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魔医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让你当院长

    新书求收藏、推荐!!

    七月的江城骄阳似火,阳光如炙热的火星般飘下,“烫”得路上行人稀少,“烫”得翠绿的柳叶蔫头耷拉脑的。

    可江城市第一医院普外科的门诊手术室里却凉爽如秋夜,一个带着口罩、帽子看不清楚相貌的医生正在给一名患者做手术。

    患者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此时正**着上身双手抱头仰躺在诊疗床上,他微微侧头看向正忙活的医生稍有些急躁道:“大夫好了没啊?”

    “快了,马上就好。”从医生说话的声音来看他肯定很年轻,事实也确实如此,他大学都还没毕业,现在正在这家医院实习。

    医生叫艾乐,他后边那个字是音乐的乐,可这么多年过来叫对的人很少,几乎所有人都把后边的字念成了乐呵的乐。

    艾乐为此很苦恼,但也没办法,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随他们叫吧。

    实习生是不能单独给患者做手术的,他们刚出校门,基础知识是有,但动手能力基本为零,让实习生单独给患者做手术纯粹是胡闹、没事找事、拿患者的性命开玩笑。

    艾乐成为了一个特例,他现在能**做些简单的门诊手术,例如现在做的腋臭根治术,还有清创缝合、切个粉瘤、脂肪瘤等简单的门诊小手术。

    艾乐能有这让其他实习生羡慕得眼睛红成兔子的待遇不是因为他有个好爹,是因为他足够努力、有眼力见、脸皮也够厚。

    别人下班回家,他死皮赖脸的赖在科里不走,帮值班的医生打饭、倒水、跑腿甚至洗大衣,一有空还去帮护士的忙,实习一年他就没怎么回过宿舍,全是赖在科里,为的就是能多学点东西,更希望实习后能留院。

    艾乐之所以这么拼命是因为他家里条件不好,他是单亲家庭,家在一个小镇上,以前镇上有铜矿,艾乐的父亲在矿上上班,那时候他家的条件到还过得去。

    可到了艾乐上初中的时候铜矿开采一空,矿山随即倒闭,他父亲失业了,家里的顶梁柱一没工作这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为了供艾乐上学,他父亲只能出去打工,他父亲是老实人,没经济头脑,也没本钱做生意,只能靠卖力气赚钱供艾乐上学。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艾乐知道父亲赚钱供他读书不易,所以他才这么玩命,为的就是实习后能留院,他这一工作父亲就不用那么操劳了。

    在有艾乐不玩命也不行,他家条件就这样,亲戚朋友不比他家好多少,他父亲没能力找关系把他送进医院,想进医院只能靠自己。

    艾乐想有个体面的工作,他不想让父亲那么操劳,为了完成这些梦想他只能比别人加倍努力,别人下班出去玩,他留在医院学东西,省下点钱去买点猪肉练习缝合、腋臭根治术这些简单的门诊手术。

    肯用功、想上进的学生那个带教老师不喜欢?艾乐在医院轮转过的科室,不管带过他的还是没带过多他的都很喜欢他,也乐意教他,尤其是他现在的老师刘岩。

    刘岩看艾乐没事就拿猪肉练手,缝合的手法已经很熟练了,刘岩就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给一名患者缝合,艾乐抓住了这次机会缝得相当好,不但患者满意刘岩也相当满意。

    刘岩为了栽培他亲自去请示了主任,当主任看到艾乐的缝合技巧后也起了惜才之心,竟然让刘岩放放手,让他做一些简单的门诊手术,

    刘岩一放手艾乐的门诊手术做得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现在普外的门诊手术基本全是他的,其他医生也放心,因为艾乐太用心了,也有天赋,手术做得干净利落,前阵子他给一个大叔做个小手术,手术做得漂亮、态度也好,大叔感激下给他送了一面锦旗。

    就这样艾乐创造了一个江城第一医院的记录——患者给实习生送锦旗。

    今天是实习的最后一天,艾乐很兴奋,因为实习一结束他就要留院了,这事主任找他谈过,明确告诉他可以留院。

    艾乐心中兴奋,手术做得也是越发利落,手术刀在碘海醇画的椭圆形一侧一滑打开一个小切口,“喀嚓”一声轻响止血钳夹死了内部的皮层,艾乐左手微微用力提起止血钳,手术刀侧着切下去,就跟给苹果削皮似的很快就切下来一块椭圆形的皮,皮层下边的脂肪几乎没伤到。

