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九章 疑是失踪

    只是,关于店名的问题,着实费了年华等人的一些心力。し

    聂晴说:“依依不舍怎么样?”

    最近刚学到的一个成语,老师教的挺凑巧。

    年华汗。她本意千裳,但是有点儿文艺,不适合店名,寓意蓦然回首千裳处。

    黄浩然也觉得这名不够大众化,“要我说,就叫李氏衣坊,简单、大气、还能看出主人是谁。”

    李茜坚决不同意,可能是觉得太开放了。

    李茜说:“不然叫伊人吧,我难得也诗意一回。”

    结果,统计出来的有依依不舍、李氏衣坊、千裳阁、伊人服装。

    年华小手一挥,认为都不妥。因为,如今一个新开张的店,将来可能是一个大公司,起名要慎重,要眺望未来!

    “所以说,现在不是在给一个小店取名,而是给一个公司起名,要绝对做到高端大气上档次!”

    众人被年华的话激起了斗志,黄浩然拍了拍大腿,“是啊!你看世纪这名,就起得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那华来你们看怎样?”

    “华来听着是很大气,但是和衣服有什么关系?”李茜问。

    “也是。”年华沉思起来,要做到大公司与小店的结合恐怕有点困难。

    蓝轩在一旁,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墨绿色的眼珠转啊转,然后说:“为什么不叫蓝色年华呢?”

    “蓝色年华?!”

    “蓝色年华?!”

    黄浩然斟酌起来,看向李茜,李茜反复念了几声:“蓝色年华、蓝色年华、蓝色年华……”

    她突然容光焕发起来,一把搂过蓝轩,“小轩,你真是太了解阿姨的心意了!”

    “你们觉得怎么样?”

    “你喜欢就好,小轩这回起得真是好,不过这名有点怪怪的……”

    黄浩然道。他觉得这名真的不错,况且李茜也喜欢。

    年华郁闷地看着他们几人,哪里好了呀,蓝色年华,组合在一起念着是挺顺口的,但是,这怎么看也是她弟弟误打误撞想出来的吧,完全就是把两人的名字一加……

    她倒是想借鉴后世的名字,什么“伊芙”呀,“都市丽人”呀……

    李茜似乎是很喜欢这名,最后年华妥协,“蓝色年华是不错,但是蓝色有什么寓意呢?我觉得应该把蓝色这词换掉,换成,嗯……就换成嘉吧,嘉年华。”

    黄浩然朝她竖起大拇指,“我同意。”

    李茜也说:“嘉年华,我也同意。”

    嘉年华pk世纪,足够高大上的吧!

    下午的课,下课后教室里依旧熙攘,只不过这回隐约夹杂着《笑傲江湖》什么的。

    年华端正了身体写着自己的东西,眼神闪了一下。

    聂晴凑过来,神秘兮兮地问:“年华,你看《笑傲江湖》了吗?

    手里的笔一顿:“看……看了。”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呀,昨天韩岘刚问过。

    《笑傲江湖》什么时候也沦为小学生读物了,这群小萝卜头,他们看得懂么?

    聂晴止不住欣喜,终于有个人可以讨论了!

    “我是听我们家隔壁的老奶奶讲的,她每次都回去买报纸,念给他孙子听,有一次我偷听被他们发现了,老奶奶一点也不生气,竟然叫我过去一块听。”

    “你说这世上真有《葵花宝典》这本书吗,好神奇啊!”

    “葵花宝典真的能把男生,嗯……”聂晴的脸红了一次啊,把嗓音调小:“真的能把男生变成太监吗?”

    她虽然是个假小子,性格豪爽,但也是货真价实的女生一枚,这个年代的人都很保守的。

    年华应道:“是啊,不仅有葵花宝典,还有人妖呢。”

    “人妖?年华,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人妖又是什么东西,是人是妖?”

    年华停下笔,语重心长,“人妖比葵花宝典更可怕,不仅是变成男人后的女人,变成女人后的男人,还有不男不女,又是男人又是女人的无性人或者双性人。”

    聂晴听得正起劲,“竟然还有这种人,我的天!什么又是不男不女,或者又男又女?”

    “字面上的意思,要么两样都有,要么两样都没有。”

    毕竟年华是后世人,什么稀奇事没听过,可聂晴完全来兴趣了,没完没了地追问:“哪两样啊?到底是哪两样啊?”

    年华摇头,实在不忍心教坏自己的好姐妹。还有,她————词穷了!

    别看她淡然恬静好像特别有智慧的样子,这回是真的不是很清楚。听得多不代表什么都知道呀。

    只是听说,道听途说而已。

    …………

    这日年华回家,推开铁门,一时寂静无声。

    平常都是这样的,可爱的蓝轩会一溜烟跑出来,喊:“姐姐。”

    李茜也会在屋里喊:“是年华回来了啊!”

    可是今天,什么都没有。

    她立马就慌了,心慌,不好的念头如狂风暴雨冒出来。

    三步跑到屋里,年华对着大厅温柔说道:“小轩。”

    没有人应她。

    她又对着厨房说道:“李阿姨?”

    没人应她。

    “黄叔叔?”

    她试探性叫了一声,毕竟黄浩然经常来李茜这儿蹭饭。

    可是,又没人应她。

    屋里的一切东西都还在,唯独少了几个人,却好像抽走这座房子的全部生机。

    电话!对,打电话!

    去楼上拿了手机,年华开始想拨李茜的号码,可是,李茜压根没买手机。

    看来要赶紧给李阿姨配部手机了,不然,关键时刻联系不上。

    对了,黄浩然,打给黄浩然。最近他大部分时间都跟李茜和小轩在一起。

    电话通了,“黄叔叔?”年华几乎是立马喊出口。

    “年华……”是李茜的声音。

    “李阿姨?”李茜的声音仿佛一味镇定剂,年华放着的心总算稍稍放了点下来:“李阿姨,小轩呢?你们去哪儿了,你怎么会帮黄叔叔接电话?”

    “年华,这事你先别操心,小轩现在和我一起,没事的。家里还有饭,给你温好了,吃完饭你就去做作业,下午放学回来,阿姨再跟你说。”

    年华急了:“阿姨,您都这样说了我哪能吃得下饭,没胃口了。你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不是存心吊人胃口嘛,她都担心得如何还能吃下饭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