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 租房

    t市作为华国的二线城市,早先是以轻工业发展起来的。@樂@文@小@说|

    城市中心的房子很贵,年华很忧伤,表示租不起。牵着蓝轩四处打探,两人问了一早上,得出的市中心租房的房价无不是几百的。

    她的存款现在还有一万多,卖了两年的水果,也成了八十年代流行的“万元户”。万元户在农村是很高大上,到城市是上不了档次的!

    她决定到郊区去找房,奈何还没走到郊区,就招来了记者。

    林然还是独自上阵,一脸职业道德的笑,“吉他女孩,请接受我的采访。”

    又见她牵了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八卦心暴涨,“这位是,请问是你的亲人么?弟弟?还是流浪儿?”

    年华本以为事情过去几天了,早该冷下来了,没想到记者还惦记着她。

    事实上她不怎么关注这些新闻圈,自然不知道就连美国的著名杂志上,也刊登了一篇关于“gitargirl”的文章。

    “小姑娘,现在外界很多人都在关注你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需要什么援助。我保证,一定不透露你的真实信息!”

    经过上回的事,她再也不敢小瞧吉他少女了!

    名字不是真实信息么

    年华略一思忖,“阿姨,我只回答一个问题,我住在贫民窟。”

    说完,她不顾林然的挽留,潇洒地牵着蓝轩走了。

    林然很失望,吉他少女油盐不进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她说什么?贫民窟?明天一定要让电台的人去采访采访,或许能挖出大新闻!

    年华之所以淡定说出贫民窟,是想趁舆论帮帮贫民窟的人,而且,她和弟弟今晚不住贫民窟,不用担心记者的到来。

    郊区大部分是工人房,也有居民自己的房子,那种老旧的,两层的一个铁门一个庭院。

    年华问了工人房的租价,一间只有几十平米的房间,没有单独的厕所,还需与人共用,价格也要一百多块。

    房间不大,最重要的是太过嘈杂。

    这个时候的郊区还不是后世的富人房,眼前高楼林立,只要随便买下哪一栋,以后世房价上涨的趋势,够吃上几辈子了。

    年华在心里打着算盘,要快点筹钱,她现在是有弟弟的人了。男人啊,就是事多,娶妻生子,哪一样不需要房子,车子、钞票!

    “姐姐。”

    蓝轩看见姐姐发呆,忍不住喊道。

    “怎么了,小轩,叫姐姐什么事?”

    “姐姐,我们要买房子吗?我们有钱吗?”

    四岁的小孩子也知道现实的残酷,都会算起钱来了。

    “不是买房子,是租房子。放心,姐姐有钱。”

    蓝轩虽然不懂为什么有钱,但看姐姐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他就知道有钱,姐姐不会骗他的!

    “姐姐我不要住在这里,又臭又破的!”

    垃圾堆都住过了,还敢嫌弃。他皱着眉很傲娇的样子,年华被雷到了,“小轩为什么不喜欢这里?之前咱们住的垃圾堆更臭更破。”

    “因为……”蓝轩想了想,用着孩童纯真的口气,“我不喜欢他们。”

    他说的他们,自然是住在这里的工人。

    “为什么不喜欢他们?”

    “他们脏脏的。”

    她的弟弟潜在的劣根性很强呐,已经懂得蔑视劳动群体了!

    “小轩,不能这样说他们。”年华蹲下身来,声音陡然严厉起来,“工人是伟大的劳动者。他们虽然脏,但是不低贱,他们为了自己的生活,为了城市的未来挥洒汗水,他们值得尊敬!”

    蓝轩圆圆的眼睛蒙上了泪花,姐姐居然为了几个脏脏的工人凶他!似乎是头脑的本能,或者是被遗忘掉的混乱的往事,他骨子里就觉得那些人是低贱的!

    年华轻轻替他擦掉泪珠,教育孩子要趁早,他弟弟一定得是一个三观正常的孩子,前世她活得太阴暗,她不想让在意的人也变成那样。

    她总归相信,拥有一个积极阳光的心态,不论有再大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姐姐要是变得脏脏的,小轩是不是也不喜欢姐姐了?”她静静凝视着他。

    “不会的,小轩喜欢姐姐,姐姐什么样小轩都喜欢。”蓝轩停止了哭泣,急急地说。

    “那姐姐要是变得脸黑黑的,穿得破破的,小轩也喜欢吗?”

    “喜欢!”他重重点头。

    “所以啊,小轩之前也脏脏的,姐姐依然喜欢小轩。那些工人也脏脏的,小轩不能轻视他们,知道吗?”

    “可是……”蓝轩还想再说什么,他只知道姐姐是姐姐,别人是别人。看见姐姐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委屈地说:“我以后不讨厌他们了。”

    他只喜欢姐姐!

    “乖,这才是我的好弟弟。”年华高兴地亲了亲他不情不愿的脸颊。看来教育有着“小少爷”脾气的弟弟,真是任重而道远!

    工人房的对面,隔着一条小小的马路,是一群居民房。

    八十年代的老式房,中间的那一家居然还挂着一个招租的牌子。

    年华的眼睛一亮,牵着蓝轩走到门口。目所及之处,是一个拴着链子的铁门,门内有一块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中间,一棵大槐树年纪大了,腰高过了围墙。

    院子的角落处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兰花,太阳花……

    房子只有两层,按理说一家人住着刚刚好,年华想,或许是家人出去做生意什么的吧。

    门前挂着的招牌上是用毛笔写的字,不是很好看,但也过得去,“招租,包水电,一个月一百。”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比起工人房,这里犹如世外桃源,正是她喜欢的,清净,价格相当实惠。

    “小轩,有地方住了哦。”

    铁门没锁,年华高兴地走到院子敲了敲房门。

    李茜一直在家里等人来租房子。

    前几天有几个来看房子的人,她都不满意。一个是北方来的彪形大汉,只一个人。她一个女人家,怕邻居说闲话。

    另外的是一家子,带着两个孩子。一来就讨价还价,房租太贵,能不能便宜点。俩孩子搁椅子上,一个哭得比一个厉害,她真是怕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