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六章 漂亮妹妹

    李茜翻到了一件衣服,看牌子还是世纪品牌的,苦笑地说:“我还没穿过世纪的衣服呢。”

    很难想象她对世纪的热爱与执着到了这种程度,一件衣服也能高兴。

    年华试着提出一个一直压在心里的想法,“阿姨为什么不自己开一家店呢?”

    “开店?开店啊……”

    李茜以前是想过,早年的时候还把自己设计的衣服拿出去卖,压根没多少人买,她也渐渐不敢卖了。

    那些装潢高档的店,光是一年的年租都要很多。

    “年华你知道,阿姨做的是小本生意,积蓄都用在家里的吃穿了。”

    年华也明白,很多事情是要具备各种条件的。

    “钱啊?”她微微笑,毛遂自荐:“钱不是问题,我有钱。”

    怎么说呢,她是真心为李茜考虑。她一个女人,又是孀居,且还怀着梦想,没有理由不奋斗一下。

    瞧见李茜急急忙忙要说什么,年华快一步道:“如果阿姨您真的把我还有小轩当成朋友……嗯,或者是家人的话,就不要说了。我知道阿姨要说什么。我自己写了小说,一时用不到那么多钱。”

    李茜的眼睛慢慢红了,她真没用,要一个小女孩来操心,“你的心意我理解,我会好好想想的。”

    毕竟这种事是该好好想想,愿不愿意开店也要李茜自己拿主意,“那阿姨早点休息。”

    年华舒了一口气,李阿姨压在她心里的石头在今天终于可以卸下了。至于结果,她相信,李茜会愿意的。

    瞥见她要走,李茜猛地想到什么,“年华你过来,阿姨跟你说件事。”

    “你要不要去上学?”

    前几天李茜上街摆摊时看到一群小学生,围着红领巾在马路上玩闹。年华也和他们一样的年龄。

    “上学?”年华惊讶,这才想起还有读书的事。暑假过了几天,算算这一年的时间。

    “阿姨不说我都忘了。我以前刚要上三年级,一年下去,可以去上四年级了。”

    李茜知道她的水平,读四年级完全没有问题。

    “阿姨没事的时候正好帮你去打听哪所学校好点。”

    ……………………

    上京。

    刚从医院转移到家的燕淮西,嘴里咬着一个苹果,问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燕老,“爷爷,年华呢?我想去看年华。”

    她应该住院了,手好了吗?住院后时不时来几个人,他根本没时间去年华那里看看。

    燕老抬起头:“年华?你是说莫年华?和你一起被抓的那个女孩?”

    莫年华。

    原来她不姓年,姓莫。

    “是的,爷爷,她的手好点儿了吗?”

    “那个小女孩已经出院了。”

    “什么?出院了!”燕淮西咬在苹果上的牙齿都停了,忽然站起身往外走,片刻后他唉声叹气又折了回来,“爷爷知道她住哪儿吗?”

    “这个爷爷也不知道。”

    燕老对年华确实有些印象。

    那个女孩儿,眼睛清澈,眸光沉静。身上隐隐散发着书香气。

    他们这个圈子,很多女孩从小是被当成才女培养的,多看几本书不稀奇。稀奇的是她不同于寻常孩子的冷静,她太安静了!

    可能是她给燕老的第一印象太过不寻常,后来他也没好好去探究。而燕家,不单是在政治上、军事上,甚至经济上,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台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个位子。若是没有这时时刻刻的防备,他们家的荣光很快就会被掩去。

    看见燕淮西在那边失落地啃苹果,燕老叹了口气,眼中闪过锐利。

    他不喜欢让人看不透的女孩,他怕孙子被人骗了,不是不相信,只是始终对人保持距离感。

    下午,燕淮西的两个发小来探病。

    他还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无聊地打游戏机,第一百零一次失败,身后的秦风和赵墨都忍不住道:“淮西,你今天不对劲儿啊!”

    两人都知道他这回和一个女孩一起被绑架了,赵墨嬉皮笑脸猛地把一只手搭在他后背上,很有兄弟的架势,“快跟我们说说,那些绑匪什么模样,你又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燕淮西痛叫了一声,拿开了他重量级的手,心里纳罕,这一两天大家怎么都爱把手搭他肩上或者背上,那是伤得最重的地方啊!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想起被老大打在背上的一棍,他就恨得牙痒痒。

    “哈哈,不好意思啊淮西,忘了你被打了。”赵墨抓抓头,哪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赵墨家里也算书香门第,单名一个墨字,读起来文质彬彬,可你看他的人,从小是大院里最壮的家伙!还天天缠着要去秦风他家的部队当兵。

    他爸好歹是个书记,妈妈出自齐家,生的儿子不仅直接身体基因突变,思想基因也突变。

    秦风在一旁吊儿郎当地说,“不就是被打了一下,你怎么变得这么脆弱了,动不动就皱眉,跟个小女生似的,哈哈,笑死我了!”

    被打,又是被打。

    “你可以闭嘴了。”燕淮西扫他一眼,凉凉说。被打简直就是对一个男人的耻辱,不,对男孩,也同样耻辱!

    他今天才知道自己俩兄弟有多不靠谱。

    “淮西,快说啊,那绑匪是不是跟加勒比海盗一样威风?!”加勒比海盗迷的赵墨穷追不舍。

    “你想象力太丰富了,一个地上走的,一个海上漂的,半毛钱关系也没有!”燕淮西往沙发上一坐,“要是加勒比海盗,被他们打暂且我可以接受,那几个绑匪完全是小喽啰。”

    “不是吧!怎么个小喽啰法?”

    秦风诡异接道:“就跟加勒比海盗和你一样的差距。”

    燕淮西赞同瞥了兄弟一眼,点头。总算说句人话了。

    “不要这么打击我啊啊啊啊啊……”赵墨遮脸,梦碎了一地。

    受不了他娘娘腔的遮脸动作,两人同时装作没看到。

    “先不说这个,和你一起被绑架的女孩是谁啊?”秦风还是从他爸那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是黛西。”

    “黛西?那个漂亮的小妹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