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魔医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牛皮吹大了

    吹了大牛皮的艾乐苦逼喊着:“求收藏、推荐票、打赏安慰!!!”

    艾乐夺路而逃,扛着个大活人竟然一口气跑回了家,林冰茹一路上没在折腾,不知道是因为艾乐那突然而来的臀击,还是因为他说能治好她母亲的病。

    一到家门口艾乐就看到高进大热天双手插在袖子里蹲在门前正东张西望,一看到艾乐高进站起笑道:“大哥你怎么这么慢?”

    艾乐气喘吁吁道:“特、特么的你属狗的吗?怎么跑这么快?”

    高进嘿嘿笑道:“大哥英明,我还真是属狗的。”

    艾乐脸一黑推开高进就走了进去,他把林冰茹放下拿起大水杯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等他放下水杯后才发现林冰茹俏脸通红的低着头用眼角余光偷偷看他。

    艾乐呼出一口气道:“坐吧,你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傻?那死胖子跟山羊脸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妈得的是尿毒症,这病多难治你不知道吗?那山羊脸确实是大专家、教授,可遇上这种病没**他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就算有了**,手术风险也是相当大的,他看过你母亲没有?”

    林冰茹微微摇头表示没有。

    艾乐一拍桌子骂道:“什么狗屁专家?我看就是个江湖骗子,连患者都没看到就敢说能治好,王八蛋。”艾乐全忘了他自己也没看过林冰茹的母亲,在不了解她母亲的情况下也是夸下海口说能治好,这样看来他跟余沧海似乎是一丘之貉。

    林冰茹这时候小声道:“艾大夫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能救我母亲的只有占总跟余大夫了,您让我走吧。”

    艾乐蹭的站起来道:“我让你走?你走了还找他们去?他们是贪图你的身子你怎么不懂那?你妈的病我管了,先带我去看看。”

    林冰茹听到这话猛然抬头道:“艾大夫你别开玩笑,你怎么能、怎么能治好我母亲那?”林冰茹这话说到后边是细若蚊蚁。

    好在艾乐耳朵好使听到了她的话,他道:“我没开玩笑,你不相信我?”

    林冰茹还真不相信艾乐,实在是他太年轻了,要说他能看个头疼脑热的小毛病她信,可尿毒症这么大的病她那里能信?

    别说林冰茹不信艾乐的话了,不管是谁听到也不会信,他一个刚出校门,连个执业医师资格证都没有的家伙说能治尿毒症那不是吹牛是什么?

    艾乐的驴脾气上来了,上前一步拉住林冰茹有些微凉的小手拉着她就走,林冰茹长这么大那被男人牵过手?现在被艾乐的大手拉住她的小手她羞得不行,赶紧用力想挣脱艾乐。

    可这会艾乐的驴脾气上来了,根本就没想到他这么拉林冰茹的手很不合适,用力拉好不悦道:“老实点,走,去你家。”

    两个人刚出门高进就端着个饭碗追了过去喊道:“大哥你去那?”

    艾乐没好气道:“你个吃货管那么多干什么?在家看家。”

    扔下这句话艾乐拉着林冰茹就走,两个人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这样来到了林冰茹的家门前,她家住的也是四合院,但跟艾乐住的比起来显得太破旧了,街道上满是乱七八糟的杂物,还没个路灯,好几次艾乐差点被绊倒。

    进了门里边更乱,到处是废纸壳、矿泉水瓶子这些东西,艾乐借着月光看了看道:“你家就住这?”

    林冰茹自卑的低下头没出声,默认了。

    艾乐道:“你妈住那屋?”

    林冰茹道:“艾大夫你松开手啊。”

    艾乐这才想起来他一路上都是牵着林冰茹的小手的,他赶紧松开手尴尬一笑道:“不好意思,不是有意占你便宜。”

    林冰茹伸手一指一个房间道:“我跟我妈住那个屋。”

    就在这时候屋里亮起了灯,一个虚弱的女声传来:“是小茹吗?”

