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五章 学习中医

    周兰一个人坐在广场中心,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脚踝处的红肿,想起刚才那个热心的小女孩,那阳光善良的笑容似乎能冲淡她脚上的疼痛。小说

    这点伤对周兰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十几年来,什么样的苦难,熬一熬就过去了。

    “妈。”少年的声音传了过来,温润且清冷。

    周兰欣喜地抬头,“回来了啊。”

    少年看到她脚上的伤,慌忙蹲下身,平常云淡风轻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痕,“妈,你的脚怎么了?”

    “没事。”她柔声安慰,“被自行车撞了一下。”

    一定很疼!他的母亲就是这样,有什么痛都自己忍着。少年清亮的眸子心疼地注视着周兰。

    “这都亏了刚才有个小女孩救了我,还帮我把报纸卖完了。那缺心的车主,撞了人连句话都没有就跑了。”

    少年下意识地看了眼周兰身旁用来装报纸的篮子,“确实要好好感谢她。”

    但是他更关心自己的母亲,衣袖下的拳头慢慢握紧,又让母亲受伤了,他真没用!

    “你看我,都忘了问人家小姑娘叫什么名字了,这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得到。”

    周兰的眉头慢慢舒展起来,少年在母亲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愉悦。打记忆里,母亲很少笑得这么开心,每次笑,都带着一丝愁苦。明明也才三十多岁,比那个光鲜靓丽的韩家女主人大不了几岁,却苍老得不像是一个步入盛年的女人。

    他突然对那个救了他母亲的小女孩心生感激起来。

    …………

    半夜里,年华一直睡不着。今天的阿姨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那个阿姨应该病了很久,剧烈的咳嗦,枯瘦的双手,苍白的脸色……

    可是阿姨很坚强。

    不知道为什么,年华就是能感受得到。而且,阿姨很像一个人————她的阿妈。

    阿姨可能得了肺结核。肺结核,古时称为“肺痨”。肺痨确实是古代非常严重的一种疾病,通常患者都没有生还的可能,但是现代就不一样了。年华只知道,肺结核在后世早就取得医疗上的突破了。

    阿妈当初得的病。阿妈的肺痨是晚期的,经年累月下来的,还没有用药治疗过,即便最简单的草药都没用过,一拖再拖成了不治之症。

    这位阿姨,看着也是晚期。

    年华的心蓦地一疼。

    她突然想起,韩岘说过,他的妈妈得了哮喘,他经常要去给妈妈摘草药。

    那位阿姨的症状更像是哮喘,因为那日她注意到那阿姨的喘息极为困难。

    她从来没有想过以后要当个医生护士什么的,但从小就十分佩服医生。年华一直比较喜欢中医,可惜她对医术迟钝,就连最简单的药材都记不得几个。

    年华暗暗决心要学习医术。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身边的蓝轩,他已经睡熟了。默念着进入了空间。

    她的空间有很多古时的医书,也有一些简单的草药,如连翘、金银花,野菊花。

    更甚的是年华还从书屋里翻出一个木盒,翻开一层又一层的丝布,里面赫然躺着一棵人参,还有一棵不知道是什么,后来查了资料才知道是鹿茸。

    嗯……应该增加一些中草药的品种,备在空间里,以后也有些用处。

    年华翻开一本医书细细看了起来,医书是用宋体写的,她看得懂。

    古时候治疗哮喘的方法,累计下来的药方出名的有好几种,像书里提到的补虚药,理气药、解表药、化痰止咳平喘药最是常用。

    另外还有一些治喘名方,然而名方上记载的药物比较贵重。

    看了大约一小时的医书,年华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放下书,年华出了空间,明天还要上学,早点睡。

    近来学习起中药颇有些废寝忘食。

    几日后的某天,李茜敲开年华的门,催促道:“年华,下去吃饭了。”

    这孩子,这几天看书看得入迷了。

    “晚点再吃。”年华朝她一笑,又快速埋头看起书来。

    李茜看了看表:“已经七点多了。”

    “七点了,还早啊……”

    不对呀!这不是早上七点,是晚上七点,她屋里开着灯,再看外头的天色,已经黑了。

    “李阿姨,我这就去吃饭。”

    书是精神的粮食,这话一点儿也不假。年华小心摸了摸肚子,怎么就没感到饿呢?

    次日,李茜还没有去店里,正坐着吃早饭,蓝轩还没有起床。

    年华快速喝完豆浆,吃了一小块面包,拿起书包说了一句,“李阿姨,我去上学了。”

    一溜烟只能看见背影了。

    李茜还来不及说什么,只能自个唠叨:“吃这么点东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年华今日比平常早了一点,为的是去看看韩岘上学了没有。

    在韩岘家门的院子前东望望西望望,还能看见人影晃动。

    她静静站在门外等着,直到五分钟后,传来一声“吱呀”的关门声。

    韩岘刚开门,背着书包要去上学,看见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一顿:“年华?”

    “阿岘。”年华俏皮地朝他笑了笑。

    “你站我家门口做什么?”韩岘甚是疑虑,她不会站了很久了吧?

    年华无谓笑笑,顺理成章和他走在同一条去往学校的路上,“我正好路过你家门口,刚要往里面瞧着你上学了没,就看到你出来了。”

    “是么?”韩岘扯了扯嘴角,清俊的容颜似一块美玉,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在他的心里,年华就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

    年华扁嘴,备受打击:“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这么快被看出来了呀。

    “没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对了,你明年就要小学升初中了,遇到什么问题来问我,我比你先考过,可以告诉你一些经验。”

    “谢谢、”毕业考什么的毕竟太遥远了,来点实际的吧,“阿岘,你、还去茴县摘草药吗?”

    “嗯。”韩岘淡淡应了声,抬眸,看见年华眼底一片渴求。

    “那、可以带我一起去吗?我也想去摘草药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