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三章 助理失业

    看着林健就要走过来,年华连忙拉着李茜退到门口,“你敢过来,我现在就报警,禽兽叔叔,我说到做到。?”她扬起手里的手机,“信不信我现在就按下去!”

    “你们给我等着!”

    林健也算混过一些暗地里的门面,今天栽到一个小女孩的手里,坏了他的好事,还敢威胁他!

    臭丫头,别让他抓到,不然,有她好过的。

    出了店门,找了一辆出租车,李茜还没有从事情中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红红的,人也呆呆的。

    “李阿姨,您没事吧?”年华关心地问。

    想起刚才要是没有年华,她就要被那禽兽给……!李茜觉得受到了莫大的耻辱,林健放的狠话让她担忧,“年华,你说他会不会报复我们?”

    这世道,租个房子也能碰上色狼。照现在的情形,林健很有可能报复。年华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对于李茜吃的闷亏,她感到很抱歉,“对不起李阿姨,要不是我非要去……”

    李茜打断她,“这不关你的事,我们只是运气不好。”

    如果有证据,李茜早想报警了,“倒是阿姨我,还要向你学习,阿姨没有你勇敢,好在今天没有带小轩出来,不然真怕小轩出什么事。”

    是呀。年华赞同,多一个人,真不好脱身。

    李茜自这事后,一直处于闷闷不乐的状态下。

    年华摇头,这是心结,任何人劝解都没用,她自己想通就好。倒是有蓝轩小盆友天天在李茜身边充当开心果,李茜也能开心点。

    果然有一天,沉思已久的李茜从沙发上站起来,态度坚定,充满斗志:“我决定了,这店不论如何也要开下去!”

    年华终于松了口气,她知道李阿姨变了,不同于往日,由内到外散发出自信。

    然而,自信的后遗症来了————

    “我听说这附近有一个少年宫,专门给学生请教练教学生武术,年华小轩你们俩一块去,阿姨要给你们选一些防身术!”

    蓝轩是男孩子,技不嫌多,当下兴奋点头,“好啊好啊!我要学我要学,一定很好玩!”

    弟弟呀,学武术可不是奔着好玩去的,很幸苦的懂不?

    年华是女孩子,学点防狼术……啊,不,按李茜说的是防身术总是有用的,如果有条件,她愿意去学。

    “尤其是年华。”李茜强调:“女孩子就是让人多操点心。你一天一天长大,阿姨真怕你被人拐跑了!”

    “拐跑?”蓝轩扁扁嘴,扯年华的衣角:“姐姐会跟人跑掉吗?我要学好武功,把想要拐走姐姐的人打跑。”

    李茜宠溺地摸了摸蓝轩的头,说:“你姐姐长得那么漂亮,将来指不定有多少混小子想追呢,所以小轩要好好保护姐姐。”

    “嗯!保护姐姐,也要保护李阿姨!”

    年华无语地看着正在灌输错误观念和正在接受错误观念的两人,慢悠悠说:“我更担心小轩被人拐跑。”

    李茜:“……”

    蓝轩“……”才不会呢!

    李茜非要坚持,等以后赚了第一桶金就给他俩报武术班,年华笑,这日子不会太远了,她相信。

    三人谈得其乐融融,黄浩然又来串门了。

    事情过去这么久,李茜心里对他的那点怒气也早烟消云散了。

    黄浩然看到她,有些紧张,“李茜。”

    “进来吧,一直站门口做什么?”

    “哦!哦……”黄浩然傻傻地走进屋。

    年华与蓝轩双双抬头瞧他。

    “年华,小轩。”招呼打得很熟络。

    “黄叔叔好。”回答得更是异口同声。

    “叔叔,你有黑眼圈!”蓝轩忽然用手指着他的眼睛,像是发现新大陆般好玩。

    不同与蓝轩的人小鬼大,心直口快,年华自然注意到黄浩然脸上的不寻常,似乎,很消沉,很颓废?

    李茜讶异问:“真像小轩说的,你怎么了,一脸落魄的样子?”

    李阿姨,落魄这词,真不是这么用的……

    黄浩然面有戚戚然,叹了口气,“我被老板辞职了,不,是我辞职了。”

    “辞职?!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辞职?你犯事了?”对于李茜这么传统的人,能想到的只有这个。

    “犯错了会被辞职吗,是直接开除掉。”

    “那你是因为什么?”

    黄浩然愤然:“跟在我们老板身边这么多年,我才知道我们老板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小人!”

    人面兽心这词都用上了!李茜吃了一惊,“你们老板他……他抢劫了,杀人了?”

    “不是的。他居然要提携他在外面的情、妇上位,把我一脚踢开!”

    黄浩然抹泪,故意在李茜面前赚取同情值,“见过这么没良心的人吗?”

    那样子,像是被上司踢掉的情、妇在指责另一个情、妇。

    “叔叔好可怜啊。”蓝轩小声说:“为什么不直接把那个老板打一顿呢?”

    “不能这么暴力,打架解决不了问题。”年华认真对蓝轩说。

    李茜刚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深谙世道的黑暗,满脸同情:“果然这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黄浩然:“……”我不是男人???

    “那叔叔以后有什么打算么?”年华抬眼,逼问。

    问题一针见血。缅怀过去沉痛现在无用,要敢于面对将来,这是对失业者的忠告。

    “还能怎么样。”黄浩然故作潇洒撂了撂头发,“我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不可能被这些小事打到的,你们相信我!”

    年华真的灰常愿意打击他。“我知道叔叔是一个坚强的人,这一身酒味,绝对不是借酒消愁;这一对黑眼圈,也绝对不是半夜睡不着觉!”

    “那个,不要这么打击我……”

    黄浩然顿觉冷汗涔涔,年华回以他凉凉的一瞥,“嗯哼。还没打击黄叔叔你就自先堕落了。”

    李茜皱了一下眉:“不行,不能让一个酒鬼跑我家来!”

    她复又疑惑地问:“年华,你是怎么知道他喝酒了,我站这么近也没闻到。”

    “要凑近闻,阿姨。”她鼻子比较灵。

    这边黄浩然低头擦汗,明明昨晚洗过澡了,也能让人闻出来,他心虚地看向李茜。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