    林冰茹赶紧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道:“妈是我,你别起来了,我带个大夫给你看看。”

    艾乐赶紧跟了上去,两个人一进屋艾乐就闻到了一股子难闻的味道,艾乐一下就想起来当年在透析科实习的时给那些尿毒症晚期病人做透析时闻到的味道。

    艾乐打量了一下这屋子,屋子空间不大,也就十一二平米的样子,屋子里除了一张双人床外就是两三个大号白蓝相间的蛇皮袋,里边装着一些衣服,除了这些在没其他的东西了。

    屋子里虽然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但收拾得却是很干净。

    床上靠着个面色呈黑黄色、双眼无神的妇人,妇人手臂上还有尿素霜沉积,常人看来这尿素霜沉积就跟皮肤病似的,一看就让人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妇人的双腿架在枕头上,从暴漏在空气中的一截小腿与脚可以看出她双腿的水肿相当厉害。

    妇人就是林冰茹的母亲梁玉,她看了看艾乐想露出一个笑容,可最后也没能成功的展现出笑容来,她虚弱的对艾乐道:“坐、坐。”

    艾乐赶紧上前一步道:“阿姨不用了,我站着就好。”

    梁玉微微侧头看向女儿道:“小茹这就是你请来的大夫?这么晚把人家请来实在是太麻烦了,赶紧给大夫倒水。”

    艾乐看梁玉说话都费劲赶紧道:“阿姨不用了,您别说话,我给您看看。”

    梁玉微微摇头费力的伸出手摆摆道:“不麻烦了,我这病好不了了,谢谢您能来看我,唉,只是苦了小茹这孩子,我一走她可怎么办啊。”

    梁玉已经对自己的病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在一个她看艾乐如此年轻更是不相信他能治好自己的病,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听到母亲的话林冰茹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她拉住母亲的手哽咽道:“妈你别这么说,你会好的,对了,艾大夫医术可厉害了,真的不骗你。”

    为了安慰母亲,让她重新燃起活下去的希望林冰茹只能违心的欺骗她,她很清楚艾乐的医术也就能看个小毛病,想治好自己母亲的病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艾乐上前一步伸出手给梁玉号脉,可他不会截脉术,以他现在的号脉手法根本就没办法精准的诊断出梁玉的病情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身体是否有其他的疾病,还有她的身体状况。

    艾乐看搞不清楚梁玉的病情一急,只能采取西医的检查方式,查体、询问病史,也好在艾乐在实习的时候足够努力,不然的话这会他可麻爪了。

    艾乐查了半天,又详细的问了梁玉的病情,林冰茹看他检查得有模有样的,心里竟然升起了希望,她还拿来她母亲以前的检查单给艾乐看。

    一个多小时后艾乐心里有了数,梁玉的尿毒症因为没钱治疗已经到了晚期,现在双肾已经衰竭到了一个很严重的程度,并且她的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神经、肌肉系统都因为双肾衰竭出现了各种的并发症。

    最严重的就是高血压与心功能衰竭,可以说现在的梁玉随时都会死去。

    治疗尿毒症最好的办法就是肾脏移植,**难找暂且不说,就算是现在有了合适的**以梁玉的身体素质也根本没办法耐受手术,可以说她必死无疑。

    这会就算是余沧海在这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他是世界级知名的肾脏专家又怎么样?梁玉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他的治疗方案顶多拖延一下她的生命,想治好她根本不可能,实在是她的身体太差了。

    艾乐牛皮吹了出去,说能治好梁玉,可现在他一下麻爪了,以他现在掌握的中医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治好梁玉。

    林冰茹双眼满含希望的看着艾乐道:“艾大夫我妈的病?”

    艾乐一看到林冰茹那双满含希望的大眼睛想也不想便道:“没问题,交给我了,你放心,这几天你好好照顾你妈,我这就回去给她配置草药。”

    艾乐实在是不忍告诉林冰茹真相,只能继续吹牛。

    林冰茹一听立刻惊喜道:“真的?”

    艾乐道:“真的,放心,那个我得赶紧回去配置药材去,你就在家,千万别去找他们听到没?”

    林冰茹点点头把艾乐送了出去,可她一伺候母亲睡去脸上欢喜的神色就不见了,她知道艾乐是在吹牛,是想安慰她跟母亲,她表现出欢喜的神色也是给母亲活下去的希望。

    可现在母亲一睡着林冰茹立刻脸色惨白的落下了眼泪,她真的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死去,现在能救母亲的只有她了,她决定明天去找占志鹏。

    另一边艾乐回了家就“啪啪”的抽自己的嘴,吹这牛皮干什么现在好,**烦来了,这要是治不好梁玉自己可怎么跟林冰茹交代啊?

    高进端着饭碗走进来道:“艾神医你嘴痒吗?”

    艾乐没好气道:“滚蛋。”看到高进要跑,艾乐赶紧道:“滚回来,我问你,太上老君那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丹药这事是不是真的?”

    高进点点头道:“是真的啊。”

    艾乐一听大喜,拿起手机就要给太上老君打电话讨要丹药,能不能把这牛皮圆上就靠老君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