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三章 落网之鱼

    陈颖以前经常是班里的第一名,小学的同学都把成绩看的较重,又爱攀比,这回被年华夺走了第一的头衔,陈颖自然很不高兴,再想起平日里故意讨好年华,年华总是和她不像聂晴那般走得近,心里更生气了。小说し

    她假惺惺地向年华祝贺,年华怎么可能听不懂这里面的意思,虽然是不甚在意,但“看不出来”这话着实打了她的脸,不还回去怎么对得起聂晴那忍得快要发飙的演技。

    年华淡淡一笑:“也恭喜你啊,得了第二名,班长很厉害,呵呵。”

    笑得单纯无害。就是这个样子!陈颖的手悄悄在底下握紧,她最讨厌的就是年华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好像她们都是跳梁小丑!

    但陈颖惯是个多心眼的,不会明面里发火,要维持班长形象。

    “下一回我一定会考第一的!年华你也要好好教聂晴呢,我们都期待她的成绩!”

    陈颖丢下一句话,几个跟班都有些得意地笑了,谁不知道聂晴时最笨的,怎么会有好成绩!

    那么到时候年华的面子往哪里搁呢。

    “气死我了!”聂晴在边上咬牙,“我一定要考个好成绩给她看。年华你放心,我是不会拖你后腿的。”

    嗯!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

    这边应天先是吩咐下去查这次李茜的店面被砸一事,不过换了个警局。

    结果,警局的人果然有所隐瞒。

    这个林健早年是混黑社会的,也是各大警局的老熟人了,后来洗白了,在家做生意。直到现在,林健仍然和黑社会的人有一些不清不楚的联系。

    而那日那个公安局的局长,正是林健的小舅子。因此派了属下希望能摆平此事。

    市长亲自查下来,纸包不住火,就算是自家小舅子,局长也不敢包庇了。

    本来,雇人闹事也不是什么大事,顶多付些赔偿金就可以了,但这回上面的人显然是不想善罢甘休,想把林健这根草连根拔起,查出了他以前一些不清不楚的勾当。

    林健名下要出租的店面,就是利用黑钱弄过来的。

    然后,哼哼……

    大仇得报了。

    被抓的当天林健还在家和一长腿小姐暧昧来着,警察冲入家门,铐上手铐的那一刻,林健怎么也想不通,不就砸了一个场子吗?连他妹夫都帮不了他了!陈年老底都让人翻出来了。

    …………

    本周热点。

    无茗氏新书将在《古今》杂志上连载,一时四方沸腾。

    自打无茗氏第一本书《笑傲江湖》完结后,出版方和年华可谓是赚了一大笔。

    第一次印刷的册数完全不够用,后来又印刷了几百万册。

    现在,《笑傲江湖》成了妇孺皆知的读物。

    毕竟那个年代,互联网还没有普及,人们的生活虽然比较单调,看书,看报,看电视,看电影,走街串巷,邻里互动,却比后来多了一分人情味。

    当然,那些自诩旧武侠的捍卫者,也还在t市日报上争吵不休。

    可是所有的谩骂就好像打在软软的棉花上。不管你浪费多少口舌,无茗氏就是不露脸,他们有再多的口水都被无茗氏的耐心给弄消停了!

    沉香出版社则凭借无茗氏这课大树,在t市风头正盛,《古今》也凭借《笑傲江湖》,再次重出武林。

    这不,无茗氏的新书刚要连载,各大报纸上都登载了,因此,第一天卖报纸的人特别多。

    年华刚和聂晴分开走后,突然听到远远的传来一道亢奋的声音:“让开,快让开!”

    广场中心的场地上,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辆自行车,车头歪歪扭扭的,车主一看就是一个毛头小子,估计刚学会骑自行车不久就出来炫耀了。

    一位坐在场地上休息的妇女刚巧站起来,来不及躲,便被活生生撞到在地。

    毛头小子的自行车连人倒在地上,慌忙往后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骑回自行车“蹬”地一下逃离了。

    年华愤愤地看着车主离开的方向,再看那个摔倒在地的女人,瘦的只剩下了骨头似的,低着头表情痛苦。

    她一溜烟跑过去,弯身试图将她扶起来,一边担心地说:“阿姨,您没事吧,能站得起来吗?”

    “咳咳……”妇女痛苦地咳嗽了几声,忍着痛站了起来。

    “我没事,谢谢你,咳咳……”又咳嗽了几声。

    周兰在年华的搀扶下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抬头意外地看着这个眼睛里写满了友善与关心的漂亮小姑娘,看上去比她儿子还小,小姑娘力气却还挺大。

    年华注意到妇女苍白的脸色,以及时不时的咳嗽,猜想她可能病了很久。

    她的脚踝处被撞红了一大块,一双手枯瘦得厉害,不忍心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年华道:“您还行吗?要不我送您去医院看看吧。”

    周兰勉强笑了笑:“小姑娘,你先回家吧,阿姨一个人忍一忍就可以了。”

    “这怎么行呢?”年华想也不想就说:“您的脚会越肿越厉害的,要是不去医院,家人会担心的。”

    听她提到家人,周兰的眼神闪了闪,去医院又要花钱,万万不能去的。

    “别担心,小姑娘你太热心了,阿姨一个人真的可以。”周兰试着自己站起来,但是一站起来脚底一阵钻心的疼。想起还要经常上山为自己摘草药的儿子,她更加心疼了。

    “阿姨……”年华蹙着眉,小声念着。细细看起来,妇女的五官也还不错,就是脸色枯黄一点儿也没有生气,但是她强忍着痛,挺直着的背脊,却让年华突然心生一股敬意。

    “您要去哪儿?”她不放心站在一旁看着。

    “阿姨还有活要干。小姑娘,你是个好孩子,快回家吧。”周兰对这个冲上来帮助她的小女孩印象特别好,连带着语气也温柔起来,真是个懂事的女孩儿。

    看到她的笑,坚定的眼神,年华好像一瞬间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蓦地眼角有些发酸,年华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地把她身旁的装报纸的篮子夺过去,态度决然:“如果非要不顾脚伤卖报纸的话,那我替您去卖吧。”

    周兰愣愣地站在原地,心灵的某处忽然湿润起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