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魔医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八章 敢跟俺要住院费?削死你!

    推荐票、收藏在那里

    也难怪艾乐吓成这德行,谁大半夜的从厕所出来看到个牛头、人身的家伙站在那也得吓够呛。

    华佗伸出手用尽全力把艾乐拉出来道:“你爷爷的看你吓的那熊样?真给爷爷我丢人,他是阴司牛头,屁股上起个大包疼得不行,我带他来找你看看。”

    艾乐听到这句话心中的恐惧总算是消退一些,一想到自己被牛头当着华佗、高进吓晕过去两次他大感落了面子,恼羞成怒的艾乐一指牛头骂道:“你特么的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说到这艾乐感觉自己说的不对劲,他呼出一口气道:“忘了你不是人了。”

    牛头人高马大足有两米多,身上穿着个古代狱卒穿的衣服,胸口的位置绣着个大大的“阴”字,这家伙被艾乐这么骂也不恼,两只牛眼是眼泪汪汪的,伸出俩牛蹄给艾乐做了一揖道:“求艾神医救我。”

    艾乐没好气的道:“你怎么了?”他全没把华佗刚说的话听进去,光顾着羞恼了。

    牛头一转身伸蹄扯下裤子让艾乐看他的大屁股,嘴中道:“起个大包,疼死俺了。”

    艾乐看着牛头那大大的黑屁股上确实鼓起个碗大的包,他伸手一碰,牛头“嗷”的一声跳起来喊道:“莫碰、莫碰,疼、疼啊。”

    艾乐不耐烦道:“我不碰怎么给你检查,忍着点。”

    牛头此时已经疼得落了眼泪,他一咬牙老实撅着屁股让艾乐看,艾乐故意用力摸那包整牛头以报他两次把自己吓晕之仇。

    牛头疼得吱哇乱叫,就跟杀牛似的,艾乐看他疼成这幅德行,心里是笑开了花,大仇得报的感觉果然很爽。

    艾乐转身去洗手,一边走一边道:“行了,把裤子穿上吧。”

    牛头此时是泪眼朦胧的提上裤子,委屈得就跟个被三百个大汉强暴了的小媳妇似的。

    艾乐洗手回来牛头立刻急切道:“艾神医俺这得的是什么病?”

    艾乐把手放在自己的大裤衩上擦擦道:“什么病?肛周脓肿,我说老牛啊你拉屎是不是都不擦屁股的”

    牛头理所当然道:“擦屁股干啥?多麻烦。”

    艾乐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表情后退两步道:“你个脏货,活该你得肛周脓肿。”说到这艾乐抓抓头突然道:“不对啊,鬼应该不用吃饭吧?”

    牛头被艾乐鄙视了,神色有些尴尬,他委委屈屈的道:“以前是不用吃,闻点香火就成了,可自打天庭、佛界、魔界那嘎哒出事后俺们地府也遭了灾,不吃就得饿死,这吃了就得拉,俺又不知道拉了屎就得擦屁股,早知道俺肯定擦啊。

    说到这牛头殷切道:“艾神医俺这病有得治不?”

    艾乐点点头道:“小毛病,好治,不过你这病肯定遭罪,你得忍着。”

    肛周脓肿这病不算大病,把脓肿切开引流也就成了,不过那每天都要换药清洗,很是遭罪。

    牛头一听这话立刻兴奋道:“那艾神医您老快给俺治治吧,多疼俺都忍得了。”

    艾乐没立刻回答牛头扭头跟华佗对视一眼后,师徒二人奸笑一声,华佗咳嗽一声道:“老牛啊给你治到是可以,不过你得交费。”

    牛头一愣惊道:“啥玩意交费?”说到这牛头抓抓头恍然大悟道:“钱是吧,好说,好说。”说完一伸蹄子上边立刻出现一大摞钱的。

    艾乐看到这么多钱本该眉飞色舞的,可这次艾乐却怒道:“你个瘟牛你拿死人的钱给我们是何居心?妈蛋的你还想治病不?”

    牛头捧着钱不解道:“在俺们那嘎哒都花这个啊?上边不能花吗?”

    面对一口东北方言傻萌、傻萌的牛头艾乐气不打一处道:“花你妹啊,这玩意都是我们上边烧到下边去的,别废话赶紧交费。”艾乐怕牛头这蠢货不知道交什么钱,他转身回了屋子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道:“看到了吗?给我这个。”

    牛头抓抓头道:“俺没有这玩意啊。”

    华佗嘿嘿笑道:“没有好办,那你的宝贝抵债。”

    牛头一听要他的宝贝不干了,牛眼一瞪怒道:“啥玩意?你想要俺的宝贝?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没有。”

    华佗怒道:“特么的,不给是吧?你这死牛滚回地府去,疼死你。”

    牛头不甘示弱的上前一步瞪着俩牛眼怒道:“你这老头找削是不?”

