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六章 相约茴县

    韩岘倒也没说不行,就是下意识开口说道:“你去茴县摘草药?年华,你是女孩,爬山很辛苦,我们俩身边也没有大人,一起去我照顾不了你。樂文小說|”

    把她当几岁小孩看了?!

    年华顿时有些气:“你行我肯定也行,我还担心你呢,不会拖你后腿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担心你。

    见他的脸上有些动摇,年华继续找理由说服,“我从小到大遇见了不少事。小时候的暂且不说。就上回被人拐卖,是你救的我;前几天在地铁站……唉,你还记得被我们救下的市长的女儿小宁宁么,现在也活蹦乱跳的。所以,我相信你啊,阿岘。”

    韩岘的眼角抽了抽,看见她快要炸毛的样子忽然觉得很可爱,但是听到她说,我相信你啊时,那清软的声音,少年的心微微一颤。

    “你为什要去?”

    年华抬眸看他,“我最近对中医挺感兴趣的,想摘些草药回去看看。我妈妈……以前的病也和你妈妈差不多,她是肺结核。”

    肺结核在那个时代是夺命杀手,任何人听到它都会恐惧。

    韩岘一怔,看向年华的眼神里有痛苦、疼惜,他默默走着,半响没有说话。

    年华也静静跟在他身边,正为提到了他的伤心事懊恼。他妈妈的病一定不好吧,不然,他看起来不会这么凝重。

    走了一段路,他停下脚步,轻轻的声音飘到她的耳中,“年华,你妈妈的病、好了吗?”

    “我妈妈已经去世了。”

    年华笑着说,笑容有些洒脱怅然。

    其实,在她的心里,那些往事早已随风逝去,留给她的,只是要珍惜身边人,这么简单。

    不忍他大受打击,年华安慰道:“别担心,你妈妈的病一定能好起来的。”

    因为母亲患哮喘多年,韩岘大概也对哮喘有了了解,治疗哮喘的方子他也懂。但是他们家的条件,完全不足以支撑母亲的治疗费,况且母亲又是那样一个倔强的脾气。

    从不愿意拿韩家的一分钱。

    “谢谢你,年华。”

    …………

    和韩岘约定好了时间,周六早上,年华早早就起了床,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t恤,七分裤,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了不少。

    背了一个小包,又带了一个可以装草药的篮子。

    出门前李茜正在厨房做早饭,看见她匆匆忙忙的背影。

    年华站在门口说:“李阿姨,我先出去了,中午要是没回来的话就不要煮我的饭了。”

    李茜放下手里的活,“去哪儿?跟阿姨说说。”

    相处久了,李茜颇有些长辈的感觉了。

    “我去同学家玩。”

    “多出去玩也好,哪个同学?”

    “小晴。”

    “是小晴啊。”李茜明显松了口气,“不急,先把饭吃了。”

    “阿姨,我出去买就可以了。”她空间里有水果和别的,她已经垫过肚子了。

    要出去的事年华忘了跟李茜提早说了,倒是昨晚跟蓝轩提了。蓝轩听到她要去采药,死活也要跟着去。

    年华无奈,只能说,是去小晴姐姐家。

    一句话就退散了蓝轩的念头,才不去晴姐姐家!

    茴县在t市一带是以医药之乡出名的。

    山上草药很多,不是私人的也不是国家的,任何人都可以去摘草药,自然,出了事也没人负责。

    在这个年代,的的确确是有一部分人,靠着承包下这里的一部分草药,以此发家的。

    快要到六点半,地铁站内,年华怎么找也没找到韩岘。

    “奇怪了,不见人啊。”年华纳闷地小声嘀咕。心想他可能还没来,两人约定的时间是六点半,现在还差十几分钟。

    刚想找个地方坐坐,身后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年华,这里。”

    韩岘穿着也清简,清一色的浅灰,背后还背着一个草筐,看起来非常专业,“我刚才去买票了。”

    修长的指尖拿着两张地铁票。

    年华笑:“你来得好早。”

    “也不早,前脚买完票,你后脚就到。”

    他确实是来得比较早,平常一个人都是六点出发的,听到年华也要去就改成了六点半。

    大清早的这个站,地铁站里的行客零零星星的。

    他们两个学生在这个车厢里挺惹眼的。找了一处靠边的位置坐下,年华寻找着话题,“阿岘,你平常都摘些什么草药啊。”

    韩岘道:“我妈妈哮喘要用的无非就是那几样,甘草、白芥子、芸香草……”

    “我记得以前在书上看过一些治喘名方。”年华接道。

    韩岘讶异,“你、也知道这些?”

    “嗯,我们家有一本医书,我经常翻着看。”

    韩岘也是知道名方这些事的,只不过……他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名方里的很多药材都不容易找。”

    市价也贵。

    年华记得小青龙汤,药材为麻黄、芍药、细辛、炙甘草、干姜、桂枝、五味子、半夏。而这些药材有几味就很难找,因为地理环境的限制。更何况其他的治喘名方,但是她有信心,总会找到的。

    “茴县这么大,肯定还有你没去过的地方,可能这回我们去就找到了呢!”

    她明晃晃的笑颜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感染力,看得他都充满了自信,一定会找到的,为了自己的母亲。

    到茴县花了将近半小时,年华抬手看了看钟表,已经七点了。

    在快要进山的时候,韩岘有些不放心看了她一眼:“山里的蚊子、虫子特别多,你要小心点。”

    年华看了眼韩岘穿着的长裤,再看看自己穿的七分裤,强作镇定,蚊子何惧,虫子何惧?

    “好。”她乖乖点了点头,“这些困难我还是能克服的,只要不遇到蛇、蜈蚣就行。”

    韩岘忽然转过头,眸光淡淡落在她不甚在意的脸上,眼底有什么在闪亮。

    年华扑闪了下眼睛:“不会……真有吧!”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

    “走吧。”韩岘先她一步带路。

    年华小心翼翼跟上,她刚才没看错吧,韩岘好像笑了。

    周围是广阔的绿地,中间开出了几条小路,和一些背着草筐的农夫擦肩而过,年华欢呼:“这里好多人采药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