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魔医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八章 风波又起

    推荐票、收藏在那里???

    出了派出所艾乐也享受了一把领导待遇——坐上了专车,不得不说艾乐是个没什么大见识的穷小子,长这么大就没坐过奥迪车,现在一上车不免有点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意思,他左看看右看看、东摸摸、西摸摸的很是喜欢这辆车。

    艾乐这抠门精此时生出一股有钱了一定要买一辆这样车的念头。

    鲍硕钢到没鄙夷艾乐这没见识的样子,关切的问他昨天在派出所了受没受什么苦,能让堂堂的江城副市长如此屈尊的人可真不多,艾乐能享受这样的待遇一下让鲍硕钢的秘书韩兵跌破了眼镜。

    他看到艾乐的穿着还有上车的举止就知道这小子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不可能是故意穿一身地摊货扮猪吃老虎的贵公子,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小子却能让鲍硕钢如此上心,不惜亲自赶来救他,并且对他的态度根本就不像是对子侄辈该有的态度。

    说得不好听一点鲍硕钢更像是有求于艾乐,姿态摆得很低,恐怕他见了市委书记也不会这样。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来头那?韩兵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索性不想了,既然鲍硕钢如此看重艾乐,那他自然有被看重的理由,自己跟他交好就是,这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

    昨天晚上林冰茹自然也被诱供了,她就是个学生,城府连艾乐都不如,被警察三言两语就带进了沟里,等明白过来已经晚了,当时她焦急得不行,她不想因为自己说的这些话害了艾乐,可她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挽回?唯一能做的就是担忧了。

    可谁想今天却峰回路转,她跟艾乐不但被放了出来,并且昨天那警察王锦东还倒了大霉,她看得出来王锦东这警察是干到头了。

    这一切林冰茹就感觉跟做梦一样,此时她坐在艾乐的旁边很是拘束,她听着艾乐跟市长鲍硕钢闲聊的话心里不由开始好奇起艾乐的身份来,他不就是一个校医吗?怎么跟还跟市长认识?并且鲍硕钢这市长还对他很是亲切,他真是市长的侄子吗?可看他们说话不像啊,他们两个更像是平辈之间在交谈,一点不像叔叔跟侄子说话。

    艾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这个问题不停的盘旋在林冰茹芳心中,她对艾乐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心。

    很快车子到了艾乐的家门口,鲍硕钢让韩兵给艾乐留了一个电话,说艾乐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韩兵,他处理不了在找自己。

    艾乐存好韩兵的电话后很客气道:“韩大哥以后有事就得麻烦您了。”

    韩兵早就打定主意要刻意结交艾乐,现在机会来了他自然不会放过,爽朗笑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有事尽管说话,我能办的一定给你办,办不了的想办法给你办,要是在不行,那就只能麻烦我们日理万机的鲍市长了。”

    韩兵语气真诚,最后还不忘小小拍一下鲍硕钢的马屁,一番话说下来让鲍硕钢跟艾乐心里都很是舒服。

    鲍硕钢笑道:“小韩你这张嘴可真是会说话,行了,你先回去吧,我今天晚点过去,有什么要紧事赶紧给我打电话。”

    艾乐挥手跟韩兵告别后就带着鲍硕钢走了进去,高进一看艾乐回来了自然赶紧上前献殷勤问他昨天受没受委屈。

    林冰茹此时想告辞了,她还得去上课,可却插不上话,急得她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她病还没好,昨天又是担惊受怕了一夜,现在一着急就感觉眼前一黑随即向后倒去。

    艾乐眼疾手快的抱住林冰茹,飞快的给她号下脉得知她没什么大事,吃点东西、好好睡上一觉也就成了这才放心。

    艾乐把林冰茹拦腰抱起歉意的对鲍硕钢道:“鲍市长您稍等下,我先把她安置好。”

    鲍硕钢看到林妹妹一样楚楚可怜的林冰茹怜惜之情大起,赶紧道:“要不要把她送医院去?”

    艾乐道:“不用,她没事,就是劳累过度,昨天晚上又受到了惊吓,让她好好睡一觉在吃点东西也就没事了。”说到这艾乐抱着林冰茹去了他的房间。

    鲍硕钢看着艾乐远去的背影心里开始羡慕起他的艳福来,有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当女朋友这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美事。

    不多时艾乐出来给鲍硕钢熬了药,等他喝完跟他简单说了两句鲍硕钢就告辞离去了。

    这会都快十点了,艾乐赶紧给窦仁亮打电话请假,他昨天一夜没睡这会是俩眼皮直打架,实在没精力在去上班了。

    请好了假艾乐找了个无人的屋子睡觉去了,这一睡他直接睡到了晚上八点多,这会天都快黑了,艾乐**着上身打着哈欠走了出来,一到外边就愣住了。

    院子里的晾衣绳上全是各种衣服、被罩、床单,艾乐大喊道:“老高你今天怎么这么勤快?”