    华佗把头凑过去怒道:“你打,你打,你特么的要是不打你是爷爷我揍出来。”

    牛头那大大的黑鼻子喷出两股白气,牛眼瞬间变成了血红色,他蹄子一抬上边立刻出现一条黝黑散发着寒气的粗大铁链——拘魂索。

    眼看着牛头举起铁链就要砸向华佗的脑袋艾乐俩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赶紧拦住他道:“你这牛忒不懂事,神魔医院给你治病是需要药品跟器械的,药品、器械怎么来?药品需要我师傅去炼制,不需要材料?不浪费时间啊?器械则是太上老君制作,同理,材料那里来?没人工成本啊?”

    牛头鼻子里喷着一股股白气道:“你说的啥玩意?俺不懂。”

    艾乐被这憨货弄得有些急躁,想了下措辞道:“干活是不是要给工钱?你在地府上班每天都要来上边把那些死去人的魂魄带回去吧?”

    牛头放下铁链看着艾乐道:“嗯那。”

    艾乐继续道:“你每天干这活阎王不给你工资吗?”

    牛头不解道:“啥是工资?啥是工钱?”

    艾乐被牛头这四六不懂的货弄得心头火起,但为了他刚想出来的主意他还是耐心解释道:“工钱就是你那拿出来那些冥币,懂了不?”

    牛头梗着脖子得意道:“这可不是阎王爷发给俺的,是那些鬼魂孝敬俺的,不给俺钱俺弄不死他们。”

    艾乐看跟这傻货解释不清楚,他急得额头都出汗了,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张嘴道:“你吃那些饭是谁给你的?”

    牛头瞪着艾乐道:“阎王爷给的呗,俺老牛在地府任劳任怨,以前不用吃饭也就算了,现在需要吃饭阎王爷就得管。”

    艾乐一派巴掌道:“这不得了,你干活阎王爷管饭,我们给你治病谁管我们饭?那些药品、器械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我们买来材料制作出来的,这钱你不能让我们出吧?所以你得交费,没钱就拿宝贝抵账。”

    牛头一把推开艾乐怒道:“呸,凭什么让俺老牛给你们宝贝?俺不给,你们爱找谁要就找谁要去,告诉你们今天要是不把俺的病治好,俺就削死你们。”

    碰到这么个不讲理的呆货艾乐彻底急了,张嘴大骂道:“特么的,看病不给钱你还有理了是不?我告诉你这病小爷不治了,有本事你削死我?我死了你看玉帝、如来、妖皇能放过你不,就算他们不一刀砍了你的牛脑袋,你也活不了,你得的这病先是烂屁股,随即就是烂脑袋,还浑身流脓,保准叫你疼上七七四十九天,活活疼死你个死牛。”

    牛头就是个四六不懂的愣货,他不怕玉帝、如来、妖皇,但却怕疼,不然一开始也不会低声下气的求艾乐了,现在一听艾乐后边的话一下把他吓住了。

    只见这愣货左右看看,最后一咬牙道:“成,俺就给你宝贝,不过你要是治不好俺,俺削死你。”

    艾乐看牛头这榆木脑袋总算是开窍了,他是长出一口气,心里盘算这得找点打手,不然在遇到牛头这样的愣货咋办?

    想到这艾乐不耐烦的一伸手道:“宝贝拿出来。”

    牛头很光棍的把手里的铁链交到艾乐的手上,这玩意极沉,艾乐根本拿不住,铁链直接掉了下去砸到他的脚上,就看艾乐双手抱着脚在原地跳个不停。

    华佗看不上牛头这拘魂索,张嘴道:“这破玩意不要,给我们点别的宝贝。”

    牛头一梗脖子道:“没了,爱要不要。”

    华佗怒道:“特么的……”

    高进生怕他们打起来,赶紧把华佗拉到一边小声道:“华神医牛头、马面在地府是出了名的穷,这俩货的宝贝就是一人一条拘魂索,在没了,我看就收了吧,省得他在这里闹事。”

    艾乐疼得呲牙咧嘴的,听到高进的话他单腿跳过来对华佗道:“师傅我看就这样吧,你要是看不上这拘魂索就给我,回头有好宝贝了在给你。”

    牛头的宝贝艾乐都拿不起来,更别说用了,他要这宝贝是别有目的。

    华佗想了下道:“好,那就这么办,你给那呆货治病需要什么药?”

    艾乐想了下道:“抗生素、雷夫**纱条、碘伏、器械我那到是有。”

    华佗想了下突然道:“老君给你的器械用不了,那死牛是灵体,得用能伤到灵体的器械给他做手术才行。”

    艾乐直接道:“那把老君喊来让他赶紧制作器械不就得了?”

    华佗摇摇头道:“你喊他那拘魂索可就得分他一份,你不是想要那宝贝吗?师傅我帮你,不过你得去找一样东西。”

    艾乐道:“什么东西?”

    华佗猥琐一笑道:“你还得去找伊雪琪,这东西只有她有。”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