    腋臭根治术很简单,就是把腋窝上的汗腺切下来,说白了就是切下来一个椭圆形的皮层,皮层一切下去,里边的汗腺自然没了,恢复后腋臭的毛病也就好了。

    但在小的手术也有他的难点,腋臭根治术的难点就是怕伤到下边的脂肪,因为脂肪中很可能存在这腋动脉,当然这样的几率很小,一般腋动脉都在脂肪下边的肌肉中。

    可几率在小也是有可能的,人跟人的解剖结构全都不一样,真倒霉碰到个腋动脉很浅就在脂肪中的患者,如果一刀把腋动脉干断那麻烦可就太大了,等同于医疗事故。

    新入院的医生老医生都会告诫他们在做腋臭根治术的时候要尽可能的不伤到下边的脂肪,但新医生都难免会伤到一些脂肪。

    可艾乐这小小实习生竟然一点脂肪都没伤到,这绝对会让那些进医院留在普外科的年轻医生各种羡慕嫉妒恨,因为艾乐在普外的轮转时间就两个月,第一个月他可没**做手术的待遇,是这个月过了一半他才有这待遇的。

    如此短的时间手术就做成这样,可见艾乐天赋有多高。

    皮层切下来后,艾乐熟练的开始止血,虽然手术刀没伤到脂肪,可皮层跟脂肪剥离多多少少都会造成一些出血点,艾乐也不用电刀,直接用钳子夹住出血点,钳子往上一放,两只手飞快的拿着1号线绕过止血钳,双手让人眼花缭乱的舞动一下两个漂亮的结就打好了,松钳子,剪线。

    看没出现血点了艾乐又开始关切口,切口是个椭圆形,直接缝张力太大,术后很可能崩开,所以要做一定的减张,也就是用止血钳稍微游离一下两边的皮瓣,让一部分皮瓣跟脂肪分离。

    这时候在用四号线在切口四分之一、四分之三的地方先进行缝合,目的自然还是减张,最后才是一号线在两条四号线之间把剩余的部分缝好。

    双侧腋臭根治术艾乐只用了十多分钟,这速度一些上班一年的普外医生都没他快。

    艾乐把最后一跟线剪短后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小乐做的漂亮。”

    艾乐一扭头看自己的老师刘岩他赶紧谦虚道:“刘老师您可别这么夸我,要不我该骄傲了。”

    刘岩看看艾乐道:“你忙活完了来值班室,我有话跟你说。”

    艾乐纳闷这都快下班了刘岩找自己干什么?但他也没问,把患者打发走后就过去了。

    刘岩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一咬牙道:“小乐老师对不起你,你留院的事黄了。”

    艾乐惊声道:“什么?黄了?刘老师怎么会这样,我那里做得不好您告诉我我改。“

    刘岩站起来把艾乐拉坐到椅子上道:“小乐你肯努力、能吃苦、有天赋,是个当外科医生的好苗子,可……可坏就坏在你家不如梁子龙家。”

    艾乐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怒道:“梁子龙凭什么抢我的留院名额?就因为他爸有钱有势?凭什么啊?实习他都不来医院,他会什么啊?”

    刘岩拍拍艾乐的肩膀道:“小乐这就是现实,这事怪老师帮不上你,对不起。”

    艾乐突然呼出一口气苦笑道:“刘老师您别这么说,您已经很帮我了,谢谢您。”说到这艾乐后退一步给刘岩深深一鞠躬,随即脱了白大衣扭头就跑。

    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那么努力、玩命,可最后竟然输给了现实,他感觉自己就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艾乐跑出去的时候梁子龙正靠在墙上,一看到艾乐他立刻讥讽道:“这不是我们的艾大医生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不能留院了吧?多大个事啊?你去当医药代表啊,到时候好好求求我,看在咱们都是同学的份上我肯定照顾你。”

    艾乐怒视着梁子龙道:“你别太得意,早晚有一天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梁子龙不屑一笑道:“就凭你个穷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让我哭都哭不出来?好啊,我等你。”

    艾乐瞳孔猛然收缩,里边泛着让人心悸的寒光,他没在跟梁子龙做口舌之争,调头就走,他发誓早晚有一天会让梁子龙哭都哭不出来。

    夜色降临的时候艾乐拎着个酒瓶子在在胡同里歪歪扭扭的走着,他时不时还骂道:“梁子龙你特么的凭什么抢我留院名额?你会狗屁啊?你这样的人当医生就是草菅人命。”

    不知道什么时候艾乐旁边多了个脏兮兮的老头,他伸出黑漆漆的脏手一把拉住艾乐笑道:“小哥这么想当大夫啊?”

    艾乐醉眼朦胧的看着老头打了个酒嗝道:“是啊,不行吗?”

    老头嘿嘿笑道:“好,我不但让你当大夫,我还让你当院长。”

    艾乐哈哈笑道:“你个疯子,你让我院长?哈哈……”

    老头一瞪眼道:“怎么着不信?不信就跟老头走一遭,这神魔医院的院长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老头话音一落两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