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二章 小考光芒

    林健可能是有后台,然而后台再大,能有眼前市长这尊佛大?

    年华狡猾地扯了扯嘴角,有位哲人是怎么说来着的,不会把握机会的人不是个成功的人。

    机会在眼前而让它流走,这不是聪明人该干的事儿。

    还没等她有所行动,李茜也是个人精,这么多年混过来了,赶紧抓紧机会对应天诉苦。

    英明神武的市长,是不会撇下他们这下小市民不管的,况且在李茜的认知里,当官的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官!

    更何况,有了上一回的“gitargirl”事件,市长是越加的关注起民生了。

    李茜把市长领到病房,看到黄浩然那惨样,市长显然定力较足,只是皱了皱眉,满脸严肃:“还有这种事!这群警察是怎么办事的?!”

    市民无端受伤,警局敷衍了事,还说什么是社会治安问题,这话说出来普通老百姓都不信,他这个市长更不信!

    说社会治安不行,这不是专门挑战他市长的权威吗?!

    应天办起公事来慈父的形象荡然无存。

    李茜便与他细细谈起这事,黄浩然只差想捂脸了,怎么又来了人看到他的窘样呢。

    他小声问年华,眼睛看着应天,“他是谁呀?我没法活了!”

    李阿姨都见过了也不见得他没法活了呀。年华悄声回道:“市长。”

    “什么?”市场?

    “市、长。”

    黄浩然一个机灵想要站起来,头差点撞到床沿,年华连忙稳住他:“黄叔叔,小心着点,至于么?”

    “当然至于了。”黄浩然露出一个比哭还惨的表情。市长怎么跑这里了,年华到底认识多少人啊?

    被市长瞧见窘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他觉得好光荣,但是光荣到明天报纸上都是他这幅光荣的窘样,那还让不让他活了。

    “我的妈呀。”

    听着黄浩然的哀嚎,年华同情地看了李茜一眼,二十八岁的人了,还这么逗比,也只有李阿姨能制得住他!

    “叔叔好可怜!”宁宁小朋友是灰常可爱的小女孩,看到黄浩然的惨样,都快要哭了……

    “是我叔叔!不是你叔叔!”

    不用猜也知道这话是谁说的。

    蓝轩小朋友好像和应宁相冲似的,在一块就会斗气起来。

    “绿色哥哥的叔叔就是我的叔叔。”应宁张着小嘴,天真地开口。

    “都说了我不叫绿色哥哥!我叫蓝轩!莫蓝轩!”

    “你说谎,你明明就是绿色的,才不是蓝色的!”

    “姐姐。”

    蓝轩气得跑到年华身边来,懒得理小胖妹。

    应宁也不甘落后,甜甜叫着姐姐。

    年华最待见这两只萌属性的小孩子了,呵呵笑,刚要说什么,只听见那边市长威严的声音,“又是林健?”

    她连忙凝神听起来。

    “他还不老实?看来,是我太放纵他们了,这几年,也是时候动手了。”

    听这话,林健看来是应天的老熟人了。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那么,也不必担心他们的事情没有着落了。

    …………

    值得一提的是四年级入学以来的第一次期中考,年华自然而然考了个第一,班级第一,年级第一。

    年华的大名已经传到整个学校去了,接受着班里同学的各种眼神,年华很淡定。

    小学的课程太简单了,不考第一说不过去。

    况且,她认为人是要一次一次进步的,所谓温故而知新,她可是认真复习过的额,再不考第一,真的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班主任兼数学老师王珍很满意,但不是针对年华本人,而是年华的成绩。

    可让她长脸了一回,他们班也算年级里数一数二的,但是年级第一从来没在班里出过,班长陈颖成绩再好,也都是年级四五名。

    高兴的人有聂晴。

    聂晴在发下卷子的时候就把年华的试卷拿过去看,压抑着声音,脸上狂喜,“年华,你太厉害了,双百,双百啊!我什么时候才能考到你这样的成绩啊!”

    “认真学习就可以了。”小学的课程其实不是很难,先天资质占据不多,后天努力才是比较重要的。

    “那、还是算了吧,我这么笨。”聂晴伤心地看着自己的成绩,语文60,数学70

    她的父母对她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是一来,她学习不怎么上心,二,她就是比别人笨,这是她自己的想法。

    年华看着手上的笔,半响做了一个决定:“这样吧小晴,我帮你补习,将来我们可以考同一所中学。”

    “同一所中学?”聂晴确实想过:“你要考哪里,不会是……”

    “市一中。”年华淡然接了她的话。

    “我考不到那里的!”聂晴想也不想说:“那是市一中啊,全市最好的中学!天啊!我怎么可能考进去!”

    “不努力怎么知道行不行?”年华不能理解:“她们是人,你就不是人?我不觉得你比她们差呀。”

    我们都不比她们差,年华在心里小声说。上辈子,就是太妄自菲薄了。奋斗一回,就是结局再不尽人意,起码回首时,也能感叹世间百味复杂,那才是一种真正心灵的磨练。

    聂晴看着她,年华漂亮的眼睛里散发着璀璨迷人的光芒,聂晴一直没有的光芒——自信!

    被感染了一般,聂晴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我试试!”

    年华拿起她的卷子看了起来,聂晴语文差,作文压根就是在胡编乱造,言语中居然还有讽刺同学的意味。数学除了粗心一点,好多计算题算错了,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些小问题。

    年华具体跟她说了有哪些需要注意的,恰好班长陈颖和她的一伙小跟班走过来,陈颖笑眯眯说:“年华,你真好,在跟聂晴讲题目吗?”

    “是啊。”

    “她那么笨,再讲她也听不懂!”

    陈颖不屑地看着低着头的聂晴,聂晴心里气得快要起火了,但是又恢复到原来伪装的模样,看起来很懦弱。

    年华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

    陈颖继续说:“年华,你考得太好了,还是年级第一。真的看不出来。”

    陈颖的话特别假,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火药味很浓,十足十的讽刺。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