死了,我怎么跟林冰茹交代?”

    牛头想了一下牛眼一亮道:“有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