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九章 忘了形象

    韩岘正在吃饭,听到她这话,眼神微微闪了下。看小说到网

    吃饭完,年华还自觉和周兰一起去洗碗,水声哗啦啦顺着晶莹的碗面划过,周兰低着头,看见年华那张青涩却认真的小脸,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

    临别时,年华笑着对周兰说:“兰姨,我家就住在你们的隔壁的隔壁的那几家,有空一定和阿岘到我家坐坐。”

    明明才九岁,再配上那老成的表情,周兰下意识看向韩岘,这两人还真是像,随即嘴上应道:“好。”

    韩岘送年华出门,刚走到前院的门口,里屋传来周兰压抑的剧烈咳嗽声,年华下意识看向韩岘,他就好像习惯了一样,低低地说:“老毛病了。”

    老毛病了,但是没人注意到他微微想要攒起的拳头和脸上一闪而过的伤痛。

    刚才是趁着年华在家,想给人留下好印象,他看得出母亲是在克制着哮喘。

    年华望着他英俊的侧脸,张了张口,却终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好了,你路上小心点。快回家吧,我在这里看着你。”他们两家隔得不远。

    “那、再见。”年华轻轻说,转身往前走,一步一步,走得极为慢,她忽然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脚尖,又几个小碎步走到韩岘面前,仰起头,认真说:“阿岘,不要太担心了。兰姨人那么好,一定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年华。”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韩岘都感谢年华此刻的一番话。突然间有太多的话想向眼前这个女孩倾诉,可是良久,只能听见他自责凉薄的声音,“都怪我……”

    如果,他不负气离开那个家,如果,母亲不那么倔强接受那个男人的钱……但他知道,这一切都不可能。

    “不怪你,阿岘。”年华鬼使神差地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想要给他安慰。一切都不怪你,你妈妈她只是很爱你。虽然她不知道其中缘由,但她也知道兰姨对韩岘的感情。

    她细腻的皮肤冰凉的手指触碰过的地方,热度越来越高,韩岘怔怔地注视年华慌忙跑走的背影,想起她刚才柔情似水的眼神,扯起嘴角笑了笑。

    当初,地铁站里,她一句“四海为家”,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给了他多大的勇气与希望离开韩家。

    …………

    年华跑到家门口,拿出家里的钥匙开了门,快速坐在沙发上平定呼吸。

    “莫年华,你到底在做什么呀。”天啦!想起刚才不由自主的行为,和韩岘乌黑深邃的眼睛,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哪有这样情不自禁吃人家豆腐的,伸手胡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原本整齐的头发被弄得乱蓬蓬的。

    家里没有人,李茜和蓝轩不在家,是去店里张罗去了。林健被抓以后,店里又开始了重新的装修。

    那次时间后,原本装饰一新的店铺一片狼藉。

    好的摆设除了木质的外,玻璃的都被打破了。装潢到没多大关系,当时挂在那里的衣服也不是很多,幸亏也只是被推倒在地,估计歹徒是忘了带剪刀去剪了。只要再做一些清洁度上的工作便可。

    拿了钥匙准备去嘉年华看看,关上门的一瞬间年华没有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类似于鸡窝的头发。

    于是一路上又收到大大小小的异样目光。

    年华在路上做了一个决定,她一定治好周兰的哮喘。

    空间里的泉水或许有些管用,毕竟那泉水她自己试过了,可以排毒养颜,但是,要怎样在瞒过众人的情况下把空间里的水引到韩岘家,让兰姨喝到呢?

    每天都去韩岘家,这有点儿登堂入室的感觉,不科学。她唯一能去韩岘家的时间只有周六周日。那日在韩岘家,她注意到他们平常烧饭的水都是存在一个大缸里,她正好可以换掉。兰姨似乎不讨厌她,那周六周日去串串门应该是没问题的。

    还有一件事就是,要是什么时候周兰和李茜认识了,那么自己去摘草药的事不是暴露了。两家住得不算远,年华也很希望兰姨和李茜能认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下一回再去摘草药,就跟李茜说明了是和韩岘出去的。

    嗯!就这样!

    到了嘉年华,抬眼便可见店门前那让人舒适的布置。

    李茜正在屋里拿着一件衣服打理,看到她,说:“小晴没跟你一起来啊。”

    “嗯。”年华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一件事,“小晴让我明中午去她家里吃饭,阿姨明天下午就别准备我的饭了。”

    “这……倒是没请她来家里吃顿饭就先请你了。”

    “说是这次成绩突飞猛进,他父母为了感谢一下我。”

    聂晴在这次的月考上数学考了85分,语文考了86分,进步许多,就邀请年华到家里吃顿饭,她爸妈知道她考了这么好的成绩,高兴得不得了,乡下人,也没有什么好报答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来家里吃顿饭,算是很有诚意的。

    年华想了想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就应下了,更何况聂晴还是她目前最要好的朋友。

    李茜颇为欣慰,眼里渐渐溢满自豪,看着年华就有了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但是,待她再定睛一看,憋着笑,欲言又止起来。

    那厢黄浩然一直在听着她俩的对话,算完最后一道帐,店里损失了不少啊,抬起头来,往这边看来,突然没形象地笑起来,笑得好不夸张!

    “年华!年华,你……”

    “怎么了?”看见李茜也是一副怪异的表情,年华不明白他们笑什么,眨着眼睛疑惑地看着他们,她今天出门嘴角粘了一粒米了还是?

    蓝轩的话适时解决了她的疑虑,“姐姐,你的头发呀……”

    “头发?”年华蓦地想起什么!快速冲到镜子前,只见镜子里,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额头前的发丝一根一根披散着。

    对着镜子做了一个很囧的表情,年华欲哭无泪,她刚才不会是顶着这个发型,施施然走在路上吧……果然有句话说得不假,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

    不是,她才没有恋爱呢。

    早恋中的女孩是傻子?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