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黑屋

    燕太太则较为感性,眼眶红红的,压抑着自己快要崩溃的情绪,“小西,我的儿子,他们会不会打他啊……”

    听说现在的绑匪残忍无比,前阵子某副局长的女儿遭遇绑架差点就被撕票了,救回来的时候脸都被刮花了,她不敢再想了!

    “你也别想太多,小西会没事的。@樂@文@小@说|”燕省长搂过抽抽噎噎的妻子,轻声安慰着。

    “我已经派人前往碧山附近了。”燕老说道。

    “碧山?”燕省长夫妇同时愣住,不知道爸为什么突然提到碧山,难道……

    “没错。我和小西通了个电话,小西特意提到了要喝杨梅汤。”

    “爸,小西不爱吃杨梅,更别提什么杨梅汤了!”燕太太好像看到了希望。

    燕省长缓缓斟酌道:“杨梅,碧山……”

    “我思索着是这个事儿。”燕老道:“应该错不了,不愧是我孙子,越来越机灵了!”还不忘夸上燕淮西一把。

    若是上京本地人,一提起碧山,毫不犹豫都会想到两个字,杨梅。

    这几乎是一种条件反射,碧山上种满了杨梅,每到梅子黄时雨的时节,杨梅的香味飘散开来,更是让上京的本地人趋之若鹜。

    …………

    年华与燕淮西被关到了一间小屋。

    小黑屋里没有窗户,仅有一扇门,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进来的时候呼吸明显困难了不少。年华慢慢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

    黑暗中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年华一颤,想也不想就挣扎着甩开,她讨厌燕淮西的触碰。

    “黛西,不要怕。”燕淮西说,声音带着强掩饰的镇定。

    他在害怕,她知道。他一生顺风顺水,上辈子,直到她死,他都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尽管背后有燕家这座大山,尽管是个二世祖,但他仍旧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开了一家公司,据说很不错。

    这辈子,他依然是被家里捧在手心的。

    ”黛西,你为什么还是不理我?”明明,他们认识挺久了。

    “……燕淮西!”

    可不可以不要老是问这样的问题!

    “在!”

    燕淮西很委屈,黑暗中他摸索着向年华走去,居然挨在她身旁。

    “谁要你在啊。”最好给她消失。越远越好。年华厌恶地离他一段距离。

    原来,他也会害怕。

    她心里莫名生出一股快感。

    “黛西……”

    燕淮西似乎是就要黏在她身边,她一动作他也跟着往哪里靠。

    “砰。”猝不及防两人绊到了一起,他还压在了她身上。

    恼羞成怒,年华几乎是马上想要推开他,谁知现在也才八岁,力气远不及他。

    “黛西,对不起。”

    燕淮西一面起来一面扶她,黑暗中他的眼睛却还是如黑曜石般,熠熠闪光,“你没事吧,压疼你了?”

    黛西的身上真香,软软的。

    尼玛!你才牙疼,你全家都牙疼!

    “你……”年华揉着自己被压疼的手臂,说不出话来。

    经过之前的一番挣扎,墙上突然掉下一个东西,吓了两人一跳。

    年华伸手摸了摸,毛毛的,心里发寒起来。

    “是一件斗篷。”燕淮西道。

    ……斗篷?是斗篷就好。年华舒了一口气。

    “黛西,这里还有张椅子!”他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般。

    年华不知道一张椅子而已,他高兴什么?只不过年久失修的木椅,经不起他的乱摸,几下就吧啦一声,碎了!

    灰尘铺面而来,她轻轻咳嗽了几声。

    重生了,感官变得格外敏感,年华推开了椅子,在原本椅子身后的墙面上,有一道细微的光线沿着缝隙探了进来。

    虽然以燕家的势力,绝对能找得到他们,但是土匪报了个错误的地址,就算燕老找到了他们,他们也很有可能被当作人质。

    这道光线犹如暖阳,直直地照进两人的心里。

    燕淮西欣喜地压低声音,“我们可以逃出去了。”

    “这么小的缝隙,你要钻出去啊。”年华撇嘴。

    “嗯……要是有锤子就好了。”

    摸索了一阵也没摸到类似于锤子铁棒的利器,年华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的空间……她怎么会忘了呢!里面甚至有她用来种田用的铁锄等各种工具。

    偷偷摸出两个锤子,她本来是不打算理身边这个人的,但是人多力量大,燕淮西好歹力气比她大,危机关头,再斤斤计较就显得小肚鸡肠了。

    “喏,给你。”

    燕淮西接过,发现是把锤子,惊喜地咦了一声,“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啊,黛西你真是我的幸运女神!”

    年华:“……”厉害就厉害吧,还扯到幸运女神去了。

    尽量把挖墙角的声音弄得很低,相比燕淮西的小心翼翼,年华倒是淡然许多。她已经通过透视看到了外面的情况。绑匪的人数本来就不多,原先车上的三个,加上这里的一个,总共四个。老大派了两个去城西那头,只剩下留在这里的两个正在大树底下侦查情况。

    时间久了,手也有些累了,年华的额上微微冒出了细汗。

    燕淮西的声音适时响起来,“黛西,你也锤累了吧,要不我们歇会儿?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儿!”他从小养尊处优,哪里做过这些,早就叫苦不迭了。

    “那你现在干的是什么?”年华嘲讽。休息就休息吧,也能把自己给骂进去了。

    “唉,我这不是……”话还没说完,年华忽然道:“有人来了。”

    “嗯?”燕淮西明显一愣,有一瞬间疑惑她笃定的语气,没有思索太久,他就赶紧跳起来。

    墙上的缝隙被挖得快要和狗洞一样大了,他连忙把斗篷挂在了原来的位置,年华则是椅子屑堆起来,又把锤子藏好。

    两人都缩在墙角处。

    老大推门而入,看到的就是眼前的画面。小女孩倚在墙面上,昏昏欲睡。

    男孩微微睁开眼睛,用手挡了挡强烈的光线,明显刚睡醒,一脸戒备地问:“你干嘛呀?!”

    老大放下心来,“给我老实点!”

    燕淮西皱了下眉毛:“你嗓门太大了,别吵醒我表妹了。”说着,还用手轻轻拍了拍年华的肩膀。

    老大嗤之以鼻:“看不出来啊,小小年纪就知道兄妹情深了。”然后大力把门锁上了。

    装睡的年华感觉自己的心口有口血在郁结,要吐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