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魔医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六章 一颗一万块

    发财的艾乐同学大喊道:“推荐票、收藏在那里!”

    鲍硕钢的毛病就是小丁丁罢工了,这种病属于难言之隐,说出去实在是太丢人了,堂堂男子汉直言不讳的说自己不行了,这话估计没几个男人能说得出口。

    更何况鲍硕钢这堂堂的副市长了,身份、地位摆在那他更是不好意思去医院看,就怕自己不行了这事被传出去,这要是传出去了他还怎么做人?

    当然本地的医院鲍硕钢不好意思去看,但他可以去外地的医院,可一年多来外地的大小医院包括专科医院他去了不少,钱没少花病是越发的重了,昨天为了满足他那如狼似虎的婆娘他把买来的伟哥全吃了,可效果依旧是一二三。

    今天鲍硕钢听信了于蓝的话买了她店里精品神油,一千多银子仍了出去,回到家鲍硕钢用上后满心想着重振雄风让他那婆娘对他刮目相看,可谁想昨天小丁丁还能数个一二三,今天连个一都数不出来,小丁丁直接罢工了。

    为这事鲍硕钢那如狼似虎的婆娘先是大骂他一通,鲍硕钢好歹是副市长、是男人,被自己老婆这么骂一个没忍住回了几句嘴,于是就被他那婆娘抓了个满脸花。

    鲍硕钢被赶出家门,他是又怒又憋屈,自己才四十多岁,偏偏就那事不行了,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他能有今天全靠他老婆跟岳父,这要是老婆因为这事跟他离婚了,不但传出去不好听,并且他的仕途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想到这些鲍硕钢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正所谓病急乱投医,鲍硕钢想到了刚才艾乐说的话,他打着碰运气的念头找上门来,都到这份上了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

    鲍硕钢一伸手道:“拿来。”

    艾乐故作不知道:“什么拿来?”

    鲍硕钢蹭的站起来怒道:“你说什么?你那祖传的药。”

    艾乐看看鲍硕钢笑笑什么都没说回了屋子把那颗刚炼制出来的逍遥散拿了出来,把药交到他手上后直接道:“直接吃就行。”

    鲍硕钢盯着手里黑糊糊的逍遥丸道:“这东西真的管用。”

    艾乐整了句广告语:“谁用谁知道。”

    鲍硕钢一咬牙道:“好,我信你一次,可要是我吃出什么毛病来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多少钱。”

    艾乐摆摆手笑道:“这颗免费送您了,管用您在来买就是了。”

    鲍硕钢也不想在留在这里,一句话没说迈步就走。

    艾乐也没送,鲍硕钢一走高进关了门后进来抱怨道:“这人也太没礼貌了,免费给他药他连个谢都不说,什么玩意。”

    艾乐懒洋洋的靠在一张有年头的木椅子中摆摆手道:“算了老高别生气了,明天他肯定笑呵呵找上门来,你就放心吧。”

    艾乐是这么安慰高进,可他心里也没底,华佗的逍遥散到底有用没用艾乐心里是一点谱都没有。

    一夜无话次日早上五点多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艾乐被扰了好梦很是不满,没好气的冲外边喊道:“谁啊?大早上的敲什么门?还让人睡觉不睡觉了?”

    喊完这句话艾乐突然从床上蹦了下来,他也顾不得穿鞋开门就跑了出去,一开门就见一脸兴奋表情的鲍硕钢站在外边。

    鲍硕钢昨天吃了逍遥散是雄风大振,整得他老婆直讨饶,这样的情况可是很多年没出现了,鲍硕钢是扬眉吐气爽得不得了,一大早就过来买药了。

    艾乐一看鲍硕钢这样子就知道逍遥散有用,但他还是故作不满到:“鲍市长您大早上的不在家睡觉跑我这来干什么?”

    鲍硕钢以前是一百八十个看艾乐不顺眼,可现在却是怎么看他怎么顺眼,他一把拉住艾乐的手兴奋道:“艾大夫您那药太有效果了,还有吗?多卖我点,有多少我要多少。”

    鲍硕钢是打算跟艾乐长期合作的,艾乐的逍遥散可是个送给领导的好东西啊,他能不能尽快更近一步就靠逍遥散了。

    艾乐打了个哈欠道:“鲍市长我说你什么好那?那有大早上买那种药的?进来说,进来说,让别人听到不好。”

    鲍硕钢一进来他立刻道:“药那?药那?”

    鲍硕钢如此失态就是因为这几年被那难言之隐给折磨的,不然他江城的副市长那会如此失态?

