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章 逃生

    这间矮房很久没人住了,绑匪们应该也是临时找的地方。し他们或许根本就没有在这屋里住过。

    哪怕只要他们住过,肯定会发现里头的不寻常,墙面多处有裂开的痕迹,而老大进来时显然没有发现他们在挖洞。

    大哥走后,过了几分钟洞口正式挖成了。

    出去之后豁然开朗,阳光都显得有些刺眼。年华眯了眯眼睛,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

    她笑起来眼睛如弯月,燕淮西忍不住偷看了几眼,见她向这边看来,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我去看看情况。”

    他学着电视上的模样,把身体靠在墙角,侧着耳朵偷听。

    老大和手下还在那颗树旁,偶尔还哈哈大笑几声。

    年华本来就没注意到燕淮西的不自在,环视了一眼四周,他们的背后是一片树林,看来想要逃出去,就要先把人引开。老大他们在的位置正好是去山下的必经之路,这里在碧山的附近,虽然近,也有一段距离。

    耳边传来轻轻的细微的颤动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她疑惑道,凭着重生后的听觉。

    燕淮西回头看了他一眼,凝神细听起来,又盯着墙面看了许久,年少的脸上罕见地凌厉起来,“墙要塌了!”他伸手拉过年华,“快走!”

    “啊?”年华转头,恨自己反应居然没有他快,果然墙面正一点一点裂碎开来,饶是他们再快,也没有墙角的碎石快。

    只一个恍惚,墙角的碎石毫不留情地砸下来,正好砸在她的手臂上,还是刚才被燕淮西压到的那条手臂。

    “黛西!”

    痛,好痛!年华低叫了一声,小脸都快皱到了一起,手是不是要残废了呀。一股灼烧的热感在手臂上蔓延开来……

    老大那边听到声音,往房子那边看了看,正好看到年华与燕淮西的身影。

    “老大,他们跑了!”手下说。

    “还不快追!”老大的脸色暗得厉害,愤怒地快要冒出火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这两个年龄加起来都不到他一半的小朋友,能把房子给弄塌了!

    他还是小瞧了省长家的公子与表千金了。

    燕淮西围在年华的身旁,急得团团转,时不时问上两句,看到她手上的血透过雪白的皮肤渗出来,心疼得不得了。

    年华痛得眼泪都不争气流了下来,偏偏身边的人东一句西一句的,上辈子他跟她说的话加起来,都没有这两天说得多。

    “他们来了。”眼角瞥见老大他们正向这里来,她的心一紧,提醒道。

    “糟了!”燕淮西终于不再啰啰嗦嗦了。

    只是换来耳边清闲的代价很惨烈,他们哪里跑得过两个男人,年华是个女孩,被燕淮西一直拉着跑。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好好对你们,你们还不老实,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大的话在身后响起,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年华眼睁睁看着木棍就要落在她身上了,可是预计中的疼痛没有传过来,直到耳边传来燕淮西吃痛的声音————

    他的两道剑眉皱在一起,薄薄的唇紧紧抿着,硬生生替她挡了一下!

    眼角有什么东西滑落了下来,年华抬手擦了擦,小声说:“神经病。”

    “小丫头,还挺能跑!”老大过来把愣在那里的她抓住了,年华反应过来,像一只炸毛了的猫,突然愤恨地看着老大,低头狠狠咬了一口。

    “啊!臭丫头!”

    老大咒骂道,伸手就要打她,燕淮西抓了一把沙子飞快地扔过来。

    “老大!”手下哪里顾得上两人,焦急地看着正在揉眼睛的大哥。

    “还不快追啊!”老大气急败坏地吼,“小兔崽子,待会抓到你们,有你们好看的!”

    燕淮西拉着年华一直跑。

    跑到不知道穿过了多少棵树,跑到两人都气喘吁吁,跑到身后再也看不到老大他们的身影,两人才找了一个山洞躲了进去。

    山洞的光线不大,有水滴的声音回旋。

    燕淮西干净利落的帅气短发被汗水打得湿漉漉的,十分兴味地说:“黛西,看不出你平常挺安静的,发起狠来跟只小野猫似的!”

    他想起年华刚才咬人的情景,忍不住嘻嘻笑。

    黛西真可爱。

    他的话许久没有得到回音。

    年华缩在墙角,良久忽然冷笑起来,“所以你最好不要惹我。”

    是啊,不要惹她。

    哪天她不高兴发怒了,想报前世的仇,燕淮西你就要遭殃了。

    “你、你生气了吗?”

    燕淮西瞅着她的神色,可能女孩子都不喜欢被人叫成野猫,“你不要生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你那样,很……很好。”

    是的,她很生气!

    年华气的是,当他为她挡下那一棍的时候,她心里好像有什么要喷薄而出。她不需要、一点也不需要他的帮助!

    瞅着她真是不高兴了。燕淮西也不敢再说话,揉着身上被打的地方,忿忿地说:“别让小爷我逮到你们,下回我一定要用打狗棒打他们!”

    年华这才转头看他,他脸上有一些地方挂了彩,都淤青了,但依然不影响英俊的眉眼。

    她沉默地又移回视线。

    燕淮西很有力气,上窜下跳好奇地把山洞侦查了个遍。

    年华对这种原始的山洞也很有兴趣,只是体力不足,又跑了那么久,已经快要虚脱了,靠在墙上很快就睡着了。

    “这墙上还画着东西!”燕淮西下意识往年华那边看去,只是她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蹲在她面前端详着她安静的睡颜。

    她的睫毛长长的,像一把小扇子。

    细细的黛眉轻轻锁着,他忽然很怕她睁开眼睛,因为她的眼睛冷得像一潭水,起码看着他的时候都是冷淡的。

    但是他又希望她睁开眼睛,因为她生机莹然的时候更好看。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