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八章 待客之道

    下了地铁,已是正午,年华和韩岘还没有吃过午饭,肚子早饿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韩岘目视前方,让人看不清眼里的神色。

    年华时不时偷瞄他一眼,两只手不自觉绞在衣服上,到底要不要,要不要让他到自己家吃顿饭呢……

    想事情想得比较出神,丝毫没注意到前方路中间横着一块石头,脚下一歪,好在韩岘拉着她的手臂,好半响才把人拉起来。

    “你在想什么?”

    年华心虚地避开他的视线,两人隔得很近,年华才刚到他肩膀,脸一动,就能摩擦到他衣服上的布料。

    “没、没什么。”

    韩岘见她吞吞吐吐,才现两人之间距离不太对,连忙放开她的手,“对不起。”

    “你帮了我,怎么还说对不起来了。”年华忽然笑道。

    韩岘也无奈笑了:“我家快要到了,你要不要……”刚要问出心里的请求,就被一道柔和的声音打破了。“阿岘————”

    年华和韩岘同时回头,尴尬的气氛一时无存。

    周兰刚卖完报纸回来,看见自家儿子和一小女孩站在小路中间,对视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便喊了一声。她走到两人面前,待看清年华的容貌时,苍白的脸上平添了一抹喜色:“是你,小姑娘。”

    “阿姨!”年华也惊讶喊了声。

    眼前这个人,可不就是当初那个哮喘的阿姨,年华止不住欢喜起来,“阿姨您也住这里吗?”

    又想起刚才的那声“阿岘”,难道————

    阿姨是韩岘的母亲??!

    “是啊。”周兰拉起她的一只手:“阿姨就想啊我们俩有缘,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不过、你认识阿岘?”

    韩岘被当成空气许久,终于有存在感了。看着她们的样子,猛然想起他妈妈昨天说过救了她的那个女孩,是年华?

    “阿姨,阿岘是我学长。”年华礼貌地说。

    周兰摆摆手,越看年华越喜欢,“叫阿姨多见外,你要是不嫌弃,叫兰姨就可以了。”

    年华乖乖喊了声:“兰姨。”其实她还没回过神来,周兰一下从仅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变成了韩岘妈妈,她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都快到家门口,就到阿姨家里吃饭吧。”

    “啊?这……”年华难为情地看了韩岘一眼,“谢谢阿姨的好意,但是……”

    明明是她要请韩岘回家吃饭的,怎么本末倒置了呢?

    “来吃午饭吧。”韩岘温声说。

    少数服从多数。

    韩岘家本来离这里只有几步路,周兰拿出钥匙开了门,就直奔厨房去了,对韩岘说:“阿岘,你带……”

    “莫年华。”

    “你带年华先坐坐,我去做午饭。”

    韩岘把年华领到大厅里,给她倒了杯水,“家里太简陋,你将就着点。”

    年华这才打量起韩岘他们家,进门的时候看到,只有一楼,屋内的陈设很简朴,就像农村里才用的家具,完全不像城里的。

    “我觉得很喜欢。”年华笑笑,指着庭院里的花花草草,煞是可爱。

    韩岘看着她认真的表情,眼波轻轻流转了下。

    “我去帮忙。”

    年华没有给他多想的机会,走向厨房,韩岘吃惊地拉住她:“你会做饭?”

    感到自己瞬间被鄙视了,年华说:“以前在乡下的时候经常帮阿婆做饭呢。”

    到了厨房,周兰好说歹说都不让年华帮忙,哪有让客人帮忙的道理?她虽然是个没文化的人,这点道理也是懂的,再说了,客人还是个比自家儿子还小的女孩儿。

    奈何年华说的滔滔不绝,一本正经:“兰姨您别小看我,我真的会帮忙的。我从三岁就开始帮家里人打打顺手了,您也知道,农村的孩子,贱养,能干!”

    “年华也是农村的?”

    周兰一听,愣了,怎么也想不到她是农村的,年华生的白净,五官姣好,完全不像是个村里人。

    年华叉腰道:“真的!”颇有些彪悍的小模样。

    “以前我们家养了很多鸡鸭,都是我帮忙喂的。所以,兰姨你让我帮忙吧。”

    余光瞥见韩岘站在门口笑,笑得两眼弯弯,一时脸慢慢红了,连忙把叉在腰上的手收下来,不知道往哪里放。丢脸丢大发了!

    好在周兰允许她打下手了,年华才找着事做、

    韩岘慢慢走进来,也拿起菜洗起来,两人同时扒拉着两边的菜叶,他动作十分熟稔,尽管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但是年华还是头一回看到男生能这么优雅地做家务,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韩岘说:“和你一样,我也经常帮我妈打下手。”

    韩岘的妈妈看着很瘦弱,可见韩岘很孝顺。

    年华低下头来,第一次见到他时,在那个地铁站,他还是个光鲜少年;第二次见到他,尽管反差巨大,然而他还是他,她认识的那个韩岘,一点儿都没变。就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会来到这里,还有兰姨?

    狭小的厨房,并没有因为三人而显得拥挤,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打完下手,年华和韩岘一起出去摆弄碗筷了,坐等饭熟。

    周兰的厨艺很好,似乎吃过的饭,年华都觉得厨艺很好。可是这是真的,阿婆做的饭,李阿姨做的饭,兰姨做的饭,都有一种共同的味道,那就是温暖,让人欢欣让人雀跃。

    “年华,多吃点。”周兰想起年华那日帮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回报人家的,只有一顿简单的饭。

    “兰姨,您也吃。”

    韩岘一顿饭下来默默无声,他显然是个话不多的人,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就是不置一言,偶尔会瞥来一个眼神。

    倒是年华和周兰聊得起劲,年华才不管那些什么食不言寝不语,在她看来,吃饭就是开心!

    “这么说,你这回是和阿岘一起去摘草药了?”

    “嗯。阿岘带我去的。”

    周兰才察觉出不对劲来,年华左一口阿岘又一口阿岘叫得极为自然,自家儿子好像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阿岘每周都要帮我去山上摘草药,你们俩能别去尽量别去,山上危险。”

    年华听得出兰姨是关心他们俩,笑着说:“兰姨您放心吧,我会帮您看着阿岘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