    艾乐让鲍硕钢先坐下,又给他到了一杯水这才道:“鲍市长我昨天给你的药叫做逍遥散,配置颇为不易,需要好多名贵的药材,我这里也就剩下那一颗了,实在是没有了。”

    鲍硕钢蹭的站起来惊呼道:“什么没有了?这可怎么办?”说完鲍硕钢就背着手开始在屋子里转起了圈圈。

    艾乐被他晃得眼睛发花赶紧道:“鲍市长我这是没有了,但我却可以做。”

    鲍硕钢长出一口气道:“你怎么不早说,那就快快制作啊。”

    艾乐换上为难的神色道:“我到是想做,可我现在工作没了,还要租房子、吃饭那有钱去买那些名贵的药材?”

    尝到甜处的鲍硕钢大手一挥道:“工作的事我立马为你解决,明天就让你回八中上班,你需要多少钱买药跟我说,我给你。”

    艾乐站起来一把拉住鲍硕钢的手道:“鲍市长您真的让我回八中上班啊?”说到这艾乐又换上失落的神色道:“可我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啊,这不合乎规定。”

    鲍硕钢急躁道:“什么执业医师资格证你是去当校医,就是给学生看点头疼脑热的小毛病,看不了让他们去大医院就是了,要什么执业医师资格证?这事你别管了,包在我身上,你就说说制作那种药需要多少钱吧?”

    艾乐兴奋道:“鲍市长那就谢谢您了,药的事我想想。”

    说到这艾乐一手捏着下巴在屋子里绕圈圈,嘴里用鲍硕钢可以听到的声音呢喃道:“人参、鹿茸、虎鞭、熊鞭、牛鞭、羊鞭、狗鞭……”

    鲍硕钢听艾乐念叨出一大堆的鞭对逍遥散是更有信心了。

    过了好一会艾乐才道:“这样算下来制作一颗逍遥散得一万多快。”

    鲍硕钢全忘记昨天艾乐就说他这药丸一颗一万块的事了,现在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惊呼道:“要这么多?”

    艾乐郑重的点点头道:“对,不过这种药您不必长期服用,现在弄几颗救救急就行了。”

    鲍硕钢急道:“那怎么行,没这药我……我……”后边的话他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艾乐到是明白他什么意思,他把鲍硕钢拉坐到椅子上道:“鲍市长您别急,我先给您看看,伸出手我给您号脉。”

    昨天吃了艾乐的一颗药鲍硕钢是雄风大振,对艾乐的医术也有了一定的信心,现在艾乐说要给他号脉他到没露出不信的神色。

    艾乐仔细给鲍硕钢号脉后又详细的问了问他的症状,还看看他的本钱,鲍硕钢也不忸怩有什么说什么,脱裤子也利索,他现在也只能指望艾乐治好他这难言之隐了。

    艾乐看后想了一下道:“你这病并不是太严重,还有得治,只是那您得听我的。”

    鲍硕钢一听艾乐能治好他的难言之隐立刻道:“艾大夫您放心,您说什么我就干什么。”

    艾乐想下道:“这样您每天早上过来上我这喝一碗药,今天晚上下班吃过饭过来在跟我学一种健身术,记住从今天开始一个月内您不能抽烟、喝酒、行房事,饭菜要吃一些清淡的,最好每天都走路上下班,锻炼身体。”

    艾乐最后这一句话完全是报复鲍硕钢让他花了二十块打车钱这事。

    鲍硕钢立刻道:“行,没问题,只是那逍遥散?”

    艾乐笑道:“这药您要是要的话我可以给您配置,不过您得先把钱给我,不然我可没钱去买那些东西,而且您也不能着急,毕竟有些药材现在很不好搞。”

    鲍硕钢到也痛快直接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艾乐道:“这里边是二十万,艾大夫拜托你了。”

    艾乐心里笑开了花,收起卡道:“鲍市长您放心吧,我工作的事您多费心。”

    鲍硕钢一拍胸脯道:“放心,包在我身上,我还得上班,先走了艾大夫。”

    鲍硕钢一走艾乐立刻在屋子里蹦个不停,这钱来的太容易了,轻轻松松就赚到二十万,买药材的炼制逍遥散的钱跟二十万相比可以忽略不计了。

    过了一会高进起来了,艾乐带着他简单做了点早点吃,然后俩人就去了药材批发市场,艾乐不光要买大量炼制逍遥散的药材,还得买治疗鲍硕钢隐疾的药材,这些药材可都不值什么钱,唯一麻烦的是炼制不易。

    不过有了鲍硕钢给的二十万,艾乐到不怕没钱买药材练手了。

    两个人大包小包的回了家,一回去艾乐就开始炼制药材,不多时整个胡同都是浓烈的中药味,门口经过的行人是纷纷捂着口鼻加快脚步走过这里。

    晚上六点多鲍硕钢如约而至,这一年多来老鲍同志整天板着个脸没个笑模样,今天他总算是恢复正常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