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二章 获救

    年华一睡就睡了足足快到一小时,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

    水滴落在地面上,嘀嗒了一声。

    她站起身往洞外走,到洞门口时,恰好碰到了从外面走进来的燕淮西。

    他身后带着丛林间淡淡的光影,竟衬得眉眼不再桀骜,反而柔和了起来,年华连忙摇头甩开自己的念头。

    怀揣着几个野果,他惊喜地跑过来,“黛西,你醒了!”

    他趁着她睡着时去外面摘了一些水果,经过一下午的惊险,他们都饿了。

    他把野果递了一个过来,绿色的带着伤疤的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果子,会不会有毒?

    年华用很惊悚的眼神看他,忽然瞥见他衣服上沾着的草屑。

    燕淮西被她盯得有些发毛,以为她对果子不满意,纠结说:“这……看起来有点儿难看,不过我已经吃了一个,它可以吃的。”

    事实上他怕果子不能吃,艰难地咽了一个下去,半响没有什么特殊反应,才敢给黛西吃。

    年华却是道:“你怎么没被老大他们抓住?”

    这货胆子也太大了,老大他们现在肯定到处找,他还敢乱跑出去。乱跑出去也就算了,还没被发现,顺带摘了几个果子回来。

    哼!不科学,绝对不科学……

    “你放心,我很小心的,他们找不到我们。”燕淮西挑了一下眉毛,“他才不是什么老大呢!”

    当老大的怎么可能那么笨?!

    年华无视他自豪的表情,径直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弯下腰,手上便多出了一个苹果。

    “给。”

    赫然是红彤彤的苹果!

    “是苹果!黛西你也去摘水果了?”

    他吞了吞口水,饿得快扁了,又犹豫说:“黛西你吃吧。”

    “我还有。”

    果然看见她身旁还有。

    燕淮西是个别扭的孩子,边吃苹果边往年华那边瞧。

    按理说良好的家教他应该说一声谢谢,这是黛西给他的苹果,正因为是黛西,不是别人,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

    年华显然被他的眼神骚扰到了,故意咔嚓咬了一下苹果,不满地看着他。

    他立马心虚地移回视线。

    然后,她听到了他不够大声的声音。

    ——“谢谢你,黛西。”

    他在说谢谢。

    这是应该的,她给了他水果,可是之前……他替他挡了一棍,她是不是也该道谢?

    不,凭什么?!她艰涩地咬了口苹果,原本香甜的果肉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又待了一段时间,洞门口隐约投下金色的光线,黄昏将至。

    怕老大他们就在附近徘徊,年华与燕淮西并不敢往外走。

    可是一直在洞里也不是办法,年华用透视看了一眼外面的状况,苍翠的树林,没有可疑人物。

    又加了几百米,周围变得模糊起来,好像也没有可疑人物。

    晕眩感袭了上来,她连忙闭上眼睛关了透视。

    太费心力了!看来要多多吃些萝卜补补眼睛了。

    站起身往外走,燕淮西嗖的一下站起来,“黛西你要出去吗?”

    跟在她身边,明显要和她一路走,年华点了点头,“不然我们分开走吧,你走那边,我走这边。”

    她指了指左右两边。

    “为什么?”燕淮西疑惑地问。

    “两个人走不方便,容易引人注目。”

    虽然很有道理,燕淮西却不同意,“可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黛西是个女孩子,要是遇到老大他们就危险了。而且,他想和她一起。

    年华怔了一下。

    短暂的沉默,远处飘来警笛声。

    “有声音。”

    燕淮西只以为是老大他们要来了,认真地竖着耳朵也没有听到敌人的声音。

    “没有啊。”

    “没有吗?”

    重生的优势又上来了,耳力比他敏感,“我好想听到了警车声……”

    “警、警车声?”燕淮西高兴地快要跳起来,“难道是爷爷……”

    “或许、大概、真的是你爷爷他们来了吧。”

    沿着原路返回,警笛声越来越近。

    回到原来的地方,倒塌的房子,周围被四五辆警车包围了,红色庄严的警灯混合着声音在空中亮着。

    两个绑匪被两个警察制服着,戴上了手铐。

    燕老穿着一身严谨的唐装,身边是同样容貌气质出众的燕省长夫妇,还有……黄浩然!

    “年华啊,叔叔差点被你给吓死了。”黄浩然过来给了她一个关怀的拥抱。

    那天他办完事出去,发现年华不见了,心里立刻咯噔了一声,正巧看到一个年轻女人在找他外甥。

    黄浩然先是报了案,然后和那个女人调了视频看。

    事后他知道了女人的姐夫竟然是上京的省长,监控里在大厅和年华说话的小男孩是省长的儿子。

    借着燕家的势力找年华,他该庆幸,他的人脉大部分在t市,要不是一起失踪的是省长家的公子,找到年华的时间不会这么快!

    “黄叔叔。”

    “是叔叔不对,手都受伤了。”黄浩然自责不已。

    本来已经麻木掉的手被他提起来,年华又感到疼痛了,却还是强笑安慰,“我没事的,是我自己要乱跑的。”

    那边燕淮西被燕夫人搂在怀里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发现他身上有不少被打的痕迹,心疼得直掉眼泪,温柔地说,“小西,还疼不疼,他们怎么能打你?”

    他全身上下确实很疼,却还是认真地听着黄浩然的对话,原来,她叫年华。黛西的名字是年华。

    那一瞬间的喜悦似乎能冲淡疼痛。

    燕老早已安排了医院,“男孩子要经得起历练,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燕省长也十分赞同,“爸说得对。”

    “妈妈,爸爸和爷爷说得没错,放心,没那么疼,真的!”

    这下三人都被他不同于以前的作风吓了一跳,燕夫人感慨道:“小西长大了。”

    “不错。”燕省长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点我当年的作风!”燕老的一只手也搭在他的肩膀上。

    嘶!燕淮西偷偷吸了一口凉气,疼得快要龇牙了,暗自后悔,就不该逞能,爷爷和爸爸的手正好在他被打的位置。╥﹏╥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