    艾乐话音一落高进端着碗筷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这货腮帮子鼓得高高的,显然里边全是食物,他咀嚼了半天才算艰难的把食物咽下去,张嘴道:“这些东西不是我洗的,是小林妹妹洗的。”

    艾乐惊呼道:“啥玩意?她洗的?她人那?”艾乐有些担心林冰茹的身体,她病可没好利索,现在又干了这么多活这要是累坏了咋办?

    高进道:“她去烧烤街那上班了。”

    艾乐急道:“高进你脑子里都是水吗?不知道她病没好?你让她干活也就算了,怎么还让她去上班?跟我走。”仍下这句话艾乐回去穿衣服了。

    高进一溜烟的进了厨房,对正在大吃的牛头恶狠狠的喊道:“瘟牛你特么的要是敢把我那份也吃了老子拔掉你的牛皮。”

    牛头吃饭的家伙式是个大铝盆,他把铝盆重重的放下怒道:“武大郎你特么的是不是找削?”

    高进“嘿”的一声把碗筷放下,撸了撸袖子骂道:“瘟牛你特么的骂谁武大郎?有种在说一次。”

    牛头蹭的站起来两只牛眼瞪得跟铃铛似的,伸出牛蹄指着高进道:“俺就骂你是武大郎咋滴吧?你个瘪犊子。”

    高进气得脸都青了,蹦起来就要打牛眼,没办法他身材跟武大郎差不多,而牛头这货得有两米多,高进不蹦起来那里能打到牛眼,把这头瘟牛打成瞎牛?

    就在高进高高蹦起来的时候艾乐一把拉住他的衣摆把他拽了下来,不耐烦的喊道:“你俩打什么打?老子蹲了几天班房赚钱租的房子,你俩要是给拆了你们赔得起吗?两个死穷鬼。”

    艾乐说到这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饭菜很是丰盛,他可不信这些一看就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是只会煮粥的高进跟那头只会吃的牛做的。

    艾乐伸手一指桌子上的饭菜道:“这谁做的?”

    高进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牛头道:“当然是小林妹妹做的,那头瘟牛就会吃。”

    牛头大怒道:“你个瘪犊子说谁是瘟牛?”

    高进立刻伸手一指牛头道:“老子说的就是你。”

    “特么的,今天俺不削死你个瘪犊子俺跟你姓。”牛头说完就要动手。

    艾乐大喊道:“都特么的给我闭嘴,高进你他娘的在找事就给我滚回天庭,蠢牛你也给我滚回地府去,你的病老子不治了。”

    高进伸手点着牛头的鼻子尖道:“瘟牛听到没,艾神医让你滚回地府去,不给你治病了。”

    艾乐一巴掌抽在高进的大脑袋上骂道:“你特么的给我闭嘴。”说完这货飞快的找来碗筷把桌子上的菜肴分出一份来端进了自己的屋子。

    等他回来后又把剩下的饭菜分了分,然后道:“给你们分好了,以后要在因为点吃的打架就都给老子滚蛋,老高走,牛头好好看家,没事别出去乱跑,吓到小朋友可就不好了。”

    艾乐仍下这句话带着高进直奔烧烤街,来到昨天打架的摊位前艾乐四处看看没看到林冰茹的身影,他走到老板身边道:“老板小林那?”

    这老板已经从林冰茹嘴里得知艾乐被放出来的事,虽然她没详细说,但老板也猜得到艾乐身份不凡,不然他把胖子那些人的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也不可能这么快放出来。

    老板陪着笑脸一指不远处的一个摊位道:“在那边,一个老板把小林喊去了。”

    艾乐顺着老板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林冰茹跟一个胖子坐在一起。

    艾乐带着高进走了过去,来到近前他仔细一看发现林冰茹一脸纠结、悲愤的表情。

    衣着讲究、大腹便便的胖子温和一笑道:“小林只要你答应我,这二十万就是你的,我还会给你租个房子,你母亲的住院费我也包了,这位是我从明珠市请来的全国知名肾病专家余沧海教授,你母亲的病就包在他身上了,一旦有合适的**会立刻给你母亲做肾脏移植手术。”

    艾乐听到胖子的话才看到旁边坐着个一脸傲气的中年男子。

    余沧海仰着头看着林冰茹道:“小林啊,你还是赶紧答应吧,我时间很宝贵,有很多患者等着我为他们治病那。”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